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探花为王〕〔重生军营成长记〕〔会抽奖的科学家〕〔外戚之女〕〔龙血神帝〕〔现世惊魂〕〔王爷,王妃她恃宠〕〔重生豪门:影后娇〕〔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星徒〕〔奥特曼之最强属性〕〔十里医香:携子妃〕〔抗日之铁血英雄〕〔都市之御美修仙〕〔快穿之路人要翻天〕〔剑起风云〕〔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总裁太坏,娇妻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86章 让他看见狼狈的一面
    :

    票贩子图财,而且小团体占据某家医院,向来横行霸道习惯了,没想到今天遇上了岑青禾这么个不怕‘死’的女人。若非逼不得已,他们也是不乐意把事儿闹大,只是眼下两边儿已经闹得收不了场。

    眼看着保安室那边儿出来人了,几个票贩子互相一使眼色,当即就要跑。

    围观的男群众早就看他们不爽了,所以自发的组织起一道人墙,十几个人拦着他们四五个人。

    保安闻讯赶来,控制场面。

    岑青禾摔得七荤八素,也不知被谁给搀起来,身边人问她有没有事儿,她低着头,脸色通红,这是丢人丢的。

    说实话,她浑身上下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是这自尊心跟面子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她过不去这个坎儿。

    余光瞥见之前打她的男人正被保安拦着,她当即脱下右脚的高跟鞋,因为左脚的已经甩掉了,所以她光着脚,拎着高跟鞋往男人方向大步走去。

    票贩子正跟保安狡辩,所以现场混乱不堪,不过好些人都注视着岑青禾,所以当她来到某男人身后,二话不说举起手中带鞋跟一面的高跟鞋,狠狠地敲向男人脑袋时,旁边不知道第几次发出惊呼声。

    岑青禾绷着一张美艳却冰冷愤怒的面孔,手脚几乎同时动作。鞋跟砸下去的同时,她已经抬起腿,一脚踹在男人侧腰上。

    男人被岑青禾踹的一个趔趄,往旁边挪了两米远,撞得旁边人也跟着移步。

    她丝毫不给男人喘息的几乎,几乎是飞上去的,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巴掌已经呼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众人还来不及惊呼,岑青禾紧跟着又是一脚。这一脚是迎面踹的,直踹在男人小腹处。

    男人连眼前的人都没看清楚,只恍惚感觉到一股拳风,下一秒,他鼻梁骨剧痛。

    别人家的女孩子,打小儿学个钢琴跳个芭蕾什么的,偏偏岑青男孩儿性格,一三五往跆拳道社跑,二四六进修柔道,偶尔周日还跟班上男同学打个篮球健健身什么的。

    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不逢时,空有一身本领,无处发泄。”

    她从小身上就有暴力因子,别人看见打架都绕着走,只有她第一个冲上去,连看热闹带锄强扶弱。

    实话实说,她这么多年,从来没吃过打架的亏。

    今儿众目睽睽之下,还让人给撂倒了,这要是传回家里去,还不被那帮损友嘲笑到死?

    心里憋着一股邪火,岑青禾左右勾拳,专往男人软肋上面打。

    别看她细胳膊细腿,但是打起架来绝对是一把好手。

    眨眼的功夫,男人竟是被岑青禾一脚踹翻在地,她光着脚冲过去连踢带踹,嘴里倒是一个字也不骂,只是脸上那份儿狠劲儿,让人看着都不敢过去拦。

    保安后知后觉,赶忙跑过去两个人,一左一右把岑青禾给拉开。

    其余几个票贩子,趁机跑的跑,跑不掉的就折回来蹲在被打的男人身边,吃惊的看着同伴满脸都是血,地上已经星星点点洒了一路,可见这被打的路线之长……

    岑青禾被保安拉着往旁边站了站,她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垂目睨着地上被她打倒的男人,她心里这才多少痛快一些。

    一般打架斗殴见了血,警车跟救护车都是一起赶来现场的,今天倒也省事儿了,在医院大堂倒下一个,保安马上用对讲机呼叫急诊室那边,让他们派人过来救治。

    倒地的男人已经被岑青禾打晕了,压根儿站不来,等到几名护士推着病床车赶来的时候,旁边的两个票贩子却同时按住同伴的身体,其中一个指向岑青禾,大声道:“大家看看,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把人打成这样,这都什么素质?”

    很多人目睹了事情发生的全经过,暗恨票贩子先动的手,活该,所以没有人替他们说话。

    没人帮他们,他们也可以厚着脸皮自导自演。

    一个助攻岑青禾,另一个就装可怜,非说他朋友有心脏病,糖尿病,这个病那个病,摆明了要讹上岑青禾。

    一旁的护士想要把伤者抬走,两个票贩子不让,“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公道,凭什么把人打成这样?”

    岑青禾原地站着,刚刚那场架打了还不到半分钟,可这会儿她浑身发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也懒得跟他们吵架。

    瞥着两个男人小丑似的拙劣表演,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是朝着旁边翻了个大白眼。

    这一翻……她忽然对上了人群中某人正向她看来的视线。

    商绍城很高,人堆中鹤立鸡群,加之那张让人很能忽略掉的精致面孔跟黑色双眸,所以岑青禾一眼就看到了。

    两人四目相对,她白眼翻到一半,堪堪忍住。

    一愣过后,她第一反应就是羞愧。

    没错,是羞愧跟窘迫。她不知道商绍城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也不知道他看见了多少,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光着脚站在地上,这感觉……说不出的自卑。

    下意识的别开视线,岑青禾低头想要找鞋。

    商绍城嘴巴那么损,他可千万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她,哪怕他冷言冷语几句,估计她都得疯。

    她又不可能动手打他,那就只能自己丢面子了。

    怎么办,怎么办……

    岑青禾被人推倒在地的时候没有想哭的冲动,被票贩子无赖纠缠的时候,也没有担心害怕过。

    但此时此刻,她心慌加心虚,莫名的害怕到想哭。

    商绍城一个人在楼上等了半天,不见她回来,所以给她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人说她出了事儿,正在医院大堂。

    他拔了针急急忙忙冲下来,就看到她光脚站在两个保安中间,两个膝盖不同程度的泛着红。

    他看着她,她低下头,他能感觉到她的紧张跟窘迫。

    心底一口气顶上来,他迈步朝她走过去。

    岑青禾余光瞥见商绍城向她走来,她心底很快的叨念着,完了完了,他这是过来损她的。待会儿她是跑还是站这儿挺着呢?

    他要是说了太难听的话,她是反驳还是……

    正想着,她忽然看见某人向她弯下腰,一颗黑色的头颅在眼前低下。

    商绍城手上拎着岑青禾上班穿的黑色高跟鞋,弯腰将一双鞋子放在她脚尖前面。

    重新直起腰来,他看着她道:“把鞋穿上。”

    他俊美的面孔上看不出喜怒。岑青禾偷着屏住呼吸,他说什么她就机械的做什么。

    抬起右脚,她刚要穿鞋,忽然左边脚踝那里一阵刺痛。她忍不住蹙起眉头,很低的‘哎’了一声。

    商绍城动作很快,抬手握住她的左手臂,扶着她道:“怎么了?”

    “咝……”岑青禾疼的倒吸冷气。

    之前打架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没有发现哪里不妥。这会儿站在原地半天没动,她竟是不知道自己的左脚好像崴了。

    商绍城扶着她,低头看着她的脚踝,出声问:“哪只疼?”

    岑青禾咬了下牙,适应了几秒,先抬起左脚,发现右脚不疼。她把左脚小心翼翼的放进高跟鞋中,然后试着用力,抬起右脚。

    可能刚才是寸劲儿,这会儿左脚踝倒也没有刚才那么疼。

    她低声回道:“没事儿。”

    商绍城一直单手握着她的左臂,当她身体的支撑。

    岑青禾穿上高跟鞋之后,这才觉得心底的自卑跟窘迫少了一些。这感觉很微妙,只是光脚站在他面前而已,她却一瞬间觉着自己像是没穿衣服似的。

    可能是他太光鲜,所以她害怕在他面前露出不修边幅甚至是狼狈的一面;她也知道他嘴毒,更怕他当众让她难堪。

    不过好在,他没有。

    岑青禾一边担惊受怕,一边感激涕零,真的要哭了。

    商绍城从裤袋中掏出她的手机,递到她面前说:“我要是等你这顿吃的,都得饿死在上面。”

    岑青禾接过手机,怯怯的看了他一眼,瞥了下嘴,小声回道:“我早买好了,没来得及拿上去。”

    商绍城看着她,眼底不动声色的滑过一抹不必言说的恐吓,岑青禾见状,立马噤声。

    两人原地站着小声交谈,不远处两个老人快步走过来。老大爷手上还拎着岑青禾从超市提回来的购物袋,老奶奶则握着岑青禾的手,满眼含泪的道:“姑娘,没事儿了吧?哪儿摔坏了?都是我们不好,给你添麻烦了。”

    岑青禾马上回道:“哪的话奶奶,我没事儿,一点儿伤都没受。”

    老大爷一脸懊恼的道:“姑娘,你是好人,这事儿因我们而起的,我们两个不走,该怎么处理,听你的。”

    岑青禾微笑着道:“爷爷,您快点儿跟奶奶上楼去看病,剩下的事儿我来处理。”

    两个老人不肯走,岑青禾小声道:“你们快走,这事儿你们在,我反倒不好处理。你们相信我,快走吧。”

    老人半信半疑,到底还是听了岑青禾的话,老大爷将袋子递到扶着岑青禾的商绍城面前,满眼感激的道:“小伙子,你女朋友是个好姑娘,她替我们打抱不平才跟那帮人动的手,你好好照顾她。”

    商绍城接过购物袋,唇角勾起礼貌的弧度,微笑着回道:“我知道,你们放心走吧,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军妻鲜嫩:权少宠〕〔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