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盛宠:医妃倾〕〔我的美丽女上司〕〔入骨宠婚:误惹天〕〔女人的陷阱〕〔孤皇驾到〕〔大召唤师之神奇宝〕〔天道迷朦〕〔暗影礼赞〕〔远眺的天〕〔混乱都市我为天〕〔道士玩网游〕〔将军伶〕〔绝色丹药师:邪王〕〔遮天之圣道崛起〕〔残少病妻:星际第〕〔英雄联盟之瓦罗兰〕〔东京名侦探〕〔别样仕途:靠近女〕〔降临在海贼的天魔〕〔帝妃的锦绣山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31章 有人忧,就有人更忧
    :

    吴欣怡最初向岑青禾抛出‘橄榄枝’,却被岑青禾给拒绝,搞得她后来也不好直接向李蕙梓示好,怕两头不招待见。

    她这次帮李蕙梓说话,一来是看不惯岑青禾,想要落井下石;二来,她也想借机向李蕙梓表明‘心迹’,她们拥有共同的敌人,那就可以当朋友。

    有了吴欣怡的这番铺路搭桥,一旁的李蕙梓面无表情的说道:“张主管,虽说大家为了争业绩耍点儿小聪明小手段都是被默许的,但眼下客户的老婆都闹到公司里面来了,这就不单单是岑青禾自己的‘待客之道’,而是我们整个盛天给外界的印象跟影响。今天客户的老婆指名骂盛天的销售怎样怎样,说句难听话,我凭什么帮她背这口黑锅?难不成她一个人品行不检点,我们所有盛天的女性职员就全都得跟着她一块儿挨骂?”

    李蕙梓声音很冷,鄙夷中带着浓浓的厌恶,那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岑青禾的品行有多败坏。

    金佳彤下意识的开口想要为岑青禾说话,岑青禾却在背后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出声。

    金佳彤侧头看向岑青禾,但见岑青禾面色无异,甚至是波澜不惊的。

    金佳彤不明白岑青禾心里在想什么,直到张鹏沉吟片刻之后,抬眼看着岑青禾道:“小岑,今天的事情无论是否有内情和误会,都对公司的形象造成很不好的影响。按理说你考核月的业绩总额是第一名,我今天应该马上叫人帮你办理转正手续,但是这次……”

    张鹏眉头轻蹙,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

    什么叫情势的发展一波三折,不辩福祸?眼下就是最好的诠释。

    岑青禾是第一名,就应该转正,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结果愣是煮熟了的鸭子,到嘴边都飞了。

    金佳彤皱着眉头,一脸担忧;岑青禾面无表情;吴欣怡喜上眉梢,小人得志;李蕙梓眼带嘲讽跟对自己转正的无限自信;至于孙,她是最后一名,顾不得别人怎么样;而韩梦,她自始至终没有露出过太多的喜怒,平静的像是一汪湖水。

    “章组长,这事儿你怎么看?”

    张鹏在思索十秒左右,稍稍偏头示意一旁的章语。

    章语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岑青禾,随即对张鹏道:“明后两天是双休,今天也快到下班时间,岑青禾的问题,不妨等到下周一再宣布结果,如果真的是误会,说清楚就好,如果不是误会,也得有时间仔细调查清楚,你说呢?”

    张鹏一副眼下也没有更好解决办法的模样,点了点头,然后道:“那小岑的问题,就等到下周一再宣布。”

    就在有些人松了口气之际,张鹏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现在我们来说一下大家这个月的业绩。”

    此话一出,孙是第一个面露紧张的。她慌张的抬眼看向张鹏所在的方向,紧接着又赶紧垂下,很是尴尬。

    张鹏坐在办公桌后,双手十指交叉放于桌上,因为熟谙职场之道,所以他说话也是先扬后抑,先褒后贬。

    褒奖之前已经说过了,他现在主要说的就是贬,“你们六人的业绩总额我在这儿就不一一明说了,自己心里都应该有数,我只能说,除了岑青禾跟李蕙梓之间的差距比较小之外,从第三名金佳彤开始,你们已经拉开档了。”

    “不过金佳彤跟韩梦的业绩都还是可圈可点,毕竟你们是新人,刚来盛天又没受过任何的系统培训,所以目前的成绩单尚算满意。不过……”

    张鹏话锋一转,“到了吴欣怡这儿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吴欣怡闻言,咬着牙垂下视线,心底这个恨啊。恨如果不是岑青禾的提携,她金佳彤能排到第三名?而且岑青禾的第一还不是陪人家睡出来的,现在人家老婆都闹到公司了,她还有什么脸在这儿待下去?

    没有了岑青禾,金佳彤也屁都不是,那她前面就只有李蕙梓跟韩梦,也不会落得现在被张鹏点名数落的地步。

    “吴欣怡,你要再接再厉了。”张鹏看着她,语重心长的说。

    吴欣怡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点头回道:“是,我会努力的。”

    张鹏‘嗯’了一声,随即目光转向了怯怯的孙,顿了几秒,这才道:“小孙。”

    孙抬眼看向张鹏,眼中满是不好意思跟局促。

    两人四目相对,张鹏终是道:“你大学本科学的是市场管理,英语过了专八,后来又辅修了韩语。这样的成绩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确实是非常优秀的,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适合做销售这一行。”

    孙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打算张鹏能夸她,损她也是情理之中。可这一句‘你不适合做销售这一行’,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而且看张鹏此时的神情,那是放弃之前不得已的客套,孙当即就懵了,先是张开唇瓣,过了几秒之后才发出声音来,“对不起张主管,我刚来,什么都不懂,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以后一定会慢慢学的。”

    张鹏年纪并不大,却爱摆出一副老成的样子,谆谆说道:“小孙,你别这么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更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我现在只是从专业角度去帮你分析,你的大学专修不是这一行,所以做的不大好也是情理之中,如果你去做市场,我相信你以后会是个很棒的cmo。”

    孙一时情急,脑子都是空白的。眼眶有些发红,她看着张鹏道:“张主管,现在是什么意思?公司不要我了吗?”

    张鹏轻叹一口气,然后道:“这次实习考核排在最后一名的,只能请她另谋高就了。”

    孙当即眼睛微瞪,一层泪水蒙在了眼球之前,她有些激动的道:“什么时候决定的?之前也没跟我们说啊。”

    张鹏道:“如果之前说了,你会怎么做?”

    孙下意识的道:“那我一定会拼尽全力……”

    她想要表达自己的不甘和意外,这感觉就像高三无意中的一次模拟考,结果等成绩下来之后,才告诉你这次算高考成绩——那无疑是令人懵逼的。

    张鹏在孙下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之前,开口打断:“那你这次就是没有拼尽全力了?”

    孙已是眼泪在眼眶打转,喉咙哽咽,站着不说话。

    “你看看身边跟你同期进来的几位同事,她们哪一个不是拼尽了全力?为什么别人可以做到更好,而你却要‘保存实力’?”

    孙睫毛轻颤,右边一大滴眼泪滑落眼眶。她当即哽咽着道:“张主管,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我下次一定会做好,一定会拼尽全力。”她想说,她真的是好不容易才进了盛天,还不想脚都没站稳,就这样被扫地出门。

    张鹏避重就轻的回道:“大家同事一场,就算以后不在一起共事,再见面也是朋友。”

    不知是忍不了张鹏的拒绝,还是承受不起失业的打击,孙当众哭出声来。

    章语迈步走过去,拿出纸巾递给她,语气温柔而平静的说:“不要哭了,只要大家还都在夜城工作,山水有相逢,早晚都能碰见,你说是不是?”

    孙还能说什么?现实给她上了永生难忘的一课,告诉她什么叫生活没有演习,每一次的考试都没有演草纸。

    整个办公室里唯有孙的哭声,大家心里都不怎么好受。有些人在难受为什么第一不是我?有些人在难受‘贱人’得了志;有些人在暗叹幸好我提前就知道比赛规则,有些人只是单纯的觉着难受……为什么生活这么难?

    张鹏说,原本打算今晚请大家一起吃饭的,结果突然出了意外,加之孙情绪激动,所以一切都等到下周一再说。

    岑青禾是升是贬,尚且能等到下周,可是孙,从主管办公室这扇门走出去的那一刻,她已经可以跟盛天saygoodbye了。

    现实的生活总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忧就有人更忧。有孙直接被开除这事儿做垫底,仿佛岑青禾的‘丑闻’也没有那么丑了,毕竟下个热闹,还要过两天再揭晓。

    一行人从办公室里面出来,岑青禾跟金佳彤走到孙身边,金佳彤轻声安慰她,叫她不要哭。

    岑青禾则告诉她,“下次到了新地方,一定要吃一堑长一智,我们毕业了,回不到那个考试考砸了哭一场就完事儿的时候,你身边也不是随时有会来安慰你的同学跟室友。”

    说罢,岑青禾又小声嘱咐:“别哭了,有人会看你的笑话。”

    孙跟岑青禾并不熟,也没想到岑青禾会过来跟她说这样的一番话。她抬起一双发红的眼睛,有些意外的看着岑青禾,从岑青禾的眼里,孙看到了简单的关心跟温暖。

    “哼,真是指不定谁在看谁的笑话,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有空在这儿给别人说教上课,我也真是服了。”

    吴欣怡打岑青禾她们身边走过,见岑青禾在安慰孙,她很是不屑,哼着离开。

    金佳彤瞪了眼吴欣怡的后背,小声道:“她心里有疾病吧?”

    岑青禾倍儿平静,她只是对孙道:“要不去个人少简单的地方,要不学着自己留心眼儿,这世上从不缺看热闹的人,今天你看我的,明天我看你的,没事儿,今天有我陪你,你不是最尴尬的那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