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股少〕〔青春在左,时光在〕〔混沌天灵根〕〔赶尸禁忌〕〔重生渔家有财女〕〔末世之孤城〕〔一级警戒:首席大〕〔异界魔王:腹黑娘〕〔重生七十年代:军〕〔盛世茶都〕〔无限之进化之塔〕〔独家宝贝:甜妻娶〕〔问道章〕〔神话之我是传奇〕〔虫屋〕〔独君情〕〔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勇者大魔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52章 聪明人
    :

    一口一个您叫着,又显得有礼貌。

    岑青禾有些闹心,她将这种焦躁的情绪归结到昨晚的意外身上。她一定是被那盆脏水影响了心情,导致今天说话的智商也不在线上。

    商绍城看着岑青禾的方向,不冷不热的说:“你怕输?”

    岑青禾强压着无名火,淡淡回道:“人家是专业的,我是业余的,本来就没法比。”

    商绍城道:“看你刚才光可软柿子捏,一碰见硬茬就不行了?”

    岑青禾身旁的‘软柿子’慢半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商绍城这是连他一块儿埋汰了。

    “禾姐,跟她比,挫挫某些人的锐气。”陈博轩给岑青禾加油助威。

    岑青禾莫名的不想跟冯冯比,也不是怕输,就是……说不出的感觉。

    但沈冠仁也轻笑着出声:“青禾,难得碰见个好对手,玩玩也好,不计输赢,单纯的切磋一下球技。”

    这岑青禾就不好再拒绝了,只得答应。

    陈博轩马上道:“看你这心眼偏的,我说话不好使,冠仁说就好使。”

    岑青禾问:“你还是不是跟我一伙儿的了?”

    陈博轩立马改口回道:“忘了忘了,说习惯了。”

    虽然商绍城并没有想要站冯冯的队,可陈博轩跟沈冠仁已经明显的站在了岑青禾这边,就显得他是冯冯唯一的拥护者了。

    兔女郎摆好了一桌球,冯冯拿着球杆,站姿笔直,冲着岑青禾微笑,“您先来吧。”

    岑青禾也没客气,只微笑着颔首,“谢谢。”

    跟高手过招,输赢只差那么一点儿。谁开球谁就占尽先机,岑青禾可不会在这种时刻装大尾巴狼,冯冯让她先开,那她就先开。

    开了个漂亮的球,岑青禾乘胜追击,一连进了七八个球,到底是有一个差了那么一点儿,没进去,换冯冯上来。

    冯冯脚上穿着一个三四公分的黑色小高跟,差不多达到穿平底鞋的岑青禾额头一半处。岑青禾有一米六八,冯冯也就一米六出头的样子,身子骨也细,属于那种小而媚气的类型。

    拿着专用的女士球杆,她游走于桌台各处,打球的风格跟岑青禾的硬朗不同,还是偏女风的。

    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准。几乎是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岑青禾以为冯冯一定清桌了,没想到她最后一个球还没打好,球在洞口前撞了三个来回还晃出去了。

    冯冯直起身,露出无奈的微笑。

    岑青禾找好位置,一杆打出去,将最后一个球击入球袋。

    第一局两人算是弄个平手,岑青禾看似面色如常,其实心里面倍儿紧张,有种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的错觉。

    她不是怕输的人,就怨商绍城那张不会说话专惹人生气的嘴,搞得她好像很怕输的样子,如今赶鸭子上架,下都下不来。

    三局两胜制,第一局两人打平,第二局冯冯险胜一球,等到最后一个决胜局,陈博轩干脆端起盛炸薯条的木编小盘,在一旁边吃边看。

    商绍城对冯冯说:“赢她我给你十万。”

    岑青禾飞快的挑起眼帘看向商绍城,商绍城却没看她,而是在看冯冯。

    冯冯当即露出一个左右为难的微笑来,看了看商绍城,又看了看岑青禾。

    商绍城猜到她心中所想,所以面色无异的道:“她谁的女朋友都不是,你不用怕得罪她。”

    岑青禾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点儿生气又有点儿酸,好像被熟人给背叛了似的。

    商绍城宁愿拿钱站冯冯那边儿,都不看好她。

    关键时刻还是陈博轩出声挺岑青禾,“禾姐,别怕她,我押你二十万,你把她拿下。”

    岑青禾不会要陈博轩的钱,关键是他的这份声援。她出声回道:“放心吧,我努力。”

    陈博轩又去问沈冠仁,“你押谁?”

    沈冠仁淡笑着回道:“你说呢?”

    陈博轩笑着对岑青禾说:“我俩给你撑腰,你不用怕绍城。”

    岑青禾心想,谁怕他啊?

    第三局就这样在几十万人民币的彩头下不见硝烟的开始了,岑青禾是为了面子而战,至于冯冯心里怎么想的,那岑青禾就不知道了。

    两人都打得很认真,但毕竟竞技的东西,偶然因素也占一部分。最后一局的最后两颗球,冯冯原本想一杆进两个的,结果出现了失误,有一个没进。

    陈博轩看得提心吊胆,见冯冯失手,他马上鼓励岑青禾,“禾姐,打进去,这个球进了你就赢她了。”

    岑青禾也在赌,没想到老天还真听到她的呼唤了。

    她弯下腰,屏气凝神,白球对准斜对角的紫色半球,手起杆落,紫球在球桌上滑出一道笔直的折射线,最后应声落入中间球袋里。

    陈博轩攥拳做了个给力的手势,待到岑青禾回身时,跟她击掌庆祝。

    岑青禾心里也是痛快,不光是赢了冯冯,更多的是打了商绍城的脸。

    陈博轩替岑青禾‘侮辱’商绍城,“不是说青禾根本打不过冯冯吗?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商绍城面无表情,跟没听见似的。冯冯忙淡笑着道:“商先生也是抬举我,这位小姐球打得很好,绝对够得上专业水平,我输得心服口服。”

    对方这么客气,岑青禾也得礼貌回道:“侥幸,你刚才打得很多球难度系数都很高,我打不了。”

    冯冯说:“一山还有一山高,您打球的风格我很喜欢,改天向您请教。”

    “客气,请教说不上,大家可以互相切磋一下。”

    两人互相客套了几句,商绍城迈步往沙发方向走,陈博轩问:“你不玩了?”

    “玩儿够了。”

    陈博轩就对冯冯跟两个兔女郎说:“那你们先出去吧。”

    几人点头,打了声招呼之后迈步离开。

    等到一出门,其中一名兔女郎马上迫不及待的挽着冯冯的胳膊,火急火燎的说:“姐,十万呀,十万就这么白白的没有了!”

    另一个也蹙眉说:“就是,冯冯姐,你球打得那么好,我从来没见你输过,你怎么今天输给那个女人了?她打的比你还好吗?”

    冯冯则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顶多也就是眼底深处略带琢磨。她说:“你们没看出那女的跟他们的关系?”

    一个兔女郎说:“怎么了?不说不是任何一人的女朋友嘛?”

    冯冯道:“就是这么说才奇怪,她要是其中任何一个的女朋友,今天这十万我都必须拿,可商先生说不是……”

    两个兔女郎都被冯冯的话给搞晕了,说是听不懂,让她说直白点儿。

    冯冯若有所思的说:“来咱们这地方玩儿的人,哪个是没钱的?能让他们带在身边的女人,是女朋友不稀奇,不是女朋友才稀奇。”

    说着,冯冯眼眸一转,意味深长的道:“我故意让着她的,商先生应该看得出来,如果真的如我所想,那今天这十万块还得进我的腰包。”

    两个兔女郎听得云山雾罩,不过有一句她们听明白了,就是今天这彩头,估计还是跑不了。她们磨着冯冯拿到钱之后,今晚请宵夜。

    冯冯笑说:“你们的小费也不少,别成天抠我的。”

    “哎呀,我们能跟你比吗?没你那本事,十万块我们要攒多久?”

    ……

    包间中,商绍城坐在沙发上喝东西,陈博轩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自己光宗耀祖了。

    他一个劲儿的对商绍城说:“看走眼了吧?还瞧不起我禾姐,你就想,她要是不厉害,我能打不过她吗?”

    “成天叨叨冯冯厉害,不就因为你输过她两杆嘛。你会输给她,不代表我禾姐也会输,一物降一物你懂不懂?”

    陈博轩给商绍城唠叨烦了,惹得商绍城眼皮一掀,不耐烦的道:“你不仅智商不够,现在就连眼睛都成喘气儿用的了,你看不出来冯冯是故意让着岑青禾的?”

    此话一出,不仅陈博轩一愣,就连一旁的岑青禾也是本能的朝商绍城看来。

    陈博轩顿了两秒,随即眼带狐疑的说:“你不会是觉着尴尬,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吧?”

    商绍城回以一个轻蔑的眼神,口吻倨傲又自信的说:“岑青禾连我都打不过,你觉着她能打得过冯冯?”

    陈博轩是亲眼见着商绍城输给冯冯的,那次他还押错了宝,输给冯冯十几万。

    他真是八百年不跟商绍城一伙儿,好不容易心血来潮一次,想着站在商绍城这边儿一次,结果就一次,还垮台了。

    商绍城从小打桌球,陈博轩就没见他服过谁,更何况还是个女的,冯冯是第一个被商绍城赞一句‘球打得不错’的女人。

    如此想来,还真是。

    陈博轩挑眉问道:“冯冯干嘛有钱不赚故意让人?”

    这一点原因,沈冠仁想到了,商绍城想到了,岑青禾粗略觉察个大概,兴许冯冯是不想得罪她,怕她不高兴?

    可在这地方工作的人,不应该利字当头的吗?

    正要往下仔细想,忽然听到手机震动声,岑青禾从包中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着金佳彤来电的字样。

    她往前走了两步,背对着三人,接通电话。

    “喂,佳彤。”

    “你好,我不是金佳彤,我是跟她合租的人,她生病了,一直在吐,还晕,我刚把她送到医院,但我待会儿还有事,不能在这陪她,我看她手机里面联系过你,你现在方便过来医院照顾她一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