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最强大佬〕〔符霸异世〕〔太初〕〔舌尖上的求生游戏〕〔史上最强大妖〕〔就是个普通人〕〔天朝女国师〕〔传奇之超级法师〕〔妙手回春〕〔王牌麻辣教师〕〔神魂丹帝〕〔巫师生活指南〕〔快穿:拯救炮灰计〕〔福晋有喜:四爷,〕〔我的绝美鬼夫〕〔重生军中宝妻〕〔重生都市之仙界至〕〔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神全能兵王〕〔墨少蚀骨宠:甜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19章 脚步向前,心在原地
    :

    在拿着衣服转身离开之际,岑青禾听见身后两个摊主在说晚饭还没吃的话题,其中一个让另一个人先去吃,另一个人说:“你先去吧,我看着,你胃不好,别等下难受了。”

    那人说:“不着急,这阵生意好,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岑青禾听后忽然觉得一阵心疼,都是差不多大年纪的女孩子,听口音也不是夜城本地人。大家皆是‘流落异乡为异客’,都有自己不容易的地方。

    往前走了几米,街边靠左停着一个铁锅炸土豆的摊位,路灯将锅边炸好的土豆照的黄灿灿,更是让人食指大动。

    岑青禾是个食肉动物,唯一能代替她对肉类冲动的素菜,就是土豆。她曾一个星期里,土豆酱,土豆丝,土豆块,土豆饼,土豆汤,土豆泥,自己吃的不亦乐乎,恶心的蔡馨媛看见土豆就干呕。

    走到摊位边,岑青禾问:“多少钱一份?”

    摊主回道:“大份十块,小份七块。”

    岑青禾说:“帮我来两个大份。”

    “要葱花和辣椒吗?”

    岑青禾说:“一份多放辣椒跟葱花,另一份……”她不知道那两个女孩子吃不吃辣,所以保守回道:“少放吧。”

    给了钱,岑青禾拎着两份土豆折回去。两个女孩子还在招呼客人,岑青禾将一盒土豆递到刚刚卖她衣服的人面前,女孩子当场愣住。

    岑青禾微笑着说:“刚听见你们没吃饭,先吃点儿垫垫肚子吧,别饿坏了。”

    两人先是一顿,随即皆是摆手回道:“不用不用,谢谢你了。”

    岑青禾说:“拿着吧,我一个人也吃不了两份。”

    盛情难却,女孩子只能伸手去接,另一个人问:“多少钱?我们把钱给你。”

    岑青禾笑着回道:“算了,我请你们的。”

    “那多不好意思……”

    “没事儿,你们忙,我先走了,拜拜。”

    她刚要转身,忽然余光瞥见一个什么东西出现在手臂旁边,侧头一看,是一个要饭用的塑料盒。

    一个蓬头垢面但却四肢健全的男人,拿着手中要饭的家伙事,堵在岑青禾面前,一个劲儿的说:“行行好,行行好吧。”

    岑青禾往后退了一步,男人马上上前一步,挡着她,不让她走。

    两个卖衣服的女孩子站出来,其中一个蹙眉对要饭男人低吼,“赶紧走!别在这挡着,去去去。”

    另一个则绕过来拽着岑青禾的手臂,让她从一旁离开。

    岑青禾到底是没有给那个要饭男人的钱,只因为她想到一件事。

    许是被家里老人教育了太多的尊老爱幼跟助人为乐,导致岑青禾这么些年,一直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她还上小学那会儿,大家每天的零用钱只有五毛,多的也就一块。她兜里揣着她爸给的十块钱整张人民币,在经过大马路边的时候,看见一个少说也得七八十岁的老奶奶,她在东北零下三十几度的冬天,穿着破旧棉裤跪在地上,向每一个从她身前走过的人磕头,是每一个。

    有些人会短暂驻足,从兜里掏出几毛的硬币或是五角的纸币,但是更多的人,他们会眼也不斜的走开。

    这件事儿已经过去十年了,可这幅画面一直深深地烙在岑青禾脑海中。她还记得当时的自己,泪点低到差点儿当场掉眼泪,在原地看了十几秒之后,忽然快步上前,掏出兜里唯一的一张十块钱,放在了老人面前的白色掉漆宽口茶缸里。

    老人机械的磕头,嘴里叨念着‘谢谢’和‘好人一生平安’。

    岑青禾很想告诉她,天太冷了,回去吧。可她说不出来,也不愿站在老人面前接受她的跪拜,所以那天,她一个字都没说,回家之后她妈问她钱去哪儿了,她说给了一个要饭的奶奶,她妈来气又无可奈何的说:“你还真大方。”

    那个年代还没有时兴以要饭为专门盈利的手段,所以出来要钱的,都是一些年纪很大的老人,看着都叫人心酸。

    岑青禾心软,但凡在街边遇见这种人,都会给钱。给着给着她都习惯了,所以长大之后,她一时间也没有发现,很多伸手向别人要钱的,都是一些四肢健全的中年人,甚至是青年人。

    她总爱给别人钱的‘坏毛病’,还是让萧睿给扳过来的。

    萧睿说:“就是有你这种不差钱的烂好人,才助长了那些有手有脚却混吃等死的窝囊废。你这样随手就给人几块钱,怎么不想想那些靠自己努力赚小钱的人呢?你有这个闲钱多去关照关照这些人好不好?不是不让你善良,只是不想让你善良的像个小二逼。”

    萧睿总爱叫她小二逼,说是听着莫名的可爱。

    跟萧睿分手已经一个多月,没见他的人也有一个多月,他唯一打来的一次电话,还是商绍城接的,她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到。可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件事,甚至是一句话……哪怕是遇见一个乞讨的,她都能想到萧睿,想到他一本正经教育她时脸上的表情,想他在把她说的不高兴之后,又腆着脸来哄她的样子。

    想到萧睿,这几年,他好像从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儿,就连所谓的错事儿,也大抵是她在撒娇,鸡蛋里面挑骨头。

    遇见个好男人就嫁了吧,他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也是她唯一想要嫁的人,她从未想过会跟他分开,更没想过会以这样的理由跟方式。

    一段感情最难过的状态,莫过于那个人离开了,可她还是觉得他在身边,并不想继续向前。

    身上背着包,右手拎着袋子,左手端着装土豆的盒子,岑青禾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若不是周围的气氛太过热闹,她一定会觉得自己特别孤单,孤单的想哭。

    好在包中的手机连震动带响铃,打断了岑青禾回忆的思绪。

    她掏出手机接通,“喂?”

    虽然显示的是商绍城来电,但她估摸着不是商绍城。果然,手机中传来陈博轩的声音,他问:“青禾,到哪了?”

    岑青禾道:“我在买烧烤,你们都到了吗?”

    “嗯,我们刚到,你那边还要多久?”

    岑青禾说:“应该差不多了,我打车过去也就二十分钟。”

    “那我们等你。”

    岑青禾道:“我这边儿有卖铁板鱿鱼的,你们要吃吗?“

    陈博轩问:“你一个人拿的了那么多东西吗?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我这边儿快了,别折腾了。”

    陈博轩道:“那你别忘了帮我少放辣,我跟冠仁都吃不了辣。”

    “好,我先挂了,这边儿还要排队。”

    岑青禾挂了电话,买了几十串的鱿鱼,拎着袋子往对面街的烧烤店走。

    问了店员,串都烤好了,还差一条烤鱼。

    岑青禾将刚买的东西都放在桌上,对店员说:“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间。”

    她拎着那件白t恤,去店里的洗手间换了衣服。将t恤下摆扎进裙子里面,看着镜中的自己,职场范儿马上变休闲范儿。

    她最受不了身上穿的弄脏,哪怕是吃饭迸到一个油点,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的那种,她都可以一直强迫症似的不停的看,直到换下来为止。

    拿着换好的衬衫走出去,正好烤鱼也打包好了,两个大餐盒装着,一边都有两斤重。

    各式各样的烤串和小吃,装了满满几袋子。岑青禾去街边拦车,没有手开车门,还是店员小哥帮她开的车门。

    岑青禾笑着道谢,坐进车里的瞬间,这才舒了口气。

    商绍城惯会指使人,真把她当跑腿儿的了,坐在饭店里还得吃烧烤,他怎么不上天呢?

    还好胖子烧烤家离夜鼎纪不远,这个时间段,夜城也不堵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岑青禾先空出一只手打开车门,下车之后才把袋子都提在手里。

    这是岑青禾第一次来夜鼎纪,从外面看,整家店上下三层,占地面积不小,外面一水儿的好车,虽然不知道是吃什么的,但也知道是好饭店。

    她提步往里走,门口有穿着黑底绣金牡丹旗袍的高挑美女微笑招待。再往里走,侍应生就过来接应了。

    “您好,请问找人还是订位?”

    岑青禾说:“找人,商绍城在哪个包间?”

    侍应生微笑着道:“商先生在楼上私人包间,我带您过去。”

    在上楼的途中,侍应生主动帮岑青禾分担了两个外卖袋子。等到了包间门口,她敲了房门,然后推门而入。

    入眼的是一张吃饭用的圆桌,此时桌子中间已经摆好了夜城老式的铜火锅,桌子四外边儿则是各式各样的肉片跟涮菜。不过几把椅子上,空空如也,没人。

    岑青禾继续推门往里走,侧头一看,原来包间右边还有一处空地。那儿摆着一张自动麻将桌,此时桌边坐着三个人,分别是商绍城,陈博轩还有沈冠仁,他们没打麻将,而是每人手里攥着一把扑克牌。

    听到门响,半人高的浅红色大狗闻声跑来,岑青禾看见它,立马眼睛一亮,“小二。”

    小二直奔岑青禾……手中提着的袋子,走到她身边,大鼻子嗅来嗅去。

    岑青禾伸手摸着它的脑袋,不远处传来陈博轩笑着打招呼的声音,“hi。”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阴阳鬼帝〕〔嫁给反派小叔子(〕〔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老师太霸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综武侠网游)没有〕〔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凝脂美人在八零[穿〕〔锦绣田园:独宠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