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股少〕〔青春在左,时光在〕〔混沌天灵根〕〔赶尸禁忌〕〔重生渔家有财女〕〔末世之孤城〕〔一级警戒:首席大〕〔异界魔王:腹黑娘〕〔重生七十年代:军〕〔盛世茶都〕〔无限之进化之塔〕〔独家宝贝:甜妻娶〕〔问道章〕〔神话之我是传奇〕〔虫屋〕〔独君情〕〔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勇者大魔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51章 她真的不是吃醋
    :

    岑青禾余光瞥见陈博轩才进了三个球,她说:“要不要让你一杆?”

    陈博轩马上挑眉回道:“士可杀不可辱。”

    说完,他退到一旁,把地方让给岑青禾。

    岑青禾找好位置,俯身想都没想,直接用白球将陈博轩先前没进的球给打进去了。

    这个球几乎是没有任何争议的,算是岑青禾白捡了一个。

    岑青禾扫了眼桌上的局势,很快准备打第二个。陈博轩知道岑青禾有多大的本事,如无意外,估计她这桌又要一杆清了,可谁料到……

    岑青禾竟然也失误了。

    球杆推出,白球迅速的击打到对面红色半球身上,红色半球弹到案边又折回来。按照正常的推算,它是要进中间球袋的,结果位置算的偏差了一点儿,所以红球已经到了洞口,却磕到洞口边缘,生生弹了出去。

    陈博轩眼看着岑青禾第二球就失误了,而且第一球还算是白给的。

    眸子一瞪,他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惊喜。岑青禾眉头轻蹙,心底一阵心烦。

    陈博轩看着她,笑道:“怎么搞的?还行不行了?”

    对面商绍城闻言看来,岑青禾余光瞥见,却不看他,而是强装镇定的对陈博轩说:“让你的。”

    陈博轩从鼻子里面轻哼了一声,然后道:“别为自己的失误找借口,我觉得你是被我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岑青禾明目张胆的敷衍他,“是是是,我让你吓得手发抖,你快点儿乘胜追击。”

    不远处沙发上的沈冠仁闻言轻笑,搞得陈博轩又急又火,憋着要给岑青禾一点儿颜色看看。

    岑青禾退到一旁,眼睛是盯着陈博轩在打球,可是心却不由自主的老想往对面那桌瞄。

    都这么半天了,冯冯还在打,看来是球球必进。

    闹心,她刚想给商绍城一个下马威,结果第二球就没打进去,这水平别说好了,就连一个普通会打都算不上。

    这头岑青禾在暗自懊悔,另一头陈博轩则像是开挂了似的,一连进了七球,就连沈冠仁都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么怕管青禾叫姐吗?”

    陈博轩头也不回的说:“叫什么是小,面子是大,我得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深藏不露。”

    说着,他手起杆落,伴随着‘噗通’一声,黄球笔直的落入球袋里面。

    要不就是岑青禾今天太‘猖狂’,轻看了陈博轩,要不就是他走大运,连老天爷都帮他,总之在她的‘嘲讽’跟‘蔑视’之下,陈博轩破天荒的将桌上的所有球都给清了。

    在兔女郎捡球摆球之际,陈博轩用极其欠揍的口吻对岑青禾说:“要不要下局我让你两杆?别让人觉得我欺负你。”

    岑青禾心里也憋气,可偏偏面儿上不能有任何表现,只得不以为意的耸肩回道:“谁都有点儿背的时候,谁也都有走运的时候,风水轮流转,我心态很好的。”

    陈博轩后半局的表现给自己添加了极大的自信,所以他此时特别嚣张的说:“我是凭实力,不是凭运气。”

    岑青禾只回以他一个‘你开心就好’的表情。

    另一边,商绍城忽然开口道:“好球。”

    岑青禾很快看去,只来得及看到冯冯直起身,而桌台上只剩下一颗白球,清桌了。

    她拿着专用的女士球杆,站在一旁微笑,制服显得干练,卷发又显得风情,再加上那张颇有姿色的美丽面孔,是真的会让人一见倾心的。

    这是岑青禾第一次听到商绍城主动夸人,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她还以为他得了什么怪病,只能损人不能夸人呢,看来他不是不会夸人,只是不曾夸赞她而已。

    一想到他毫不迟疑的说她打不过冯冯,岑青禾心里就憋气,要不是跟他生气,她也不会有失水准。

    两边差不多同时开启的第二局。

    左边那桌是商绍城开球,右边这桌是岑青禾开球。岑青禾顾不得去看商绍城打的怎么样,她是憋了一口气的,一定要打好,不能让商绍城看不起。

    这一认真,效果立竿见影。伴随着球入袋中的‘刷刷’声,岑青禾连进七八个球。

    另一边商绍城也是零失误,堪称专业级水准。

    岑青禾虽然没看商绍城,但也知道他打得不错,她暗自跟他较劲儿,明面上看她是跟陈博轩在比赛,可内心里,她是跟商绍城在比的。

    她想抢在他前头一杆清。

    这一局,岑青禾用了不到四分钟就清桌了。对面商绍城比她快了一个球,乍看时间不明显,可他开球也比她晚了一小会儿,所以里外里,岑青禾差不多落了他两个球的速度。

    好在,她是一杆清,多少挽回一些颜面。

    沈冠仁很捧场,笑着说:“青禾真棒,加油,我站你这边。”

    岑青禾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正好兔女郎主动递过一杯果汁,她接过来,跟沈冠仁对碰了一下。

    陈博轩看不下眼,连声道:“诶诶诶,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组团的?还说没事……”

    岑青禾不理他,喝了口果汁,冰冰凉凉,酸酸甜甜,是红色的,可又一时间喝不出是什么味道。

    “仁哥,这是什么果汁?”

    “你这杯是草莓番石榴的,好喝吗?”

    “嗯,好喝,我说我怎么喝不出是什么水果榨的……”

    两人旁若无人的自然对话,陈博轩凑过来左右看看,挑眉说:“他什么时候成你哥了?”

    岑青禾面色坦然的回道:“他比我大,当然要叫哥了。”

    陈博轩一脸模糊了不可置信跟无语的表情,“你半小时前还不是这么说的。”

    岑青禾故意气他,“我连你都叫了,还差仁哥吗?”

    陈博轩顿时哭笑不得,“我费了这么大的劲儿,你一转头就管他叫哥,还叫的这么自然?”

    岑青禾不置可否,沈冠仁淡笑着回道:“有时候一些事是强求不来的。”

    陈博轩咽不下这口气,看了看岑青禾,又看了看沈冠仁,撇嘴道:“你俩是不是好的有点过分了?”

    岑青禾现在找到对付陈博轩的方法了,就是不搭理他,或者顾左右而言他。

    又喝了口饮料,她将杯子放在茶几上,随即对陈博轩道:“来吧,是七局四胜还是十局六胜,我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沈冠仁说:“我看好你。”

    岑青禾下巴微抬,两人目光交流。

    不远处商绍城侧头一看,随即面无表情的别开视线,什么都没说。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岑青禾将陈博轩虐的哭都找不到调儿,原定的七局四胜,结果岑青禾只在第一局输了,后面连扳了四局,陈博轩又说十局六胜,所以她又往后追了两局。

    打到最后,陈博轩干脆把杆往旁边一扔,“不玩了。”

    岑青禾忍着笑,“怎么了?”

    他说:“欺负人嘛。”

    岑青禾到底是没忍住,笑道:“我也控制不住,看不得太猖狂的人,专治各种不服。”

    陈博轩靠坐在球台边上,有些委屈的道:“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打得我都对桌球失去兴趣了。”

    岑青禾问:“是对台球失去兴趣,还是对自己失去信心?”

    陈博轩瞥眼极其幽怨的瞪了她一眼。

    沈冠仁靠坐在沙发上,满眼看热闹的说:“我记得输了是要有惩罚的吧?”

    岑青禾马上笑着看向陈博轩,陈博轩眼球在眼眶中转了个三百六十度,待到定下之后,这才恢复以往痞痞的模样,不以为意的道:“愿赌服输,不就是叫个姐嘛。”

    说罢,他冲着岑青禾,清清楚楚的叫道:“禾姐。”

    岑青禾马上应道:“欸,轩哥。”

    陈博轩勾唇笑了,“对,咱们以后各论各的,谁都不耽误。”

    沈冠仁对陈博轩说:“我这辈分是不是也得往上抬抬?”

    陈博轩挑起半边眉毛,出声回道:“那要看你怎么论,整不好是我的辈分得往上抬抬。”

    岑青禾走到茶几处,拿起陈博轩的杯子递给他,说:“来,轩哥。”

    又拿起另一个杯子递给沈冠仁,“来,仁哥。你们都是哥,就我小,这杯我敬你们。”

    陈博轩高兴的道:“行,禾姐,你说话我必须给面儿。”

    三人在这边其乐融融,另一边商绍城不知何时放下球杆,他出声道:“你们那儿打完了,来跟冯冯打几杆。”

    闻声,岑青禾侧头望去。只见商绍城在球桌边长身而立,身边不远处就站着美人冯冯,不知为何,岑青禾脑中会忽然出现都已忘记的那副画面。

    男人紧贴着女人,站在她身后,手掀开她的衬衫下摆,从里面钻进去。

    同样的事儿,如果今天不是她在,商绍城跟冯冯会不会也是这样?

    有钱人的世界,很多事儿都是普通人不能想象的。也许对她而言,这是不堪入目,可对于商绍城而言……算是普通的交友玩乐吗?

    岑青禾脑中瞬间想了很多,也不知为何会心情有些低落,可能是这两天走背字,林妹妹上身,多少有些多愁善感吧。

    想着,她嘴巴不受控制的回道:“你不说我打不过她嘛,那还打什么?”

    这话一出口,岑青禾就有点儿后悔。

    显得她小气不说,万一被人误会她是因为商绍城而吃冯冯的醋可怎么是好?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不待商绍城出声,冯冯已经先微笑着说:“我刚才偷看您打球来着,您打得很好,我未必打得过您。”

    瞧瞧,人家多大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