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爱他的那些年〕〔辣妈攻略〕〔闻到你的世界〕〔薄先生,小心恋爱〕〔寒门妻色:后娘难〕〔极品龙帝〕〔三界独宠之盛世长〕〔绝色狂医:暴君的〕〔厉少,有场恋爱谈〕〔神算萌妻,有点甜〕〔捡个老公是太子〕〔猫性总裁:恋爱不〕〔万界逆命之1994〕〔奶爸的田园生活〕〔龙血归来〕〔重生之仙医狂少〕〔位面复制大师〕〔青梅小甜心:腹黑〕〔圣途职迹〕〔重生七零俏娘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5章 从屌丝到神棍
    :

    岑青禾拿着两个透明的玻璃碗走回来,将其中一个盛有纯奶和巧克力口味的放在商绍城面前。自己的那份是柠檬香草跟菠萝口味的。

    火锅没上来之前,岑青禾捧着冰淇淋在吃,她实在是太饿了,饿的好像回到了三年困难时期。

    商绍城则是用小勺子舀了一口就不再吃了,奶不是上好的纯奶,吃在嘴里口感不佳。

    眼皮一抬,他扫见岑青禾碗里的冰淇淋已经见了底,遂出声说:“空腹别吃这么多凉东西,对胃不好。”

    岑青禾说:“没事儿,我从小冷的热的一块儿吃,撸串喝凉水,从来没坏过肚子。”

    商绍城觉得好笑。他见过太多女人,无论美丑,在他面前都是极力的维持矜持美好的形象,都想给他留个好印象,倒没有一个像岑青禾这般……天生的屌丝命。

    她是饿急眼了,眼里只有冰淇淋,都没看见商绍城眼中闪过的玩味和淡淡嘲讽。她就是纯来吃饭的。

    吃完了五个冰淇淋球,原本岑青禾还想再去弄几个的,正赶上店员推着餐车过来上菜。看着红彤彤的铜锅,她忍下了,还得留着肚子吃火锅呢。

    店员帮他们摆好锅,按下加热键,说了声‘请慢用’之后转身离开。岑青禾双臂平放在桌边,目光殷切的盯着锅里的红汤,那样子有些像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又更像是某种在等待投喂的宠物。

    她跟商绍城之间没什么话好讲,生聊又显得尴尬,所以干脆不讲话;商绍城不着痕迹的看了她半天,发现她真的没有主动找话题的意思,想到她在警察局里饿的肚子咕噜噜直叫,他手比脑袋快,抬起筷子,夹了一些上好的肥牛和羊肉卷下到锅里面。

    “不用等到大开,涮一下就能吃。”看她那眼巴巴的样子,估计再等半分钟,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他话音落下,岑青禾果然拿起筷子,她出声说:“你也吃,反正就咱们两个,谁也不用客气,我也不招呼你了。”

    一小天没吃东西,岑青禾等到肉变了颜色之后,夹了一筷子到碗里,伴着浓郁的蘸料一口吃下。

    这满足感,如果对面坐的不是商绍城,她真的要一边跺脚,一边激动的哭起来。

    不过碍于对面那人天生的强大气场,岑青禾选择低调的消化这份激动。

    她特别喜食辣,基本是无辣不欢的。吃了几口,待到胃里面没有那么急切的渴望填补之时,她伸手拿过旁边专门装小米辣的玻璃罐子,又往自己的碗里倒了几勺。

    待她放下罐子之后,商绍城又拿了过去,也放了不少。

    见状,岑青禾说:“你也挺能吃辣的。”

    “嗯。”

    “我还不知道你是哪儿的人呢。”岑青禾听商绍城讲话,虽然也带着儿化音,可却不似夜城本地人的那般圆滑,倒更像是一个普通话说得极好,让人辨别不出南北的口音。

    商绍城垂着视线吃东西,他是左撇子,怪不得岑青禾看了一会儿,总觉得哪里怪。

    他没看她,只径自回道:“我爸是海城的,我妈是夜城的。”

    岑青禾笑说:“怪不得呢,原来是‘混血儿’啊。”

    商绍城闻言,抬眼看了她一下。岑青禾见他没笑,脸上的笑容略微有些尴尬。

    三秒之后,商绍城说:“老梗。”

    说完,他别开视线,继续吃东西。

    这已经不是岑青禾第一次觉得他这人不好聊了,她又累又饿,还得抽空活跃气氛,容易吗?他还挑三拣四的。

    偷摸白了他一眼,岑青禾用公筷夹了虾丸跟蟹棒下去。不得不说,商绍城选的这家店还是很好吃的,她好长时间没吃过这么香的火锅了。

    两人吃了能有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岑青禾手机响起,是蔡馨媛打来的。

    她赶紧放下筷子接通,“喂,馨媛。”

    蔡馨媛说:“你在哪儿呢?怎么还没回来?”

    疲惫又满是醉意的声音,岑青禾都能想到蔡馨媛狼狈的样子,她出声回道:“我在外面吃饭呢,你又喝高了?没事儿吧?”

    蔡馨媛笑着说:“我今天拿下一笔大单,最近三个月的奖金都有着落了。你是没看见我有多牛逼,对方四个人,有人喝白的,有人喝啤的,还有人说要喝红酒,结果通通让我给放倒了……”

    蔡馨媛一喝多话就密,岑青禾拿着手机,听她说了半天,好不容易见缝插针说了一句:“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牛……”逼字还没说出口,忽然余光瞥见对面商绍城还在,岑青禾硬生生的给憋回去了。

    她软声软气的劝着,“你赶紧去洗个澡睡觉,我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回去,你别等我。”

    蔡馨媛含糊着说:“都这么晚了,你还陪客户呢嘛?”

    岑青禾没细解释,只随意应了一声。

    结果蔡馨媛嗓门老大的说了一句:“你赶紧回来,现在的男人都他妈是狗屁,这么晚了约你吃饭,保准是想睡你,你麻溜儿回来……”

    她酒疯撒的毫无预期,岑青禾也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句,想堵手机听筒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商绍城眼皮一掀,朝她这边看来,脸色暂时看不出喜怒。

    岑青禾急的别开脸去,压低声音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赶紧去睡觉,我过会儿就回家,先挂了。”

    岑青禾生怕蔡馨媛再说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所以直接给挂了。

    挂完之后,她瞥眼看向桌子对面,商绍城放下筷子,拿起手边的饮料喝了一口,然后状似无意的说:“你朋友说我想睡你?”

    岑青禾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处,上不去也下不来,唯有美眸微瞪,僵在原位。

    定睛看着商绍城,她强忍着血气翻涌的冲动,佯装镇定的说:“她喝多了,胡说八道的。”

    商绍城说:“我倒觉着你这朋友比你靠谱的多,人家喝高了都知道现在人心复杂。都说物以类聚,怎么我看你就是个例外呢?”

    拐弯抹角的骂她傻逼呗?

    岑青禾气到直翻白眼,怒极反笑的说:“商总监,我觉得这跟智商没关系,那坏人脸上也没刻着恶字。你也说了,人心复杂,有些人看着衣装笔挺的,其实背地里是不是道貌岸然,这都说不准的事儿。”

    指桑骂槐,阴阳怪气谁不会啊?

    岑青禾满脸笑容,不听内容一准以为她在夸谁。

    商绍城闻言,面不改色,甚至是波澜不惊的问道:“那你觉得,我今晚叫你出来吃饭,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岑青禾看着商绍城的眼睛,他也在看她,俊美的面孔上带着三分邪气三分促狭,哪怕是面对面坐了这么久,她依旧会觉得惊艳。这男人长的……搁着古代就是祸国殃民。

    好在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加之他性格龟毛,所以她扛得住。

    喉咙一动,岑青禾满脸陪笑,狗腿的说:“商总监一看就知道是正经人,你叫我出来吃饭,一来是真饿了,二来也是体恤下属,甭管怎么说,我也算半公伤吧?”

    商绍城嗤了一声,随即道:“你打哪儿看出来的?学过看相啊?”

    岑青禾顺着他的话,美眸微挑,不答反问:“你怎么知道?小时候我家隔壁就住着一个会算卦的爷爷,耳濡目染,我也多少会一点儿。”

    商绍城哭笑不得,索性来了兴致,她看着岑青禾道:“好,那你给我看看。”

    岑青禾说:“看哪方面?”

    商绍城眼底含着笑意,“随便,看出什么说什么。”

    岑青禾‘啧’了一声,然后道:“虽然我不是专业算卦的,可这行有个说头,不能白看。”

    商绍城似笑非笑的说:“你个半吊子,我都不怕你给我算错了,你还想收钱?”

    岑青禾等的就是这句话,她出声回道:“欸,钱就不必了,我给你算一卦,当还你一个人情。”

    商绍城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点头道:“行,你算得准,我当你还我一个人情。可你要是算不准呢?”

    岑青禾很快回道:“算不准当我没说。”

    商绍城挑起半边眉毛,声音也大了几分,“你想空手套白狼?”

    岑青禾淡定的道:“本来嘛,算卦这种事儿,你信则灵,不信就不灵。”

    她说的煞有其事,倒也颇有几分江湖骗子的模样。

    商绍城原本说请岑青禾吃饭,只是想借机告诉她,今晚这事儿别往外说,省的对盛天的声誉不好。没想到半路上,她就跟金佳彤说了,而且说的跟他心里想的一样。

    单从这一点来看,商绍城还是蛮欣赏她的,识时务。

    放了苏妍的鸽子,坐这儿陪她吃火锅,原本也就是例行公事。可岑青禾突然说给他算上一卦,这倒是让商绍城觉得新奇,这顿饭也没有那么枯燥乏味了。

    身子往椅背后面一靠,商绍城饶有兴致的看着岑青禾,出声说:“算吧。”

    岑青禾光明正大的盯着商绍城的脸,一边看一边眯起眼睛,过了一会儿,她用算卦的‘官方语言’,神叨叨的说:“看这位施主红光满面,印堂隐有喜气,乃是命犯桃花之相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