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老公,强势爱〕〔时少放肆宠:鲜妻〕〔娇妻撩人:军少别〕〔女神的最强兵王〕〔爱在长夜无尽时〕〔神级修炼系统〕〔顾少的心尖萌妻〕〔腹黑鬼夫赖上我〕〔乱世谋:江山为祸〕〔奇事心语〕〔美女日记之离歌〕〔神话血脉〕〔嫡女生存手札〕〔绝天武神〕〔蝶变:危险关系〕〔欢喜田园〕〔总裁的第一宠妻〕〔鱼不服〕〔妙手狂兵〕〔踏破星河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92章 有钱就是爷
    :

    跟商绍城同一排坐着的,还有几个女人,岑青禾从她们面前走过,她们从上到下的打量岑青禾,她身上穿着的明明是男人的衬衫,两条白皙的长腿上,膝盖那里泛着粉红,很是明显。

    众人心思各异,原本在医院碰见单身大帅哥,还既惊又喜的以为,没准儿抓准机会可以往下发展发展。这回一看,八成是没戏了。

    因为陌生人跟商绍城之间只隔了两个人的位子,岑青禾又不能挨着别人坐,只得坐在了商绍城身边。

    他问她:“医生怎么说?”

    岑青禾手里拿着冰袋,左腿翘起压在右腿上,一边冰敷左脚踝,一边回道:“没什么事儿,说是扭到筋了,养两天就好。”

    商绍城说:“你要是不舒服就先走吧。”

    岑青禾侧头看着他道:“不用了,反正售楼部那边儿已经交给别人了,我回家也没什么事儿做。”

    生病的人嘛,总是要给予温暖和照顾的。虽然岑青禾觉得商绍城这人就算生起病来,战斗力也没有减弱多少。可留他一个人在医院,她会觉得他挺可怜的。

    她这人心善,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陪陪他好了。

    面前的电视里还在放着《新白娘子传奇》,岑青禾跟商绍城并肩而坐,加之前后排跟同排的一些人,让她莫名的有种电影院看电影的错觉。

    如果薯片没吃完就好了……

    看了能有十分钟的样子,身边的商绍城忽然站起身。岑青禾下意识的侧头一看,他抬手把两瓶药水从挂钩上拿下来。

    她赶紧站起身,出声问:“怎么了?”

    商绍城道:“我出去一趟。”

    岑青禾说:“去洗手间吗?我帮你。”

    她伸手要帮他拿药瓶,商绍城也没说什么,让她拿着。

    她把冰袋放下,举着药瓶跟他一起走出静点室。

    因为身高差距,岑青禾尽量举高手臂,怕他的滴管回血。但她身上的衬衫长度有限,随着她手臂的举高,衬衫下摆瞬间就往上窜了好多,眼看着就要提到大腿根了。

    商绍城余光瞥见,眼疾手快的伸出左手帮她往下拽了一把。他左手是扎着针的,这举动还吓了岑青禾一跳。

    她低头一看才想起自己身上穿的什么。

    余光瞥见走廊迎面走来的陌生人皆是往她这边看,岑青禾有种血气翻涌的感觉,赶紧把右手臂往下缩了一些。

    身边的商绍城面无表情的道:“那男的看你大腿了。”

    他目光瞥过斜对面的一个年轻男人,男人身边还站着个挽他手臂的女人,看样子是他女朋友。

    女朋友还在身边,可他的眼睛却时不时的偷着往岑青禾身上瞄,尤其是她的两条大腿。

    岑青禾叫商绍城说的不好意思,却偏偏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了缓解尴尬,她主动岔开话题,“这个高度可以吗?”

    她把药瓶举到他耳朵齐平的高度。

    商绍城不着她的道,径自似笑非笑的说:“在医院就别勾引人家男朋友了,小心那女的待会儿看见,过来挠你我可不管。”

    岑青禾对勾引这两个字甚是敏感,所以她咻的侧头向他看来,蹙眉道:“谁勾引他了?”

    商绍城说:“你没见满走廊男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你身上了吗?”

    岑青禾说:“眼睛长他们身上,我还能管得着他们看不看我?”

    商绍城侧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戏谑的说:“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吗?”

    岑青禾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满满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神情,她一口气顶上来,刚想跟他掰扯两句,但是话到嘴边,她忽然泄了一口气,随即勾起唇角,学着他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出声回道:“说到‘众星捧月’,我可真比不上商总监你。”

    那万草丛中一朵花,堪比唐僧落到了女儿国,场面谁看谁想笑。

    商绍城怎会听不出岑青禾的话里有话,他面不改色,径自说道:“我可没让人占着便宜。”

    岑青禾说:“占没占着便宜,这就见仁见智了。我刚看见坐你后面的那几个女的,偷拍你照片,你知道她们晚上会对着你的照片干什么?”

    商绍城闻言,侧头向她看来。他一双黑色的眸子又好看又灵气,像是会说话。

    岑青禾跟他视线相对,几乎是刹那间就收到了他眼底询问的讯号。

    她后脊梁一麻,赶紧说:“我可没说她们会那样。”

    商绍城说:“你知道我想的是哪样?”

    岑青禾强忍着血气往脸上冲的速度,硬着脖颈回道:“我猜你一定是想到那里了,你的眼神告诉我了。”

    商绍城饶有兴致的问:“那你说说我想到哪儿了,别咱俩想的不一样,回头再误会了。”

    他越说岑青禾脸越红,最后只得别开视线,一抬头,正好两人已经走到洗手间门口,她出声道:“你进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商绍城没有马上回答,只是从裤袋中掏出一个浅咖色的烟盒,岑青禾瞥了一眼,只见烟盒最下面有几个数字,好像是1916。

    他单手抽出一根烟来,岑青禾很快的道:“医院不能抽烟。”

    商绍城已经把烟叼在嘴里,闻言,他咬着烟,低声回道:“我进去抽,你帮我拿一会儿。”

    说着,商绍城已经推开男厕房门,闪身进去,房门没有关死,留了一条缝,方便岑青禾站在门外帮他举着吊瓶。

    医院人来人往,岑青禾穿成这样举着吊瓶站在男厕门口……她都要疯了。如果商绍城是来上厕所的,她忍了,可他是来抽烟的!

    她气得哭笑不得,连翻白眼儿的冲动都没有了。

    他还真会指使人,拿她当移动的旗杆子了?

    正想着,墙角右侧拐过来一个男人,他是来上厕所的,可一抬头看见岑青禾,他顿时愣了一下,甚至往后退了两步,仰头看了看上面的标志,确定是男厕,这才敢试探性的往门口处走。

    岑青禾尴尬的恨不能隐身,只得装作视而不见,别开视线。

    男人推开男厕房门往里走,才跨了一步就看见墙边站着的商绍城。他的左手背处贴着医用胶布,针管连着外面岑青禾举着的吊瓶。

    商绍城用右手夹着抽了三分之一的烟,口中吐出的白色烟雾有些模糊了他的脸,唯有金色烟嘴在他唇边显得特别耀眼。

    男人一边往前走,一边感叹着,这种女朋友,向来都是别人家的女朋友。

    抽一根烟也就三分钟的功夫,更何况商绍城已经憋了一会儿,眼下抽的比平时快了一些,两分钟就抽完了。

    他又点了第二根,这次站在墙边慢慢抽。

    他是无所谓了,难为岑青禾都快成了男厕门前的标志‘建筑物’,得谁谁看。男的进门之前诧异的看着她,对面女厕进出的人也是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

    岑青禾在门外度秒如年,忍不住出声催促,“商总监,抽烟有害健康。”

    商绍城顺着门缝听见她要死不活的声音,淡淡回道:“没听小岳岳说嘛,抽烟有害,但是健康。”

    岑青禾闻言,马上头一侧,满眼兴奋的道:“你也喜欢小岳岳吗?我超爱他。”

    商绍城说:“挺有意思的。”

    岑青禾笑着道:“那是挺有意思吗?他超可爱,萌贱萌贱的。”

    商绍城一边抽烟一边说:“他前几天刚在海城开完相声专场,你没去看吗?”

    岑青禾瘪着嘴回道:“我哪儿有时间啊,现在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

    商绍城说:“不用提醒我,我记着欠你一天的业绩呢。”

    岑青禾马上道:“谁提醒你了?”

    他有没有太敏感?想太多?

    商绍城忽然拉开房门从里面出来,因为两人离着近,所以她闻到他身上的一股烟草香味儿。

    没错,是香味儿。

    她以前是讨厌烟味儿的,一闻到就有种头疼的感觉。但自打被她发现蔡馨媛也抽烟之后,蔡馨媛索性明目张胆的在她面前抽起来。

    闻惯了,现在倒也不觉得不好闻。更何况商绍城身上本就有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儿,如今混杂着烟草味儿,倒也别样的独特。

    他出来之后,岑青禾问他:“你不直接上个厕所?”

    商绍城平静的回道:“我膀胱好。”

    她偷着白眼儿他,跟着他一起往外走。

    他走的不是回静点室的方向,而是去电梯那边的。岑青禾问:“去哪儿?”

    商绍城说:“下去买吃的。”

    岑青禾说:“你想吃什么,我去买,你先回去吧。”

    他这样走来走去,长腿一迈,脚下生风。可怜她跟在他身边,举着吊瓶,脚受伤还得穿着高跟鞋丫鬟似的跑前跑后。

    她宁愿自己出去买,也不愿意带着个大‘拖油瓶’一块儿去。

    商绍城目视前方,头都没偏一下,径自道:“你脚受伤,我要是让你一个人下去,显得我多没有绅士风度。”

    岑青禾心想,那你让我回去啊?别说他这口吻充满了戏谑,完全不含一点真心实意,就算他认真的说,她也不信。

    她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人绝对是资本家中的佼佼者,压榨底层劳动人民的心血,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似是再次猜到她心中所想,所以在临进电梯之前,商绍城看了岑青禾一眼,出声道:“说好了你今天的业绩我买单,你把我当客户好了。要知道想让客户主动掏腰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