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花开遇见你〕〔皇朝一品〕〔重生:令妃的逆袭〕〔少帅,你老婆要翻〕〔放浪形骸歌〕〔绿茵天骄〕〔降临诸天〕〔我的绝色美女房东〕〔一遇总统定终身〕〔王者荣耀之创界〕〔非卿非故〕〔奥斯之主〕〔无限智慧主宰〕〔东晋北府一丘八〕〔一战惊九霄〕〔我不是软饭男〕〔万古武帝〕〔繁花王辰军〕〔这个末世有点槽〕〔轻狂鬼医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04章 尽是手下败将
    :

    岑青禾深有体会,千万别跟任何有女朋友的男人走的太近,哪怕你对人家半点儿想法都没有,可保不齐人家女朋友心里怎么想的。

    她紧张的跟陈博轩保持距离,陈博轩动作顿了一下,随即回头瞪商绍城,“你是不是吃不着葡萄嫌葡萄酸?”

    商绍城头都没回,只是手中的球杆跟长了眼睛似的,自动的往后一伸,若不是陈博轩躲得快,一定就戳他胯骨上了。

    “嘿……”陈博轩扬眉,还没等说话,只听得商绍城道:“边儿站着去。”

    他准备打球了,高大的身体前倾几近俯在球桌上。他是左撇子,但是打球用的是右手,这第一杆打出去,力道很大,对面的彩球四散而飞,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每一个落球点都很有说道。

    开杆就进了两个球,于岑青禾而言,这是个不错的开端,可是对于商绍城而言,就是稀疏平常的水平。

    岑青禾跟陈博轩站远一点看球,球桌边只剩商绍城来回走动,目光专注的盯着球桌上的排兵布阵。

    “欸,你到底有没有信心赢他?”

    眼看着商绍城一杆接一杆,白球打出去,必有彩球入袋,堪称‘杆不须发’。

    陈博轩心底犯着嘀咕,忍不住小声跟身旁的岑青禾讨论起来。

    岑青禾眼睛盯着球桌,唇瓣开启,低声回道:“我觉得他比我打的稳,我一杆清的时候毕竟是少数,要看手感跟运气。你平时跟他在一起的时间一定比我多,他什么球技,你也应该了解。”

    陈博轩蹙起两道黑色的眉毛,眼带担忧的说道:“他球打的比我们好,我感觉他平时玩都没用全劲,估计你把他激得要认真玩了。”

    岑青禾望着桌上仅剩的两颗球,在商绍城出杆的刹那,她就已经预料到结果,所以不无悲观的说道:“你不应该跟他打赌的。”

    商绍城一杆清了,时间用的比岑青禾还要短。

    他直起腰,隔着球桌望向岑青禾的方向,眼神中带着不以为意的挑衅。

    岑青禾说不出是斗志昂扬还是提前的心灰意冷,她有种预感,她今晚会输。

    陈博轩也感觉到她口吻中的泄气之意,所以赶忙说道:“你怕什么?你俩现在是一比一打平,对自己有点信心,你未必输他。”

    说罢,见岑青禾眼中没有重燃斗志的火焰,他又小声加了一句,“你看他那副得意洋洋不屑一顾的样子,是不是特欠揍?你不用反驳,我知道你一定特想揍他,而且还不止一次两次有这种冲动。我告诉你,他这人特别要面子,你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打得到他了,所以我给你指条路,在球桌上打他的脸,啪啪打!你拿下他,我回头送你一份大礼,你要什么都行。”

    陈博轩这也是被逼急了,把自己的全部面子跟尊严,都押在了岑青禾身上。

    还真别说,他后面这番话,倒是点燃了岑青禾心底刚刚压下去的斗志之火。

    拿着球杆,她临上场之前,对陈博轩道:“我尽力,如果实在打不过,就是你那句话,大不了我光脚陪你走回去,要丢人,大家一块儿丢。”

    陈博轩伸手拍了拍岑青禾的肩膀,眼神坚定的回道:“够义气。”

    商绍城瞥见两人嘀嘀咕咕半天了,虽然听不见具体说了什么,不过用脚也能想得到。

    在岑青禾走到球桌边的时候,他与她擦肩而过,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欠扁的说道:“选什么队友就已经决定了整个队伍的智商,你还真是光脚的不怕围浴巾的。”

    岑青禾心想,她最蠢的一次就是选了他当老板!当初就应该心狠的拒绝他,说什么大家都是外地人,在夜城不容易……瞧瞧他这纸醉金迷夜夜笙歌的奢华生活,有钱在哪儿不是爷?

    也就只有她傻逼的可怜他,八成商绍城身上这辈子就没出现过可怜二字。如果他都需要人来可怜了,那她这种,岂不是需要别人救济?

    越想越憋气,待球童码好球之后,岑青禾俯下身,猛地一记大力开杆。

    这次开球只进了一个,还有一个球都到了洞口边,又堪堪撞出来了。

    陈博轩急的直拽腰上的浴巾,商绍城见状,嗤笑着道:“我劝你现在赶紧去找个口罩,回头把脸先挡上,万一半道遇见熟人了呢?我都替你臊得慌。”

    陈博轩扭头蹙眉回道:“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这还没打完呢,鹿死谁手真的不一定。退一万步讲,你打得过女人有什么好显摆的?我要是你,真都没脸炫耀。”

    商绍城坐在躺椅边上,手中拎着装有琥珀色液体的酒杯,闻言,他面色不改的说:“是啊,你连个女人都打不过,当然没脸炫耀了。”

    说完,看着陈博轩那张红了又白,白了又黑的脸,商绍城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要是你,不仅没脸炫耀,我都没脸提这茬。”

    陈博轩伸手捂着心脏的位置,气得直翻白眼。他作势往商绍城身边走,不远处的沈冠仁笑说:“没长记性?你打得过他吗?”

    陈博轩闻言,原地停下脚步,然后冲着沈冠仁发脾气,“你过来拦我啊,不然我怎么下台?”

    三人这边旁若无人的唇枪舌战,这是他们私下里的惯有状态,所以并不以为意。倒是站在旁边看着岑青禾打球的金佳彤全都听见了,她强忍着笑,怕被他们给注意到。

    从她的角度,她可以不着痕迹的偷着打量商绍城,他穿着一件墨绿色的休闲衬衫坐在那里,背后尽是江水跟姹紫嫣红的霓虹灯光,那些色彩斑斓的颜色映照在他身上,脸上,那样的炫目,却都不敌他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

    他比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好看,无论是现实中的,还是电视上的明星。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对男人的帅还停留在上一个层次。见了他之后,他刷新了她对男人长相好看的新标准。

    “呀!”

    金佳彤‘身在曹营心在汉’,打着看球的幌子,其实双眼一直在偷着瞄商绍城的方向。

    岑青禾说他有女朋友,她没想过跟他怎么样,更何况他这样的人,怕也是看不上她的。所以她权当近距离多看看帅哥了,这一晃神,只见陈博轩围着浴巾跨步上前,她后知后觉的顺势一看,原来岑青禾这一局已经打完了,桌上除了白球之外,还有两颗彩球,没有清桌。

    陈博轩站在球桌边,懊恼的道:“刚才用力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不然一定能进。”

    岑青禾心底也是懊悔,可局面就是这样,她不赖旁的,只怪自己技术不到家。

    商绍城从椅子上站起身,迈步走过去,黑色的眸子在岑青禾跟陈博轩之间扫来扫去,最终还是落在岑青禾脸上,口吻桀骜的道:“认不认输?”

    岑青禾面色平静的回道:“我知道你一杆清的几率很高,但输没输,还得看最后的结果,我现在认什么输?”

    商绍城唇角稍稍勾起,那双会勾人的眼睛中带着十足的诱惑意味,他说:“投降输一半。”

    岑青禾问:“怎么个一半法?”

    商绍城笑着回道:“你现在认输,我就当陈博轩没加过注。”

    这么大的诱惑……陈博轩下意识的看向岑青禾,只见岑青禾眼睛都没眨一下,更别说是迟疑,她当即点头回道:“好啊,那我认输。”

    商绍城眼底很快的闪过了一抹轻诧跟狐疑,似是没想到她认输认的这么容易。

    而陈博轩也是本能的道:“青禾,你认什么输啊?不用惧他,大不了就娘着走回去呗。”

    岑青禾对陈博轩一扬下巴,笑着回道:“为朋友,得两肋插刀嘛,认个输算什么?”

    陈博轩感动坏了,当即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又一次向岑青禾走去。

    这一次岑青禾没有后退,只是笑的一脸无奈。

    但陈博轩经过商绍城的时候,他忽然不动声色的一把抽走了他腰间的浴巾。

    “啊!”这一声尖叫,出自金佳彤的嘴。她咻的伸手捂住脸,背过身去。

    岑青禾也是美眸一瞪,本能的别过头,却忍着没有喊。

    耳边随后便传来陈博轩的怒骂,“我靠!商绍城,你损不损……”

    沈冠仁不知何时走到岑青禾身边,他微笑着道:“顶层风大,带上你朋友,我们去楼下吧。”

    岑青禾再转过身的时候,眼睛看向正前方,陈博轩已经抢回了浴巾,正牢牢地围在腰间。商绍城从旁揶揄,“系紧一点儿,别走走路掉了。”

    陈博轩说:“你不损它不会掉。”

    金佳彤帮岑青禾把高跟鞋拿过来,岑青禾也是本能的抬脚就要穿。

    “欸……”

    商绍城跟岑青禾隔着四五米远的距离,他朝她看来,对上她茫然的眼神,他出声说:“你属金鱼的,忘性这么大?输了光脚走回去,有你的战友陪你一起,你并不孤单。”

    岑青禾悻悻的把脚收回来,也没穿拖鞋,而是光脚踩在地毯上。

    见她弯腰拎起高跟鞋,再抬头的时候,脸都憋红了,也不知是气得还是充血。

    沈冠仁从旁温和的说道:“你脚扭了,不穿高跟鞋正好,恢复的快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