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重生之绝世修真〕〔废材逆天:最强王〕〔神医艳旅〕〔异界通缉犯〕〔绯色升迁图:崛起〕〔萌宝甜妻:总裁爹〕〔王爷,夫人又要休〕〔我宠的,小奶萌[娱〕〔时光留给爱你的人〕〔闷骚总裁花样多〕〔我在女子监狱当管〕〔锦绣人间〕〔九阳帝尊〕〔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摘星院〕〔极品修真邪少〕〔长生遥〕〔10020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24章 成败就此一举
    :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不到,手机闹钟还没响,岑青禾已经自然醒。要说这一个月军训式的突击,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她把熬夜的恶习给改了,现在她每天一到点儿就睁眼,比公鸡打鸣还要准。

    起来去洗手间收拾,岑青禾没关门,刚弯腰洗完脸,无意中抬起头往面前镜子中一看——她身后站着个一身白色睡衣,黄色长卷发凌乱披散的颓废女人。

    岑青禾一声没吭,只是瞪大双眼,吓得浑身一抖,哆嗦着去扶墙。

    门边蔡馨媛眯缝着眼睛,闷声道:“你干嘛?”

    岑青禾拍着胸口转过身,皱眉道:“你想吓死我啊?”

    蔡馨媛低声说:“你怕什么?家里就咱们两个,不是你就是我。”

    话虽如此,岑青禾还是让蔡馨媛吓得脸都红了。

    她出声问:“你今天起来这么早干嘛?”

    蔡馨媛不答反问:“你今天还去新奥吗?”

    岑青禾应声:“去啊,怎么了?”

    蔡馨媛说:“最后一天了,我还以为你不去那边儿了。我这心里也是惦记着,不知道你跟李蕙梓到底谁能第一,睡不着。”

    岑青禾说:“反正现在是尽人事了,能不能成事还得看天。”

    蔡馨媛道:“你说那个什么唐总的老婆今天来找你签约,你留她电话号码了吗?她什么时候来找你?”

    岑青禾说:“昨晚唐斌严着急登机,走的挺急,他没主动说把他老婆的电话给我,我也不好贸然去要,不然搞得好像不信他似的。”

    蔡馨媛刚睡醒,迷迷糊糊的,随意的‘嗯’了一声,然后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去新奥,想着跟你一起去上班呢。”

    岑青禾说:“站好最后一班岗,以后也没机会总去那儿。你赶紧去睡吧,还早呢。”

    蔡馨媛身子软软的往洗手间门框上一靠,看着岑青禾,软声软气的道:“他约我去欧洲玩儿。”

    “嗯?谁啊?”岑青禾正在梳头,一时间脑袋没转弯儿。

    蔡馨媛微微蹙眉,“你说谁?”

    岑青禾后知后觉,挑眉道:“你说夏越凡?”

    “嗯。”

    “他怎么跟你说的?”岑青禾一边儿扎头发,一边儿从镜子中看着身后的蔡馨媛。

    蔡馨媛脸上带着模糊了喜悦跟纠结的神情,轻声回道:“他就说要去欧洲出差一个礼拜,问我有没有空,如果有时间就跟他一起去。”

    岑青禾扎了个马尾辫,闻言,转身看着蔡馨媛说:“这不摆明了要约你呢嘛。他现在是什么意思?以什么身份约你?没名没分的,你凭什么跟他去?”

    说起这个,蔡馨媛终是面带娇羞,轻笑着回道:“他昨晚跟我说,不知道为什么,跟我在一起会很开心,毕竟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如果贸然跟我说喜欢,怕我会觉得他是登徒子,所以想约我出去玩儿,哪怕是当好朋友也行,只要我给他一个机会。”

    岑青禾眼珠微转,若有所思的道:“我怎么觉着他很鸡贼啊。他这是跟你说了喜欢,但又不追你,约你出去玩儿,又是以朋友的名义。”

    说完,岑青禾看着蔡馨媛问:“那你到底去不去?”

    蔡馨媛垮着脸回道:“我现在就是很迷茫啊。”

    岑青禾蹙眉道:“得,看你这样儿,估计心已经跟他一块儿飞欧洲去了。”

    蔡馨媛像是蚕蛹一样趴在门框上左右蠕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让岑青禾帮她拿主意。

    岑青禾说:“我不建议你去,欧洲那么远,要是出点儿什么事儿,你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蔡馨媛听后一脸失望,那样子跟当初第一次考英语专八没过似的,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岑青禾赶时间,往洗手间外面走,经过蔡馨媛身边的时候,她伸手去拍蔡馨媛的脑门,出声道:“振作,振作一点儿,不是你说的嘛,太容易得到的都不会珍惜,你就当设个路障考验考验他,再试他一阵儿。”

    说完,岑青禾迈步往前,身后传来蔡馨媛要死不活的声音:“我怕我挺不住了……”

    岑青禾翻白眼,“没出息的玩意儿。”

    近一个月来,岑青禾很少能在早上跟蔡馨媛叨咕两句。临出门之前,蔡馨媛说:“你不用在新奥待太久,下午差不多就回本部吧,基本上业绩额也都确定了。”

    岑青禾应声:“知道了,有事儿随时电话联系。”

    出了家门,打车来到新奥。在售楼大厅里面,岑青禾看见金佳彤,金佳彤招呼她过去吃早餐,她买了小笼包跟豆腐脑。

    大厅里面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跟门口保安之外,其余人都不见踪影。金佳彤边吃边问:“她们这是没来,还是不打算来了?”

    岑青禾道:“等待会儿馨媛去上班,问一问就知道了。”

    那些人不在新奥,多半的可能就是回盛天本部了。就像蔡馨媛所说,虽然这是最后一天,可大多数人早就放弃,有些是胸有成竹,有些是不做‘无谓牺牲’。

    吃完饭后,两人就坐在大厅沙发上闲聊,金佳彤问岑青禾,“你昨天见的那个老板,今天什么时候来?”

    岑青禾摇摇头,“不知道,估计最迟也就下午来吧?”

    她跟唐斌严打过招呼,唐斌严也满口答应,但不知为何,也许是心底深处也很看重这次唯一的转正名额,所以岑青禾总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很怕这最后的一单出点儿什么纰漏,那她可就真要输给李蕙梓了。

    要不说怕什么来什么,岑青禾就怕唐斌严的老婆不按时来,结果一上午的时间,在她的忐忑与期盼之中,慢慢的熬过了。

    期间蔡馨媛给岑青禾打过电话,说是李蕙梓,吴欣怡,韩梦还有孙都已经回了盛天本部,问她这边儿客户到没到。

    岑青禾心底也着急,嘴上却不得不自我安慰,“估计要下午才来吧,有钱人都不爱早起。”

    蔡馨媛多心问了一句:“你跟华友家具的人根本就不认识,之前说是有人介绍来的,说没说是谁介绍的?”

    岑青禾回道:“当时那人就是随口一说,我也没细问,没想到这单会谈成。”

    蔡馨媛说:“稳妥起见,你给他们老总打个电话问问吧。”

    岑青禾道:“现在打电话过去好吗?”

    蔡馨媛迟疑了一下,然后道:“要不你给之前来找你的那人打个电话,是他们市场部主管吧?”

    “嗯,那我先给孟伟打个电话问问,我觉得直接打给唐斌严不大好。”

    “行,你打个电话问问,心里也好有底。”

    岑青禾跟蔡馨媛通了气之后,等到挂了电话,马上打给孟伟。

    孟伟很快就接了,很客气的说:“岑小姐。”

    岑青禾笑道:“孟先生,不好意思打扰您,是这样的……”

    她把来意一说,孟伟马上回道:“唐总这个时间段应该在开会,等会儿我跟他通个电话,问问唐太太什么时候过去你那儿,然后我再打电话告诉你。”

    岑青禾笑说:“那麻烦您了孟先生。”

    “不客气。”

    这个电话打了相当于没打,一刻没确定客户什么时候来,来不来,岑青禾的心都不能放下。

    更何况这一等又是好几个小时,岑青禾算是知道什么叫热锅上的蚂蚁了。

    下午三点半多不到四点,岑青禾终于盼来了孟伟的电话。她几乎是把手机拿在手里的,所以对方一打来,她很快就接了。

    “喂,孟先生。”

    “岑小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唐总那边儿刚刚开完会,我帮你问了,唐太太会在五点半之前去找你。她家在市中心,距离你们盛天本部比较近,问可不可以直接去盛天本部签约。”

    “可以,当然可以。”岑青禾心底的大石头终于落下,自然是满口答应。

    挂断电话之后,岑青禾招呼金佳彤,两人一起打车回盛天本部。

    最近这段时间,她们都在新奥安营扎寨,突然回到盛天,金佳彤笑说:“还真有些不大习惯。”

    岑青禾但笑不语,其实心底也有同样的感觉。

    盛天本部比新奥不知道大了多少,当然人员也众多。岑青禾跟金佳彤才走到门口,就看见好些个熟悉的身影,比如艾薇薇,方艺菲跟姜雪等人。

    “呀,青禾回来了。”这满脸笑容,热情的跟娘家人回归似的,自然是艾薇薇。

    明明岑青禾跟金佳彤并肩走进来,她眼里却只能看见岑青禾。

    岑青禾现在知道她是什么人,所以只是微微一笑,话都没多说一句。

    姜雪朝着岑青禾微笑着点了下头,岑青禾也点点头。

    到了方艺菲这里,她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带着淡笑,出声说:“所有人都回来了,就等你们两个,你们还真是努力认真坚守到最后一刻。”

    岑青禾看到方艺菲,难免想到上次在医院中无意间撞破的事儿,以及后来蔡馨媛跟她说,现在整个盛天内部都知道方艺菲怀孕。

    虽然岑青禾没做亏心事儿,但她还怕方艺菲会误会,所以脸上的笑容难免略带尴尬,淡笑着回道:“反正回来也没什么事儿,早回晚回都一样。”

    方艺菲面色不改,出声问:“怎么样?有信心可以直接转正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