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前试爱:总裁太〕〔超级工业霸主〕〔水墨田居小日子〕〔神的试练〕〔魔鬼法约〕〔LV99级的村民〕〔捡到一本三国志〕〔馥郁春满〕〔凰上在上,臣在下〕〔我真的是个有钱人〕〔进化之路〕〔刀镇星河〕〔上神,夫人逃婚了〕〔农女火辣辣:神秘〕〔我有一个工业世界〕〔联盟之佣兵系统〕〔熊生从越狱开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神通不朽〕〔二次元之真理之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37章 有些秘密,只能烂在肚子里
    :

    岑青禾有些不爽的道:“你爸妈到底怎么想的?有你这么听话这么优秀的女儿,要是我,别说二百万了,二千万两亿我都不换!”

    蔡馨媛越过金佳彤对岑青禾道:“二十亿呢?”

    岑青禾马上话锋一转,“二十亿我真得考虑考虑。”

    话是玩笑话,岑青禾跟蔡馨媛都是替金佳彤不值,都现在这样的年代了,竟然还有人重男轻女到‘卖女儿’的地步。

    不过金佳彤都已经习惯了,想必是从小就受到这样家庭环境跟教育的熏陶,她只是红着脸,迷离着眼,醉意朦胧的说:“我爸妈是穷怕了,反正女儿早晚都是要嫁出去的,不如趁我还值钱的时候,替我弟换份娶媳妇的彩礼。”

    她还说:“这些年,我也不是没谈过男朋友,有钱的图我的人,我知道他们只是想跟我玩玩而已,所以我只想找个踏踏实实,以后能努力陪我一起建个家的。我有个男朋友,我们谈了一年多,我挺喜欢他的,他人也挺好,后来我爸妈打听之后,听说他家里条件也不怎么好,就非让我俩分手,除非他能拿二百万的彩礼出来……呵,我想我爸妈还在为当时的那个煤二代耿耿于怀。”

    金佳彤说这话的时候,明明在笑,可眼框里面却都是眼泪。岑青禾看得出来,对这事儿耿耿于怀的不仅是金佳彤的爸妈,金佳彤也没有完全走出来。

    这种利益嫁娶之下的恋爱,比当初的梁山伯跟祝英台还惨呢,结果可想而知。岑青禾没问,蔡馨媛那头倒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后来你俩分了?”

    金佳彤唇角一直勾起浅浅的弧度,她淡笑着回道:“分了,我家里的情况就是这样,我爸背着我找到他,跟他直说的,什么时候凑齐二百万,什么时候来我家提亲。”

    蔡馨媛忍不住蹙眉骂道:“靠,你们家还处在封建社会啊?”

    金佳彤但笑不语,这笑容让身边的两人心疼。

    蔡馨媛嘀嘀咕咕的说:“这就是你亲爸,不然我真想骂他,有毛病。”

    岑青禾见金佳彤越是委屈就越是微笑,心里很是不好受,她开了一罐啤酒递给她,金佳彤伸手接过,出声道:“你们想练我的酒量,我们也别光喝,喝一罐酒,我们轮流讲一个心里话,怎么样?”

    岑青禾还没等出声,蔡馨媛那边已是想也不想的应下来,“行,先走一个,走完我说。”

    金佳彤是有些喝高了,而蔡馨媛是没喝高也high,岑青禾一天遭遇这么多的破烂事儿,虽说心大,但也不可能完全放开,借酒消愁吧。

    三人碰了下手中啤酒罐,然后动作统一的仰脖,咕咚咕咚的往下灌。

    蔡馨媛是第一个喝完的,岑青禾第二个,金佳彤喝的最慢,磨蹭了一分多钟。

    等她喝完之后,一低下巴,打了个浅浅的酒嗝,然后拍着左边蔡馨媛的大腿道:“说。”

    蔡馨媛莫名的兴奋,满眼迫不及待,笑着道:“我答应夏越凡,陪他去欧洲公出了。”

    岑青禾闻言,不由得蹙眉回道:“你想好了?我觉得太快了。”

    蔡馨媛道:“就是那天听完你的一番话,我才决定要去的。喜欢一个人就得杀伐决断,磨磨唧唧容易错失良机。”

    岑青禾翻了个白眼,“合着我那些话都是白说了。”

    金佳彤坐在中间,听着岑青禾跟蔡馨媛的对话,她迷迷瞪瞪,最后看着蔡馨媛问:“夏越凡是谁啊?”

    蔡馨媛满脸骄傲的给金佳彤作了介绍,那模样让岑青禾想到当着外人面夸赞自家孩子的父母,那份由内而外的自豪感,当真是隔着皮肤透过衣服都能散发出来。

    金佳彤拉着蔡馨媛的手说:“馨媛,我支持你,你这么喜欢他,一定不要放他走。”

    蔡馨媛点头,认真回道:“必须的,能让我躺床上睡不着觉辗转反侧的男人,除了吴彦祖就只有他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岑青禾看着两人一拍即合的模样,莫名的说了句:“天上要有掉馅儿饼的好事儿,一定要想清楚,到底是馅儿饼还是铁饼。”

    这句话说完,岑青禾觉得有些耳熟,好像今天就有谁跟她说过似的。

    连喝了四罐啤酒,她虽然没醉,可头也多少有点儿晕,所以一时间没想到在哪儿听过。

    蔡馨媛看着岑青禾道:“就算他是块儿铁饼,我也认了,没听过铁饼磨成针吗?”

    岑青禾嗤笑着回道:“铁饼磨成针,那你让铁杵干嘛用?”

    话音落下,只听得‘咔’的一声脆响,是金佳彤又开了一罐啤酒,她对两人道:“来,走一个,喝完了听青禾的心里话。”

    蔡馨媛笑道:“行啊妹子,酒量不错嘛。”

    金佳彤是越夸越勇的类型,喝之前总怕自己喝多,可一旦喝多之后,反而放开了。

    岑青禾也开了一罐酒,三人再次仰头干了。

    喝光之后,金佳彤催着岑青禾说她的心里话。蔡馨媛从旁挑刺,“说点儿新鲜的,别说我知道的。”

    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是皱眉,她懒懒的说:“我心里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那倒是……”蔡馨媛撇撇嘴,说不出是失落还是自豪。

    金佳彤头往右偏,她看着岑青禾问:“青禾,你这么好,以前一定蛮多人追你,你谈过几次恋爱?”

    岑青禾面色无异,只是眼神有些发呆,许是喝了急酒的缘故。睫毛轻眨,她隔了几秒之后才说:“一次。”

    “一次?”金佳彤很是意外,甚至是不可置信,“怎么就一次呢?”

    岑青禾笑了笑,不答反问:“你觉得我应该谈几次?”

    金佳彤也没拐弯抹角,直言不讳的说:“看你这长相,我以为你最少最少也得谈过三次以上的恋爱。”

    岑青禾脸上的笑容变大,有些无奈的道:“我看着就这么水性杨花吗?”

    金佳彤说:“我这么多年是没机会也没时间谈恋爱,那我还抽空谈了两场呢,你怎么可能只谈一次恋爱?”

    岑青禾不大想提起萧睿,可眼下气氛正好,金佳彤一脸殷切,不远处蔡馨媛拿着半盒她吃剩下的白饭,到底还是没忍住,泡着酸菜炖粉条的汤在吃。

    岑青禾不想把自己弄得太过矫情,所以暗自吸了口气,声音波澜不惊的回道:“我一次恋爱谈五年。”

    “五年?这么长?我从来没听你提过。”

    岑青禾道:“分了。“

    金佳彤憋了半晌,还是没耐住好奇,看着岑青禾说:“因为什么?”

    岑青禾想,说还是不说呢?这事儿连蔡馨媛她都没告诉,如果眼下一时冲动说了,怕是蔡馨媛一定会震惊到把脸戳进酸菜炖粉条的菜里。

    说出来,她心底的秘密跟负担就少了一个。

    到底说,还是不说?

    迟疑半晌,岑青禾轻声回道:“原来我以为跟一个人在一起很简单,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只要我们两个没问题,那就一定可以在一起。但是现在我才明白,别说结婚了,就是能不能在一起,那都是两个家庭的问题。”

    金佳彤想当然的‘误会’了,所以出声安慰岑青禾,“别难过,有时候父母是难免为我们操心,总想着可以门当户对,想让我们找个有钱人,这样以后就可以过上好日子。”

    岑青禾没解释,她终究选择将那个秘密深埋心底,不仅为自己,也为萧睿。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而她不愿意让萧睿有一天置身于窘迫跟尴尬之中。

    也许,这也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坐在最左边的蔡馨媛一直没出声,不知是猜到岑青禾不想说,所以没搭茬;还是米饭泡汤吃爽了,所以没顾得上听岑青禾跟金佳彤说话,总之这个话题就这样结束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三人各自喝了差不多十罐啤酒,金佳彤跑去洗手间里干呕,隔着两层门都能听见她那副苦胆都要呕出来的声嘶力竭劲儿;蔡馨媛跟岑青禾也都跑了几趟厕所,因为话说多了,所以嗓子眼干,嗓子干了就继续喝酒,啤的喝完就喝白的。

    蔡馨媛也不知打哪儿弄出三个喝红酒用的高脚杯,三人面前一人摆了一个,然后倒上三分之一杯的劲酒。

    举起酒杯,蔡馨媛道:“来,真心话说的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得换个花样儿了?”

    金佳彤是完全喝高了,令人惊讶的是,一个初入酒界的小学生,喝了这么多的酒,她竟然没有倒下,只是打鸡血一般的亢奋。

    此时她拎着玻璃高脚杯,用一种岑青禾担心她分分钟洒一脸的动作,红着脸说道:“大冒险,真心话完了不都是大冒险吗?”

    岑青禾脑袋也是晕乎乎的,只是她还有理智,闻言,她哭笑不得的道:“大姐,看看这地儿,看看周围,就咱们三个,玩儿什么大冒险?”

    难不成要她们三个互相脱了给对方看?还是跑去对面敲门,问他们要不要带点儿颜色的服务?

    结果就是这样不靠谱的提议,还深得吃饱了撑得慌的蔡馨媛的支持。

    金佳彤说:“少数服从多数,我们三比二赢了,你得听我们的。”

    岑青禾起初没觉得有哪里不对,等她反应过来,这哪是三比二,根本就是二比一的时候,金佳彤跟蔡馨媛已经举起高脚杯,连白酒都是直接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老子是不周山〕〔炮灰的沙雕日常[穿〕〔总裁爹地超级宠〕〔农门娇女:神秘质〕〔逆袭少夫人:军少〕〔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