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路红图〕〔都市神豪之一夜暴〕〔超时空救赎〕〔异界最强动漫系统〕〔倾世绝恋:殿下求〕〔作孽人生〕〔终极吞噬进化〕〔噬天仙道〕〔鸿途高升〕〔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我当摸金校尉的那〕〔末日之噬神者系统〕〔大周九千岁〕〔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武当宗师在都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反穿之我家太子不〕〔顾少一宠成瘾〕〔婚前婚后:姜先生〕〔预见不等于遇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3章 霸王硬上弓
    :

    计程车开着车窗,夜里凉风一吹,岑青禾浑身一激灵,下意识的睁开眼睛。

    入眼一片昏暗,而某人模糊的脸就近在眼前,岑青禾吓了一跳,身子往旁边躲去的同时,也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计程车上。可是司机不在,薛凯扬距离她很近,他一只手臂撑在她脖颈后面的位置,身体斜坐,只要稍稍压下来,就能吻到她的唇。

    岑青禾从困意浓重到猛然惊醒,也不过是转瞬之间。她身体本能的靠在车门处,紧张而警惕的瞪着薛凯扬,蹙眉道:“你干什么?”

    借着街边的路灯光芒,薛凯扬的面容依稀看得清楚,他双眼朦胧,带着醉态。

    动作像是要把岑青禾圈在自己的禁锢范围之内,他紧盯着她,唇瓣开启,声音低沉沙哑的说:“青禾,我喜欢你。”

    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惊吓。岑青禾一睁眼睛就看到薛凯扬距离自己这么近,如果不是她突然醒来,估计他下一秒就会亲到他。

    心脏跳的很快,但绝对不是心动。

    岑青禾定睛回视着薛凯扬,理智的回道:“你喝多了吧?赶紧打车回去,我到家了。”

    薛凯扬说:“我是喝多了,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喜欢你,从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

    岑青禾闻言,面不改色的说:“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

    这些年来,向她表白的人也不少,岑青禾向来秉持着一个宗旨,如果不喜欢,那就快刀斩乱麻的拒绝,千万不要拖泥带水的给对方一丝一毫的希望。她不是破车,用不着备胎。

    薛凯扬有些痴迷的望着她的脸,在她果断拒绝之后,他沉默半晌,随即轻声问:“我哪儿不好?你说,我努力改进。”

    岑青禾道:“不是你哪儿不好,是我单纯的不喜欢你,对你没感觉。”

    薛凯扬下意识的唇角一勾,笑容中不无轻嘲。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岑青禾已经看到司机站在车头前抽烟,没哪个正常司机会在工作期间做这种事儿,除非是客人有要求。

    岑青禾看着薛凯扬那张醉意朦胧的脸,心底忽然觉得,他是不是没喝多?

    左右不想跟他纠缠,岑青禾主动道:“谢谢你送我回来,我下个月一定请你吃饭,再见。”

    说着,岑青禾伸手去开车门。

    薛凯扬见状,忽然一手搂住岑青禾的头,另一手去拽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拽回到自己怀中。

    岑青禾没想到薛凯扬会这样做,或者说,是没想到他敢。

    事发突然,她的脸被他扳过来,她还来不及挣扎,他的头已经压下……想要出声的嘴唇被另外两片陌生的柔软给堵住。

    薛凯扬力气很大,不容岑青禾反抗的那种,直接将她按在计程车后座的角落里,舌头霸道而强势的探入。

    “唔……”岑青禾瞪着眼睛,使劲儿的伸手推他,可男人的力气太大,她一时间推不走他,反而让他逼得更紧。

    感受到口中多了陌生的柔软和滑腻,它肆无忌惮的刮着她口腔四周,鼻间满是酒味儿,混杂着男人身上淡淡的不知名的香水味儿。

    像是什么咬舌头的戏码,只有在和电视剧里才会出现,事实上,没人愿意去咬一条陌生男人的舌头,躲还躲不及。

    混乱中,岑青禾的一只手卡到了薛凯扬的脖颈处,她毫不留情的蜷起手指,像是练了九阴白骨爪一般,直接抠在了薛凯扬的喉咙处。

    喉咙那里是人体中最软弱的地方,哪怕是个大男人,只要被抠到了喉咙,那也是瞬间软掉。

    刹那间,薛凯扬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当然会松开对岑青禾的钳制,岑青禾也是趁着这个空档,使劲儿的将他推开。

    什么都顾不上了,她推开车门,踉跄着往车外跑。

    站在车头处抽烟的司机听见动静,转头一看,只见岑青禾跑的直趔趄。

    喉咙处瞬间的窒息虽疼,但也是很快就过去了。薛凯扬见岑青禾反应这么大,下意识的跟着追出来。

    他叫了声:“青禾……”

    岑青禾吓坏了,一边往小区方向跑,一边转头大声骂道:“你给我滚,再过来我报警!”

    踩着高跟鞋,岑青禾像是身后有鬼在追她一样,跑得飞快。

    薛凯扬本能的朝她追来,岑青禾先跑到小区门口,见保安室里面坐着两个保安,她大声叫道:“保安,保安,帮我拦住那个人。”

    保安看见岑青禾一脸惊慌,赶紧从小房间里面出来,岑青禾回头看了一眼,薛凯扬就在她两米外。

    她往保安身后躲,叫保安拦着他。

    两名保安迎上前去,挡住薛凯扬的路,“先生,你是这个小区的吗?”

    薛凯扬透过保安去看岑青禾,他急声说:“青禾,我错了,我喝多了,你别生我气。”

    岑青禾气得浑身发抖,不由得大声骂道:“滚犊子,薛凯扬你别再让我看见你!”

    说罢,她掉头往家里跑,不顾薛凯扬还在身后叫着她。

    一路跑到单元门口,想要拿房卡开门,这才发现手上空空如也。她一个人站在门口,夜深人静,耳边只有类似蚕叫的声音,平时听着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她是惊弓之鸟,疑神疑鬼的四处看着,然后迅速按下门铃。

    门铃响了半天,里面传来蔡馨媛充满睡意的声音,“谁啊?”

    岑青禾一听到蔡馨媛的声音,立马哭着说:“馨媛,是我,快给我开门。”

    蔡馨媛愣了一下,随即紧张的道:“青禾?”

    本能的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儿,可这会儿也得先开门再说。

    单元门打开,岑青禾拉开门进去,乘电梯上楼之后,蔡馨媛穿着睡衣一脸焦急的站在电梯口等她。

    待看见岑青禾,蔡馨媛忙迎上前去,皱眉道:“怎么了这是?”

    岑青禾心底说不出是委屈还是害怕,一把抱住蔡馨媛,直接就哭了。

    蔡馨媛也是吓坏了,赶紧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别哭,我们回家。”

    半宿半夜站在走廊里面哭也不像话,蔡馨媛将岑青禾拉回家。岑青禾嚎了一通之后,窝在沙发上,拿着纸巾擦鼻涕,边擦边骂,“我他么真后悔没给薛凯扬两个大耳刮子,气死我了。”

    蔡馨媛听明白怎么回事儿之后,只觉得是虚惊一场。

    “只是让人亲了一下而已,大姐,拜托你下次的反应一定要跟发生的事情对上,我看你刚才那样,还以为你被人给劫财劫色了呢。”

    岑青禾本就来气,一听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将擦完鼻涕的纸巾扔向蔡馨媛,红着眼睛,闷声道:“你是不是人啊?能不能盼我点儿好?”

    纸团掉在蔡馨媛腿上,她嫌弃的抖到地上,然后抬眼看着岑青禾说:“薛凯扬顶多也就算个酒后乱性,而且他也没把你怎么招儿,不就是亲了一下嘛,你不喜欢就骂他两句好了,犯不着跟他动真格的,怎么说他也在你那儿买了套房子。”

    岑青禾瞪眼道:“买房子了不起啊?我早告诉过他,我对他没那意思,他刚才是强迫我你知不知道?幸好我跑得快,不然他指不定怎么对我呢。”

    蔡馨媛频频点头,然后出声哄着,“他不是人,都是他的错,你骂他就对了。”

    岑青禾是顺毛驴,蔡馨媛哄了她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她完全恢复正常,抽都不抽了。

    只是这么一闹腾,俩人都睡不着了。正坐客厅聊天的时候,蔡馨媛放在房里的手机响起来。

    她转身回去拿,不多时,岑青禾听见蔡馨媛说:“估计她现在不想听你的电话。”

    岑青禾抬眼看向主卧,蔡馨媛穿着睡衣走出来,对她挤眉弄眼,做了个口型:薛凯扬。

    岑青禾顿时沉下脸,体内的暴力因子蠢蠢欲动。

    蔡馨媛一屁股坐在岑青禾身边,薛凯扬在手机里面的声音也就清楚传来,他说:“我喝多了,没忍住就犯了混,你帮我跟青禾解释解释,我在楼下等她,当面跟她道歉。”

    蔡馨媛看向岑青禾,岑青禾耷拉着一张脸,抿唇不语。

    蔡馨媛拿着手机道:“算了,她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回去吧。”

    薛凯扬说:“她包落车上了,你们住几单元,我给你们送过去。”

    蔡馨媛一听这话,忙道:“不用了,你把包放门卫那儿吧,我们明天上班一起拿了。”

    薛凯扬在手机里面讲了能有五分钟的样子,岑青禾坚决不接电话,最后蔡馨媛也只能挂断。

    “看薛凯扬这副猴儿急的样子,看来你现在把他吃的很死嘛。”蔡馨媛靠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岑青禾说。

    岑青禾一脸嫌弃的回道:“我现在一眼都不想看见他。”

    蔡馨媛笑说:“可是他想看见你啊。男的都贱,你越是躲着他,越是不待见他,他越能来劲儿,越能上赶着。我跟你打赌,薛凯扬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今晚这事儿,薛凯扬是真的踩到了岑青禾的雷区。他以为装什么霸道总裁就能把她拿下?她偏不吃他那套,她是顺毛驴,跟她来硬的,她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