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重生之绝世修真〕〔废材逆天:最强王〕〔神医艳旅〕〔异界通缉犯〕〔绯色升迁图:崛起〕〔萌宝甜妻:总裁爹〕〔王爷,夫人又要休〕〔我宠的,小奶萌[娱〕〔时光留给爱你的人〕〔闷骚总裁花样多〕〔我在女子监狱当管〕〔锦绣人间〕〔九阳帝尊〕〔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摘星院〕〔极品修真邪少〕〔长生遥〕〔10020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33章 接不接受都欠了
    :

    岑青禾的话是吴欣怡这辈子都没有听到过的威胁,不过她从岑青禾眼中看到了深深地笃定,岑青禾没开玩笑,更何况,盛天门外真的有旗杆子。

    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吴欣怡这些年也是横行霸道惯了,却没想到有人比她更横,比她更霸道,她当即红了眼眶,好不委屈。

    金佳彤走到岑青禾身边,弯腰拽着她的手臂,低声道:“青禾,我们走吧。”

    岑青禾目带恐吓的看了眼吴欣怡,这才站起身,跟着金佳彤一起掉头往回走。

    艾薇薇看到岑青禾,本能的别开视线,不敢跟她目光相对。岑青禾也没想收拾她,毕竟杀鸡给猴看,这回艾薇薇也能消停几天。

    蔡馨媛把车开过来,岑青禾跟金佳彤拉开后车门坐进去,等到车子缓缓往外行驶的途中,金佳彤打车窗处看到艾薇薇过去扶吴欣怡,她一脸担忧的说:“吴欣怡那种人,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前排的蔡馨媛嗤声回道:“不服又能怎样?她就算腆着脸去找上头告状,上头也不会帮她摆平这事儿,毕竟这是私人恩怨。”

    金佳彤侧头看向一脸心事重重的岑青禾,感动又担心的说:“你现在树大招风,别再因为我跟别人树敌了,销售部的人这么多,大家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这次还保不齐到底是谁在背后放黑枪呢。”

    一句放黑枪,莫名的让岑青禾脑中灵光乍现,想到了苏妍。

    她之前可是把苏妍得罪的不轻,虽说苏妍已经跟商绍城分了手,也拿了一套房子走,可这并不代表女人的嫉妒跟愤怒能够一笔勾销。难不成这次的蓄意陷害,会跟苏妍有关?

    李蕙梓,吴欣怡,张鹏,苏妍……或是销售部中不显山不露水的某个人,太多的人都有可能,岑青禾就算长了个柯南的脑袋,一时半会儿也查不清楚。

    见岑青禾不说话,蔡馨媛从后视镜中往后瞥了一眼,出声说:“你手机我帮你捡回来了,不能用了,先去买个新手机,把卡换上。不是还有两天时间呢嘛,有的查。”

    金佳彤也赶忙点头说道:“是啊,青禾你别着急,现在业绩排名已经下来了,你比李蕙梓高,就差把今天这件事弄清楚,你还是会顺利转正的。”

    岑青禾抬起左手,轻轻碰了下自己的左半边脸,有点儿刺痛,她蹙眉说道:“公司这破规定,还打不能还手骂不能还口,我差点儿憋死!”

    虽然岑青禾的语气还是不善的,但是状态已经对了。蔡馨媛跟金佳彤皆是舒了口气,跟岑青禾一起开骂,得谁骂谁,只为了发泄。

    蔡馨媛说:“本来说好今晚一块儿庆功吃饭的,别因为这点儿破事儿坏了心情。咱们先去买个手机,然后去吃饭。”

    金佳彤忙道:“去吃火锅吧?青禾不是喜欢吃火锅嘛。”

    岑青禾说:“我这脸都不好意思出门,回家叫外卖吧,正好喝点儿,帮佳彤提提酒量。”

    金佳彤佯装害怕的说:“你不要灌我,拔苗助长可不好。”

    蔡馨媛一边开车一边笑,“怕什么?喝高了正好直接在家睡。”

    几人一拍即合,蔡馨媛先是开车去到附近的苹果专卖店,岑青禾进去买了个新手机,把电话卡插进去。

    临出门之际,蔡馨媛忽然说了句,“欸?薛凯扬呢?我一出来他已经走了,你们怎么跟他说的?”

    蔡馨媛这么一提醒,岑青禾这才后知后觉,她当时蒙头转向,竟是忘了跟薛凯扬打声招呼,直接就跟金佳彤一起离开了。

    一看岑青禾满脸恍然,蔡馨媛挑眉道:“人家特地跑过来给你送钱的,你不会把他给得罪了吧?”

    岑青禾蹙眉回道:“我忘了。”

    蔡馨媛问:“什么叫你忘了?”

    岑青禾说:“我忘记跟他打招呼,都没注意他什么时候走的。”

    金佳彤说:“我以为你故意要冷着他呢,所以也没提醒你,他应该看咱们没理他,所以生气才走了。”

    岑青禾一脸大写的懊悔,蔡馨媛从旁说道:“这次是你做的不对了啊,甭管薛凯扬以前怎么不地道,最起码人家心里头有你,还想着今天是你考核的最后一天,眼巴巴的过来给你送业绩的,你不要也就算了,怎么能让他灰头土脸的走呢?”

    岑青禾道:“你别说了,我现在倍儿心酸,你再说两句,我都觉着自己对不起他了。”

    蔡馨媛道:“你赶紧给他打个电话吧,虽说是亡羊补牢,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岑青禾之前确实是疏忽了,看见薛凯扬跟陈博轩都来了,她原本就懵,当时心里就一个念头,别欠薛凯扬的,不然以后真的要人情肉偿了。

    掏出手机,她赶忙找出薛凯扬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打通了,但是没响几声,对方就给挂了。

    岑青禾眉头轻蹙,不是生气,而是心里有愧。

    蔡馨媛看出来了,她出声问:“没接?”

    岑青禾‘嗯’了一声,继续又打了一个,这次薛凯扬挂断的更快。

    “完了,他这回是真生气了。”岑青禾口吻无奈又愧疚。

    金佳彤问:“那怎么办啊?”

    蔡馨媛在一旁落井下石,“好好一帅气多金的富家公子哥,活活在你这儿热脸贴了冷屁股,啧啧。”

    岑青禾瞪了蔡馨媛一眼,蔡馨媛挑眉道:“你瞪我也没用,现在知道于心不忍了?之前心怎么那么狠呢?”

    岑青禾再次对蔡馨媛翻了个白眼,翻白眼是因为蔡馨媛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薛凯扬报以防备。不是她油盐不进不识好人心,实在是人心隔肚皮,她不愿意把自己置身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蔡馨媛开了岑青禾两句玩笑,见岑青禾是真的挺自责,她出声说:“人家也是要面子的嘛,咱们这帮人说走就走,留他一人在大厅干站着,想想都觉得尴尬。挂你两次电话是应该的,你赶紧给人家发个短信表示一下歉意。”

    当着金佳彤的面,蔡馨媛就没说,反正薛凯扬稀罕你,无论你怎么伤他,只要不是真惹急了,这事儿都有的商量。说白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

    几人重新回到车上,金佳彤拿着手机说要订餐,问蔡馨媛跟岑青禾想吃什么。

    岑青禾回了句:“随便。”

    蔡馨媛认真的跟金佳彤讨论,说是订哪家的炒菜,哪家的酸辣粉,哪家的烧烤。

    岑青禾坐在后座,拿着手机给薛凯扬发了条短讯,认真深刻且走心的道了歉,并且诚邀他何时有空赏个脸,一起吃顿饭。

    短讯洋洋洒洒的编辑了一百多字,岑青禾发过去之后,倒也没指望薛凯扬立马就原谅他。等了几分钟,他没回,岑青禾索性不琢磨了。

    因为她又想到一个人,陈博轩说他是受人所托,能指使动陈博轩的,就只有商绍城了。

    商绍城……

    岑青禾不乐意欠薛凯扬的,当然也不愿意欠商绍城。只是二者比较起来,如果非得欠,不得不欠,她倒宁愿欠商绍城的。

    只因为商绍城对她一点儿私情都没有,如果只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倒也好还这个人情。

    本想马上给商绍城打个电话表示感谢的,但是碍着身边金佳彤还在,她不好直接称呼商绍城,所以只能等到回家再说。

    三人开车回了天府花园,蔡馨媛忽然想起没买酒,说要去楼下买酒。

    岑青禾要跟着一起去,蔡馨媛说:“今天看在你是伤员的份儿上,免你跑腿了,我跟佳彤下去,你去洗个澡,把脸敷敷。”

    岑青禾就这样‘因祸得福’,免除一次劳逸。

    等到她们两个一起出门,岑青禾这才折回房间里面,换下工作服,光着去浴室里面洗了个澡。

    看着镜中半面脸挂彩的自己,她越想越觉着窝囊。这辈子除了她妈,没人打过她的脸,丫今天竟然让个不认识的泼妇给揍了,她也真佩服自己当时竟然忍得住。

    站在花洒下面,岑青禾忽然想到刚刚应聘到盛天的时候,她无意中撞见蔡馨媛被别人扇巴掌,当时她问蔡馨媛为什么不还手,蔡馨媛怎么说来着?

    还手?她就是给我这半张脸也给扇肿了,我都得笑着跟她说:不好意思,是我招待不周。

    这就是以后她们要面对的世界跟生活。

    说实话,当时岑青禾没说话,并不是认同蔡馨媛,甚至觉得蔡馨媛已经被这个世界磨平了棱角。但是眼下才过了多久?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却把她当初的质疑生生变成了苟同。

    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百口莫辩,就算辩了也没人相信。她曾动过孤注一掷,哪怕工作不要了,她必须要出口气的念头。但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她心底更多的是一个字:忍。

    忍过了这一时,她要留在盛天,她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

    原来她也并没有比其他人更有骨气,她也不过是这滚滚红尘中的凡夫俗子一个。

    有了忌惮跟分寸,势必要失去不顾一切的勇气。

    洗完澡,换了一件皮卡丘的棉布睡衣,岑青禾头上裹着干发巾从浴室里面出来。

    新手机在床边又亮又闪,她迈步走过去,拿起来一看,上面显示着来电人:商绍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