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柒贺逸宁〕〔在时光深处相爱〕〔妖孽至尊兵王〕〔妖孽娘子:拐个师〕〔八零军嫂有点苏〕〔我在古代卖内衣〕〔喜剧大世界〕〔请爱我,苏小姐〕〔黄庭道主〕〔池净〕〔我真是个富二代〕〔[综漫+刀乱]今天也〕〔重回下岗时代〕〔绿茵峥嵘〕〔仙界最强狗仔〕〔大魏霸主〕〔工业之王〕〔魔法仅仅只是开始〕〔最强女王:早安,〕〔神王无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8章 跟他一起长知识
    :

    虽然明知道商绍城是在威逼,是演戏,可岑青禾还是难掩悸动,简直太特么帅了!

    平日里烦透了他嘴损的模样,没想到关键时刻还真是挺有用。岑青禾心底激动地不行,偏偏脸上还得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当真是考验演技。

    商绍城长的好看,可是绷起脸来莫名的让人害怕。几个票贩子不安起来,正如岑青禾所想,国家没有惩治医院倒号的法律,所以他们才敢这般横行霸道。

    可如今碰上个硬茬子,一哭二闹三上吊,连蒙带骗,十八般武艺全都给用上了,人家完全不吃这套。

    倒腾个号,再赚钱能赚多少?要是真进了局子,别说六年,六个月他们都坐不了。

    在钱跟自由之间,几个票贩子不敢赌,一看商绍城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所以他们短暂的权衡之后,马上就变了脸。

    之前装心脏病的第一个从地上爬起来,他满脸是血的往商绍城跟岑青禾这边走,吓得围观群众不由得往后退去,还以为要打架。

    结果他走到商绍城面前,点头哈腰,连声说:“哥们,我之前一时失手,真的是不小心才伤了你女朋友,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商绍城面无表情着一张俊美的面孔,淡淡道:“一时失手?那你怎么不伤你自己女朋友呢?”

    男人赔着笑脸,奈何满脸都是血,所以表情莫名的狰狞。

    他连连道:“是我的错,这事儿赖我,你看咱们私下……”

    说话间,他想要往商绍城这边凑。

    商绍城眉头轻蹙,眼底露出嫌恶之色。带着岑青禾往旁边闪了一步,他沉声道:“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别想碰瓷儿。”

    男人尴尬的站在原地,前一秒还在装死,这会儿倒是装上孙子了,什么好听话都说,只求商绍城别认真。

    另外两个票贩子也走过来,其中一个也是跟商绍城赔礼道歉,倒是另一个机灵一些,把目标对准了岑青禾,不停的说:“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这种人一般见识,今儿是我们的不对,你看需要什么补偿,我们赔你医药费也行,你可千万别跟警察那儿告我们,我们真的是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有可能的话,谁乐意做这行……”

    说着,男人忽然膝盖一弯,在岑青禾吓得后退的时候,他已经‘扑通’一声跪下了。

    “我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要是进去了,她也一准儿活不了了……”

    另外两个男人见状,一个扶的,一个声泪俱下跟着求饶。

    岑青禾吃软不吃硬,之前这帮地痞不要脸,所以她才跟他们硬碰硬,这会儿见他们哭爹喊娘的,虽然明知道这话八九不离十也是套路,可她就是看不了。

    别开视线,她蹙眉,只因为心里不舒服。

    商绍城也烦得慌,眼底露出赤裸裸的讽刺跟嫌恶,他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赶紧走吧,别跟这儿哭丧似的。”

    几个票贩子一听,立马拔腿就要往外跑。

    商绍城却忽然伸手抓住其中一个男人的手臂,男人满脸是血的回望商绍城,眼带惊慌,还以为商绍城是后悔了。

    商绍城比他高,所以微垂着视线,睨着他道:“你欠她一个道歉。”

    男人愣了两秒,随即僵硬着脖颈看向岑青禾,连连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

    男人抬手扇自己巴掌,‘啪啪’的声响,那是真卖力气。

    岑青禾余光瞥见他满手血,别开视线,低声道:“让他走吧。”

    商绍城一松手,男人马上跟兔子似的往外窜,生怕窜晚了被警察给堵着。

    几个票贩子都走了,围观的人把目光落在商绍城跟岑青禾身上。女人看着岑青禾的目光中带着明晃晃的爱慕跟激动,男人也带着几分欣赏。

    毕竟这年头骗子最难缠,能帮女朋友出头,又顺道帮广大排队等号的病患们解解气,也是纯爷们的作为。

    医院保安让大家散开,说是没事儿了。其中一个保安负责人打扮的男人走到商绍城跟岑青禾面前。

    他出声问:“您女朋友没事儿吧?需不需要我联系医院帮你们提前做个检查?”

    商绍城看向岑青禾,示意她的意思。岑青禾没有回答,而是看着保安负责人说:“医院里有票贩子,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摆明了团伙作案,可能时间也不短,你们医院是一直没发现还是不想管这事儿?”

    负责人面露尴尬,随即努力微笑着回道:“不好意思,今天的事儿给您带来麻烦了。我们执勤的时候是要负责医院里面的安全问题,至于那些票贩子,我们是真不知道。”

    岑青禾说:“你的意思是,只要票贩子没打伤人就不归你们管是吧?”

    负责人但笑不语,只是脸上的表情更尴尬了。

    岑青禾皱眉道:“我知道医院倒号的票贩子不犯法,可他们直接影响医院的正常运作,有多少人因为他们的耽误不能及时看病的?难道这不算间接伤害吗?”

    “小姐,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今天的事情,我们特别抱歉。如果您有任何需求,我都可以帮您联系医院及时处理,您的反映,我也会马上跟上面回馈。”

    “不是,你们能不能……”

    岑青禾本想说,能不能别成天打官腔?

    只是这话还没说出口,只觉得手臂处一紧,她下意识的说到一半就停住,侧头看了眼商绍城。

    商绍城对保安负责人说:“没事儿了,我们不需要院方的帮助,谢谢你们。”

    负责人对商绍城礼貌颔首,又对岑青禾说了句‘抱歉’,这才迈步走开。

    眼见着一场‘大型表演节目’完全落幕,周围的看客也逐渐散去,各忙各的。毕竟医院这地儿,真的不适合放松‘娱乐’。

    “你干嘛不让我说完?”保安负责人走后,岑青禾侧头看着商绍城问。

    商绍城垂目睨着她,人群一散,他马上恢复到之前那种不冷不热的表情,此时更是口吻略带嘲讽的说:“你还真当自己是女侠了?”

    岑青禾美眸一挑,不满的道:“我没觉得我做错了,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选择。”

    说罢,她又补了一句,“大家对于某些事情的三观不怎么一样,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不想良心过不去,也不想晚上躺下睡觉的时候,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出声帮那对从外地来的老人。我心眼儿小,我能想的一个礼拜睡不好觉。”

    自打上次商绍城的一番职场论过后,岑青禾深切的认识到,她跟他的三观是真的不一样。可能这就是为何他这么年轻,就能坐到盛天营销总监的位子,而她还处在诧异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心术不正的阶段。

    她承认,他说的是对的,但也只适用于职场。

    某些原则性的问题上,她还是要坚持的。这点无关他是不是她上司,他就算是财神爷都没有用。

    “我说你帮人是错的了吗?”商绍城眼皮都不眨一下,径自说道:“不听人把话说完就先下结论,自作聪明。”

    岑青禾习惯了他这种态度,也不怎么往心里去,只是纳闷的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商绍城道:“我说你刚才跟保安说的那些话。”

    “我说错了吗?”

    “没错,但是多余。”

    岑青禾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不服气的执拗。

    商绍城面不改色的回视她,语气平静的说:“你自己心里明明清楚,这么大的医院,不可能不知道有票贩子的存在,之所以没人阻止,也不光是因为还没闹出事情来,只是因为医院默许他们的存在。”

    “我早跟你说过,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你在自己的领域都没弄明白呢,还跑来人家医院里逞英雄。我告诉你,今天也就是没人报警,没出什么大事儿,你看你要是把事情闹大了,这事儿没完,但倒霉的绝对不只是那几个票贩子,你挡人家上头的财路了,知道吗?”

    商绍城眼底带着几分嫌弃跟几分憋气,口气也是在说教一样。

    岑青禾是聪明人,几乎几秒就反应过来,商绍城口中所指的上头是谁。

    以前听说过,医院的票贩子其实是有医院内部人员在供养的。他们一张号卖了多少钱,要层层往上‘交税’。

    原来这事儿是真的,她以前一直不愿意相信,其实她一直都希望这个世界套路少一些,真诚多一点儿,可是没想到啊……比人心更可怕的,是金钱的诱惑。

    商绍城一直在盯着岑青禾的脸,本以为她这心系天下的暴脾气,一定会不服气的跟他犟上几句,结果她只是紧抿着唇瓣,眼底的神色从愤怒变成接受,又从接受变作厌恶跟心寒。

    “想什么呢?”他问。

    岑青禾眼球转了一圈,淡淡回道:“想你演技真不错,我还以为你真报警了呢。”

    商绍城不着痕迹的挑起眉毛,语带挑衅的问:“我怎么听着这话,好像是骂人的呢?”

    岑青禾回以他一记虚情假意的微笑,出声回道:“哪儿能啊,跟您在一起长知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骂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