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万域仙帝〕〔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华娱特效大亨〕〔掌门要逆天〕〔天龙邪尊〕〔巨门卷〕〔都市酒仙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23章 有情况
    :

    许是她‘死到临头还嘴硬’的态度让商绍城意外,他还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出声问了句:“什么客户?”

    岑青禾说:“华友家具,他们的市场主管下午来看了门面,挺相中的,本来今晚就能签,后来出了点儿小意外,说是明天过来签。”

    “以前联系过吗?”

    “没有,说是有人介绍过来的。”

    商绍城道:“确定签下这单就能直接转正?”

    岑青禾也不敢保证结果是怎样,她出声回道:“明天还有一天,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好说,反正现在竞争的还有一个人,不是我就是她。”

    商绍城边开车边说:“听你刚才那意思,我还以为是板上钉钉。现在这么一看,你是门里一脚门外一脚,自己都不敢确定。”

    岑青禾低声道:“毕竟是个有变数的事儿,不到最后谁都不能下定论。”

    商绍城问:“那你怎么不求我帮忙?”

    岑青禾如实回道:“我这次不转正,顶多也就是再挺两个月,早晚的事儿,何必麻烦你呢。”

    商绍城闻言,唇角不着痕迹的稍稍勾起,出声道:“你是怕麻烦我,还是怕欠我?”

    他都这么说了,岑青禾也不掩饰,“这年头什么都好还,人情最难还。”

    更何况她看得出来,商绍城讨厌跟别人讲‘情’这个字,他喜欢‘公平交易’,她又何必去自讨没趣呢?

    再者说,她的自尊心跟脸皮也不允许。

    从小到大见过太多‘爱欠人情’的女人,以至于商绍城某种程度上对女人都产生了一种歧视,他觉得女人就是这样的一种生物,天生喜欢靠男人,更何况岑青禾现在的状态还属于‘近水楼台先得月’。

    可她不但拒绝,还拒绝的有理有据,这感觉让商绍城莫名的耳目一新,同时心底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她是个好下属,不拖拉,不矫情,不越线。

    现在这年头,这样会办事儿的可真是不好找。

    虽然商绍城嘴上没说什么,可心情却莫可名状的好了起来。

    开车把她送到天府花园楼下,岑青禾临下车之前想起一个事儿,她侧头看着他道:“商总监,不着急的话,你等我一会儿,我回去帮你把衣服拿下来。”

    他侧头回视她,“什么衣服?”

    “上次我去你家,不是穿了你的一件黑色衬衫嘛,我已经拿去干洗店洗好了,一直忘了还给你。”

    商绍城早把这事儿给忘了,他随口回道:“不要了,我也不是没衣服穿。”

    岑青禾闻言,就不好再说什么,只得道:“好,那我先走了,你路上开车小心。”

    “嗯。”他今天心情不错,还赏她一个回应。

    岑青禾下了跑车,拎着盒子往回走,还没等走到小区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女声喊道:“青禾。”

    岑青禾转过身去,只见路边停着一辆车身很低的白色跑车,从她的角度,看不见车标跟型号,不过乍一眼望去也知道是好车。

    蔡馨媛从副驾上下来,岑青禾眼神好,隔着十几米远,看到驾驶席上是个男的,但是长相实在是看不清楚。

    蔡馨媛下车之后跟车上男人摆摆手,跑车离开,她迈步朝岑青禾走来。

    等到走近之后,岑青禾似笑非笑的朝蔡馨媛挤眉弄眼,“谁啊这是?”

    蔡馨媛唇角忍不住勾起,嘴上却违心的道:“客户。”

    岑青禾瞥眼道:“少来,看你这满脸淫笑的样儿,用不用我拿个镜子给你照照?”

    蔡馨媛娇嗔的瞪了眼岑青禾,喜上眉梢的回了句:“上一边儿去。”

    “咦……”岑青禾一脸被恶心到的样子,缩着肩膀往一边躲。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蔡馨媛翻白眼骂道:“你才吃错药了呢!”铿锵有力,字正腔圆,是她平时在家不修边幅毫无顾忌的状态。

    岑青禾终于舒服了,她看着蔡馨媛道:“麻溜儿的坦白从宽,车上的到底什么人?”

    提到车上人,蔡馨媛又忍不住喜笑颜开,她出声回道:“夏越凡,汇恒建材的二公子,你不认识。”

    岑青禾挑眉道:“我当然不认识了,你也没跟我说过,你俩什么时候的事儿?”

    蔡馨媛说:“我俩没事儿啊。”

    岑青禾瞥眼道:“大姐,我求你了,你这一脸‘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表情,骗谁呢?”

    蔡馨媛挽着岑青禾的胳膊,美滋滋的回道:“他有意追我,但我还没同意,毕竟我俩认识还不到一个月,不能太容易让他得手,不然他不会珍惜的。”

    岑青禾闻言不高兴了,“你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你从来都没跟我提过,这要不是我撞上了,你是不是还不跟我说呢?”

    蔡馨媛赶忙回道:“不是,你这一个月忙的脚打后脑勺,咱俩平时就快见不着面儿了,每天晚上回家,你都累的跟狗似的,我想跟你说,又心疼你,想让你多睡会儿。再者说,夏越凡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态度一直挺暧昧的,我感觉出他喜欢我,但他一直没明确表达,我还能上赶着他?所以这事儿暂时还八字没一撇,你让我跟你说什么?”

    岑青禾也不会真的跟蔡馨媛生气,只是故意吓唬吓唬她,闻言,她蹙眉回道:“那个夏越凡,你很喜欢他?”

    蔡馨媛眼球一转,出声道:“怎么说呢……反正不排斥。”

    岑青禾说:“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但凡他入不了你的眼,你有空陪他闲耗着?”

    蔡馨媛下意识的道:“也没闲耗着,他在我这儿买了两套房子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不见兔子就撒鹰的人吗?”

    岑青禾道:“你也不是方艺菲那种唯利是图的,是不是对夏越凡动心了?”

    自家闺蜜,岑青禾很了解蔡馨媛的性格。虽然这这几年的夜城生活以及职场上的勾心斗角,让她改变了很多,可是本质不会变。

    蔡馨媛家庭条件不差,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虽然她现在常把利字当头挂嘴边,可她心里还是把利益跟爱情分的很开。

    果然,岑青禾这一句,直接戳穿了蔡馨媛所有的伪装。

    轻咬着唇瓣,蔡馨媛沉默数秒,随即道:“其实我挺害怕的。”

    岑青禾问:“害怕什么?”

    蔡馨媛说:“来盛天工作一年,见了太多玩儿完就甩的案例,前车之鉴都在眼前摆着,我也怕夏越凡只是玩玩而已。”

    蔡馨媛声音有些低,语气中也带着不确定跟不服气。岑青禾一下子就猜出蔡馨媛心中所想,她出声说:“看样子你是真喜欢上他了。”

    如果不喜欢,不会忐忑不安,更不会花时间陪一个男人暧昧。

    “哎……”蔡馨媛无奈的叹了口气,“所以我现在挺迷茫的,理性告诉我,这些有钱公子哥真的没一个是好东西,可心里却总想着,也许自己就是那个例外,我他么要烦死了。”

    岑青禾说:“喜欢一个人没什么错,你也不用这么抓心挠肺的,再观察他一阵儿。如果他真的只是想玩玩而已,也不会陪你耗太久,如果他想跟你认真,自然会花时间花精力,你只需要等就好了。”

    蔡馨媛挽着岑青禾的胳膊,像是小时候一样,腻着她道:“青禾,你说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岑青禾好多年没见过蔡馨媛这样,心底说不出是柔软还是什么,她开口回道:“我相信你看人的眼光,别担心。”

    两人说话间走到单元门口,岑青禾一手拎着盒子,另一手去掏房卡,蔡馨媛后知后觉,看着岑青禾手上的盒子,出声问:“买的什么啊?”

    岑青禾说:“冰淇淋蛋糕,赶紧回家看看,我怕化了。”

    “怎么买了这么多?”

    岑青禾回道:“晚上跟商绍城和他两个朋友一块儿吃饭,蛋糕是人家送的。”

    蔡馨媛闻言,立马‘啧啧’两声,然后饶有兴致的问:“我说商绍城是不是看上你了?怎么对你这么好?”

    岑青禾嗤笑着回道:“我眼睛还没瞎,他喜不喜欢我,我看得出来,而且我也不会喜欢他,丫嘴里跟藏毒了似的,你要是没吃饭之前,千万别跟他坐一块儿。”

    “干嘛?”

    “容易让他气饱了!”

    提起商绍城,岑青禾是真心深受荼毒,难免多嘀咕几句。

    蔡馨媛笑说:“一般开始处不到一起的两个冤家,最后都在一起了。”

    岑青禾白眼道:“电视剧看多了吧你?”

    蔡馨媛回道:“不过大树底下好乘凉,你有商绍城当靠山,怎么说都是不错的。好好跟他保持关系,早晚用得到。”

    岑青禾心想,她用不用得到商绍城还不确定,反正商绍城是隔三差五就得用着她。

    两人一路聊着回到家,蔡馨媛打开盒子一看,盒子里面都用干冰垫好了,所以冰淇淋完全没化。

    拿出两个,其余的放进冰箱,她们换了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边吃边聊。

    冰淇淋才吃了一半,蔡馨媛的手机响了,岑青禾见她拿起手机的时候,唇角不受控制的勾起,心底已经猜到是谁。

    蔡馨媛从沙发上下来,笑着拿起手机往卧室走,岑青禾嘲笑她:“别太喜形于色,注意矜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