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魔帝〕〔时轮,命轮〕〔暖婚:一胎两宝〕〔穿越八零俏宝妈〕〔攻略极品〕〔重生之妖孽人生〕〔南王手记〕〔超神级加速系统〕〔天命凰谋〕〔青梅仙道〕〔西游之白衣秀士〕〔爹地有毒:替身娇〕〔重生霸道俏总裁〕〔我真不是良民〕〔大棋圣〕〔主神空间的道修〕〔嫡女惊天下〕〔重生小俏媳首长早〕〔寻宝全世界〕〔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4章 少些套路,多些真心
    :

    原本跟他待在一起就紧张,如今他毫无预兆的开启噎死人不偿命的模式,更是让岑青禾背脊挺直,下意识的贴靠在真皮座椅之上。

    没敢去看他的脸,岑青禾只是正襟危坐,佯装镇定的回道:“这是个意外,谁都没想到的事儿……”

    商绍城说:“打从他们这个时间点约你看房子,你就应该有所警惕。谁家正常人不能白天看房子?晚上约你看房的,不是要劫你,就是踅摸着要泡你。”

    听到他这样的总结,岑青禾一时间语塞,竟是无从辩白。

    她也真是一时鬼迷心窍了,今天接触的人太多,她有些麻木,所以才降低了防备心。

    “上班没几天就遇到这样的事儿,没什么感想要发表的吗?”

    岑青禾已经在反思了,偏偏身边的商绍城还不遗余力的打击她。

    岑青禾闷声回道:“天黑路滑,人心复杂。摊上谁算谁倒霉呗,还能有什么感想?”

    她这话不无反抗情绪,只是反抗的不那么明显。

    商绍城闻言,唇角不经意间勾起,只是没有笑出声,而是出声说道:“一般人摊上这种事儿,尤其是女人,都要吓得几天不敢出门,我看你倒是挺能适应的,是不是以前让人劫过啊?”

    你才让人给劫过,你们全家都让人给劫过!

    岑青禾在心底大声回呛了一句。

    只是她没有这样的胆子,不敢真的讲出口,只是悻悻的说:“你也不用嘲讽我,我这次权当买了个教训。说实话,我还挺庆幸这个教训来的这么早,也算是提前给我敲响了一个警钟。”

    商绍城眼底划过笑意,唇瓣开启,出声道:“心大跟心态好,真是一线之隔。”

    岑青禾终是忍不住侧头朝他看去,眼中没有愤怒,只是打量。

    她跟商绍城接触的次数和时间都不多,她对他仅有的印象就是嘴巴尖酸刻薄,做事秉持着商人原则,明码标价。

    今天上午,她对他又多了一些认识,这人台球打的极好。

    眼下,他身上又多了个标签,好话不会说,非要拐弯抹角的用揶揄人的方式讲出口。

    岑青禾不是傻子,她分得清好赖。如果商绍城真的是个不讲情义的人,那么他今晚不会匆匆赶来新奥,更不会陪她去警察局。

    刚才说了那么多不中听的话,其实也只是想告诉她,以后不要这么晚还在工作,不安全。

    所以她看商绍城的这一眼,只是在纳闷,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商绍城余光瞥见她的注视,他目不斜视的问:“想什么呢?不会在心里面骂我呢吧?”

    这次轮到岑青禾唇角一勾,她出声回道:“我没那么小心眼儿,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嘛。”

    商绍城道:“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岑青禾眸子微挑,“什么叫又?”

    商绍城侧头看了她一眼,云淡风轻的说:“上次手机落我那里的事儿,你不会忘了吧?”

    他这么一说,岑青禾猛地想起。商绍城指的是半夜三更,萧睿给他打‘骚扰’电话的事儿。

    想到萧睿,岑青禾有些笑不出来。微垂着视线,她佯装无意,出声回道:“那我今天晚上先请你吃顿饭,等你有空,想吃什么,我再请你。”

    商绍城嗤的一笑,“两个人情,你想两顿饭就还清?”她当他是吃货,还是她能请吃多贵的东西?

    商绍城觉得岑青禾的逻辑特别……嗯,单纯。

    岑青禾闻言,却是理所当然的回问了他一句,“不然呢?除了请吃饭,我还能怎么还?”

    商绍城还没等想好,岑青禾这边就径自补了句,“要不这样吧,下次你再有私事儿找我,不用给我打钱了,我免费替你办两件事儿。”

    商绍城很快回道:“好啊,这样才公平。”

    奸商,赤裸裸的奸商。 岑青禾心底啧啧两声。

    商绍城载着她从二环往一环驶,路上,他随口问,“你这样,明天还要工作吗?”

    岑青禾看了眼膝盖上的创可贴,云淡风轻的回道:“没事儿啊,这点儿小伤算什么,晚上洗个澡,明天就结疤了。”

    商绍城忍不住笑说:“别的女人受伤都怕留疤,你这是巴不得结疤呢?”

    岑青禾道:“我不是疤痕体质,小时候膝盖和手肘经常卡秃噜皮,现在也没事儿。”

    跟商绍城说的多了,岑青禾渐渐放松,一时间连家乡话都飙出来了。

    她浑然不觉,旁边的商绍城说:“你家冬城的吧?”

    岑青禾说:“不是,我家是安泠的,你听说过吗?”

    商绍城‘嗯’了一声,然后道:“小时候去过冬城,路过安泠,但是没在那儿待过。”

    岑青禾说:“那你有空过去玩儿啊,安泠还是有很多美食的。你喜欢吃鸡吗?”

    商绍城到底还是没忍住,不答反问道:“我看起来像个吃货吗?”

    岑青禾认真脸,“我们那儿的一绝,小鸡炖蘑菇。鸡是野山鸡,蘑菇也是山蘑,用柴火和铁锅炖,那味道保准你在夜城,在哪儿都吃不到。”

    原本商绍城对吃没多大的执念,结果岑青禾在他没吃晚饭之际,现场解说了一集‘舌尖上的祖国’,顿时让他唾液腺分泌旺盛,就差要往肚子里面吞口水了。

    好在距离吃饭的地方也不远了,商绍城说:“你以后就算不做售楼,做食品推销也绝对能赚大钱。”

    岑青禾眼带得意,说她为安泠代言。

    在快到地方的时候,岑青禾接到金佳彤的电话,她已经到家了,问岑青禾现在怎样。

    岑青禾说:“我也回市区了,你不用担心我。对了,今晚的事儿,你别告诉馨媛,也别往外说。现在正是我们预售的黄金时期,如果小区里面出了打劫的消息,一定会影响销售。”

    金佳彤应声,承诺不会往外说。

    等岑青禾挂断电话,商绍城也把车子停到了一家三层楼高的火锅店门前。

    两人前后脚从车上下来,然后迈步往里走。

    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可火锅店一层竟有八成的上座率。店内开着空调,一点儿都不热,唯有空气中飘荡的麻辣香味和肉香,挑逗着岑青禾的味蕾,让她忍不住往下吞咽口水。

    商绍城跟岑青禾在侍应生的带领下,上了二楼。二楼都是单独的包间和半开放式的卡座。

    岑青禾说:“我们就在卡座吧,包间太闷了。”

    商绍城无所谓,跟着岑青禾选了处卡座落座。

    侍应生递上两份皮质点餐簿,岑青禾立马的询问商绍城,“你能吃辣吗?”

    商绍城说:“可以。”

    岑青禾道:“那我们点全红锅吧,反正我每次点了鸳鸯锅,都不吃清汤的那一面。”

    商绍城心想,跟他一样。

    “全红汤底,加麻加辣。”商绍城拿着点餐簿,出声说。

    侍应生在一旁记录。岑青禾跟商绍城继续点餐。

    其实两人的口味有些相似,最起码在吃火锅这一方面。侍应生有介绍,说是今天的猪脑很新鲜。

    商绍城跟岑青禾同时露出一脸嫌弃的样子,区别是,商绍城说:“不要,看着就恶心。”

    而岑青禾是想到了这句话,却没有说。万一商绍城喜欢吃呢,她岂不是要得罪上司了?

    好在商绍城也不吃,不然她真的要边吃边吐了。

    侍应生在旁边一张尴尬脸,再也不敢贸然推荐什么吃的了。

    点餐的后半段,商绍城手机响了,他一边翻看点餐簿,一边接通。

    店里面挺吵的,所以岑青禾听不清楚手机里面说什么,只隐约听到是女声。

    商绍城说:“在吃饭,不用等我了。”

    估摸着手机那头的人问商绍城跟谁在一起,商绍城眼底很快的闪过了一抹厌烦,随即道:“岑青禾。好了,先不跟你说了。”

    说罢,他敞亮的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在桌上,出声又叫了个神户牛肉卷。

    等到点完餐,侍应生拿着点餐簿走开之后,岑青禾说:“我看到那边有免费的冰淇淋,你要吃吗?我去拿。”

    商绍城道:“你帮我带一点儿吧。”

    “要什么味道的?”

    “不要带酸味儿的。”

    岑青禾站起身,迈步往冰淇淋区走。

    商绍城顺手拿起手机摆弄,不多时,陈博轩的电话打进来。

    商绍城接通,“喂?”

    陈博轩开门见山的说:“你跟岑青禾在一起吃饭呢?”

    “嗯,干嘛?”

    陈博轩道:“苏妍在这儿等了你快两个小时,刚才撂下电话就走了,那脸臭的。”

    商绍城面色无异,淡淡道:“谁让她等了?我早说不用等我。”

    陈博轩道:“你这不废话嘛,你俩才处了几天?还是‘蜜月期’呢,你拍拍屁股说走就走,她能不等你吗?”

    商绍城道:“我说了叫她别等,她非等,这还赖得着我?”

    陈博轩径自嘀咕了几句,随即道:“欸,你怎么还跟岑青禾吃上饭了?不会是趁着她孤独无助,寂寞空虚冷的时候,想要顺势……”

    陈博轩意味深长的问,越往下说,笑的越贱。

    商绍城下意识的抬眼看向前方,岑青禾站在冷饮区,手拿两个小碗,正背对他在选冰淇淋。

    他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笑骂了一句,随即道:“她毕竟是盛天的职员,在小区出了事儿,传出去总归不好。再者说,我还怕把她给吓跑了呢,适当的安抚一下,她才能更卖力的替我工作。”

    陈博轩马上发出鄙夷的声音,低声骂道:“禽兽,能不能少点儿套路,多点儿真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农门娇女:神秘质〕〔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