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菜鸟逆袭:大神,〕〔上门萌爸〕〔一枕山河〕〔海贼之无限手套〕〔八零军嫂有点苏〕〔末世咸鱼要翻身〕〔皮墨儿梦游仙境〕〔我的黑碑有灵气〕〔海贼之超级金钟罩〕〔九叔之兽血融合〕〔乡村极品小仙医〕〔23点59分快递送到〕〔落雪天〕〔独宠一世:总裁老〕〔蓝月之主〕〔算计〕〔我在异界有座城〕〔空间穿越之古灵〕〔快穿:吾儿莫方〕〔我不是精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26章 救兵一号
    :

    所有人都垂目看着地上散落的照片,很多照片中都清晰拍到岑青禾的脸,打从她出现在凯悦酒店门口,一直到上电梯,走在酒店走廊,然后去按某包房的门铃,再到男人开门,让她进去……

    艾薇薇俯下身,随手捡起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辆私家车的后座,透过车窗玻璃,隐约可见车内一男一女抱着拥吻在一起,虽然看不清两人的长相,不过女人是背对拍摄镜头,长发披肩,倒是跟岑青禾有八九分的相像。

    其他人也好信儿的弯腰捡起地上翻过去的照片,倒过来一看,不由得眼带惊诧,随即瞄向岑青禾。

    照片中是被人偷拍的一男一女,男人伸手揽着女人的腰,两人出现在某商场的奢侈品专柜。

    地上的照片,很多都是一男一女的暧昧亲密照,虽然这些照片都没露男女正脸,不过岑青禾穿着盛天制服出现在酒店,又进了一间客房的照片,倒是清清楚楚的拍到了正脸,想抵赖都不行。

    一时间,众人或惊诧或惊喜的望向岑青禾,就连蔡馨媛跟金佳彤也是惊呆了。

    女人瞪着一言不发有些楞冲的岑青禾,厉声道:“狡辩!你再狡辩一个我听听!我真他妈是给你点儿脸了,是不是非得把避孕套甩你脸上,你才承认你跟谁上过床?!”

    如此刺耳又鄙夷的字眼,直接朝着岑青禾迎面击来,她瞬间有种被人扒光衣服游街示众般的耻辱感。

    脸色顿时涨红,她能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在一股脑的往脸上涌。

    抬眼看向面前愤怒暴躁的女人,岑青禾试图冷静的跟她解释,“照片中的那个女人不是我。”

    女人闻言,怒极反笑,嗤声回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岑青禾红着脸回道:“我承认我昨晚去凯悦酒店见过唐先生,但我们昨晚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我之前不认识你老公,是华友的市场主管来我这儿看了门面,他可以作证,是他让我去酒店见唐先生,我们是约了一起谈合同。”

    “如果你找私家侦探调查你老公,那拍照片的人一定知道我进去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而且我跟唐先生……”

    “小贱人,你再敢给我逼扯一句,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女人情绪激动,跨步朝岑青禾冲来。

    旁边好些看热闹的,已经不再去拦了。这种撕逼大戏,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见的,拦什么拦,看还看不过来呢。

    但章语,蔡馨媛,金佳彤和吕双等人,还是站在岑青禾这一边的,她们都是真的努力去拦。

    女人身壮力气也大,她抬手要扇岑青禾巴掌,蔡馨媛过去拦,愣是把蔡馨媛给推了个踉跄。金佳彤情急之下,一把抱住女主的腰,用整个身体去阻拦,眼带乞求的说:“请你别打人,青禾真的不是这种人,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女人推不开金佳彤,所以伸手在她胳膊上用力的掐,金佳彤这会儿都感觉不出疼了,只一个劲儿的替岑青禾说话。

    岑青禾见不得朋友替自己受罪,上前就要跟女人一块儿拉扯,却被旁边的蔡馨媛一把拦下。

    恍惚中,她听见蔡馨媛在她耳边叨叨:“别打架,千万别打,动手就回不了头了。”

    这边儿正闹得不可开交之际,谁也没看到大门口那里,不知何时站了个一身休闲,脸戴茶色墨镜,漂着一头银白色头发的帅气男人。

    薛凯扬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前方不远处乱成一乱的女人们。在那混乱中间,很明显岑青禾就是其中一方的涉事人,眼下正被蔡馨媛死命的往回推。

    耳边充斥着中年女人的骂声,什么贱人贱货,骚货裱子,勾引别人老公……在这样刺耳的语言之下,其他人的劝慰话语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岑青禾被蔡馨媛和别人拦着,她过不去,可脸色却通红着,大声回道:“我说了那人不是我,你有完没完?不信你打电话给你老公,你自己问问他,照片里的人要是我,我脑袋都揪给你!”

    对面女人马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回骂道:“你个不要脸的小三儿,狐狸精!我今天要是让你好了,我跟你姓!”

    岑青禾气得浑身无力,根本推不开身前拦着她的人,她想好好解释清楚,奈何对方泼妇似的完全不听。

    蔡馨媛不停的在岑青禾耳边小声说:“你忍着,忍住了,动手就完了。”

    岑青禾正被气得脸红脖子粗之际,人群当中,只听得一个熟悉的男声道:“这么多人围一块儿,不做生意了?”

    众人闻言,皆是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上身白色t恤,下身蓝白色磨旧牛仔裤,脚上白色球鞋的男人逆光走来。他这一身打扮本就清新阳光,加之一头炫目的银白色头发,更是犹如踏光而来。

    薛凯扬走下台阶,下面的人本能的停止争吵与拉扯,定睛瞧着他。

    他走到人群中间,抬手将墨镜推至头顶,露出一张干净帅气的面孔。侧头看向岑青禾,近距离一瞧,这才发现她半张脸都是红红的,上面清晰可见几根手指印子。

    薛凯扬顿时沉下脸,走到岑青禾身边儿,他看着她,低声道:“怎么回事儿?”

    岑青禾不由得垂下头,倒不是别的,只是这场面让熟人看见,倍儿丢人。

    眼下所有人的动作都是静止的,章语适时地出声说:“都散了,别跟门口这儿堵着。”

    众人只是象征性的挪了挪脚步,却没有人真的走开。开玩笑,这场面千载难逢啊。

    中年女人见薛凯扬跟岑青禾是认识的,她生怕他不知道情况,才消停了一会儿,马上就扯脖子喊道:“她就是个小三儿!勾引别人老公,不要脸的贱货,我撕了她都不解恨!”

    蔡馨媛蹙眉道:“都说了照片里的人不是她,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呢?”

    女人瞪眼回道:“都给她按这儿了还不承认呢,这是什么品性?年纪轻轻的干点儿什么不好,学那些臭不要脸的人抢别人老公,破坏别人家庭,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

    “你说谁呢?!”

    祸不及父母,无论是谁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都会炸,更何况岑青禾冤啊,她现在真是比窦娥还冤。

    冷眼看向对面的中年女人,岑青禾一双凌厉的美眸中透露着浓浓的戾气。

    女人叫岑青禾的反应吓了一跳,本能的顿了一下,这才更大的声音回道:“我说你呢!有爹生没娘教,你妈没告诉过你做女人得要脸吗?你爸知道你在外面儿给人当小三儿当二奶吗?你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好不好意思回家见你爸妈?”

    岑青禾气急是不会跟人吵嘴架的,她只觉得女人骂她时的嘴脸以及嘴里面吐出的脏字,都是一颗颗莫名的符咒,那些符咒向她迎面扑来,搞得她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还不待她做出反击和回应的时候,身边的薛凯扬已是不耐烦的转过头,他蹙眉看着正在扯脖子叫嚣的中年女人,唇瓣开启,沉声道:“行了行了,别跟这儿装模作样的教育别人了,用不用找人拿面镜子给你照照,你看看你现在这幅嘴脸,你爸妈知道他们的女儿是泼妇吗?”

    说完,不待女人缓过神来,他又继续道:“看你这年过半百的岁数,要不是不孕不育,怎么着也得有个老大不小的孩子了,你就当给你儿女积积德,嘴巴别这么损,对一个跟你孩子差不多年纪的女人骂这么脏的话,是显摆你有能耐,还是显摆你认字儿比别人多?还张口闭口提人父母,你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别人的父母怎么教孩子?怪不得都说丑人多作怪,见到你我算是相信中国古话的博大精深了。“

    薛凯扬空降销售部,很多人都憋着看热闹。毕竟早前岑青禾跟他交往过密,很多人都觉得他们之间必有一腿,这回正好让他亲眼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人……却没想到。

    薛凯扬骂人不带脏字,可这番话却比脏话难听的多得多。

    从旁边一众人目瞪口呆的反应就不难看出,大家心底甚至在暗自庆幸,幸好这番话骂的不是自己,不然但凡是个有脾气的,必须立马找根绳吊死在他面前。

    中年女人都让薛凯扬给骂愣住了,足足好几秒没回过神来,待她反应过来之后,气得扬声大骂,“就这路货色还有人帮她说话?你是不是也跟她有一腿?”

    这话正是销售部九成以上人的心思,没想到还借着女人的嘴给问出来了。

    薛凯扬闻言,面不改色,只是眼带嘲讽跟不屑的说:“别用‘也’这个字眼,你老公跟谁出轨给你戴绿帽子我不管,岑青禾是我女朋友,我念在你年纪大的份儿上,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我就当你出生早,没念过书没什么文化,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蹦一个脏字儿……”

    薛凯扬一米八几大高个挡在岑青禾面前,一张阳光帅气的脸上早就不见笑容,此时唯有冷漠跟隐怒。

    故意停顿两秒,他继续道:“我没什么家教,我爸妈从来没教我不许打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