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国之长平传奇〕〔重生学霸:女神,〕〔神医狂兵在都市〕〔九龙狂帝〕〔言洛希厉夜祈〕〔在下桐人,有何指〕〔捡到一个异界〕〔佛引牒〕〔游戏两万年〕〔唐心洛陆煜宸〕〔师父又掉线了〕〔雷枭林寒星〕〔白小艾乔铭赫〕〔豪门天价宠:最强〕〔东皇大帝〕〔初恋给了boss大人〕〔乡村最强小神医〕〔陆轻晚程墨安〕〔星际游途〕〔乡野村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2章 劣性初显
    :

    商绍城到底还是被岑青禾的表情和语气给逗乐了,他毫不吝啬的展露笑颜,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再配上那双漆黑如夜又璨如星辰的眼睛,当真是乱人心志。

    岑青禾心底跳漏了一拍,却在某一个瞬间莫名的想到了萧睿。

    她竟然会觉得商绍城的笑容跟萧睿的很像,都是那种笑起来让人觉得移不开视线的光彩夺目。

    想起萧睿,岑青禾心底顿时回归平静,连带着看商绍城的眼神也不再悸动。

    商绍城说:“看你把东北说的这么好,到头来还不是跑到夜城来上班?”

    他拐弯抹角的说她言不由衷。

    岑青禾面不改色的回道:“我在哪儿上班跟我家乡好不好是两码事儿,再者我从没说我来夜城是因为我喜欢这儿。”

    商绍城很快说道:“你上次在后宫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你说夜城很好,有很多机会。”

    岑青禾眼神略微躲闪,她竟然把这茬儿给忘了,也怪她上次喝多了顺口胡诌。

    顿了两秒之后,岑青禾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夜城是机会多,所以我才想来这儿拼一把,但这跟我喜不喜欢这里,没冲突吧?”

    商绍城瞥了眼岑青禾,满眼的不以为意,真是死鸭子嘴硬,都给她按在这里了,她还是要没理辩三分,反正就是要维护她那个‘蛮夷之地’。

    他原本不是那种爱八卦的人,可是看着她这副欲盖弥彰的模样,他就是想要惹怒她,或者说,是戳穿她。

    “盛天在冬城也有分公司,你要是这么热爱你美丽富饶的家乡,那我把你调回去怎么样?”

    说罢,不待岑青禾回答,他又‘好心’的补充了一句,“所有福利照旧,回家之后你还不用租房子,冬城的开销也比夜城小得多,这样里外里,你一个月能攒三分之二的薪水。”

    岑青禾回以一个假假的微笑,出声道:“谢谢商总监,不用这么麻烦,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商绍城笑的一脸‘体贴’,“别客气,你不是思乡嘛,只要你一句话,我随时把你调回去。”

    岑青禾也猜得到商绍城是故意的,他就是欠,明知道她想留在夜城的理由就是个托词,所以他偏要戳穿这份粉饰的太平。

    她皮笑肉不笑的回道:“真不用,我要是走了,你可怎么办?我还得留在这儿帮你打理后事呢。”

    商绍城直直的看着岑青禾,也没生气,而是故意轻笑着问:“看来你不仅会相面,还会算命,连我什么时候死都算好了。”

    岑青禾赶紧赔笑,“口误,绝对的口误,不能叫打理后事,应该叫善后。”

    俗称‘擦屁股’。

    商绍城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要是拿了钱还在心里骂人,这就不地道了吧?”

    岑青禾美眸一挑,很快回道:“哪有?这么好的差事,谁还会骂人?”

    商绍城淡淡的讽刺道:“这就得凭良心了。”

    岑青禾面儿上陪着笑,心底却开始犯嘀咕。面前的这个男人简直邪了门了,长了一副金玉其外的皮囊,没想到内里也不是败絮,非但不是败絮,还特别贼,好像她在他面前怎么装,他都能轻易猜中她心里所想,难不成她长了一张不藏事儿的脸?

    而且他不是在国外待了蛮久嘛,她说处理后事,他都听得懂。

    岑青禾正兀自想着,突然听到对面传来商绍城的声音,“为什么不想在家待了?”

    闻言,岑青禾抬眼看向他,但见商绍城微垂着视线,正伸手摆弄着面前的塑封碗筷。感觉到她的目光,他这才抬起头来,跟她四目相对。

    “既然那么喜欢家里,却还是要来夜城,那就是家里有什么事儿,让你不得不走了?”

    他很聪明,三言两语就套了岑青禾的话。

    岑青禾看着商绍城,脑中闪过的却是一些零碎又清晰的不堪画面,明确的说,是声音。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不见人,只听声音也可以让人紧张难过到窒息崩溃的地步。

    她很努力地想要忘记,在家忘不掉,那就跑的远一点来忘。可是每当有人不小心或者可以的提起,她才会惊觉,无论她跑到哪儿,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她躲不掉也逃不开。

    光是想想岑青禾就有些坐立难安,在商绍城的注视之下,她连临场瞎编的能力都暂时丧失了。

    沉默数秒,她也只是僵硬的憋出一句话来,“我要是不想说,能不说吗?”

    岑青禾不知道商绍城是什么样的人,他不会轻易去探寻一个人的秘密,除非他对那个人已经有了兴趣。

    刚刚那一瞬间,他忽然想要知道她身上发生过的一些事情,所以脑袋还来不及反应,嘴上已经问了。

    这会儿听到岑青禾拒绝的话,他面色不改,嘴上却不饶人的说:“现在不是上班时间,我也不是以上司的身份问的你,不想说就不说。”

    岑青禾努力开了句玩笑,“你不会开了我吧?”

    商绍城回以一个淡淡的嗤笑,没有说话。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不愿意对外人说的秘密,没错,是外人。

    岑青禾没把他当成是可以说真心话的人,所以拒绝也是理所应当的。

    商绍城想的明白,可心底深处却莫名的有些不爽,只是他不表现出来罢了。

    两人聊天的功夫,店员端着两个套了塑料袋的铁盘子走过来,其中一盘上的烤串明显要多一些,这份儿是商绍城的,另一盘是岑青禾的。

    两人都喜欢吃辣,但是细分食物类型,又大不相同。

    岑青禾是女人中为数不多的口味刁钻,像她打小儿喜欢吃毛鸡这种东西,一般女人怕是听到都要嗲声嗲气的说:“哎呀,好恶心,好残忍。”

    可她会一边吞下毛鸡的半个身子,一边不以为意的翻上一个大白眼儿。

    她不是不会装柔弱,只是要看跟谁装,装多久。

    她没想在商绍城这儿博得什么男女之间的好感,所以也无所谓让他见到自己‘茹毛饮血’的一面儿。

    面前的盘子中除了烤串还有蚕蛹跟鹌鹑。

    岑青禾先是拿起那串蚕蛹,一口吃了一个,外脆里嫩,烤的特别香,就是烫,比她想象中烫的多,她含在嘴里面,口水很快满溢,可却咽不下也吐不出,只得张着嘴不停的伸手扇着。

    对面的商绍城见状,面无表情的问:“蚕蛹活了?”

    岑青禾足足等了五秒才把这口东西咽下去,赶紧拿起旁边的柠檬水灌了一大口,她蹙眉回道:“烫死我了。”

    商绍城说:“你是真没把自己当女人。”

    岑青禾挑眉,“嫌我糙?”

    商绍城低头用筷子将石蛋撸到盘子中,随即抬头看了眼岑青禾,语带嫌弃的道:“我就没见过哪个女的像你这样。”

    岑青禾吹了吹签子上剩下的烤蚕蛹,感觉不那么热才吞下第二个,边嚼边说:“那是因为她们想在你面前留个好印象,不好意思撒开了,你知道她们背地里不是大口吃肉或者大声喝水?反正我告诉你,女的没几个当面和背面是一个样儿的。”

    这是实话,岑青禾希望商绍城可以认清事实。

    商绍城说:“那你不想在我面前留个好印象?”

    岑青禾回道:“于公,你是上司我是下属,只要我把工作做好,没人会管我私下里吃东西是什么样儿;于私,虽然我们现在还不是很熟,但我在夜城认识的人也不多,所以我把你当朋友。朋友面前要是还装,那不是显得我特矫情?”

    她故意掀开底牌告诉他,她对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也跟那些想要攀上他的女人不一个心思,所以他可以完全放心。

    商绍城多奸的人,岑青禾就算说的再不露痕迹,他也能一下子猜中她心中所想。

    所以他面色坦然,暂且放下手中的东西,出声说:“你在薛凯扬面前也会这样肆无忌惮的撸串吗?”

    岑青禾正吃得开心,这是她来夜城之后吃得最过瘾的一次。

    突然从商绍城的嘴里听见薛凯扬的名字,岑青禾一愣,随即不解的看着他问:“为什么不能?”

    商绍城说:“感觉你跟薛凯扬走的挺近,你在夜城不是没什么认识人嘛,跟他也是后认识的?”

    岑青禾点头回道:“他在我这儿买了一套房子,然后认识的,怎么了?”

    商绍城不答反问:“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岑青禾打量商绍城脸上的表情,因为不确定商绍城跟薛凯扬之间的关系,所以她不敢贸然说什么,以免说多错多。

    她只是道:“我跟他接触不多,不好评价别人怎么样。你们两个认识吗?”

    商绍城看出岑青禾眼底的防备,他淡淡道:“不认识,只是听到一些关于他的话,所以想问问你是怎么看他的。”

    岑青禾放下蚕蛹,眨了眨眼睛,谨慎的说:“他这人挺敞亮的,也帮过我几回,但我俩没熟到了解对方的地步。”

    说罢,她又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要一起合作谈生意吗?”

    除此之外,岑青禾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能让商绍城突然向她打听起薛凯扬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