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放开那个女巫〕〔罪爱金水〕〔天降萌宝:总裁爹〕〔万古一拳女神〕〔无上道尊混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重生之侯门邪妃〕〔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强手致胜〕〔叶薇厉空烈〕〔宠宠欲恋〕〔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医妃天下:冥王,〕〔穿过风的间隙〕〔丑妃虐渣不从良〕〔联盟之魔王系统〕〔一夜沉沦总裁轻轻〕〔冰冷少帅荒唐妻〕〔欢乐农女:将军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7章 报应到他身上了
    :

    不过秉持着做人要有礼貌的原则,岑青禾还是跟苏妍解释了一下,“昨晚警察局打来电话,叫我去认上次的抢劫犯,商总监作为负责人,例行公事也要过去一趟。事后作为感谢,我请商总监吃了顿宵夜,就这样。”

    岑青禾是一脸坦然,但在苏妍看来,她这就是脸皮厚,死猪不怕开水烫。所以苏妍忽然眉头一蹙,怒声道:“你就是个小职员,商绍城凭什么陪你忙里忙外的?这是你第二次把他从我身边叫走,你当我是死的?!”

    岑青禾眼皮都没挑一下,径自回道:“苏小姐,女人没安全感发脾气可以,但是请你发脾气之前确定一下,你怀疑的事儿到底是真是假。你是看见我跟商总监之间有什么过密接触了吗?还是有谁告诉过你,我跟商总监的关系不正常?”

    岑青禾的理智于苏妍而言,无疑是赤裸裸的挑衅。

    苏妍当即眼睛一瞪,张口骂道:“你他妈能不能要点儿脸了?是不是非得把你俩堵床上,你才能闭上那张臭嘴?!”

    岑青禾面色一沉,连带着两道好看的眉毛也是跟着一蹙。

    粉唇开启,她沉声回道:“你要是怀疑我跟你男朋友之间有事儿,那就不要咱们两个谈,你把他也叫来吧,咱们三个当面对质,也免得你疑神疑鬼,我说什么你都不信。”

    苏妍想起闺蜜说的话,岑青禾巴不得把事情闹大,这样商绍城就会厌烦她,然后理所应当的让岑青禾得了个大便宜。

    想到此处,苏妍忍不住骂道:“岑青禾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使尽浑身解数爬上司的床,不就为了抱紧金饭碗嘛。但你搞搞清楚,你抢别的男人我不管,你要是敢抢到我苏妍头上,我叫你吃不完兜着走!”

    岑青禾绝对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可兴许是早就知道苏妍会是怎样的下场,所以她现在竟是奇妙的一点儿都不生气,非但不生气,还有些同情苏妍。

    苏妍打从岑青禾眼中看到了淡淡的怜悯,她正想岑青禾为什么不反驳的时候,岑青禾不紧不慢的出声说道:“你爱商绍城吗?”

    苏妍让岑青禾问的一愣,表情明显是意料之外。

    不过很快的,苏妍便自以为是的冷声回道:“干嘛?想跟我提真爱啊?你想说你跟商绍城是真心相爱,让我放过你一马,给你腾地方吗?”

    岑青禾不答反问:“那你是因为什么跟商绍城在一起?因为他长得帅?因为他有钱?还是因为他承诺过你,会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岑青禾的话直让苏妍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瞪眼看着岑青禾,苏妍一口气哽在喉咙处,愣是沉默五秒之后才扬声回道:“现在是谁在问谁?岑青禾你搞清楚,我才是商绍城的女朋友,你他么算个屁!”

    岑青禾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淡淡道:“你这么急着跑来找我宣誓主权,不是因为你爱商绍城,是因为你怕他跑了,以后就没有移动银行可用了是吧?”

    苏妍美眸一瞪,她完全没想过岑青禾会是这么难对付的人。明明是她来算账的,如今倒闹得岑青禾像是正宫,自己落得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定位。

    苏妍咽不下这口气,瞪着岑青禾说:“你用不着在这儿跟我扯些有的没的,我今天就一句话,要不你给我离商绍城远远的,要不然我闹得你连工作都保不住,你自己选一个!”

    岑青禾心底暗自叹气,是不是那些找小三儿吵架的正室都是这种态度?再美的女人一旦露出泼妇的样子,那也是没有一点儿美感可言的,苏妍这暴脾气,也难怪商绍城会这么快就厌烦了。

    见岑青禾抿着好看的唇瓣,站在原地不说话。苏妍以为她是怕了,所以冷眼斜着她说:“偷食就要想到被抓的那刻,嘴馋也得看看盆里的东西是不是你能吃得下的。”

    岑青禾说:“你把自己当狗不要紧,不要把我也拉下水,我还是要讲人话的。”

    苏妍一股火腾地窜上来,没料到岑青禾死到临头了还敢跟她吵嘴架,她当即瞪着眼睛说道:“你是不是给脸不要?非要我闹到你们公司上下人尽皆知,大家都戳着你的脊梁骨管你叫小三儿吗?”

    苏妍左一句小三儿右一句小三儿的叫着,真的把岑青禾给叫的不耐烦了。原本她还想给苏妍一点儿面子,如今看来,她今天要是一直这么软下去,估计苏妍会一路蹬鼻子上脸。

    眼底的不耐之色渐浓,岑青禾终是出声回道:“别小三儿小三儿的,且不说我跟商绍城之间清清白白,单说你跟他,你敢说你俩是因为有感情才在一起的吗?因为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非得要我说你一句,当那什么还要立牌坊你才好受?”

    “岑青禾你再给我说一遍!”苏妍满脸震怒,几乎不敢相信。

    岑青禾眼底露出不屑之意,苏妍越是拔高声,她越是低调,淡淡道:“明明一遍就听清楚的东西,你非要听两遍,找虐呢嘛?”

    苏妍跟岑青禾之间隔了两米多远,如果是站的近,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挥手。可眼下如果冲过去打,苏妍也怕打不过岑青禾,自己再吃了亏,所以她怒极反笑的说:“好,岑青禾,你跟我耍臭无赖是吧?你别后悔!”

    岑青禾说:“我劝你最好打消去公司散布传闻的念头,你跟商绍城在一起,就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吵架是小,如果你影响到他在公司的形象跟地位,他会怎么整你,你承不承担的起,这些都需要你冷静下来仔细考量的。”

    岑青禾很理智,因为她完全是置身事外的一个人,不会被任何感情所左右。之前还有些替苏妍可怜,可如今见到可怜之人可恨的一面,就连那一星半点的怜悯也没有了。

    不得不说,岑青禾戳到了苏妍的软肋。苏妍是得罪不起商绍城,之前商绍城追她的时候,她也是奔着他那张脸和他的身价去的,明知道两人不会开花结果,也只是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态,如今之所以会不甘心,只因为这步子走的太少,她没想到商绍城跟她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就玩儿腻了。

    这不仅出乎她的意料,更是打击她作为女人的自尊和自信。

    不敢整商绍城,她还不敢整岑青禾吗?

    苏妍看着岑青禾的目光中,带着赤裸裸的憎恶跟仇恨。岑青禾如今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索性不解释。

    静谧的房间中,针落可闻。苏妍是一脸愤怒,岑青禾是一脸冷漠。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终是苏妍先出了声,“岑青禾,记着,今天的事儿咱俩没完,你不是硬气嘛,行,我就看看到时候你是怎么死的!”

    说罢,苏妍狠狠地剜了岑青禾一眼,踩着红色高跟鞋,快步往外走。

    待到苏妍走后,岑青禾这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光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时候这钱也烫手,一个弄不好就惹火烧身了。

    光看苏妍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岑青禾也知道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这事儿原本就跟她没一毛钱的关系,如今闹掰了也别赖上她,岑青禾可没那种大无畏的舍身取义精神,苏妍走后,岑青禾第一件事儿就是掏出手机给商绍城打个电话。

    现在已经上午快十一点了,岑青禾给商绍城打电话,光听见里面传来‘嘟嘟嘟’的连接声,响了快十下,就在岑青禾都快放弃的时候,商绍城这才接通,紧接着很低的声音道:“喂。”

    岑青禾一听这动静,很是诧异,都这么晚了,商绍城还没醒呢?

    “商总监,我是岑青禾,现在方便跟你说几句话吗?”

    岑青禾暗自腹诽有钱人的日子,她早上六七点钟就爬起来了,这会儿送走了一批客户,又跟苏妍掰扯了一番,而商绍城竟然还躺在床上睡懒觉。

    啧啧,万恶的资本家。

    她正想着,几秒之后,商绍城低沉到不自然的声音再次传来,“岑青禾,你坑死我了……”

    岑青禾闻言一愣,隔着手机,她看不见商绍城脸上的表情,不过听这声音……好像不是单纯的没睡醒,倒更像是不舒服。

    岑青禾赶忙问了句:“商总监,你怎么了?”

    商绍城很低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回道:“我昨晚吐了一宿,你说怎么了?”

    岑青禾刚想说,我怎么知道?但是脑中忽然出现一个画面,商绍城伸手抢过她手中的蚕蛹串,张嘴撸了一个,难不成……

    “你是吃蚕蛹坏肚子了吗?”

    商绍城没好意思说他昨晚折腾了一宿,连拉带吐的,他只说了上头的,好在岑青禾还不傻。

    他趴在床上,身体都虚脱了,拿着手机,咬牙骂道:“你就缺德吧,我是家里独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给我陪葬吧。”

    商绍城是真的虚,说话的时候气都喘不匀了。

    岑青禾一边想他白长了一米八五的大高个,身体差的跟林妹妹似的,一边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还得出声问:“那你现在怎么样了?用不用去医院啊?”

    商绍城没好气的道:“你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穆少宠妻:国民妖〕〔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军妻鲜嫩:权少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靳少强宠小逃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