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前试爱:总裁太〕〔超级工业霸主〕〔水墨田居小日子〕〔神的试练〕〔魔鬼法约〕〔LV99级的村民〕〔捡到一本三国志〕〔馥郁春满〕〔凰上在上,臣在下〕〔我真的是个有钱人〕〔进化之路〕〔刀镇星河〕〔上神,夫人逃婚了〕〔农女火辣辣:神秘〕〔我有一个工业世界〕〔联盟之佣兵系统〕〔熊生从越狱开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神通不朽〕〔二次元之真理之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47章 喜欢就会贱骨头
    :

    岑青禾这回可算是赶上了一次买单,她去前台结账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该不会这儿也是沈冠仁家开的吧?还好她想多了,结完账安心回到包间,矮桌旁三个男人都已不约而同的放了筷子,商绍城左手食指跟中指间夹着烟,像是刚点燃,才抽了一两口的样子。

    “你们都吃完了?”岑青禾跨步进了包间,出声问。

    沈冠仁微笑着点头,“吃的差不多了,你随意,慢慢吃,不着急。”

    岑青禾刚走到垫子处,还没等出声,对面的陈博轩便一抬下巴,出声道:“刚刚你手机震动,看看是不是有人找你。”

    岑青禾弯腰拿起垫子旁的手机,按亮后果然看到一个未接来电,是薛凯扬打来的。

    她稍有意外,一来是忘了他这茬儿,二来没想到他会主动打给她。

    拿着手机顿了几秒,岑青禾抬眼说:“不好意思,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她再次掉头离开,拉门被合上之后的几秒,陈博轩道:“看来好东西总有人惦记。”

    沈冠仁不搭茬,毕竟陈博轩这话可不是说给他听的。

    话音落下,房间中仍旧安静,沈冠仁不出声,商绍城也只是自顾自抽烟。

    到底是陈博轩耐不住性子,他下巴一抬,示意商绍城,“你怎么一点儿也不着急呢?”

    商绍城淡淡道:“我有什么好着急的。”

    陈博轩笑说:“你不总怕别人撬你贴心好助理嘛,怎么这规矩只拦自己人,不拦外面人?”

    商绍城不出声,两片薄唇一张一合,有迷人眼的白色烟雾缓缓吐出。他只有在心情很好和心情不怎么好的时候,才会无意识的吐烟圈,而眼下,吐出来的烟雾就是自动成圈的。

    一个椭圆的烟圈顺着他的嘴,晃晃荡荡如果冻一般的飘出,终是在上升到一定高度之后,慢慢散开,然后消失在空气里。

    商绍城俊美的面孔仿佛隐匿在一层白色的轻纱之后,沉默一会儿,他出声道:“天要下雨谁要嫁人,我又管不了。”

    陈博轩‘哼’了一声,瞥眼道:“那还不如放着让我追呢。”

    商绍城眼帘一掀,什么都不说,只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陈博轩马上受不了的别开视线,去跟沈冠仁抱怨,“你看他了,死鸭子嘴硬。”

    沈冠仁淡笑着道:“这不还没嫁人呢嘛。”

    门外岑青禾已经穿好鞋拿着手机,拐过日式的长走廊,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将电话重新拨回去,她站在原地等着接通。

    电话只响了三声就接通了,手机里传来薛凯扬熟悉的声音,“喂。”

    不冷不热,不咸不淡,听得出是还在生闷气的。只不过头都已经低下来了,这会儿再装高傲,就显得没那么有底气,倒更像是小孩子在闹别扭。

    岑青禾自知理亏,也没想过要跟他绷面子,这会儿听见他的声音,她只是内疚的叫道:“薛凯扬。”

    他‘嗯’了一声,拿乔不讲话。

    岑青禾瘪瘪嘴,出声说:“昨天的事儿,我跟你说声对不起,事出突然,我也有点儿懵,一时间没照顾周到,忘了跟你说谢谢,也忘了跟你打声招呼就走,是我的错。”

    薛凯扬依旧不出声,岑青禾暗自叹气,稍稍有些小尴尬,不过挺得住。她继续说:“你生气是应该的,昨天确实是我没处理好,让你难做了。你要是还憋着气,那就说我两句,我能挺住。”

    话音落下之后的第三秒,薛凯扬的声音传来,“你真当我不会说你?”

    岑青禾虚心受教,“你说吧。”

    薛凯扬:“……岑青禾,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拿我热脸当冷屁股呢?”

    岑青禾很快回道:“没有……我都说了,我昨天有点儿懵,一时间没缓过来,这不之后赶紧给你打电话道歉嘛。”

    薛凯扬憋气窝火,“你只对我懵,那陈博轩呢?你干嘛领我的心意,欠他的人情?”

    岑青禾蹙眉回道:“你俩谁的人情我都不乐意欠。”

    “但是相较之下,你还是乐意欠他的是吧?”薛凯扬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嘴巴顶的可快了。

    岑青禾不生气,因为她能理解薛凯扬的愤怒。要是搁着她,估计也是要翻脸的。

    她难得的好脾气,好声好气的说道:“你先别生气,大家都是朋友嘛。”

    薛凯扬气不顺的道:“你少来,当我是傻的?”

    都是朋友,待遇怎么这么不一样?天晓得他昨天灰溜溜的离开,有多丢人,他以后都不好意思再去盛天了。

    岑青禾不好意思跟薛凯扬明说,我觉着吧,商绍城的人品怎么也比你的好那么一丢丢,最起码商绍城没犯过错误啊。

    但是这样的话,岑青禾觉得不适合刺激一个刚刚想做好事儿却被打脸的好面儿青年,所以她灵机一动,想到一个温和的说法,“越是好朋友,越是不能互相欠人情,这点儿道理你都不懂?”

    她说的理所应当就差苦口婆心了,那口吻倘若薛凯扬执意纠缠,都算他不懂她的良苦用心。

    她话音落下之后的几秒钟里,薛凯扬都没出声,似是在平心静气。过了会儿,他终是稍稍消了些火气,沉声道:“这辈子没这么丢人过,把脸送上去让人打。”

    岑青禾赶忙赔礼道歉,“对不住,对不住了,这次确实是我不好,我承认错误,薛少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

    薛凯扬确实没想到,他眼巴巴的跑过去送钱送浪漫,却被岑青禾给当众狠狠的无视和拒绝了一把。

    她说她当时懵了,他还懵了呢。

    想发飙,场合不对,情况不允许,他也舍不得;不发飙,心里憋气窝火,想杀人。昨儿个晾了她一天,想着她今天还会打给他,结果等了半天没消息,后来他不得不承认,她心里但凡有他,昨天就不会那么挫他。

    所以说一千道一万,也是他贱骨头,还得掉过头来找她。

    他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岑青禾说的话里面,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她肯要陈博轩却不要他的钱,未必是看中了陈博轩,毕竟他哪儿都不比陈博轩差,这点儿自信他还是有的。

    至于原因为何,薛凯扬猜,一定是他当时太急功近利,所以打草惊蛇,吓得她现在拒他于千里之外,所以宁可欠别人的人情,也不愿欠他的。

    薛凯扬就没见过岑青禾这么倔的女人,跟她谈天谈地闲扯皮可以,跟她谈情说爱玩儿暧昧却不行。她要不是心里装着个人,就是个做了变性手术的男人,不然没有哪个女人能像她这样,让人来气又舍不得放弃。

    既然她拒绝他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喜欢上别人,那就是说他还有戏,薛凯扬心底顿时有了计较。

    话锋一转,他语气三分憋闷三分委屈的说:“你就是吃定了我不会跟你一般计较。”

    岑青禾不是听不出他话里话外的暧昧跟撒娇,陪着笑,她说:“薛凯扬,我领你的情,也知道你够义气,以后你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随时招呼我,只要是我能忙的,我一定帮你。”

    薛凯扬不理会她话里话外的‘好人卡’,他只是径自道:“别以后,我现在就需要你帮忙,你帮不帮吧?”

    岑青禾问:“什么忙?”

    薛凯扬说:“还好意思问呢,我让你气得,从昨天到现在除了酒,一口东西都没吃,你不觉得愧疚吗?”

    岑青禾立刻就反应过来,她抱歉的道:“我现在这边有点儿事儿,暂时走不开,要不你先自己吃点儿饭,等我晚一些再找你出来。”

    欠他的情,早晚都得还,如今经过昨晚那一遭,估计薛凯扬也知道她是什么性格的人,不会再贸然唐突她,所以岑青禾并不害怕跟他见面。

    薛凯扬闻言,不悦的道:“我就说,十次找你,你十次说没空,我这热脸贴冷屁股,心灵受到这么大的伤害,连换你一次痛快都换不来……”

    他在电话那头阴阳怪气,而岑青禾这边也是真的脱不开身,但凡不是先答应了商绍城他们,她这会儿都得推了别人去找薛凯扬。

    她连连道:“你就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吧,我现在真的走不开,晚点儿我请你吃饭,吃什么,你随便选。”

    薛凯扬也不是真的想难为岑青禾,只是难得有机会拖着她多讲几句话。他很懂得分寸,见着差不多了,他并不多做纠缠,只闷声道:“行了,也就是我大气,不跟你一般见识。”

    “可不是嘛,薛少是什么人?你这个哥们儿我交定了!“

    岑青禾肯定薛凯扬的情义,却自动将他归到哥们儿之中。薛凯扬听得出来,她句句示弱却又字字防备。

    心底暗自叹气,行,这年头像她这样要面儿又有骨气的女人,提着灯笼都找不着,如果说他刚开始只是玩儿玩儿而已,那么从此时此刻,薛凯扬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征服欲。

    这感觉就像是勇士遇见了一匹野马,是个男人就想要征服跟拥有。

    “少拍我马屁,我等你一起吃饭,早点儿忙完打给我。”

    “行,你先吃点儿垫垫胃,别因为我这顿饭饿出毛病来。“

    “我就不吃,你有良心就早点儿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老子是不周山〕〔炮灰的沙雕日常[穿〕〔总裁爹地超级宠〕〔农门娇女:神秘质〕〔逆袭少夫人:军少〕〔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