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小福妻〕〔时钟游戏〕〔甜妻驯夫记〕〔听说修仙能减肥〕〔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魔女成长的日记〕〔军门枭宠缠绵不休〕〔仙临大秦〕〔三界好公仆〕〔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无限BOSS进化〕〔元明问道〕〔秘巫之主〕〔蜀汉之谋御天下〕〔甜婚来袭:腹黑老〕〔虚空法师的奇幻之〕〔我的宝镜通天庭〕〔剑骨〕〔更把双眉比月长〕〔溺宠99分,男神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46章 隔夜仇
    :

    岑青禾不是好眼神的瞪着陈博轩,原来他是这样的人!

    陈博轩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等着看热闹。岑青禾也不好当着商绍城的面儿,明目张胆的跟陈博轩怎样,可是老天知道,她想把他杀之而后快的。

    商绍城盘腿儿坐在岑青禾身旁,目不斜视,径自拿起桌上的淡绿色瓷壶倒茶。微垂着视线,伴随着茶水缓缓注入杯中的‘哗啦’声,他不冷不热的说了句:“看来你这算命的本事又精进了不少,现在不光会给别人看,还能给自己看了。”

    说着,一杯茶满,他侧头看向坐在左边一脸迷之尴尬的岑青禾,面无表情的道:“要不要我拿钱资助你在国贸门口摆个摊儿?我看你现在这本事,不出去赚钱简直‘大材小用’了。”

    岑青禾叫他揶揄的脸色发红,却不得不赔着笑脸,僵笑着回道:“没有,我开玩笑的。”

    商绍城别开视线,淡淡道:“让人在背后算计成这样儿,要是我,我是笑不出来的。”

    靠!

    岑青禾这回不知道该不该笑了。丫嘴能不能别这么毒?欺负她不敢还嘴呢?

    真是哪儿疼专往哪儿撒盐,她这辈子没见过他这么缺德的人。

    岑青禾垂下视线,三分不好意思,三分憋气。

    对面的沈冠仁见状,温柔的说:“他就这样,跟越熟的人嘴越毒,你别往心里去。”

    岑青禾抬起头,感激的回以一笑。其实心里想的是,打从她认识商绍城的那刻起,他就这样儿,当初愣是给面试的人气的摔门而出。

    陈博轩眼珠子一转,将桌上几人的表情打量了一个遍。唇角勾起玩味的弧度,他看着商绍城,故意阴阳怪气的说:“绍城,你对人家女孩子温柔一点,你看看冠仁,他这样才讨女人喜欢。”

    岑青禾闻言,本能的朝着陈博轩一瞪眼。陈博轩回以一个痞笑,摆明了就是要挑事儿,她奈他何?

    事实上岑青禾确实奈何不了陈博轩,她只能干坐在原位,听着身边气死人不偿命的‘奸商’说:“我怎么不温柔了?我一没打她二没骂她,说两句还不行了?再者说,她又不是玻璃心,但凡心理素质差点儿的,遇上昨天那事儿,早难受的不行了,你看看人家,该吃吃,该喝喝,小零嘴儿都没断。”

    提起小零嘴儿,岑青禾莫名的脸色一红。

    他故意学着她昨晚的口吻,甚至在说‘小零嘴儿’几个字的时候,故意往她这边瞥了一眼。

    他是有多嫌弃?

    岑青禾到底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主,憋了好半天了,她忍不住道:“难受还不让发泄了?我又没作没闹,我就是多吃了一点儿。”

    商绍城意外的没有回怼,倒是对面的沈冠仁微笑着说:“确实没错,每个人发泄的方式都不一样,比一作二闹三上吊好多了。”

    陈博轩从旁补了一句,“还能促进饮食业的消费跟发展,一举两得。”

    岑青禾想对沈冠仁微笑,又想瞪陈博轩,搞得脸上肌肉都抽筋儿了。

    几人聊了一会儿之后,商绍城主动道:“叫东西吃了吗?”

    岑青禾嘴欠搭了一句,“还没呢。”

    商绍城道:“来饭店不叫东西,想聊天何必在这儿?”

    岑青禾让他气得内心一阵翻涌,强忍着暴躁,皮笑肉不笑的说:“都在等你。”

    商绍城侧头看着她,表情淡淡道:“等我买单?”

    “呵……”岑青禾生生让商绍城给气乐了,她终于知道怒极反笑是个什么意思。

    对面陈博轩插了一嘴,“青禾说她等了快两个小时了。”

    商绍城依旧是面不改色,看着岑青禾道:“你来这么早干嘛?”

    岑青禾很快道:“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商绍城说:“我告诉你几点来了吗?”

    岑青禾:

    她跟他大眼瞪小眼,商绍城俊美的面孔上因为没有多余的表情,所以看起来活像是一尊雕像,或者是一副画儿。

    每一幅画都有自己的点睛之笔,而商绍城无可挑剔的脸上,最出众的仍旧是那双让人看不透的黑色眼睛。

    岑青禾确实看不懂商绍城心里面想什么,当然也没有看到他在别开视线之际,眼底那一闪而逝的促狭和光亮。

    没错,商绍城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说刺儿话气她,谁让她昨晚耍他。

    明目张胆的生气显得他气量小,反正她从来没把他当什么好人,那他索性坏到底算了。

    沈冠仁看着桌上三人不见明火的暗战,主动扬声叫了店员进来点餐。

    中途,陈博轩问:“你现在是不是每个周末都有空了?”

    岑青禾点头应声:“算是吧,不过临时有客户打电话过来,我还是会接,反正周末在家也没什么事儿。”

    陈博轩挑眉道:“怎么会没事儿?吃饭,逛街,看电影,购物,你们女人的时间不都是按分钟算的吗?”

    岑青禾淡笑着回道:“有些人确实有这样的资本,可不是所有人都有,我总得先脱贫再享受吧?”

    陈博轩‘啧啧’两声,随即瞥了眼对面的商绍城,出声道:“瞧瞧,你怎么对下属的?听她说的都可怜。”

    商绍城微垂着视线,左手拿着黑色木筷夹着一块儿金枪鱼寿司,一边儿蘸着芥末,他一边儿说:“女人对金钱的渴望有时候比男人大得多,你怎么知道她对‘贫’定义在什么位置?”

    说着,他将寿司放进嘴里。

    传统的日式寿司,个头不小,加之上面码着一条金枪鱼肉,所以无论长度还是高度,都会容易在入口时蹭到嘴唇。

    但商绍城吃进去的时候,嘴巴没有张很大,却是刚刚好放进去,没有蹭到丁点儿蘸料。

    岑青禾跟他吃过几顿饭,知道他绝对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就连撸串这种本应该很肆意的事儿,他都能做的很优雅而不矫情。如今吃日料更是,举手投足间都是人民币堆出来的顶级餐桌礼仪。

    有时候岑青禾是挺烦他的,比如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可有时候她又挺佩服他的,或者说是一种单纯的欣赏,看他吃东西简直长见识。

    一个哪儿哪儿都好的人,偏偏不会好好说话。哎,可能这就是老天的公平所在,哪有那么完美的人?

    岑青禾自己在心里劝自己,不跟商绍城一般见识,就当他放……

    她还没等想完,商绍城的一句话忽然让她心底咯噔一下,一阵后怕。

    他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看她说的挺可怜的,谁知道她现在心里想什么?没准儿正憋着骂人呢。”

    岑青禾吓得咀嚼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两秒,眼神不由得往右边儿斜,他说她是算卦的,她才觉着他才是。简直神了,她每次心里想什么,他都能猜个七七八八,照这样下去,她以后在心里都不能骂他了?

    陈博轩坐岑青禾斜对面,她脸上表情以及眼中的神色,他都看得一清二楚。见状,他嬉皮笑脸的问:“你干嘛这么紧张,难不成让绍城说中了?你心里想什么呢?”

    岑青禾多奸,她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在想待会儿吃完饭请你们去哪儿玩儿。”

    单纯的陈博轩马上见驴下套,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打球去呗,好不容易等到你有空,我一直想好好跟你打几场。”

    岑青禾点头,“好,我今天陪你打过瘾。”

    吃饭途中,岑青禾电话响了两回,都是客户打来的,说要看新奥那边儿的房子,岑青禾婉拒,推到了周一。

    怕响铃会吵到大家吃饭,岑青禾调了震动放在一旁。菜吃到一般过后的时候,她借故起身去洗手间,出了包间。

    几乎她前脚刚走,后脚她放在坐垫旁边的手机便震动起来。商绍城离的最近,本已是转头对着门口,想叫住她的,结果余光恰好扫到手机屏幕,他也是眼神儿好,直接看到屏幕上面,薛凯扬来电的字样。

    顿时,话到嘴边,他愣是没出声。

    对面沈冠仁瞥见商绍城唇瓣和眼底细微的变化,不着痕迹的眺目看了眼仍在震动的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人,他垂下视线,安静的笑了。

    虽然商绍城很快别开视线,可这一系列的反应以及岑青禾离开后的短暂静谧,都让屋中飘荡着莫名的暧昧因子。

    就连陈博轩都敏锐的抬起头,看了看对面不言不语的商绍城,又看了看右边的沈冠仁,问:“怎么了?”

    沈冠仁但笑不语,这模样越发的印证了陈博轩心底突生的异样。

    来回打量了一番,他出声道:“说话啊,笑得我浑身发毛。”

    沈冠仁淡笑着道:“你问他,有些人又不高兴了。”

    陈博轩抬眼看向对面的商绍城,摸不准他的脾气,只得直言道:“你生什么气?”

    商绍城也不避讳,只声音低沉的道:“你说昨天薛凯扬也去了?”

    突然提到薛凯扬,陈博轩愣了一下,随即道:“是啊,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那了,而且还想替岑青禾动手教训那女的,后来被拦下了。”

    昨天因为岑青禾挨的那巴掌,所以陈博轩回来只跟商绍城着重点了她挨打的事儿,只顺道提了薛凯扬一嘴,毕竟岑青禾最后也不肯让薛凯扬帮忙。

    静谧的包间中,岑青禾的手机震动声好像被放大了好几倍,吵得三个男人心思各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穆少宠妻:国民妖〕〔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靳少强宠小逃妻〕〔萌宝来袭:总裁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