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裂天穹〕〔兽医白无常〕〔战道成圣〕〔狂兵归来当奶爸〕〔诱爱成婚,腹黑老〕〔神级忽悠系统〕〔最强神医〕〔黑衣查妖人〕〔贴身妖孽保镖〕〔鬼拉帘〕〔道武真仙〕〔龙帝逆神诀〕〔牧僵〕〔我的法师〕〔重生九零璀璨星途〕〔上神升级记〕〔废土传送〕〔玩锤子牧师〕〔末世之一代皇者〕〔龙舌之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45章 没一个好东西
    :

    商绍城没在,岑青禾光明正大的冲着空气翻了个白眼,可语气却是低调如常的说:“我已经到伊藤左纪了。”

    她话音落下大概三五秒的样子,商绍城那边迷迷糊糊的说:“等会儿就来。”

    “好,我不着急,你慢慢收拾。”

    天地良心,岑青禾说这话的时候,基本是习惯性的礼貌用语,而且毕竟现在她有求于商绍城,对他客气点儿也是应该的。可如果知道她随口的一句话,就成了商绍城晚到近两个小时的有力借口,打死她都不会客气这么一句。

    她盘腿坐在单独的日式包间里面,光茶水已经喝了不下三壶,从最开始的神经紧绷,到后期的百无聊赖,岑青禾就差躺在旁边的榻榻米上睡一觉了。

    正当她实在累的不行,撑在桌上的手已经把半面脸颊怼的变了形,心底暗骂商绍城放她鸽子的时候,身后拉门忽然发出一阵声音来,吓了岑青禾一跳。

    她本能的挺直背脊,转头去看。

    门口处立着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温润如玉,一个满脸痞笑,正是沈冠仁和陈博轩。

    两人在门边换了鞋,跨步往包间里面走。

    岑青禾眼底闪过意外,随即问道:“怎么是你们?”

    陈博轩笑着回道:“你这表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说罢,不待岑青禾回答,他又自顾自的开着玩笑,“是不是嫌我多余,只想见冠仁?”

    岑青禾回以一记无语的眼神,撇了撇嘴角,出声道:“有意思吗?”

    陈博轩笑的欢实,“有意思啊,老梗才好笑。”

    “无聊。”岑青禾不怕陈博轩,所以白了他一眼。

    沈冠仁坐在岑青禾正对面,他朝着她微笑,出声道:“绍城说你在这里,让我们先过来。”

    岑青禾面对温文尔雅的沈冠仁,也自动切换成淑女模式,微笑着回应,“是么,我不知道他还约了你们,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在睡觉。”

    沈冠仁问:“来很久了吧?”

    岑青禾本能的摇了下头,随即又觉着憋屈,所以淡笑着回道:“差不多两个小时了。”

    沈冠仁说:“等了这么久?那你怎么不早点打给他?我们半小时前接到他的电话,他才刚起来。”

    岑青禾心底骂着商绍城,嘴上却得违心的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等一会儿也无所谓。“

    坐在岑青禾斜对面的陈博轩忽然说:“你是不是挺怕绍城的?”

    岑青禾看向他,不答反问:“很明显吗?”

    陈博轩笑着点头:“很明显,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样。”

    你才小媳妇呢,你们全家都是小媳妇!

    岑青禾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又不是万恶的旧社会,他是我上级,尊重是应该的。”

    陈博轩挑眉道:“趁着他现在不在这,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时候是不是倍儿烦他?”

    岑青禾从陈博轩眼中看到了赤裸裸的陷阱俩字儿。她才不傻呢,马上摇头回道:“我不烦商总监。”

    “那……”陈博轩眼睛一瞪,看着岑青禾说:“虚伪了不是?咱们都是朋友,有什么话就直说嘛,我跟冠仁又不会告诉他。”

    岑青禾回以一个‘你当我傻?’的眼神,随即道:“那你有时候会烦商总监吗?”

    陈博轩想也不想的回道:“别提了,我都烦死他了。”

    他一脸嫌弃加鄙夷,“欸,我跟你说,他这人最贱了,尤其是那张嘴,让他从商都大材小用了,就应该让他去要债,谁家要是不还钱,我保证派他出去,连人命都能收回来。”

    岑青禾也是深受商绍城恶嘴的荼毒,可以说跟陈博轩是同命相连的。甭管陈博轩是不是投石问路,总之他的这番话,激起了岑青禾心底强烈的共鸣,以至于她控制不住内心的真实想法,出声说道:“要债也是大材小用,就应该让他入国家外交部,让他去对付那些个蓄意挑事儿的国家,什么老美,什么香蕉国,我保证他一张嘴能损的对方痛哭流涕,隔天就入中国国籍,改说中国话。”

    陈博轩闻言,笑的直拍桌子,直呼岑青禾说的对。

    沈冠仁也勾起唇角,笑的如沐春风,他说:“幸好绍城的英文跟中文说的一样好,不然给他找翻译还是个麻烦事。”

    这话倒是提醒了陈博轩,他似是突然想到什么,所以侧头对沈冠仁问:“绍城是不是还谈过一个菲律宾的女朋友?”

    沈冠仁说:“什么时候的事?”

    陈博轩边回忆边道:“大二,我记得是他上大二时候的事。”

    沈冠仁说:“什么菲律宾,那女的泰国的。”

    “是泰国吗?我怎么记成菲律宾了?”

    沈冠仁随口道:“你还一直以为缅甸的首都是柬埔寨呢。”

    岑青禾在一旁听八卦,他话音落下,她猝不及防的被戳中笑点,当即乐出声来。

    陈博轩看着她,一脸坦然的道:“笑什么?那些东南亚的国家原本听起来就差不多,我说柬埔寨的首都是哪,你知道吗?”

    岑青禾回的理所当然:“金边。”

    陈博轩眸子一挑,“缅甸呢?”

    “内比都。”

    “嘿……”陈博轩不乐意的看了眼沈冠仁,然后道:“她挑衅我。”

    沈冠仁说:“你就别跟人家面前露怯了,越说越显你没文化。”

    陈博轩说:“谁要跟她讨论首都的事了,原本我没想说这个。”

    沈冠仁都习惯了,压根儿不搭理他。陈博轩自己往回搂,出声道:“让你们打岔,我差点忘了刚才要说什么。我本想说绍城谈了个泰国的女朋友,他也会说泰语,就算让他用泰语跟别国吵架,他也准能吵赢,省的找翻译了。”

    他一个人说的兴致盎然,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沈冠仁不看他,可表情已经出卖了内心的想法,有个智障朋友,很多时候只能是无语的。

    岑青禾看着陈博轩,一本正经的提醒:“菲律宾不说泰语。”

    陈博轩前一秒还一脸得意,闻言,他佯装不悦,面无表情。

    岑青禾淡笑着耸了下肩膀,出声说:“会英语就好,各国都能吵。”

    陈博轩撇嘴道:“果然是在绍城手下做事的,惯会拆台。”

    岑青禾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她说完这句,陈博轩又笑了,“你这话说的对,他确实不正……”此后省略陈博轩嫌弃商绍城的一万字。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对你还是很够意思的。”陈博轩话锋一转,目光意味深长的瞄着岑青禾的脸。

    岑青禾美眸微挑,等待后续。

    陈博轩似笑非笑的道:“昨天你实习考核最后一天,绍城让我去帮你兜底,他那意思就是无论如何也要保你晋级的,你说够不够意思?”

    昨天陈博轩临走之前提过一嘴,岑青禾当时就挺诧异的,只是没来得及多说什么。后来回家跟商绍城打电话,她也是没等仔细表达谢意,先是被他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

    说实在的……

    “我心里特别感谢商总监,原本就欠你们的人情,这下更不知道该怎么还了。”

    沈冠仁微笑着道:“别客气,都是小事。”

    陈博轩则不同意,他说:“其实我们两个都还好说,关键是绍城那,你要知道,他这人最讲公平了,一般付出跟回报都要求等价交换。所以你真得好好琢磨一下,你该拿什么回报他。”

    陈博轩很坏,故意把话说得暧昧不明中又夹杂着一丝让人害怕的忐忑。

    岑青禾知道陈博轩在逗她,可因为据她所知,商绍城也确实是这种人,所以她一时间拿不准这话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少,因此没办法回答。

    陈博轩难得见到岑青禾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轻笑着道:“要不要考虑以身相许啊?要是当了绍城的女朋友,那他为你做什么自然都是应该应分的,你也就不用担心还他人情了。”

    岑青禾闻言,想都没想的说:“可得了吧,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话音落下,身后的拉门声再次响起。沈冠仁跟陈博轩抬眼看去,岑青禾也本能转头。

    包间门口处,商绍城上身givenchy黑白拼接印花衬衫,下身黑色休闲西裤,衬衫的下摆掖进裤子里,那一双长腿让岑青禾怀疑他是不是肚脐眼儿往下就分了叉。

    他在门口处脱了鞋,穿着浅口白色船袜跨到包间里面来。

    依旧是那张好看到让人移不开视线的脸,也依旧是那副谁欠了他钱的淡漠表情。看了眼岑青禾,他出声问:“谁要你的命了?”

    岑青禾一愣,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一定是听到她的那句: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唇角扯起,她也不管自己脸上的笑容尴不尴尬,只是硬着头皮敷衍他,“没什么,随便聊聊天。”

    包间塌上放着一张传统的日式矮桌,长方形,对面沈冠仁跟陈博轩已经坐了,所以商绍城来到岑青禾身边,旁若无人的坐下。

    他屁股刚落定,对面的陈博轩就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挑拨,“青禾说了,跟你在一起,她会短命两年。”

    此话一出,岑青禾美眸圆瞪,看着陈博轩道:“我什么时候说的?”

    陈博轩笑眯眯的回道:“你自己说的啊,我让你跟绍城谈恋爱,你说你还想多活两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