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多面娇妻:三爷,〕〔身边的人全穿越〕〔神奇兽宠进化〕〔川流入海之临界〕〔如何君临天下〕〔石竹花〕〔你们二次元真会玩〕〔全球诸天在线〕〔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篮场执剑人〕〔提前登陆三百年〕〔地球在退化〕〔借魔成神〕〔三国矿业大王〕〔抗战之英雄血〕〔终极特种兵王〕〔我不是翻唱女王〕〔大国旗舰〕〔楚少的暖婚旧妻〕〔我的极品美女老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6章 被抓现行
    :

    岑青禾正想着,夜城这么大,还真是走哪儿都能碰见熟面孔。她两次看见陈博轩,他都跟商绍城在一起,那么这一次……

    包中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岑青禾吓了一跳,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拿出来一看,上面显示着‘商绍城’来电的字样。

    还真是想曹操,曹操到。

    下意识的站起身,岑青禾拿着手机,走远了几米才接。

    “喂,商总监。”岑青禾语气如常,公式化的打招呼。

    “云山酒庄那边儿,一切顺利吧?”手机中传来低沉悦耳的声音,商绍城倒是连个招呼都没打,是他一贯的风格。

    岑青禾心底下意识的跳了一下,一来她没打算跟商绍城撒谎,二来她刚刚才见过陈博轩,商绍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要是再跟他面前装傻,那无疑是自掘坟墓。

    想着,粉唇开启,岑青禾如实回道:“不好意思商总监,我现在没在云山酒庄。但是你放心,我是去了的,而且走前跟今天承办宴会的主人打过招呼。”

    之前岑青禾走的时候,心里面就隐隐有些不安,因为‘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她这拿了钱却没办完事儿,总觉得像是对不住商绍城。

    可架不住薛凯扬一个劲儿的怂恿,加之得到主人首肯,她也就半推半就了。

    如今商绍城一个电话打过来,她心底马上泛起心虚感。

    果不其然,商绍城的声音紧随而至,“你是有什么急事儿,所以不得不走吗?”

    岑青禾掂量着商绍城这话里的意思,但是看不见他的脸,又听不出喜怒,她当真是猜不透他心里想什么。

    哎,好后悔从酒庄出来,果然是拿人的手短。

    额头上有些冒汗,岑青禾尽量避重就轻的回道:“我是遇见一个客户,也是朋友,之前欠他的人情,正好他认识酒庄的主人,所以顺道约我出来。“

    岑青禾这人会撒谎,可面对某些人的时候,她却又不敢撒谎。比如手机那头的商绍城,虽然她跟他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本能告诉她,不要妄图在商绍城面前耍什么小聪明,还是坦白从宽的好。

    所以说完这话,岑青禾马上又补了一句,“对不起商总监,我没有耽误你什么事儿吧?”

    商绍城说:“既然已经跟主人打过招呼,也不算偷跑出来。原本还想叫你带几瓶酒回来,算了。”

    他声音依旧是不冷不热,听不出心里的真实想法。岑青禾却觉得面儿上过不去,那感觉像是食君之禄,却没有忠君之事。

    脸色微红,她出声道:“你要什么酒,我再回去一趟。”

    商绍城道:“既然不在那儿就算了,也不差那一时半会儿。”

    岑青禾说:“不好意思,没有帮你把事情办好。你卡号是多少,我帮你把钱打回去。”

    岑青禾所说的钱,自然是这次的‘加班费’。

    商绍城这次倒是淡淡回道:“不用了,我也是随口问问。没什么事儿了,你忙。”

    说罢,电话挂断。

    岑青禾拿着手机站在原地,气自己气到眼睛都闭上了。

    她在心底暗自发誓,以后商绍城再叫她去做什么事儿,她打死都不会半路逃跑,不为别的,但求一个心安。

    电话接了几分钟,岑青禾转身回到靠窗边的座位处。

    薛凯扬坐在那儿喝着酸梅汤,见她回来,抬眼问:“公事儿?”

    岑青禾随意的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薛凯扬又问:“你不会突然要走吧?”

    岑青禾看着他满眼的狐疑跟打量,左右已经从酒庄出来了,既然答应陪薛凯扬打球,那就敞亮的陪到底。

    勾起唇角,她淡笑着回道:“没有,都花了两小时的钱,我才不走呢。”

    薛凯扬闻言,笑着回道:“说你爱钱吧,你还对我爱答不理的,说你不爱吧,看你抠的。”

    岑青禾挑眉回道:“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是我自己的钱,我当然精打细算着花。”

    薛凯扬白色的刘海儿微微汗湿,细细的几缕垂在眉宇间,加之那张长相韩风的脸,倒也有几分漫画人物的样子。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岑青禾,舌尖一顶,将吸管抵出唇外。

    放下喝了大半的酸梅汤杯子,薛凯扬笑说:“那赶紧的,别耽误时间了,马不停蹄的玩儿起。”

    岑青禾叫他给逗笑,见他站起来,她也跟着起身。

    两人离开休息区往前走,薛凯扬问:“会不会打桌球?”

    岑青禾说:“台球呗?”

    “嗯。”

    “会打一点儿,但好久没玩儿了。”

    薛凯扬说:“刚才打壁球的运动量已经够了,玩儿点儿休闲的,也消消汗。”

    岑青禾跟着薛凯扬去到专门打桌球的区域,放眼望去,偌大的室内整齐摆放着几十张台球桌。可兴许是时间点不对,或者是消费横扫了太多的人,总之来这地儿的人不多,也正因为如此,岑青禾才一眼就看到站在几米之外,正俯身打球的商绍城。

    从岑青禾的角度,她只能看到商绍城的小半张侧脸,比起他,站在正对面的陈博轩明显要显眼的多。可不知道为什么,岑青禾就是一眼就认出商绍城来了。

    许是感觉到来自门口处的注视,商绍城一杆进洞之后,身子还没有挺直,目光已经朝着岑青禾这头瞥来。

    岑青禾来不及躲闪,两人四目相对。

    商绍城的脸长得太好看,有些人是乍看帅气,可五官单分出来,却总有不尽如意的地方。但商绍城不同,他是五官就长得极好,再拼凑到一张脸上,想不帅都不行。

    尤其是他那双眼睛,每每岑青禾与之对视,总会有种心悸的错觉。

    岑青禾心底咯噔一下的同时,第一反应就是,好家伙,幸好她没跟商绍城撒谎。陈博轩果然跟他在一块儿呢。

    陈博轩顺着商绍城的视线,也看见了门口处的岑青禾跟薛凯扬。他单手拄着球杆,另一手挥了挥,笑道:“hi,这么巧,你们也来打桌球?”

    陈博轩这话没有故意调侃的意思,因为这家室内休闲健身中心,是全夜城最大的,占地面积相当于一个中型小区,光室内网球馆就不下几十个。所以能在这种地方碰上,也算是一种巧合。

    陈博轩这一嗓子,在隔壁桌打球的两个艳丽女人,也是朝着岑青禾他们看来。岑青禾认出苏妍,她上次就坐在商绍城身边。

    短暂的尴尬和愣神之后,岑青禾赶紧勾起唇角,笑着回道:“是啊,好巧。”

    原本她还想跟商绍城打声招呼的,结果商绍城只是看了她一眼,没等她出声,他已经径自别过头去,绕到另一边继续打球。

    岑青禾悻悻的,跟着薛凯扬找了处附近的桌台,准备打球。

    她站在架子前头,随手拿了个球杆出来。薛凯扬站在她身旁不远处,侧头对她说:“有女士球杆。”

    岑青禾说:“不用,我一直用这种,女士的反而用不惯。”

    薛凯扬笑道:“老手啊。”

    岑青禾淡笑着回道:“不敢自吹自擂。”

    两人都选了杆,站在球桌边上巧粉。期间,薛凯扬不经意的抬眼看了下对面,随即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都是你朋友?”

    “嗯?”岑青禾没注意看他的眼神,当然也没反应过来他问什么。

    她侧头看向薛凯扬,薛凯扬则是下巴微抬,示意苏妍她们那一桌,然后道:“你认识她吗?”

    岑青禾摇了摇头,“不认识。”说罢,她又问薛凯扬,“你认识?”

    薛凯扬放下巧粉,弯下腰,在开球的同时,出声回了句:“看来你是真不玩儿电竞,她是电竞女主播,业内很出名的。“

    “哦。”岑青禾表情淡淡,她玩儿的最大的连网游戏就是火拼俄罗斯,当然不知道电竞界的明星。

    薛凯扬球开的不错,可惜差了一点儿,没有进球。岑青禾绕到袋口处,将他做好的球,轻松的送入袋子,随即又转身将另一边的打进去。

    薛凯扬一看她拿杆出杆的架势,就知道她不仅会打,而且还打的很油。

    果然,在接下来的一分钟里,岑青禾绕着桌边走了五个位置,也连着进了五个球。

    薛凯扬在一旁看得直挑眉,笑着道:“哈,深藏不露啊。”

    岑青禾从小就被她妈看得很严,基本除了学习和必要的聚会之外,不允许有任何课外活动。她唯一能玩儿的,可能也就是台球,因为她小舅舅家里面开了一间台球室。每逢周末和寒暑假,她总是要过去打上几小时,加之她小舅‘安泠一杆清’的调教,技术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连着进了五球,第六球的时候,岑青禾下手稍微有些轻了,球已经到了袋口边缘,却堪堪停住。

    岑青禾轻轻地撇了一下嘴,脸上倒也没做出什么失望后悔的样子。

    薛凯扬笑着走到岑青禾身边,弯下腰,一杆进洞,“多谢了。”

    岑青禾笑着回道:“不谢,我第一个球也是占了你的便宜,还给你。”

    薛凯扬说:“你是有多不乐意欠人?”

    岑青禾感慨颇深的叹了口气,随即说:“欠什么都不要欠人情,人情这个东西,不好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农门娇女:神秘质〕〔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