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丹青闻人〕〔盛唐第一闲人〕〔清天白灵卷〕〔重生之傲问苍穹〕〔司令,以权谋妻〕〔逐尘录〕〔道姑本良善〕〔美女总裁的近身狂〕〔七塔之上〕〔穿越之农商〕〔娘子是潘金莲啊〕〔重生之笑红尘〕〔最强都市神兵〕〔香江星光1980〕〔水浒之王者天下〕〔我的老婆是狐仙〕〔嫡女风华:邪王的〕〔花都娱乐风暴〕〔皇帝开挂系统〕〔列神的大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03章 越玩儿越大
    :

    陈博轩算是看透了,什么朋友不朋友的,全都是一帮落井下石的主,合着都在这儿等着看他的热闹呢。

    球杆往桌上一放,他一边解着衬衫扣子,一边看着岑青禾问:“是全裸还是留条内裤?”

    岑青禾看着他已经连续解开两颗扣子,胸前的皮肤说露就露,这也是个不怕事儿的,她赶忙道:“不用全脱。”

    陈博轩笑了下,手上动作利落的解开全部扣子,黑色的衬衫被江风吹散,露出他里面健身过后的精壮胸膛。

    岑青禾瞄了一眼,别说跟商绍城一样,也是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

    不看白不看,更何况还是养眼的。

    金佳彤早就在陈博轩动手解第一颗扣子的时候,迅速的别开了视线,偏头佯装在看江上夜景。

    陈博轩迈步往躺椅处走,将上身的衬衫脱下,随手往旁边一扔,他又动手解皮带。

    商绍城起身往台球桌边走,沈冠仁也起身离开。

    陈博轩看着沈冠仁道:“你干嘛去?”

    沈冠仁说:“刺眼睛。”

    陈博轩瞥了一眼,故意一弯腰,当众把裤子给脱下来,正巧金佳彤转头,她看见他只穿白色内裤的屁股,顿时吓得尖叫一声,咻的伸手捂住脸。

    陈博轩闻声望来,一脸坦然的道:“我穿着内裤呢,叫什么?”

    让岑青禾看看上半身可以,她也没那么开放,可以明目张胆的盯着不熟的男人下半身看。余光瞥见陈博轩在对面旁若无人的脱裤子,她内心血液奔腾,有些后悔跟他玩儿的这么大。

    陈博轩脱了裤子,随手抽过一条白色浴巾缠在腰上。隔着一张球桌,他看着岑青禾这边,出声道:“让她把手拿开吧,多少人想看都看不着呢。”

    岑青禾拍着金佳彤的肩膀,低声道:“没事儿了,他穿好了。”

    金佳彤低着头,慢慢把手拿开,脸色那叫一个红。

    岑青禾心底也不好意思,可这会儿只得硬着头皮,装作一副坦然的样子,出声安慰:“他脱的都不怕,你看的怕什么?”

    金佳彤没出声,站在球桌边,已经拿好球杆的商绍城道:“人家那才叫女人的正常反应。”

    岑青禾抬眼看向商绍城,商绍城也看着她,眼带讥屑,挑衅的问:“你这是‘见多识广’,都麻木了吧?”

    岑青禾忍,朝他莞尔一笑。其实心底想的是,她真后悔没跟商绍城赌脱衣服的。

    商绍城也没有再往下说什么,只是回给她的那记意味深长的眼神,忽然让她后脊梁一冷。

    她莫名的有种感觉,他刚刚又猜到她心里面想什么了。而且他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敢吗?

    是啊,她敢吗?如果她跟商绍城赌脱衣服的,那今天从这儿裹着浴巾出去的,指不定是他还是她呢。

    他这人不仅嘴毒,还猖狂。

    球童已摆好球,商绍城站在桌边,看着岑青禾道:“让你先打?”

    岑青禾从躺椅上站起,微笑着回道:“好啊。”

    跟他过招,不能争一时之气,更不能中了他蓄意挑衅的圈套。

    正所谓先发制人,如果让他先打,他的成绩一定会给她造成莫大的心理压力。

    岑青禾穿着拖鞋往球桌边走,围着浴巾赤着上身的陈博轩站在不远处,一脸脱光了的人不是自己的坦然模样,还不怕死的挑衅商绍城,“我加注,赌你赢不了岑青禾。”

    商绍城慢条斯理的把玩手中的球杆,眼睛都没抬一下,径自道:“输的底儿掉,你拿什么赌?”

    陈博轩挑眉回道:“老规矩啊。”

    商绍城侧头看了他一眼,面不改色的说:“我不跟你赌钱。”说着,他目光往下移了几分,落在陈博轩腰间的白色浴巾上。

    陈博轩眼带狐疑的道:“你想让我光着回市区?”

    商绍城揶揄道:“我是想了,就怕警察当你猥亵,把你抓回局里,到时候还得麻烦我们去赎你,丢人。”

    陈博轩蹙眉问:“那你想怎么样?”

    商绍城唇角一勾,出声回道:“你把浴巾往上挪挪,光挡着下边儿怎么行,万一上半身受风了呢?”

    陈博轩一时间有点儿懵,没弄明白商绍城是嘛意思。直到沈冠仁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他让你像女人刚洗完澡那样围浴巾。”

    “靠!”陈博轩忍不住骂了一句。

    商绍城一双漂亮的眸子隔着几米外瞥着他,语气挑衅的问:“敢不敢赌?”

    对于陈博轩而言,光着不怕,但是不能让他像女人一样娘,这多没尊严。

    面对商绍城赤裸裸的嘲讽,陈博轩迟疑了几秒,忽然把头偏向岑青禾那边。

    岑青禾让他看一眼就觉得坐立难安,果然,陈博轩看着她问:“你有信心赢他吗?”

    岑青禾余光瞥见商绍城也在看她,这会儿她要是说没有,那就是打自己的脸。可若是说有,陈博轩他……

    “我不建议你把宝押在我身上,我会觉得有压力。”

    岑青禾回视着陈博轩,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谁料陈博轩也是个胆儿大的,她明明已经暗示过他了,可他偏偏突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我信你!大不了你光脚,我陪你走回去。”

    岑青禾很努力地挤出一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笑容,其实她根本不想跟着个围浴巾的娘们儿一起走回去。

    商绍城见陈博轩已经进了套,他眼带促狭的道:“我看好你们,两个人一起走,彼此有个照应,也没那么尴尬。”

    岑青禾是忍不了商绍城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了,她侧头看着他说:“那你呢?陈博轩加了注,如果我赢了,你怎么办?”

    商绍城头没动,只是黑色的瞳仁一转,视线落在了岑青禾脸上。

    两人目光相对,他不冷不热的说:“你赢了,我随你说。”

    “好!就这么定了!”

    这话当然不是岑青禾说的,而是跟岑青禾拴在一条绳上,围着浴巾正迎风而立的陈博轩所说。

    他现在只盼着岑青禾能给他争口气,也挫挫商绍城的气焰,他可不想娘们儿唧唧的回市区。

    岑青禾何尝不是憋着一口气?

    自打认识商绍城开始,他除了在诱她签保密协议的时候,对她展颜一笑,高举着互相帮忙的朋友大旗,实则完全是哄骗她上套的计谋。

    打那之后,他什么时候给过她笑脸?

    她现在才知道,他的钱哪是那么好赚的?

    如果只是跑跑腿也就算了,她现在还兼职专业的‘分手大师’,隔三差五的找人撕逼打脸。

    他不乐意见女人分手前的嘴脸,合着她就乐意见?

    天晓得那些被他甩掉的女人,身上的戾气有多重,她好怕那些人在背地里扎小人诅咒她,不然她也不会接二连三的走背字。

    她算是看明白了,吃喝享乐的事儿他做,背信弃义的活儿她干。现在她都做病了,只要看见他的电话,心里就直突突,生怕他又叫她去做‘损事儿’。

    不敢明目张胆的报仇,在球桌上赢回面子总可以吧?

    岑青禾在心里面数出商绍城的百八十条罪状,然后憋着气走到桌前去开球。

    ‘啪’的一杆打出去,桌上彩球四飞,随着‘噗通噗通’的几声响,打从球入袋的速度跟动静,也不难看出岑青禾是抱着必胜的决心。

    毋容置疑,岑青禾的台球打的极好,算得上是专业水准,出手果敢,让人看着心里爽快。

    因为跟商绍城之间的赌注太大,所以三层为数不多的几人全都围了过来,就近看比赛。

    岑青禾打的紧张,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失手,因为她亲眼看过商绍城一杆清。他那水准,可不是偶然就能打出来的。

    高手跟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输赢就是一球之间。之前有薛凯扬跟着插科打诨,这回可真是实打实的拼实力。

    眼看着桌上只剩下最后一个球,陈博轩忍不住从旁鼓劲儿,“青禾,一杆清了它,回头我送你包……”

    他话还没说完,岑青禾已经出手,‘咚’的一声,半色紫球应声入袋,一如篮球的空心球,没有任何悬疑,正中中心。

    “呀!青禾好厉害!”金佳彤高兴地原地跳起。

    陈博轩更是攥拳做了个给力的动作,控制不了内心的喜悦,他大步跨上前去,对岑青禾张开双臂。

    岑青禾看着他赤裸的胸膛,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眼神中也带着一丝惊慌。

    沈冠仁笑说:“你别把人吓着。”

    商绍城斜眼道:“你没看见她眼里写着‘不约’吗?”

    陈博轩也不嫌尴尬,自然的收回双臂,他改成双手握着岑青禾的左手,满脸感激的道:“争气,真争气!你说,你想要lv的还是gucci的?”

    岑青禾笑的一脸尴尬,“不用……”

    “用!你得用,这是你应得的。”

    感觉自己不用娘着回市区,陈博轩激动地溢于言表,如果他现在手里有包,他一定都送给岑青禾。

    商绍城瞥了眼陈博轩紧握着岑青禾的手,他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偏偏要从他们中间穿过,惹得陈博轩松手之后,蹙眉道:“干嘛?”

    商绍城拎着球杆,眼带嫌弃的道:“上一边儿站着去,碍眼。”

    陈博轩瞥了商绍城一眼,然后想去拉岑青禾的手臂,带着她往别处去。

    商绍城跟背后长眼睛了似的,头也不回的说:“他有女朋友,你俩最好别让她看见。”

    此话一出,岑青禾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躲开陈博轩伸过来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