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放开那个女巫〕〔罪爱金水〕〔天降萌宝:总裁爹〕〔万古一拳女神〕〔无上道尊混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重生之侯门邪妃〕〔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强手致胜〕〔叶薇厉空烈〕〔宠宠欲恋〕〔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医妃天下:冥王,〕〔穿过风的间隙〕〔丑妃虐渣不从良〕〔联盟之魔王系统〕〔一夜沉沦总裁轻轻〕〔冰冷少帅荒唐妻〕〔欢乐农女:将军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39章 她才是大冒险
    :

    岑青禾没有凑过去看,只听得蔡馨媛兴奋的说:“发送,按群发。”

    金佳彤努力睁大眼睛,分分钟要睡着了,蔡馨媛说什么她就做什么,等到发完之后,她将手机放在一旁,机械的道:“喝,喝酒。”

    蔡馨媛跟金佳彤都伸手过去拿酒瓶子,岑青禾慢半拍的说:“咱们销售部就这么几个男的,也不知道都有没有女朋友,万一让人家女朋友给抓到,明天一准儿去公司给你们挠个大花脸!”

    蔡馨媛一边开酒一边说:“来闹更好,咱们今晚教佳彤喝酒,明天直接教她怎么打架。”

    金佳彤耷拉着眼皮,有气无力的说道:“明天周六,你们两个都喝多了吧?”

    岑青禾看着她的样子,对蔡馨媛说:“别让她喝了,她喝的够多了。”

    岑青禾都怕金佳彤不会喝酒,一次性喝了这么多,回头再酒精中毒。

    蔡馨媛还没等回答,金佳彤已经兀自出声回道:“没事,我还能喝,我没喝多。”

    每个喝高了的人,必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没喝多’。

    岑青禾眼带担忧的看着金佳彤,出声劝道:“佳彤,差不多得了,喝太多难受。”

    金佳彤已经打开新的一瓶劲酒,本想伸手去抓岑青禾的手,结果眼睁睁看着岑青禾的手放在那里,她愣是一把拍在了旁边的空位处。

    岑青禾哭笑不得,赶紧主动去抓住她,然后道:“这儿呢。”

    金佳彤右手握住岑青禾的手,左手去寻蔡馨媛的手。蔡馨媛也是主动递给她,她紧紧握着她们的手,一如濒死的人要交代遗嘱一般,掏心掏肺又催人泪下的说:“我这辈子做的最最正确的决定,一是考大学,二是来盛天,认识你们……”

    “青禾,馨媛,要是没有你们两个一直在我身边帮我,以我的能力,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绝对走不到今天。”

    岑青禾淡笑着道:“说这些干嘛?怪肉麻的。”

    金佳彤道:“青禾,我不是喝多之后的醉话,我真的感谢你跟馨媛,打从心里感谢。”

    说着,金佳彤伸手在胸前比划着,那意思是要从心里掏出一些真情实感来。结果掏着掏着……

    “呕……”没从心里掏出东西来,倒是把胃里的东西给掏出来了。

    伴随着金佳彤的一个实力干呕,吓得身边蔡馨媛跟岑青禾顿时坐不住了,两人俱是本能一躲,随即抬手要去拿茶几上的纸抽。

    结果金佳彤只是干呕,干打雷不下雨。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不用紧张。

    蔡馨媛说:“你这演技还真是吓人。”

    岑青禾递给金佳彤一瓶饮料,金佳彤喝后缓了缓,随即笑着说:“看把你们两个吓得。”

    岑青禾道:“佳彤,你去洗个澡,早点儿睡觉吧。”

    金佳彤慢慢摇了摇头,更加头晕脑胀,可她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不行,还有一局,必须得走一个。”

    岑青禾跟蔡馨媛都劝不住她,只得跟她最后再走一个。

    岑青禾能喝过金佳彤,但是不忍心看她遭罪,所以喝到一半儿就‘弃权’了,连连道:“我认罚,我输了,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金佳彤倍儿高兴,就差把双脚也举起来一起拍了。

    蔡馨媛一个人嘀咕,“罚你点儿什么好呢?”

    金佳彤说:“罚她把剩菜都吃光。”

    岑青禾看着那满桌子玲琅满目的美食,摇头直呼,“你这是要我命呢。”

    提到吃,蔡馨媛一拍大腿,看着岑青禾说:“我想到了。”

    岑青禾跟她四目相对,莫名的感觉到一股不想的预感。而事实证明,好的不灵,不好的向来非常灵。

    蔡馨媛眼冒精光的说:“我想吃夜鼎纪的冰淇淋蛋糕,你打电话叫商绍城送点儿过来。”

    她话音落下,只见岑青禾默默地拿起桌边的筷子,夹了几片香辣土豆片放进嘴里,双眼空洞的咀嚼着。

    蔡馨媛挑眉道:“欸?你干嘛?”

    岑青禾看都不看她,只冷漠回道:“我还是把这桌子菜给吃光吧。”

    蔡馨媛忍俊不禁,笑道:“有那么难吗?就让你给他打个电话,他送不送是他的事儿,你只管打就行。”

    岑青禾胃里已经胀得难受,可她还是一边吃一边说:“少来,横竖都是个死,我宁可撑死!”

    金佳彤听见商绍城的名字,她左右看了看,然后问:“青禾跟他不是好朋友嘛?”

    蔡馨媛故意道:“是啊,好朋友打个电话怎么了?你又不是暗恋他,怕什么的?”

    金佳彤替岑青禾说话,“商绍城有女朋友的,而且还不好惹,别让青禾打了,不然弄出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蔡馨媛很快说:“要不怎么叫大冒险呢,不刺激谁玩儿?”

    金佳彤侧头看向岑青禾,但见岑青禾闷头吃菜。蔡馨媛见状,隔着金佳彤去拽岑青禾的手,岑青禾蹙眉:“干嘛?”

    蔡馨媛说:“能不能干点儿事业了?”

    岑青禾用仅有的理智回答蔡馨媛,“你这是要毁我事业。”

    蔡馨媛也不知是喝多了没反应过来,还是喝high了故意要整岑青禾,总之她催着岑青禾,必须让她打这个电话,她还说:“别怕,打个电话而已,就当联络联络感情了。你就跟他说,你想吃夜鼎纪的冰淇淋蛋糕,然后等他回复,如果他说不给你送,你大不了明天告诉他,咱们在玩儿游戏呗。”

    岑青禾想说,她哪儿敢玩商绍城啊?她宁可吃光整桌子的菜,也不乐意去调戏他。

    一点儿都不乐意,发自内心的。

    蔡馨媛见她迟疑,所以出声激她,“给你两个选择,要不给商绍城打电话,要不给薛凯扬打电话,你自己选。”

    岑青禾闻言,当即垮了脸,满眼万念俱灰的表情,死盯着蔡馨媛。

    要不要玩儿的这么狠?这是要命呢?

    金佳彤喝的迷迷糊糊,可她还是对岑青禾说了句:“青禾,你不会是喜欢商绍城吧?”

    岑青禾很快挑眉回道:“怎么会?”她疯了?

    金佳彤说:“你不愿意跟薛凯扬联系,因为你怕跟他扯上太多的私人关系。但你跟商绍城是朋友,为什么怕给他打电话?”

    这个……岑青禾不知道该怎么跟金佳彤说。或者说,在没得到商绍城的许可之前,她不知道该不该跟金佳彤透露他的身份。

    所以她短暂的迟疑了几秒,眼底满是纠结。这幅模样落在金佳彤眼中,就是另一幅景象了。

    “青禾,你是不是喜欢商绍城,又怕他女朋友不高兴,所以才不敢打给他啊?”金佳彤红着脸,眼底带着几分同情之色。

    岑青禾哭笑不得的说:“哪儿跟哪儿啊?”

    蔡馨媛从旁道:“所以叫你麻溜儿打,打个电话有这么费劲儿吗?”

    之前是蔡馨媛被赶鸭子上架,如今风水轮流转,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么会儿功夫,就轮到岑青禾自己了。

    果然还得是那句话,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早知道自己也有被逼上梁山的时候,她之前就应该少撺掇蔡馨媛几句的。瞧她这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欠样儿,这是憋着看她的笑话呢。

    一个猴儿奸的蔡馨媛,再加上一脸呆萌的金佳彤,两个人,完全是两幅心思。她们逼得岑青禾不得不掏出手机,岑青禾也是有些喝多了,俗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

    岑青禾在按下商绍城的电话号码之前,不停的在给自己做心里防建。不就是打个电话嘛,不就是联络一下感情嘛。她跟他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像她上次临时去海城,他还不是给足了她的面子?

    没事儿,待会儿她从他要点儿吃的而已,他一定会……

    “喂?”

    “喂,冰淇淋蛋糕吗?”

    岑青禾脑瓜子里面都是冰淇淋蛋糕这茬,没想到商绍城突然接了,她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的,一根筋,想什么就说什么了。

    话音落下,手机里面沉默三秒左右,随即好听的低沉男声传来,“岑青禾,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岑青禾都落病了,听见商绍城的声音,就本能的紧张害怕。原来她是无骨症一样瘫软在沙发扶手处的,这会儿反应过来对方是谁,她恨不能坐的背脊挺直,语气也是礼貌中带着僵硬的道:“啊,不是,那个,我……”

    岑青禾都懵了,语无伦次。旁边的蔡馨媛捂着嘴强忍发笑,金佳彤已经彻底醉了,歪在一旁静静看着。

    “我没打错电话,我那个……”岑青禾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一个劲儿的往脑瓜顶冲,她不用看也知道,此时自己的脸一定红的跟猴腚似的。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岑青禾豁出去了,没脸没皮的道:“你在夜鼎纪吃饭吗?”

    商绍城不答反问:“干嘛?”

    隔着手机,她莫名的脑补出一副画面,他坐在桌边,面无表情着一张好看的脸,右手拿手机,左手拿筷子,此时眼底带着三分不耐跟三分烦。

    岑青禾后悔疯了,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她绝对不会给他打这个电话。如今她进退不得,如果贸然挂了,估计他会骂她没素质,如果不挂……

    “说话,你到底想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穆少宠妻:国民妖〕〔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军妻鲜嫩:权少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靳少强宠小逃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