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灵惊神〕〔我的超凡女神〕〔吃货萌妃:傲娇太〕〔大明佛〕〔其实我是娘闪闪〕〔重生之最强女兵王〕〔绝天叶帝〕〔全能科技巨头〕〔桃运神医〕〔窥天神帝〕〔白圭的商业帝国〕〔石敢当传人:捉鬼〕〔卧底娇妻:总裁前〕〔魔鬼的仆人〕〔剑气九诀〕〔读心术师的校园生〕〔空间废材逆天绝宠〕〔燃情蜜宠:娇妻嫁〕〔杀神不败〕〔最强杀人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32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说着,岑青禾朝着孙笑了笑。

    孙觉得岑青禾很漂亮,哪怕左半面脸被打的有些红肿,可这依旧不影响她的美。

    心情好似没有那么糟糕了,孙拿着金佳彤递给她的纸巾擦了擦眼泪,闷声说道:“谢谢你们。”

    金佳彤轻声问:“要我们陪你收拾东西吗?”

    孙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用了。”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她也不想让更多人把自己当猴子看。

    岑青禾伸手拍了拍孙的手臂,淡笑着说:“没事儿,树挪死人挪活,换个地方,一定会更好的。”

    孙已经收回眼泪,她红着眼睛,看着岑青禾跟金佳彤说:“我可以跟你们留个电话号码吗?”

    岑青禾跟金佳彤皆是点头,三人互留了电话号码,孙跟她们道别,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金佳彤一脸复杂的表情,小声道:“我觉得她挺好一人,好像大家都知道最后一名要被开除的消息,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

    岑青禾心里也会难受,却不是因为孙的离开,毕竟她们本就没什么交情,只是她见不得别人哭,更何况孙哭的那么委屈。

    “算了,看她的性格也不适合这儿,早出去早超生。”

    金佳彤无奈叹气,随即看向岑青禾,见她脸上的巴掌印子还隐约残留,蹙眉说道:“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都这么倒霉?”

    岑青禾意味深长的回道:“考核最后一天。”

    确实,很多事情的发生是必然,比如最后一名会被开除,这是在最早就定下的,只是孙自己不知道而已;不过有些事,像是岑青禾的‘插足门’,她傻的才会觉着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跟金佳彤一起从楼上下来,下班时间已过,大厅里面没什么人,蔡馨媛推了客户,坐在沙发上等岑青禾。

    见岑青禾下楼,她起身迎过去,“怎么样了?”

    岑青禾把结果一说,蔡馨媛顿时眉头一蹙,不由得低声骂道:“靠,哪儿他么来这么巧的事儿?”分明就是有人故意要整岑青禾。

    金佳彤左右看了看,出声道:“别在这里说了,我们先出去。”

    三人一起出了大门,迈步往停车场走。蔡馨媛是一肚子恶气,沉着脸道:“别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搞的鬼!”

    金佳彤也是一脸忧色,试探性的说:“会不会是李蕙梓?”

    金佳彤会这么想,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李蕙梓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岑青禾,要是搞垮了岑青禾,李蕙梓也是最直接的受益人。

    闻言,蔡馨媛看向岑青禾,示意她的想法。

    岑青禾怒气已消,此时脑子飞快的旋转着,说:“李蕙梓,吴欣怡,甚至是张鹏,他们都有做套的动机,我实在是不能确定到底是谁。”

    金佳彤说:“刚刚在主管办公室里,属李蕙梓跟吴欣怡骂得欢,要不是你拦着,我真想跟她们理论几句了,真是太过分了。”

    岑青禾边走边道:“事儿已经出了,如今不是讲理就能讲得清楚的,更何况我们不知道张鹏心里到底怎么想。”

    甚至腹黑一点儿,如果这件事是别人策划,但是得到张鹏默许的,那她在他们面前,无论如何解释,都会沦为跳梁小丑。

    岑青禾这辈子看得最重的就是面子,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一点儿不能丢。

    蔡馨媛说:“如果这事儿是李蕙梓跟张鹏互相串通之后搞的鬼,那就真特么太恶心人了。”

    金佳彤也道:“我没你俩这么高的智商,也想不通背后那人到底是谁,就算是想要争第一名,或者单纯想整青禾,那这次也做的太过分了。”

    几人说话间快要走到蔡馨媛停车的位置,岑青禾无意中抬眼一看,发现不远处吴欣怡跟艾薇薇站在一起,看样子吴欣怡要上艾薇薇的车。

    岑青禾眼神登时一变,还不等身边两人反应过来,她已经快步上前。

    吴欣怡跟艾薇薇背对岑青禾的方向,前者正在叨逼叨的说:“薇薇姐,你说岑青禾脸怎么这么大呢?这都让人家正室找上门来了,要是我,呵,死的心都有了。”

    艾薇薇似笑非笑的道:“常在河边儿走,哪有不湿鞋的?就是没想到鞋湿的这么快,下场这么惨而已。”

    吴欣怡嘴巴一张,正要说话,忽然背后被人使劲儿推了一把,她始料未及,直接穿着高跟鞋往前一个踉跄,还给艾薇薇吓了一跳。

    还不等艾薇薇反应过来,余光瞥见身后出现一抹身影,她赶忙侧头去看,这一看倒好,竟然是一脸肃杀的岑青禾。

    艾薇薇立马变了脸色,努力想着怎么为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开脱。结果岑青禾压根没鸟她,而是直奔吴欣怡而去。

    吴欣怡这是刚站稳,惊魂未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回身就看见气势汹汹的岑青禾,她眼睛一瞪,不由得露出怯色。

    岑青禾也没辜负了吴欣怡的害怕,她直接上前,二话不说,抬手就推吴欣怡的胸口,那模样大有初高中‘不良学姐’欺负窝囊受气包时的架势。

    岑青禾是练过的,加之这气场,手劲儿更是不会小了,吴欣怡被她拨的连连后退,愣是过了几秒之后才瞪眼道:“你干什么?!”

    岑青禾一身白衬衫加黑色中腰职业裙,长胳膊长腿,明明乍看之下娇滴滴一大美人儿,可细看眼中神情,那根本就是大美人儿她老公,男人味儿十足。

    “干什么?你眼瞎看不出我干什么吗?”

    岑青禾并没有直接伸手去打吴欣怡,她专挑女人敏感的地方戳,比如胸口,肩膀——这些地方基本都是一戳就怒的。

    吴欣怡叫岑青禾推得连连后移,她瞪大眼睛,三分吃惊三分惊慌,当然还有四分不甘,企图抬手去回击岑青禾。

    岑青禾等的就是还手,她一巴掌拍开吴欣怡伸过来的手,正打在她手背上,‘啪’的一声响,吴欣怡吃痛,不由得低呼一声,还没等她说别的,岑青禾修长白皙的手指,已经戳在吴欣怡的脑门上。

    岑青禾用小时班主任对付没皮没脸总犯错学生的那一招,不停的用手指戳吴欣怡的脑门,边戳边说:“瞧瞧刚才在办公室里面给你得瑟的,要是没人拉着你,我看你都能上天。“

    但凡被人戳过脑门的人都应该知道,那是一种自尊心受到极大侮辱,可是面对伸过来的手指,却本能的想要闭上眼睛的无力感。更何况岑青禾不只是戳吴欣怡的脑门,她更是步步紧逼,所以吴欣怡是一边被岑青禾戳脑门,一边往后退,样子可怜又可笑。

    艾薇薇都看傻眼了,想上前又有些不敢,不上前光看着又不好。她这种复杂而矛盾的心理,不久就得到了缓解,因为蔡馨媛跟金佳彤也过来了。

    艾薇薇傻子才会为吴欣怡得罪她们三个人,更何况蔡馨媛也不是个好惹的主。

    “哎呀,馨媛,你快点儿拦着,别让她们打起来。”艾薇薇一脸模糊了惊慌跟看热闹控制不住兴奋的表情,对着蔡馨媛吱咋火燎,连说带比划。

    蔡馨媛淡淡的看了眼不远处战势一面倒的状况,随即抱着双臂,撇着艾薇薇道:“你让我上去帮着青禾揍她吗?”

    艾薇薇蹙眉回道:“你看你们,有话好好说嘛,这大白天的……”

    “打人还挑什么时候?只有那种背后阴人的,才不敢在外光明正大的叫号。”

    蔡馨媛说话向来不留情面,艾薇薇这些年也没少做亏心事儿,所以听后难免觉着不舒服。

    眼睛翻了翻,她不高兴的道:“你这话说的……我也是不想事情闹大。”

    蔡馨媛面不改色的道:“我们又不是泼妇,教育她自然有教育她的理由,你要是觉着尴尬,就开车先走。”

    这话倒是把艾薇薇给架起来了,让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当然,看热闹吧,她这回是真怕溅一脸血。

    “啊!岑青禾,你不要太过分了!”

    斜右边几米之外,传来吴欣怡的一声尖叫。侧头一瞧,她不知何时瘫坐在地上,此时正抬眼愤怒又惊恐的瞪着岑青禾,满眼的防备。

    岑青禾蹲下来,跟吴欣怡面对面,吴欣怡马上竖起浑身防备,生怕岑青禾打她。

    而岑青禾只是面色淡淡的跟她‘讲道理’,“做人不能太过分,我们东北有一句话,装逼朝脸踢,你不觉得你刚刚在办公室里面,犊子装大了吗?”

    吴欣怡又不是东北人,她只是觉得眼前的岑青禾实在是太吓人了,都说东北的女人彪悍,原以为只是地域‘歧视’而已,如此看来,压根就是说浅了嘛,这岂止是彪悍,简直就是恐怖!

    余光瞥见不远外艾薇薇还在,却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吴欣怡又害怕又丢人,不由得硬着脖子道:“岑青禾,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打击报复,你信不信我回公司告你?”

    岑青禾不紧不慢的道:“你告我什么?现在是下班时间,我跟你之间是私人恩怨,除非你报警,报警我也没打你,你自己没本事,有能耐你起来还手,我没不让你还手。”

    吴欣怡怎么不想还手?她试过了,差点儿没让岑青禾给拍死。

    眼下她真是委屈到家,红着眼眶说:“你别欺负人!”

    岑青禾嗤笑,“这句话是我该跟你说,别欺负老实人。以后我再从你嘴里听到你骂金佳彤,你信不信我给你扒光了晾公司门口的旗杆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