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老公,强势爱〕〔时少放肆宠:鲜妻〕〔娇妻撩人:军少别〕〔女神的最强兵王〕〔爱在长夜无尽时〕〔神级修炼系统〕〔顾少的心尖萌妻〕〔腹黑鬼夫赖上我〕〔乱世谋:江山为祸〕〔奇事心语〕〔美女日记之离歌〕〔神话血脉〕〔嫡女生存手札〕〔绝天武神〕〔蝶变:危险关系〕〔欢喜田园〕〔总裁的第一宠妻〕〔鱼不服〕〔妙手狂兵〕〔踏破星河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35章 她是受虐狂
    :

    商绍城欠揍的说:“猜对一半儿,我还想问问你,我让陈博轩去帮你兜了底,你拿什么谢我?”

    岑青禾心想,你乐意,我求你来的?

    哭红的眼睛翻了个白眼儿,这种‘丧良心’的话,她也只敢想想,并不会真的往外说。

    “我确实想给你打电话谢谢你的,一直没倒出空来。”她实话实说。

    商绍城不以为意的嘲讽,“一个实习职员,搞得跟国家总理一样忙。”

    岑青禾对着空气瞪了一眼,声音平静的回道:“之前跟同事在一起,不好直接给你打电话,想着回家再打给你的,没想到你先打来。”

    商绍城说:“别整这套,你要是真心想感谢我,随时都能抽出空来。”

    岑青禾这会儿已经过了情绪的波动期,她坐在床边,伸手将头顶的干发巾扯开,一边儿擦着头发,一边说:“我不是白眼儿狼,谁对我好我心里有数,你要是现在在我面前,我恨不能给你磕两个了。”

    岑青禾这话有褒有贬,褒是真的感谢商绍城在关键时刻的鼎力相助;贬是他这人嘴巴实在太毒,哪怕做了好事儿,也让人心里憋屈。

    商绍城那么聪明的人,怎会听不出岑青禾话里话外的小情绪。他似笑非笑的说:“那我真得过来找你,好久没让人当面磕过头了。”

    岑青禾下意识的道:“别,开车过来浪费油钱。”

    商绍城道:“不差钱儿,也不让你白磕,给你压岁钱。”

    岑青禾美眸一翻,“商总监,你可能在国外待得久了,不知道咱们国内的一些俗语,没听过‘装大辈儿没好事儿’吗?”

    商绍城嫌弃的道:“别拿你东北的俗语冒充什么至理名言,这话也就在你们东三省管用。”

    岑青禾眉头一蹙,不满的说:“你这人怎么老是地方歧视呢?”

    商绍城说:“别拉你老家万千同胞给你垫背,我只是歧视你一个人。”

    岑青禾直接ko。

    其实跟他吵架,岑青禾完全不占便宜,碍着他身份摆在那里,她太重的话不敢说,那感觉就像一个世外高手和市井小徒之间的悬殊对决,对方挥一挥衣袖,她就得滚到几米开外。

    每次让他怼完,她都有种还不如当初不跟他吵的后悔跟觉悟,但是每每下一次再起争端,她还是会被他激怒,不着痕迹的就入了套。

    就像遁入了什么死循环,一次又一次,逃不出来。

    她拿着手机不说话,手机中传来商绍城的声音,“你出来吧。”

    “有事儿吗?”她问。

    商绍城说:“拿人的手短,你不觉得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得当面儿感谢我一下吗?”

    岑青禾道:“谢谢你商总监,我是得当面儿感谢你,但是今天可能不行了,要不明天吧?”

    商绍城忽然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今晚冠仁也在。”

    岑青禾敏感的听出他话中隐藏的含义,强忍着想骂他的冲动,她三分无奈三分无语的说:“商总监,你们不要再拿我跟沈先生开玩笑了,我跟他才见过几面啊?”

    商绍城难得笑了笑,说:“感情这东西,一见钟情也不奇怪吧?”

    钟你妹啊,岑青禾压着体内奔腾的力量,努力平静的回道:“我真不喜欢他。”

    “真的?”

    “真的。”

    “那就好,我不大喜欢在我身边工作的人,跟我朋友之间有什么‘过密’交往,会影响办事效率。”

    “你放心,绝对不会有。”

    两人最后的几句对话,颇为正式,大有在聊工作时的认真跟果断。

    这个话题聊过之后,商绍城又接着之前的说:“出来吃顿饭吧,陈博轩想约你打球。”

    岑青禾道:“我今天真的走不开,约了朋友来家里吃饭,东西都快准备好了。”

    商绍城很轻的‘哼’了一声,轻到岑青禾恍惚她是不是把他想的太坏,所以幻听。

    他说:“心还挺大的,本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你会吃不下去呢。”

    就算岑青禾原本吃的下去,让他这一通揶揄,胃里也堵得快要吃不下去了。

    她撇了下嘴角,随即不咸不淡的回道:“心大点儿好,人要是琢磨的太多,容易得病。”

    商绍城说:“琢磨的太少,挨坑活该。”

    “……商总监,你还有其他事儿吗?”

    “怎么?着急聚餐,庆祝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我朋友回来了。”

    “吃去吧,叫你朋友给你点份儿猪头肉,吃哪儿补哪儿。”

    “我……”

    岑青禾这头话还没等说完,商绍城那边儿已经挂了。她看着什么都不显示的手机屏幕,足足愣了五秒钟,这才咽下这口气来。

    商绍城太特么缺德了,人家都是千里送温暖,丫是千里送刀子。

    岑青禾坐在床边,气得呲牙咧嘴,小声叨叨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同意帮他。要是没有他,她得少生多少气?

    卧室外面传来开门声,岑青禾起身走出去,见蔡馨媛跟金佳彤两人提着大袋子站在玄关处,她过去帮她们拿。

    接过其中一个袋子,很沉,岑青禾低头一看,里面六罐一件的啤酒,一共有五件。金佳彤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袋子,岑青禾接过来,往里一瞧,小瓶的劲酒,粗略一看,估计有十个。

    “你们这是准备大喝?”岑青禾问。

    金佳彤换了鞋子,提着一大袋子零食往里走,边走边道:“馨媛说今晚两个任务,一是让你发泄发泄,二是帮我练酒量。”

    岑青禾说:“我这都发泄完了,没什么好生气的。”

    蔡馨媛问:“你什么时候发泄的?”

    岑青禾刚刚跟商绍城打了个电话,哭也哭了,说也说了,她现在觉得心里很痛快,所以下意识的觉着自己发泄完了。这会儿听到蔡馨媛这么一问,她顿了一下,这才出声回道:“明天我去一趟华友家具公司,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孟伟这个人。如果没有,那昨天的电话自然是不攻自破;如果真有他这么个人,那更好办了,我跟他面对面,看他怎么黑我?”

    金佳彤很快道:“我也去。”

    蔡馨媛‘嗯’了一声,“确实,今天这事儿来得突然,大家也是一时没应对好,其实里面很多bug,包括你当时质疑她照片里面的人,那老娘们儿也是避而不答,等明天……”

    蔡馨媛的话还没等说完,只见金佳彤忽然伸手搭着岑青禾的肩膀,弯腰笑的‘此时无声胜有声’。

    岑青禾跟蔡馨媛皆是看着金佳彤,然后又对视了一眼,满是不解。

    金佳彤笑的肚子疼,好半晌才缓过来,一抽一抽的说:“老,老娘们……”

    岑青禾跟蔡馨媛都习惯这么说话,没觉得有什么搞笑,看把金佳彤笑的要死要活的样儿,二人也是忍俊不禁。

    蔡馨媛笑着道:“老娘们儿,不是老娘们,少了一个儿,你会多很多妈,这可是天壤之别。”

    茳川人不会讲儿化音,金佳彤笑的眼泪在眼眶打转,迷茫的望着蔡馨媛,努力跟她学话,“老娘们,儿。”

    蔡馨媛说:“老娘们儿。”

    金佳彤,“老娘们,儿……”

    “娘们儿,们跟儿之间别分开,自然的过度,来看我嘴型,娘们儿……”

    蔡馨媛一脸认真的搞笑,那一刻岑青禾觉得她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为人师表的光彩。

    金佳彤让蔡馨媛教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学会‘们’跟‘儿’之间怎样平缓而不生硬的过度。

    最后,金佳彤说:“东北话真是太难学了。”

    蔡馨媛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道:“我们东北话博大精深,好好跟我俩混,赶明儿教你东北的四字成语,保管你学会之后,不知道正常的成语该怎么用。”

    岑青禾给金佳彤举了几个例子,亏得金佳彤认真又老实,还真的孜孜不倦,努力记下来。

    几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笑闹,完全忘记两个小时前发生的不愉快。

    另一边,商绍城刚刚把小二送去宠物看护中心,自己开车来到夜鼎纪。楼上专属包间,他推门走进去,陈博轩跟沈冠仁已经坐在桌边等候了。

    见他一个人,陈博轩挑眉往他身后看了眼,然后道:“岑青禾呢?”

    商绍城淡淡道:“她又没跟我在一起。”

    陈博轩理所当然的说:“你没叫她出来吃饭?”

    商绍城道:“她今晚有事儿,明天出来。”

    陈博轩砸吧砸吧嘴,出声说:“我去的时候,看她半面脸都被人给打肿了,估计是心情不好,所以才不出来。”

    说罢,他挑眉看着商绍城,又问了嘴,“你没跟她说,冠仁也在?”

    商绍城回给陈博轩一记嘲讽加蔑视的白眼,波澜不惊的回道:“你以为我是你?”

    陈博轩‘切’了一声,然后道:“没准儿你说她就来了呢。”

    商绍城不搭理他,一副酷酷的样子,其实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跟陈博轩一样无聊,同样的话,他也说了,只是岑青禾没给他面子而已。

    商绍城拉开椅子坐下,对面的沈冠仁看着他道:“今天的事,你打算怎么办?要帮她一下吗?”

    陈博轩率先道:“一定帮啊,他早就想好要帮岑青禾了,不然也不会提前叫我过去。”

    说罢,他贼兮兮的冲着商绍城笑,“还说不惦记人家?不惦记你会主动去帮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