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炼神帝〕〔圣天魔帝〕〔女医师的修仙日常〕〔炎魂九转〕〔超级系统神话动物〕〔从魔纪〕〔豪门宠婚:帝少老〕〔绝世高手〕〔我的1982〕〔天武神帝〕〔王者荣耀:我家王〕〔文明的进化之路〕〔诸神永桓〕〔无耻术士〕〔虫群法则〕〔不完美艺人〕〔通天神捕〕〔电娱之黑暗血统〕〔穿梭在电视剧〕〔嫡女为谋:将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5章 物欲时代,利字当头
    :

    即便早就猜到不是什么真爱,可当商绍城如此直白的给了她一个‘理由’,岑青禾仍旧觉得这个世道太乱了。

    她还在这儿巴巴的给苏妍争面子呢,结果是苏妍自己不争气。

    哎,还说什么呢?

    “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岑青禾推开车门下去,商绍城驾车离开,她一个人百感交集的往回走。

    也许是她想太多,对商绍城跟苏妍他们而言,可能一段感情的结束就跟开始一样,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你给我我想要的,我给你你想要的,一拍即合,事后银货两讫,保不齐再见面还能当朋友。

    一路连感慨带叹气的回了家,房门打开,她站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蔡馨媛敷着面膜从卧室走出来。

    她嘴巴张的不大,声音也是瘪瘪的,“你去哪儿了?”

    岑青禾拖着疲惫的身躯往里走,一走一过,蔡馨媛吸了吸鼻子,“跟谁吃烧烤去了?”

    岑青禾往沙发上面一瘫,有气无力的回道:“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先保证别骂我。”

    蔡馨媛坐在岑青禾身边,用手指轻点脸上面膜不熨帖的地方,她噘着嘴道:“说吧,我先听听什么事儿。”

    岑青禾说:“其实我前阵子在新奥那边遇见俩劫匪,一男一女,装成看房的客户,女的出去把门,男的在屋里掏刀子,正好被我从门玻璃上看见了。我当时吓疯了,不知怎么就把电话打到商绍城那儿去了。”

    说着,岑青禾侧头瞄着蔡馨媛的脸,但见蔡馨媛面膜背后露出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岑青禾赶忙说:“我怕你担心,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你。现在没事儿了,今天我也是突然接到警察局的电话,说是叫我去认嫌疑犯,商绍城上次跟我一起去的警察局,所以他也接到电话了,我俩今天一起去的警局,顺道又吃了个饭。”

    蔡馨媛撕下面膜,蹙眉瞪着岑青禾说:“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出这么大的事儿还不跟我说?你要是有什么事儿,我怎么跟叔叔阿姨交代?”

    蔡馨媛这才是真的担心岑青禾的表现,比起很多人事后的嘘寒问暖,蔡馨媛是爱之深,所以责之切。

    岑青禾就知道是这样的后果,她凑过去拉着蔡馨媛的手,放软口吻道:“我告诉你,除了让你担心还能有什么用?这不没事儿了嘛,现在新奥那边的保安全都换了,查的可严了,我也不在七点之后接待客户了,没事儿的。”

    蔡馨媛完全后怕,岑青禾从家里跑来夜城投奔她,万一在这头出了什么意外,自己难辞其咎。

    见蔡馨媛始终耷拉着一张脸,岑青禾软磨硬泡的哄了她好久,蔡馨媛这才叹气回了一句,“我当初真不应该让你入这行,以你的学历,在夜城找份好工作完全没问题。”

    岑青禾一听,马上挑眉道:“你这是什么话啊?你当初就是建议,是我自己愿意来的,不然我个大活人,还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蔡馨媛满眼担忧的看着岑青禾,出声说:“咱们这行就跟炒股一样,风险跟利益都是相对的。我上班一年也算是对售楼这块儿摸清了一些门路,就不说公司同事跟上下级之间那些勾心斗角,光是跟客户打交道这一块儿,就很大的危险。你没办法确定哪些人是安全的,哪些人是定时炸弹,而且就算有些人开始是安全的,你也保不齐他以后会不会变得危险。”

    眼中第一次露出后悔的神情,蔡馨媛道:“青禾,要不你换个工作吧,反正咱俩始终能住一起。”

    岑青禾故意大咧咧的伸手推了把蔡馨媛的头,笑着道:“你没事儿吧?我这亲身经历的都没你这么害怕,你别整的跟当卧底分分钟丧命似的。”

    蔡馨媛笑不出来,因为她简直不能想象,被两个劫匪堵在屋子里面,当时岑青禾该有多害怕?

    岑青禾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她才一直不敢说。不想让蔡馨媛心里有负担,岑青禾主动笑着打岔,“欸?你不是对商绍城有兴趣嘛,怎么知道我跟他在一起吃饭,都不跟我八卦一下?”

    蔡馨媛翻着白眼说:“八卦个屁,我特么吓都吓死了。”

    岑青禾‘哎呀’一声,然后道:“得了,事儿过去就拉倒,常在河边,哪有不湿鞋的?”

    蔡馨媛足足平静了十几分钟,这才稍稍缓和下来。

    岑青禾再三保证自己现在很安全,蔡馨媛问道:“你在新奥出事儿,商绍城是什么态度?”

    岑青禾无骨症患者一般的靠在沙发一角,声音游走在疲惫跟慵懒之间,出声回道:“他当时赶到的时候,跟保安发了一通火,亲自跟我去调监控,又陪我去警察局,隔天小区里面的保安就全换了,现在全天候的移动巡逻,对外人员也查的很严。”

    “我知道出了这种事儿,一旦传出去,对负责人的负面影响很大,再者说了,事关利益,我当然不能往外说了。商绍城今天还问我了,要不要钱或者其他的什么补偿,估计是想封我的嘴吧。”

    蔡馨媛问:“你怎么回的?”

    岑青禾坦然回道:“我能怎么回?还能伸手从他要精神损失费吗?”

    蔡馨媛蹙眉道:“你傻啊,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利用,要钱有什么用?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正式职员的铁饭碗,商绍城是总监,他要你转正,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岑青禾身子没动,只是眼球转了半圈,她轻声说:“那不成了交易了?”

    蔡馨媛挑眉,“你以为呢?”

    岑青禾微垂着视线,出声回道:“这种事儿不好开口,总觉得像是从别人伸手要东西,别人不给吧,打我的脸,给吧,我觉得自己特low。”

    说完,岑青禾又补了一句,“要是靠商绍城上位,那我跟李蕙梓还有什么区别?不都成抱大腿的了?”

    蔡馨媛恨铁不成钢的剜了岑青禾一眼,她皱眉道:“现在是商绍城有求于你,他主动问你要不要,你还不要。像是他这样的人,你觉得你跟他讲感情,其实人家巴不得你跟他讲利益呢,这样你帮他守口如瓶,他会觉得是天经地义,也免得人家在背地里总觉得你是不是憋着狮子大开口呢。”

    蔡馨媛为岑青禾着急,白白错过一次直接转正的好机会。

    岑青禾也琢磨了一下,想想商绍城一直以来的为人处事,好像蔡馨媛并没有夸张。

    尤其是配上今晚她临下车前,他说的那番话。

    更是印证了四个字的金玉良言:公平交易。

    看来她还是改不了太重感情太要面子的‘坏毛病’。

    “反正现在是他欠你人情,早晚你都有用得着他的时候,我可跟你说了,别跟谁都傻的谈交情,其实你们没啥交情,交情到关键时刻不顶屁用,你得跟他谈利益,听见了吗?”

    蔡馨媛一板一眼的教导岑青禾。

    岑青禾机械的点着头,“嗯,听见了。”

    聊完正事儿,蔡馨媛绷不住半分钟,她侧头看着岑青禾说:“欸,你跟商绍城也算是见过几次面了,他私下里什么样儿的?”

    这一句燃起了岑青禾埋藏在心底的‘怨愤’,她甚至垂死累中惊坐起,盘着腿面对着蔡馨媛,表情生动的诠释了自己对商绍城的无法忍受,“你是不知道他私下里有多奇葩。当初他面试的时候,当着我们好几个人的面儿……”

    从面试时的奇葩条件,一直到刚刚吃烧烤不让她吃鹌鹑。岑青禾如数家珍的罗列出商绍城的种种‘罪状’。

    对比她的一脸嫌弃,蔡馨媛则眼冒精光的道:“一般极品男人总要有些小傲娇的,情理之中,他要是随和的不像话,那才是有毛病呢。”

    岑青禾鄙夷的看了眼蔡馨媛,撇嘴道:“我看你才有毛病呢。他侮辱我大东北,侮辱生我养我的地方,你还夸他。”

    蔡馨媛随口回道:“那东北本来就跟夜城和海城比不了嘛……”

    话还没说完,看见岑青禾投来的警告目光,蔡馨媛赶紧改口道:“得得得,当我没说,东北好,就你故乡好,你故乡山美水美人更美行了吧?”

    岑青禾不老高兴的道:“说得好像你不是东北人似的,真是来夜城几年,被这儿的纸醉金迷熏了心吧?”

    蔡馨媛忽然感慨的长叹一口气,随即道:“不跟你开玩笑,刚来夜城的时候,很多不习惯的地方,天天就想回东北,想回安泠找你。但是现在待惯了,我真是哪儿都不想去。”

    “以前嘲笑电视上那人说,宁可坐在马宝车上哭,也不坐在自行车后面笑,觉得丫就是贱,早晚有她哭的时候。但是现在想想,我也不说靠不靠男人,单从城市选择来说,我宁可在夜城累的脚打后脑勺,忙的黑白不分,我也不愿意回安泠再过那种进个西餐厅都被很多人在背地里骂装逼的地方了。”

    蔡馨媛这番突如其来的感慨,让岑青禾也陷入了深思。

    蔡馨媛说的没错,安泠地方不大,整个市里也就那么几家西餐厅,在那个习惯了一顿饭人均消费几十块钱的地方,但凡有人进了西餐厅,是要被人骂炫富和装逼的。

    可是在夜城,完全不会。不能说瞧不起,更不是忘本,只是见了更多的世面,一颗躁动的心,回归不了最初的安稳跟平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