刚刚更新: 〔全能召唤〕〔林诗曼肖凡〕〔巫师自远方来〕〔谍影〕〔王者侵入漫威〕〔科技传播系统〕〔我的灵光幻境〕〔魔帝归来之都市至〕〔道士的无限之旅〕〔重生西游之证道诸〕〔AI西游记〕〔世人畏我〕〔晚明之逆流而上〕〔重生七零王牌军妻〕〔仙界清洁工〕〔隐婚萌妻,轻轻抱〕〔医路坦途〕〔龙神至尊〕〔万古最强宗〕〔魔王奶爸的幸福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53章 中途截胡
    :

    岑青禾一听这话,下意识的眉头蹙起,连声道:“好好,我现在就过去,是哪家医院?”

    身后的三个男人闻言,皆是朝她看去。岑青禾挂断电话,转过身,有些着急的说:“我不能陪你们玩儿了,我有急事儿得先走,不好意思。”

    陈博轩看着她道:“出什么事了?”

    岑青禾回道:“我朋友住院了。”

    陈博轩说:“在哪家医院?我送你过去。”

    岑青禾一边往沙发处走,一边摇头道:“不用了,你们玩儿吧,我自己过去。”

    她的包放在沙发一角,沈冠仁的右手边。岑青禾走过去拎起包,沈冠仁递给她,顺势问:“很严重吗?要不要我们陪你一起去?”

    岑青禾摇头拒绝,“不用,我自己过去就行,你们明天还在夜城吗?要是在的话,咱们再约。”

    沈冠仁说:“不急,你先忙你的,我们什么时候有空再聚。”

    岑青禾点头应声:“那好,我先走了,回头再联系。”

    陈博轩说:“真的不用我送你?”

    “不用,你们在屋里吧,我先走了。”

    岑青禾火急火燎,跟沈冠仁和陈博轩都打了声招呼,然后看向沙发处不发一言的商绍城,颔首道:“商总监,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儿你随时打给我。”

    商绍城问了句:“哪个朋友住院了?”

    岑青禾很快回道:“金佳彤,你见过的。”

    商绍城见岑青禾目光坦然,而且回答的速度很快,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他面不改色的说:“去吧。”

    岑青禾背着包快步出了包间,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来到黑8门外,打车往医院赶去。

    赶到医院,跟金佳彤合租的室友取得联系,对方也是着急走,临走之前对岑青禾说:“医生说她是轻微的酒精中毒,等输完液就可以回去休息了,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陪你们了,麻烦你。“

    岑青禾说:“没事儿,你快走吧,今天太谢谢你了。”

    送走金佳彤的室友,岑青禾来到病房门口。轻轻地推开房门,迈步走进去,她看到房间中摆放着四张病床,此时已经躺满了三张。

    金佳彤躺在左手边第二个床位,正在挂水。

    看到岑青禾进来,白着脸的金佳彤虚弱的挥手示意,“青禾……”

    岑青禾赶忙快步走过去,看着金佳彤孱弱的模样,她蹙起眉头,小声说:“我叫你别喝这么多,你偏要喝,这下好了吧?”

    金佳彤折腾的够呛,眼皮无力的半垂着,低声回道:“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岑青禾伸手摸了下金佳彤的脑门,不热。

    “吃过东西了吗?想不想吃什么?”岑青禾话音刚落,只见金佳彤五官蹙起,一脸唯恐避之不及的表情,低声道:“别跟我提吃,我想吐。”

    酒精中毒就这样,头晕目眩外带恶心反胃,跟眩晕症有的一拼。谁都没想到金佳彤会喝到进医院的地步,如果知道,打死也不能让她这么喝。

    岑青禾在病床前伺候,端茶递水。金佳彤低声问:“馨媛呢?”

    她这么一提醒,岑青禾才想起来,蔡馨媛还没跟她联系呢。

    坐在病床边,岑青禾掏出手机,一边给蔡馨媛发短信,一边小声回道:“她昨晚没回家,我问问她。”

    “啊?她昨晚没回来?”金佳彤吃力的挑起眼皮,一脸吃惊的样子。

    岑青禾瘪嘴说:“你们两个,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金佳彤说:“你别担心我们了,快点想想你这边该怎么办,等到周一还拿不出什么证据,我怕张主管那边会想办法提李蕙梓,压制你。”

    岑青禾说:“我没事儿,你不用惦记我,好好养病。”

    金佳彤闻言,不由得出声问:“你找到什么证据了吗?”

    岑青禾道:“我今天上午去过华友,现在已经确定跟我联系的孟伟就是华友的市场主管,只是他现在借故出差,躲到外面去了。但是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他要是不心虚,跑什么?压根儿就没有的事儿,说破大天也是假的,我不信张鹏会拿我怎么样。”

    金佳彤轻蹙着眉头,低声道:“话是这么说,但是三人成虎,眼下就是有人要故意整你,如果张主管再帮着他们,非让你拿出证据,那咱们就被动了。关键是转正的名额就这么一个,时间也不能拖很久,我就怕对方要的就是你的百口莫辩,一旦拖长了,那就是夜长梦多,很可能这个转正的名额就落到别人头上了。”

    金佳彤性子是温顺,但她并不糊涂,如果不是酒精中毒,她今天一早就要给岑青禾打电话,陪她一起去华友找人的。

    岑青禾心底也有这层顾虑。

    有商绍城在背后撑腰,她不怕张鹏会轻易开除她,可要是让她失去提前转正的名额,一个名声不好的高帽子扣下来,就足够她喝两壶的。

    幕后黑手并不知道她跟商绍城之间的关系,那么对方的目的就不仅仅是要让她失去提前转正的机会,更是要将她赶出盛天。这样的歹毒心思,不惜赌上一个女人的名誉,简直就是其心可诛。

    岑青禾越想越憋气,有种别让她知道是谁在背后害她,不然揪出来,她一定要让对方好看!

    给蔡馨媛发了个短信,问她在哪儿,看见给她回个话。

    放下手机,岑青禾坐在病床边,陪金佳彤聊天。

    金佳彤问:“现在几点了?”

    岑青禾看了眼时间,“不到五点。”

    “都这么晚了?”金佳彤眼带诧色跟紧迫。

    岑青禾问:“干嘛?你还有事儿?”

    金佳彤说:“我接了个兼职,教外国人说中文,定在晚上六点。”

    岑青禾闻言,挑眉道:“盛天有规定的,实习期间不能在外接其他兼职,你要是缺钱跟我们说啊,我们先帮你顶上,要是让人发现可怎么办?”

    金佳彤伸手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小声回道:“这份兼职在我应聘盛天之前就已经接下来了,两个外国人,每个周末各上一堂课,薪水还不错,我当时也没想到一定能进盛天,当然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了。”

    岑青禾轻蹙着眉头,低声道:“那你现在已经进盛天了,赶紧把外面的工作辞了,你也不是不知道盛天的规矩有多严。”

    金佳彤说:“我知道,但是之前签了合同的,要教完这个月,不然要赔钱的。”

    岑青禾无奈的瘪瘪嘴,出声提醒:“你小心点儿,赶紧教完这个月就辞了,以后安心在盛天工作。”

    “嗯,知道了。”

    金佳彤是下午五点十分挂完的水,岑青禾扶着她从床上坐起来。金佳彤说:“没事了,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没那么娇弱。”

    岑青禾三分担心三分嫌弃的说:“你要是坚强就不会进医院了。”

    金佳彤穿上鞋,笑着回道:“医生还说我呢,没什么酒量还敢喝这么多的酒,酒量涨不涨不确定,胆量一定是不缺。”

    岑青禾哭笑不得,看来这次的酒量练习是彻底的失败了。

    原本岑青禾是想陪金佳彤去吃饭的,结果还没等走出医院大门,手机响了,是薛凯扬打来的。

    岑青禾接通,“喂?”

    手机中传来薛凯扬要死不活,有气无力的声音:“你在哪儿呢?还没忙完?”

    岑青禾说:“我朋友生病住院,我过来医院看她。”

    薛凯扬道:“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呢?我等你等的黄花菜都凉了。”

    岑青禾听着他磨人的声音,她出声说:“你饿了赶紧先吃饭啊,我都说了我这边儿没准。”

    薛凯扬不依不饶,“你要是再不来见我,回头我也得住院,胃病,饿的,就看你有没有良心了。”

    岑青禾说:“你再等我一个小时,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薛凯扬那头都要炸了,拔高声音道:“还等一个小时?你知不知道我饿多长时间了?亏得我还想问问你昨天怎么回事儿,帮你想想办法,替你出气,你倒好……”

    岑青禾听着他的絮叨,连连点头应声。

    金佳彤听出电话那头的人是谁,她压低声音对岑青禾说:“你快去见他吧,我也着急去学生那边,没时间吃饭。”

    岑青禾眼带犹豫,金佳彤劝了她好几句,岑青禾这才对薛凯扬说:“行了行了,我现在就过去找你,你在哪儿呢?”

    薛凯扬听到这话,终于停止了絮叨,他说:“我在家呢,想吃火锅。”

    岑青禾说:“行,我请你吃火锅,你把赵川和魏松晨都叫上吧。”

    薛凯扬道:“叫他俩干嘛?你钱多了烧得慌?”

    其实薛凯扬跟岑青禾心里都明镜似的,多叫两个人,也就是为了避嫌。

    “我花我的钱,你跟着心疼什么?让你叫你就叫,不然我也有赵川电话,我自己打给他。”岑青禾回的坦然。

    薛凯扬闻言,很快回道:“行了,我打给他们,你现在过来夜鼎纪吧,我定位子。”

    听到夜鼎纪三个字,岑青禾先是想到了沈冠仁,随即又想到商绍城,看来这家店在夜城真的是一炮而红,才刚开张不久便街知巷闻,很受欢迎。

    挂断电话,岑青禾对身边金佳彤说:“你去哪儿,我送你。”

    金佳彤道:“不用了,你不约了薛凯扬嘛,赶紧去吧,正好让他帮你想想办法,他一定比咱们有门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