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丹青闻人〕〔都市极品兵王〕〔傲世武王〕〔妖孽娘子:拐个师〕〔我的超凡女神〕〔药妃有毒〕〔盛唐之刺遍江湖〕〔傻王独宠:异能狂〕〔重生嫡妃:农女有〕〔逍遥小修理工〕〔掌心雷〕〔星河神女之女帝〕〔绝天叶帝〕〔至尊曲之五行天〕〔神级大好人系统〕〔妖界大仙〕〔混血八旗〕〔这个王妃不被宠〕〔星海图书馆〕〔幻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9章 想想都后怕
    :

    商绍城开车载着岑青禾来到夜城警察总局,两人下车一起往里面走,进去之后说清来意,有警察带着他俩进到专门的房间。

    房间三面是墙,一面装着巨大的半透镜,透过镜子,对面房间中的一切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岑青禾在电视上看见过,指证犯人的时候,警察不会让疑犯看见证人的脸,以确保指证者的安全。

    果然,不多时,对面房间房门打开,警察押着四名男嫌疑犯进来,让他们依次排开站好。

    对面的警察对着半透镜这边点了点头,岑青禾身旁的男警察问道:“你能认出上次企图打劫你的是哪一个吗?”

    岑青禾第一次做这种事儿,眼盯着对面房间中四张陌生男人的脸,她心中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害怕。

    她很快就否定了其中两个,“第一个跟最后一个不是,我记得那男人比我高半个头,身高应该在一八零以上。”

    警察闻言,拿着对讲机跟对面警察说:“一号跟四号带走。”

    剩下两个高个子的男人,二号垂着头,看不清楚脸上表情,三号则扬着下巴,一脸挑衅的样子望着对面,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他的视线正好能跟岑青禾对上,他朝着她露出威胁般的讥笑,随即抬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对她竖起左手中指,张开嘴,做了个口型:干。

    岑青禾吓了一跳,本能的心底咯噔一下,脚步都想往后退。

    对面房间中的警察用警棍戳了下三号男人的手,武力迫使他老实一点儿。

    可岑青禾还是心底突突直跳,低声问了句:“他看不见我们吧?”

    身旁的警察说:“不用害怕,他看不见这边的人。这帮败类,你不指证他,保不齐他出去还会祸害多少女人。”

    岑青禾余惊未退,没发现警察话中的针对性,倒是商绍城敏感的问道:“他是因为什么被抓进来的?”

    警察出声回道:“抢劫和强奸未遂。”

    此话一出,岑青禾咻的看向警察,脚下却往商绍城那边靠去,如果不是心底的印象根深蒂固,知道不能去碰商绍城,她真的要吓得去抓他的手臂了。

    看出她眼底的惊慌失措,警察很快道:“你不要害怕,如果确定上次抢劫你的人就是他,那他是罪上加罪,没有五六年的刑根本出不来。”

    岑青禾几乎不敢侧头去看镜子的另一边,那感觉太过毛骨悚然。即便明知道对方看不见,可他却冲着你做出一些威胁和危险的讯号,正常人都会规避。

    商绍城看着岑青禾的反应,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出声说道:“你看看是不是他,是他的话,我帮你找律师指证他,保准他坐牢的时间只多不少。”

    岑青禾在心底劝慰自己,没事儿的,反正对方又看不见她。

    她大着胆子抬眼去看,对面房间中的两个男人,身高都在一米八往上,身材也都差不多,她看了半天,只是蹙眉。

    警察没有出声,商绍城看了她一眼,问:“认不出来吗?”

    岑青禾说:“那天晚上他戴着棒球帽和墨镜,除了身高我都没什么太大的印象。”

    商绍城又道:“声音还记得吗?”

    岑青禾摇头,“他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过,跟他一起的那个女人说他嗓子做了手术,不方便讲话。”

    岑青禾话音落下,站在她右边的警察说:“四号打从我们抓到他到现在,他一个字都没说过,警医怀疑他是先天性的哑巴。”

    岑青禾心底一沉,不由得再次看向四号嫌疑犯。她确实认不出来,可警察的话让她本能的把面前男人跟那晚的男人重合在一起。

    商绍城侧头对警察说:“单凭这点可以定他得罪吗?”

    警察也是模棱两可的说:“毕竟没有认出脸来,不过岑女士提供的信息跟嫌疑犯身上的特点吻合,这也算是定他罪的有力证据。”

    四号男人始终望着岑青禾的方向,哪怕警察就站在他身边,可他还是冲着她扬起下巴,陌生的脸上充斥着暴戾和猥琐,他甚至伸出舌头做了个舔舐的动作,双手揪着自己裆部的裤子,往前一顶。

    岑青禾震惊,忍不住低呼一声,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商绍城站在她左后方两步远的地方,她突然往后退,一脚踩在他的鞋上。

    他顶讨厌别人踩到他的脚,很焦躁。他想往后退,奈何岑青禾退的速度比他还快,所以他本能的伸手扶了她一把。

    其实说是扶,他是想推她的,只是两者的力道综合在一起,他没有把她推开,只是恰好让她在原地站稳。

    岑青禾身边的警察也是本能的虚扶了一把,怕岑青禾摔倒了,嘴里问着,“没事儿吧?”

    岑青禾浑身一阵冷一阵热,连带着脸色也是青一阵红一阵。

    第一次看见强奸犯,虽然警察说是强奸未遂,可他的举动跟个变态一样,足以让她头皮发麻。

    隔着一面镜子,对面房中的警察举着警棍往四号男人身上戳,一下一下,看着就疼。可男人却在笑,笑的像个神经病,边笑还边吼,虽然他说不出话来,可那支吾的干哑声音也是极恐怖的。

    岑青禾脸都吓变色了,警察只得用对讲机告诉对面先把人带走。

    她转过身去,背对着半透镜,微张着唇瓣,深呼吸。

    警察说:“要不要出去,我给你倒杯水?”

    岑青禾轻轻摇了下头。

    警察又看向商绍城,示意现在该怎么办。

    商绍城看着岑青禾,看着她有些发白的脸色,还有垂在身侧因为紧张害怕而攥紧的拳头,他心底那股被踩到脚的焦躁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柔软。

    想她一个年轻女孩子,刚来上班就遇到这种事儿,事后非但没张扬,嘴巴还紧的很。不得不说,他很欣赏她在为人处事上的情商。

    唇瓣开启,他声音不由得轻了几分,“还好吗?”

    岑青禾憋了一口气,点点头。

    商绍城道:“还要认一个女嫌疑犯,你现在行吗?”

    岑青禾憋着的这口气像是哽在了喉咙处,半晌,她才咕咚咽下去。

    抬起头来,她不着痕迹的调节好情绪,出声回道:“来吧。”

    警察用对讲机告知对面带女嫌疑犯。

    这一次,只有一个女人。

    女人一身囚服,戴着手铐,低着头走到墙中间站好。岑青禾一边看着她,一边回忆那晚的情形。

    “能让她说几句话吗?”光是看外形,岑青禾不敢断定,但是听声音,她应该可以辨别出来。

    身边的警察拿起对讲机,说:“让她讲几句话。”

    对面的警察让女人开口,女人很低的声音道:“说什么?”

    “随便你说什么。”

    女人说了自己的名字,来自哪里,今年多大年纪。由于她声音很低,岑青禾要侧耳细听,可是听完之后也是一头雾水。

    “麻烦你让她说‘这边的房子最贵多少钱一平’。”

    警察拿着对讲机刚要讲话,岑青禾忽然出声打断:“警察同志,你这么一问,她不就知道我是谁了?以后会不会找我的麻烦?”

    警察回道:“这个你放心,我们抓到她的时候,已经确定她涉嫌诈骗,而且金额不小,对方已经决定起诉她,一旦立案,她最少也要坐三五年的牢。”

    岑青禾点点头,心底的大石头落下去一些。她告诉警察问指定话语,对面的女人鹦鹉学舌似的跟着重复,虽然她故意说的很机械,声音也很低,可岑青禾还是辨别出来。

    “就是她!”突然认出坏人,岑青禾情绪也有些激动。

    商绍城双手插兜,望着对面一身囚服的女人,脸色晦暗不明。

    警察问:“你怎么确定就是她?”

    岑青禾道:“她的口音,刚才说数字的时候四和十有点儿分不清楚,那晚假装客户来跟我看房的女人跟她口音一模一样。”

    警察拿着对讲机道:“把人带回去吧。”

    认完人,警察带着岑青禾跟商绍城从房间中出去,例行公事还要做一个笔录。

    在做笔录期间,岑青禾问:“女人已经确定了,那个男人怎么办?”

    警察说:“我们会按照正常程序走,您今晚提供的证据和指证,我们也都会做报告上交,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定罪是最基本的。”

    岑青禾心底莫名的惴惴不安,她微蹙着眉头,担忧的道:“他们出来不会找我报复吧?”

    警察微笑着安慰道:“且不说他们暂时出不来,就算是出来了,估计也早忘了你是谁。而且国家对他们的改造,会让他们知道自由不易,不要再轻易挑战法律的底线。”

    说完,警察将笔录往她面前一递,说:“麻烦您在这儿签个字。”

    岑青禾签了字,在警察的再三保证之下,这才腿软的出了警察局大门。那晚差点儿被人打劫,她好像都没现在这么害怕,一路上一声不吭,魂儿都没了。

    走到街边停着的跑车旁,商绍城拉开车门,岑青禾站着没动,他向她看来,她后知后觉的道:“商总监,今晚麻烦你了,不耽误你时间了,你走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