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道相思不解意〕〔小娇妻,你被捕了〕〔祸害娱乐圈〕〔恶女重生:少帅宠〕〔毒医特工:邪君狂〕〔俗世地仙〕〔一胎三宝:总裁老〕〔斯莱特林的魔咒王〕〔天道制霸计划〕〔红楼名侦探〕〔三国之项氏天下〕〔洪荒之神棍开山祖〕〔抗战之英雄血〕〔系统之拯救炮灰〕〔我在异界开黑店〕〔新特工学生〕〔买一送二:霸道爹〕〔凰倾天下:腹黑尊〕〔惜缘古剑传〕〔东皇大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44章 人还没死,就得生活
    :

    孟伟在得知岑青禾的身份之后,一声不吭便挂断了电话。岑青禾知道他是心虚,她站在马路边,气得心直突突。

    她跟孟伟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他这么处心积虑的坑了她一把,要说这背后没人操控,打死她都不信。可到底是谁收买了孟伟,在她最需要有人证明自己青白的时候,给了她这样明晃晃的一剑?

    按理说,眼下她跟李蕙梓争第一,两人之间的矛盾最明显。可不知道为什么,岑青禾就是觉得这事儿不像是李蕙梓能做的。

    李蕙梓向来眼睛长在头顶上,仗着自己姨夫是盛天董事,资源颇多,有恃无恐,她一定以为自己是稳赢的。

    而且做贼之人势必心虚,可李蕙梓之前在主管办公室里面,仍旧高高在上的模样,语气中充满嫌弃跟嘲讽。她眼里的意料之中,并不是这次‘意外’一定会在当晚发生的肯定,而是岑青禾在她眼里,一定是这种靠着‘床带关系’上位的人,所以东窗事发,也是早晚的事儿。

    蔡馨媛跟金佳彤都怀疑这事儿是李蕙梓做的,但岑青禾觉着,李蕙梓倒不是这种背地里阴人的人。

    除了李蕙梓,销售部里面跟她结仇的人不止一个,而且销售部外面,她还因为商绍城得罪了一个苏妍。女人本就爱记仇,更何况还都是一帮事儿妈。

    岑青禾一个头两个大,想的头疼也想不出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一个人站在马路边,看着眼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明明是很热闹的景象,可岑青禾心底却一瞬间空的想哭。

    这座城市有两千多万的人口,可是这一刻,她却仍旧是孤身一人。

    瞬间涌上的委屈让岑青禾鼻尖酸涩,她眉头轻蹙,抿着唇瓣强压下这股冲动。

    她太清楚不过,就算她现在哭了,也没有人会过来递上一张纸巾,说上两句安慰的话。

    一个人出门在外,孤单会教会你如何坚强。

    岑青禾原地缓了几秒,终是生生将眼泪和委屈尽数吞下。

    眼下她可以确定孟伟的身份是真实的,这一趟也算是没白来。只是下一步该怎么办,她又没了头绪。

    顺着街边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岑青禾想到蔡馨媛,刚想给她打个电话,后又想起,蔡馨媛没在家,应该跟夏越凡在一起;想给金佳彤打个电话,时间又太早,她昨晚了那么多的酒,应该还没起来。

    想给她妈打个电话,又怕说着说着会忍不住眼泪。

    哎,当初出国两年,都没感受到现在的这种孤单无助。

    原来孤单不仅仅是没人陪伴,更多的是心里面的空缺。以前无论她走的再远,她可以随时随地联系任何一个她想联系的人,哪怕所有人都有事儿,可萧睿一定会二十四小时无休,随时待命。

    如今倒好,她可以厚脸皮的打扰任何一个人,却唯独不能去打扰他。

    这种感觉,就像心上破了个洞,那里一直留了好多年的那个人,就这样顺着那个洞溜走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他走,看着心痛,却又无能为力。

    只能理智的劝慰自己,时间是可以治好一切伤痛的不二良药。

    走着走着,手机响起,岑青禾拿出来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客户的存名。

    她赶紧接通,礼貌叫道:“喂,陈太太。”

    手机中传来女人热络的声音,“喂,小岑啊,是我。”

    “是,我听出您的声音了,您有什么事儿吗?”岑青禾脸上挂着笑容问道。

    “这么回事儿,我不是在你那儿看得房子嘛,昨天我大姑姐一家从外地过来,说是也想在夜城买套房子,我就带他们去新奥了,她一看就相中了,说也想买一套。这不我给你打个电话,想着问问你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带我们过去看看房子?”

    岑青禾说:“我现在有空,不过陈太太,我之前跟您说过的,新奥的房子只在上个月才有优惠,现在已经过了最后一天,如果您大姑姐一家真的相中,估计我这边儿也拿不到什么太多的优惠了。”

    “啊?是么?这刚过一天都不行?”

    岑青禾微笑着回道:“按理说应该是这样的,不过特别具体的问题,我还得问过上司跟领导才知道。要不这样吧,您跟您家里人如果现在有空的话,咱们先去看看房子,要是您大姑姐真的决定想买,我再给上司打个电话问问看。”

    “好好好,你看咱们都是老主顾了……”

    “是,这个您放心,我是事先跟您说一下,免得到时在价钱上弄出误会就不好了。”

    岑青禾跟女人通了个电话,挂断之后,她拦了辆车,直奔新奥。

    坐在车里,岑青禾劝自己想开一点儿。昨晚的事儿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关键是看中间有谁插手。

    商绍城已经答应帮她的忙,以他的身份跟能力,还有他们之间的……交情,他应该不会让她含冤落马吧?

    这个暂时解不开的结先放在一边,日子该过还得过,钱该赚还得赚,不能因为一个闹心事儿就整个人瘫痪了,这不是岑青禾的性格。

    手脚麻利的赶到新奥,带着一帮客户风风火火的看了几套房。客户挺满意的,让岑青禾问问看,现在买还能不能打折。

    岑青禾走开,给章语打了个电话。

    章语很快就接了,“喂,青禾。”

    岑青禾道:“章组长,没打扰你吧?”今天是周六,岑青禾开工,不代表所有人都要开工,她也是礼貌一问。

    章语说:“没事儿,我早起习惯了。”

    岑青禾说:“章组长,我这儿有一个客户……”她把意思说清,章语很果断的说:“盛天打出去的广告向来是说一不二,现在已经过了折扣最优惠的阶段,的确享受不了之前的价位。”

    岑青禾心底也略有失落,“这样啊……那我去跟客户解释一下。”

    章语道:“青禾,我手里还有几个可以打折扣的名额,既然是你的客户,那我帮你填一个。你就给他们之前的打折价位,但是以后再有新客户,打折就很难了,都要按正常价位走。”

    岑青禾闻言,赶忙道:“不用章组长,不用这么麻烦,我去跟客户解释一下就好了,我之前也有说过,可能不会打折。”

    章语道:“好了,你不要跟我客气,我这儿也是月初恰好有名额,你要是中旬过来找我,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岑青禾不想欠章语人情,但章语在电话里面已是说一不二,岑青禾无奈,只得道:“章组长,太谢谢你了。”

    章语声音如常,只是口吻略带歉疚的道:“青禾,昨天的事儿我想帮你在张主管那里说几句话,但是你知道的,张主管想保李蕙梓转正,所以……哎,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头绪,查没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到底是谁在背后搞的鬼?”

    岑青禾能感觉到,章语是极力想拉拢她的,哪怕她这时处于劣势,章语还是愿意卖她一个人情。

    如今的关心慰问,说白了只是一种变相的试探。对方想知道岑青禾还有没有什么绝地反击的秘密武器。

    岑青禾很理智,也很明白章语想要什么,只是她不戳穿,语气如常的回道:“我正在查,今天刚跑了一趟华友家具公司,虽然没见着孟伟本人,不过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之前联系我的人。”

    章语说:“周一之前,一切都还没有盖棺定论,你那边尽量搜集一些证明你不是照片中人的证据,我这边也找找人,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华友的人。”

    岑青禾道:“章组长,给你添麻烦了。”

    章语道:“跟我还说这些干什么,我不仅希望你能转正,更希望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没人愿意头顶一盆脏水生活。”

    岑青禾跟章语聊了几句,挂断电话之后,向客户转达可以打折的结果。客户倒也很痛快,马上说今天可以交定金,周一签合同。

    岑青禾带着客户回盛天本部的时候,接到商绍城打来的电话。她接通,“喂,商总监。”

    “伊藤左纪。”他开门见山,直接报了一家日料店的名字。

    岑青禾说:“我这边儿有客户,估计得一个小时后才能到。”

    商绍城‘嗯’了一声,随即低沉着声音说:“我们也没去,你尽快吧。”

    “好,我这边儿忙完就过去。”

    挂断电话,岑青禾先是陪客户回公司交了定金,然后约好周一什么时间来公司签合同。都打点好之后,她这才拦了辆车,火急火燎的赶到伊藤左纪。

    位于夜城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门店,上下共两层,占地面积近一千平米。岑青禾出现在店门口,马上有穿着传统和服的招待,说着一口流利的日语,欢迎光临。

    随即又有侍应生前来招待,用中文问道:“您好,请问定位子还是找人?”

    岑青禾不知道商绍城他们来了没有,所以给商绍城打了个电话。手机响了几声,被接通。

    “喂?”低沉而不怎么耐烦的声音传来,岑青禾先是一愣,随即试探性的问道:“商总监,你在睡觉吗?”

    “嗯,干嘛?”他回的理所当然,岑青禾就有些懵逼了。

    干嘛?

    之前是他约她来的,她倒是听话,他一声令下,她恨不得变成兔子,这一路紧赶慢赶的。

    可他倒好,感情之前她刚放下电话,他就又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阴阳鬼帝〕〔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嫁给反派小叔子(〕〔(综武侠网游)没有〕〔引凤决〕〔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总裁的贴身特助〕〔老师太霸道〕〔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凝脂美人在八零[穿〕〔总裁爹地超级宠〕〔炮灰的沙雕日常[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