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天神帝-叶擎苍〕〔抗日之少年战将〕〔龙魂医师〕〔娱乐韩娱〕〔茅山鬼王〕〔我给物品加词缀〕〔蜘蛛科技帝国〕〔世子的崛起〕〔慵懒的魔王系统〕〔诡神冢〕〔兵器大师〕〔都市之我为宗师〕〔塞尔达入侵漫威〕〔从影评人到文娱大〕〔轮回开端〕〔海贼之血旗天下〕〔娇妻在上:总裁老〕〔修真界唯一锦鲤〕〔我不是在玩游戏〕〔穷山恶水出刁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94章 惹她生气
    :

    岑青禾下意识的说:“哪个女人分手时能做到面不改色的?”

    商绍城道:“我允许女人有多面性,但恰好她们分手时都一个德行,何必临了还把对方在自己心里的最后一点儿好感也给抹掉呢?干脆不要见面好了。”

    嘴里说的头头是道,说白了还不就是个心狠手辣的?

    岑青禾真是庆幸自己跟商绍城之间的关系,她以为跟他谈利益挺难的,可现在看来,宁肯跟他谈利益,也绝对不要跟他谈感情。

    两人重新回到楼上静点室。之前商绍城坐的位置,前后左右都是陌生女人,所以他干脆另找了处人少的地方坐下。

    岑青禾帮他挂好吊瓶,坐在他右手边的第二个位置,两人中间隔着一个偌大的购物袋。

    她主动帮他撕开一袋薯片,商绍城边看电视边吃。

    岑青禾从袋子中翻出唯一的一瓶黄桃罐头,然后看着商绍城道:“我给你打开,你吃点儿吧。”

    商绍城说:“我不爱吃桃。”

    岑青禾说:“生病吃桃罐头,是‘逃’的意思,病很快就会好,我们老家那边儿的说法。我帮你打开,你意思意思吃一口。”

    商绍城瞥着岑青禾道:“你年纪不大,怎么这么迷信?”

    上次吃火锅的时候还帮他相面,他就没见过她这年纪做这种事儿的。

    岑青禾没有看商绍城,而是将罐头瓶子倒过来,使劲儿拍着瓶底,边拍边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再说桃罐头又吃不坏人。”

    说着,她将罐头瓶子重新翻过来,盖朝上。用力一拧,盖子‘嗤’的一声打开了。

    她把叉子放进瓶口,递给商绍城。

    他见过的女人各式各样,温柔的,活泼的,大气的,其中也不乏不拘小节的。但从来没有一个像岑青禾这般,怎么说呢……不装?

    没错,就是不装。

    以往他身边的女人,无论什么类型的,总要顾及他的感受,在不确定他的喜好之前,不会过多的露出模棱两可的脾性来。

    可岑青禾不一样,她是真的对他没意思,所以才会在他面前聊毛鸡吃鹌鹑,这会儿又徒手帮他开罐头。

    她想证明她温柔贤惠吗?

    不,她这举动,只能证明她没少吃罐头。

    想着,商绍城莫名的觉着好笑。在她递给他桃罐头的时候,他伸手接过,似笑非笑的问她:“上次半宿半夜给你打电话那男的,是你前男友吧?”

    想到萧睿,岑青禾心底顿时咯噔一下,连带着表情都僵了。

    下意识的别开视线,她努力控制着情绪,佯装平静的回道:“不是。”

    商绍城说:“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还真不是个好演员。”

    岑青禾前一秒还内心平静,这会儿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搅的她心神不宁。

    她有些来气,所以眉头轻蹙,忍着脾气道:“我不想聊这个。”

    商绍城打量着岑青禾脸上的表情,闻言,他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说:“你跟你前男友因为什么分的?他劈腿了?还是你移情别恋了?”

    岑青禾微垂着视线,好看的唇瓣紧紧抿着。还不等她回答,商绍城又说了,“我觉得你移情别恋的可能非常小,因为你现在还是很在乎他,连他的人都不能提。那就是他做错事儿了?”

    岑青禾不愿意回想起当初的那段经历,所以她沉声回道:“以前的事儿我不想提。”

    商绍城右手拿着叉子,低头看着面前的黄桃罐头,想要叉一个上来,可叉子不怎么好用,他又是个左撇子,所以在那儿戳了半天也没戳上来。

    他只是随口说:“大家都是朋友嘛,有些事儿应该学会分享。”

    岑青禾拉着脸道:“我不想分享。”

    “不拿我当朋友?”

    商绍城好不容易把半个黄桃叉起来,可还没等往上提,又掉了。

    正当他打算再次尝试的时候,忽然罐头瓶子被人伸手拿走,商绍城抬头一看,岑青禾正没好脸色的看着他手上的叉子。

    果然,下一秒,她倾身过来,又抢走他手上的叉子。

    “不爱吃就别吃了。”

    她看都不看他一眼,别过身去自己吃。那么大半个黄桃,她一口就吞下去,也不知道在跟谁赌气。

    商绍城见状,顿时哭笑不得。

    “生气了?”看着她的侧影,他饶有兴致的问道。

    岑青禾的嘴巴被半个黄桃塞得满满的,不回头,不回答,更不看他。

    商绍城眼底带着促狭的目光,优哉游哉的道:“我猜你前男友一准儿劈腿个有钱女人,再不然就是个事业型的女人,所以才会刺激的你一怒之下跑来夜城,还这么拼命的想在工作上找些满足感。”

    如果他说的对,岑青禾一定会露出伤心的样子来;如果他说错了,以她的性格,八九不离十也会反驳。

    这都在商绍城的算计当中,他说这句话不过是投石问路。

    但是第一次,他在岑青禾身上失算了。因为她没有正面承认或是否定,只是当咽下嘴里的东西之后,学着他一贯的口吻,不冷不热的道:“我觉得你一定是吃饱了。”

    商绍城略微一愣,因为计算失误。

    不过他没生气,只是佯装不悦道:“嫌我吃饱了闲的?”

    岑青人语气认真的回道:“吃饱了才有劲儿八卦别人,之前难受的话都说不出来。”

    商绍城说:“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岑青禾面无表情的道:“谢谢。”

    “不客气。”

    见她是真的不高兴了,商绍城收起了之前打趣的样子,企图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看着岑青禾说:“欸,你不是给我买的罐头嘛,自己都快吃完了。”

    岑青禾淡淡道:“你要吃我再给你买一瓶。”

    商绍城说:“不用了,你脚都受伤了,不好意思指使你。”

    岑青禾不出声,只闷头吃罐头。黄桃泡久了,又软又甜,可她却莫名的尝到了酸涩的滋味儿。

    她很想大声告诉商绍城,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你这么渣,不是所有的分手都是有一方出轨或劈腿。

    想到萧睿,想到他那样或歇斯底里或无奈委屈的问她,求她,叫她别走,她的这颗心都要碎了。

    本想借着吃来转移一下视线,可吃着吃着,眼泪涌上了眼眶。岑青禾忽然放下罐头瓶子,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商绍城看着岑青禾疾步离开的背影,俊美的面孔上,露出了一抹模糊了迷茫跟后悔的表情。

    她性格蛮好,所以他才会想多跟她说两句话,没想到这一说,还给人说哭了。

    她说的没错,他是挺害怕她撂挑子不干的,毕竟有她帮他料理一些事情,他还都挺放心的。

    可他不会低声下气的哄她,毕竟两人的关系在这儿摆着呢。他是雇主,她是‘劳力’,如果养成了他低下头去哄她的习惯,那以后难的人只能是他。

    所以商绍城拿过旁边打开的薯片,‘咔嚓咔嚓’边吃边看电视。

    岑青禾在外面没待多久,在恢复情绪的同时,还顺道给金佳彤打了个电话,询问一下售楼部那边的情况。

    都是熟客介绍过去的,基本上来看了房子之后,现场就拍板签合约了。

    公事那边儿挺顺利,岑青禾松了口气。

    等她再回来静点室的时候,面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她在距商绍城一人远的座位处坐下,打了袋薯片开吃。

    商绍城目视前方,出声问道:“气消了?”

    岑青禾同样目视前方,淡定的回道:“本来也没生气。”

    商绍城道:“一般女人说没生气的时候,百分百就是气着呢。”

    岑青禾道:“你指的‘一般女人’,通常都是你的历任女朋友,咱们关系不一样,这个就不用套了。”

    商绍城说:“你可以把怒气折好算进业绩里,回头我一起给你报销了。”

    瞧瞧,乍听之下多么霸气的话,其实细致的一剖,连感情跟情绪都能明码标价……哈。

    岑青禾是真不生商绍城的气了,因为他这人的世界里,什么东西都是有价可换的。

    “放心吧,我回去后会把今天的业绩算好了上报给你。”一分钱都不差。

    在商绍城的吊瓶快要点完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只听得商绍城说:“现在不行,晚点儿的吧,我在医院。”

    手机中隐约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医院?你把谁的肚子搞大了?”

    商绍城眼皮都不挑一下,淡淡道:“我很讲卫生的,你以为我是你?”

    “那你怎么了?去医院干嘛?”

    “吃坏东西了。”

    “靠,我就说你跟苏妍犯克吧……”

    岑青禾无意偷听商绍城的电话,但隔得太近,听到后面,她都猜出对方是陈博轩了。

    陈博轩约商绍城回海城,商绍城说待会儿订机票。

    临挂电话之前,陈博轩说:“你爸妈也真是的,干嘛把你送夜城去受罪?你在那边连个玩儿的人都没有,现在连去医院都得自己,没有人陪着吗?”

    商绍城平静回道:“岑青禾在。”

    陈博轩很是意外,“她也在?那你待会儿把她一起带来呗,她桌球打的那么好,晚上还能打两局。”

    商绍城侧头看向岑青禾,面色淡淡的问:“晚上我们在海城聚会,想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