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嚣张萌宝:傲娇妈〕〔位面复制大师〕〔中国密电码〕〔问冥客〕〔死到大唐搞互联〕〔妖神武帝〕〔无限之升级系统〕〔那年刀锋正寒〕〔女总裁的特种保镖〕〔豪门争霸〕〔全能跨界王〕〔国产英雄〕〔灵异版红楼〕〔末世大药师系统〕〔重生之天命太子妃〕〔极品美女守护灵〕〔绝色美女的贴身顶〕〔我的邻居是女妖〕〔绝对荣誉〕〔家有纨绔子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2章 是你想太多
    :

    岑青禾跟着薛凯扬等人出了饭店,大家都喝了酒,自然是不能自己开车的。

    赵传去到路边拦了辆计程车,转头道:“扬子,你先送青禾回去。”

    薛凯扬跟岑青禾走到路边,前者嘱咐另几人,“你们待会儿叫代驾,别自己开车。”

    赵传道:“行了,你们赶紧走吧。”

    岑青禾对薛凯扬说:“你不用送我,我自己回去就行。”

    薛凯扬不同意,伸手虚拢了下她的肩膀,让她上车,嘴上说着,“快点儿的吧,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岑青禾也是见薛凯扬喝了酒,所以没有在意他手上的动作,顺势弯腰坐进车中。

    薛凯扬紧随其后跟着坐进来,车边的赵传帮忙把车门关上,然后俯下身,双臂搭在车窗边,帅气的脸上带着痞痞的坏笑,“我们几个晚上用不用等你了?”

    “滚一边儿去,我待会儿直接回家。”

    薛凯扬按下按钮,车窗玻璃升起来,赵传笑着往后退。

    魏松晨几人站在道牙之上,笑着对岑青禾摆手,岑青禾也微笑着挥了挥手。

    薛凯扬对司机说:“天府花园。”

    计程车发动,很快离开饭店门口。

    岑青禾跟薛凯扬都坐在车子后座,车上光线昏暗,只有两侧路灯照射进来的淡淡暖白色光芒。

    薛凯扬靠在后座上,头一侧,看着岑青禾问:“没喝多吧?”

    岑青禾喝了六分醉,乍看之下是跟常人无异的,可脑袋难免反应有些迟钝。感觉到薛凯扬在看自己,她也稍稍侧了下头,摇头回道:“没有。”

    薛凯扬勾起唇角,轻笑着道:“你酒量挺好的嘛,我都有些喝多了。”

    岑青禾说:“喝多了待会儿就直接回家睡觉。”

    薛凯扬道:“担心我一会儿还去找他们玩儿吗?”他的声音带着酒精浸泡过后的淡淡沙哑,加之故意戏弄的口吻,听起来暧昧非常。

    酒精的麻醉下,人体的各种感官也会被放大好多倍,无论好的,还是坏的。

    岑青禾对薛凯扬没有别的想法,虽然知道他对她的目的未必单纯,可只要他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她还是可以把他当成朋友看待的。

    所以闻言,她也只是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送你一首歌。”

    “什么?”

    “《想太多》。”

    岑青禾话音落下,薛凯扬轻笑出声,然后肆无忌惮的唱起来,“是我想太多,你总这样说,可你却没有,真的心疼我;是我想太多,我也这样说,这是唯一能,安慰我……的理由。”

    薛凯扬唱歌挺好听的,岑青禾不禁想起自己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参加过全国大学生歌唱比赛。她原本是没想去参加的,但是室友非拉着她去凑热闹,结果正赶上初试的评委,也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跟她恰好是同省老乡。

    所以她唱完歌离开之后,收到了一条短讯,上面写着:我是刚才坐在你正对面的评委,看你填的资料上面说,你是安泠市的,我家在冬城,咱俩是老乡。学妹,你初赛过了,晚上六点来学校大礼堂参加复赛吧。

    当时他还报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岑青禾早就记不清楚了,她唯一记得当时室友打趣她说:“诶呦喂,学长主动示好,我要告诉你家萧睿去,你唱个歌还不忘招蜂引蝶。”

    岑青禾当时只顾着唱歌,都没往台下仔细看,因此都不记得那学长长什么模样。

    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回复了一条:谢谢学长。

    有一个当学生会副会长的学长保驾护航,岑青禾一路顺利杀入决赛,而之所以让她记忆深刻的,是因为决赛的时间就在初赛的第二天上午,接到消息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不是说全国大学生歌唱比赛吗?怎么准备时间这么仓促?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没有一首歌是能够完全记得住歌词的吗?

    初赛和复赛,她都是拿着抄好的歌词上的台,而决赛之前,学长特地发短讯嘱咐她,不能再带歌词上台了。

    因为时间太紧迫,岑青禾当时脑袋一当机,选了首男生唱的《想太多》就上台了。她惯爱唱男生唱的歌,因为她调子不高,基本在女中低音那溜儿晃荡。

    上台之前,看着学校大礼堂下面来了好几千人,岑青禾脑袋一片空白,紧抓着手中小纸条,不停的默背歌词。

    她是第三个出场的,前面的一男一女,一个唱美声一个唱通俗,都是唱的倍儿专业。岑青禾想打退堂鼓,奈何决赛名单都已经提交到台下评委席,想改已是来不及了。

    赶鸭子上架吧,岑青禾这辈子都记得当天有多尴尬。

    她全系同学都来了,还有萧睿他们全寝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玩意儿想的馊主意,背着她给她拉了个巨大的红色横幅,上面赤裸裸的几个金黄色大字:岑青禾一代歌后。

    这特么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吧?岑青禾站在台上,给她个电钻,她立马钻地逃走了好么?台下清楚的传来骚动声,这声音中还夹杂着笑声。

    本来就紧张,加之‘猪’一样的队友们,当音乐声起之际,岑青禾向天发誓,她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了,更别说是歌词。

    前面的几句她都是咬牙唱的,每唱一句都在担心下一句的词儿会接不上。事实上,她就是没接上,就刚才薛凯扬唱的那一段,她当时是怎么唱的来着?

    是我想太多,你总这样说,可你却没有,真的心疼我;是我想太多,你别这样说,就算你说了,我还是我……就是我。

    岑青禾平时喜欢一首歌又不记得歌词的时候,就爱乱唱,可当时台下好几千人,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总之大脑一片空白,她就胡乱唱了。

    索性台上灯光亮,她又刻意不去看台下人的反应,硬着头皮唱完一首歌来到后台,她撞墙的心都有了。

    结果毫无意外的,她没有被选中代表学校参加接下来的全国性比赛,非但如此,分数还倒数第三。

    这是岑青禾二十几年里,尴尬事件可以挤入前五的事例之一。事后学长还体贴的发来慰问短讯,意思就是说他尽力了,他已经给了最高分,奈何她唱错词,其他校领导都听着呢,他没办法。

    当时她站在后台拿着手机,旁边不远处就是其他选手,大家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场面既尴尬又让人无地自容。

    后来是一身白t恤和浅蓝色破洞牛仔裤的萧睿捧着一束白色花球来后台找她,给了她一个大而温暖的拥抱。当时她满鼻子都是冰淇淋味儿,低头一看,花球就是用栀子花堆出来的。

    她问:“你从哪儿买的?”学校附近根本没花店。

    萧睿一脸坦然的回道:“女生宿舍楼下摘得,你们那宿管阿姨绝对更年期到了,我们全寝的人让她追着满街跑。知道的是来摘几朵花,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来偷女生内裤的呢。”

    时至今日,岑青禾都清楚记得几年前她站在台上唱歌忘词儿时的尴尬景象,当然也记得回宿舍的时候,室友替她打掩护,让她成功将栀子花球拿进去的场景。

    无论是无颜面对台下校友,还是紧张躲避宿管阿姨,那些熟悉的一幕幕画面,就像是昨天才刚刚发生的。

    计程车遇见红灯停车,薛凯扬见岑青禾侧头看着窗外,这个动作已经持续半天了。他看着她侧脸柔和的弧度,轻声道:“想什么呢?”

    岑青禾轻轻眨了下眼睛,意识已经从久远的记忆回到现在,可她没有转头,只是径自回道:“歌唱的挺好。”

    薛凯扬笑了笑,出声道:“听你夸我一句,真不容易。”

    岑青禾说:“别整的我平时多刻薄你似的。”

    薛凯扬说:“你就是刻薄我了呀,我给你打电话,十次有十次你说没空,今晚要不是我过去堵你,你还是不能出来。我就纳了闷了,我是长的难看还是哪儿得罪你了?怎么请你吃顿饭,就这么难呢?”

    岑青禾声音波澜不惊的回道:“这个月我是真没空,等下个月初我就请你吃饭。”

    薛凯扬闻言,很快声音略带不满回道:“你看,我一跟你提这茬,你马上就这么说。我是差你这一顿饭吗?你能不能给我点儿感情,别弄得这么公式化?”

    前面的司机听着岑青禾跟薛凯扬的对话,忍不住偷着从后视镜中打量二人。岑青禾无意中瞥见,心里不好意思,不想在车上跟薛凯扬斗嘴皮子,所以干脆不讲话了。

    从吃饭的地方到天府花园,不堵车要二十分钟,堵车加红灯就得半个小时。

    岑青禾起初是坐直了身体,侧头看着窗外,不然就这么跟薛凯扬坐在后座,总归是有些尴尬的。

    可是坐久了,她也累。从反光的车窗玻璃中看到身侧的薛凯扬靠着后座闭目似是睡着了,岑青禾也慢慢往后靠,逐渐放松了身体。

    放松过后,酒精加之一天的奔波,让她困倦无比。

    岑青禾靠在后座上,迷迷糊糊,虽然心里想着别闭眼,别睡着,可事实上,她一眯就眯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