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日本小说家〕〔腹黑狂妃:绝色大〕〔做个好梦嘻嘻〕〔苏遍娱乐圈[古穿今〕〔王者荣耀造神时代〕〔女权世界的真汉子〕〔霍少的闪婚暖妻〕〔神医弃女:冷王的〕〔网游之黄昏战士〕〔仙临大秦〕〔无双药圣〕〔神级都市练气士〕〔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名门锦姝〕〔都市之万界帝尊〕〔秀才家的俏长女〕〔军门燃情:小妻狂〕〔末世重生之饕餮食〕〔神血世界之咒术与〕〔帝少逃妻拥入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4章 欠他的,走哪儿都得还
    :

    什么叫无巧不成书?

    薛凯扬约她周六出来见面,她说没空,结果两人竟然在这地方碰上。

    薛凯扬看着岑青禾一脸懵逼,他挂断手机,穿过人群向她走来。

    岑青禾定睛看着薛凯扬,待他在自己面前站定之际,她这才挑眉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薛凯扬双手插在裤袋中,脸上带着几分不满和几分悻悻之色,开口回道:“就你能来?”

    说着,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继续道:“你这人说话也太不靠谱了,亏得之前还总把我当坏人,现在这么一看,咱俩指不定谁更坏呢。”

    岑青禾听着薛凯扬故意揶揄的话,她哭笑不得的回道:“你个大男人,哪儿来那么小的心眼儿?再说我也没撒谎,我是替别人来的,这也是我的工作范畴之一。”

    说罢,她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邀请函。

    薛凯扬伸手要去拿,岑青禾眼疾手快,指尖一勾,将邀请函重新收起来。

    薛凯扬挑眉问道:“你替谁来的?”

    岑青禾说:“那你别管,总之我没骗你。”

    她垂下视线,继续吃蛋糕,一口就把剩下的半块全给吞了。薛凯扬看着她,她一身简单干练的职业装,却不失女人的风情,加之身材匀称个子也高,站在人群之中,甚是出挑。

    他刚才无意间一瞥,几乎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你说你周六有工作,就是替人来参加宴会?”薛凯扬站在岑青禾身旁,原本没什么食欲,可看她吃的津津有味,他也拿过一个盘子,夹了块她之前吃过的樱桃蛋糕。

    岑青禾随意的‘嗯’了一声,一边去夹别的,一边回道:“这只是我的工作之一,一会儿还有别的事儿呢。”

    薛凯扬问:“什么事儿?”

    岑青禾说:“带客户去看房子。”

    薛凯扬又问:“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岑青禾说:“最近估计都没什么时间。”说着,她用夹子给他夹了块黑色的巧克力蛋糕,做成小熊样子的。

    “你尝尝这个,挺好吃。”岑青禾神色坦然,跟在自己家里面似的。

    薛凯扬觉着好笑,吃了一口,随即撇嘴道:“太甜了。”

    岑青禾说:“你不用琢磨着请我吃饭了,我记着呢,我还欠你一顿饭。”

    薛凯扬似笑非笑的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请回来?”

    岑青禾抬眼看了他一下,正色回道:“我刚才不是给你夹蛋糕了嘛?”

    薛凯扬闻言一愣,似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三秒之后,他下意识的勾起唇角,哭笑不得的说:“你别告诉我,这就算请我吃饭了?”

    岑青禾当然不会这么想,只是嘴上故意逗他,坦然回道:“我最近也没什么时间,这顿就算我请你了,你想吃什么,别客气,我给你夹。”

    薛凯扬跟岑青禾认识的时间不长,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里,她也大多防着他,所以他还没见过她这样逗趣幽默的一面儿。

    心底越发的高兴,薛凯扬忍不住说:“咱俩出去玩儿吧?”

    岑青禾已经连着试吃了三四块小蛋糕,觉得每一样都很好吃。她不乐意走,所以抬眼看着薛凯扬说:“上哪儿玩去?在这儿有吃有喝的。”

    薛凯扬说:“我还想单独约你出去玩会儿呢,在这地方有什么意思?”

    岑青禾闻言,立马视线眯起,眼神中带着打量与警惕。

    薛凯扬见状,立马回以一个无语的表情,低声回道:“你能不能别想的那么龌龊?我就是想约你出去运动运动。”

    此话一出,岑青禾的表情更加怪异和意味深长了。

    薛凯扬赶忙做了个打住的手势,然后笑着说:“得,你别联想了,我想约你出去打球。”

    “打球?”岑青禾严重怀疑薛凯扬话里的真实性。

    薛凯扬苦笑着点头,“对,打球,我有时间都会去运动一下。”

    岑青禾道:“你要是约我泡吧,我信,可你约我打球……我怎么那么不信任你呢?”

    薛凯扬挑眉回道:“我长得就那么玩世不恭吗?”

    岑青禾‘切’了一声,忍不住说:“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行么?你呀,顶多也就是个纨绔子弟。”

    薛凯扬说:“那请问岑小姐,可以跟纨绔子弟出去打个球吗?偶尔做一些积极向上的事儿,也有助于身心的健康发展。”

    岑青禾说:“待会儿宴会结束之后,我还约了客户看房子,今天没时间了。”

    薛凯扬说:“还等什么结束后啊,我们现在就走。”

    岑青禾立马摇头,“不行,我是替别人来的,现在走了,万一待会儿有什么事儿。”她也没办法跟商绍城交代,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点儿‘职业道德’她还是有的。

    薛凯扬很快回道:“酒庄三周年能有什么事儿?还不就是吃吃喝喝,这儿是我朋友家的开的,你等会儿。”

    说话间,薛凯扬别开视线,目光穿梭于人群之间。

    不多时,他看到了某人,随即朝着岑青禾身后摆手,叫了声:“嘿。”

    岑青禾闻声望去,只见一个一身正装的年轻男人,正迈步走过来。

    男人手中拿着高脚杯,看到薛凯扬跟岑青禾站在一起,面带笑容的说了句:“朋友?”

    薛凯扬给两人介绍了一下,随即道:“我想请她一直请不动,这会儿可是在你家的地盘上遇见了,你快点儿告诉她,宴会是你家主办的,我好带她走。”

    男人闻言,唇角勾起的弧度变大,笑着对岑青禾打趣:“你快点儿跟他出去吧,不然把他留我这儿,估计我这三周年的宴会都要办不下去了。”

    薛凯扬侧头看着岑青禾,一副‘这回你没法拒绝’的表情,只等着岑青禾表态。

    岑青禾也是服了,既来之则安之吧。她确实欠了薛凯扬一个人情,如果人家三番五次请还请不动,感觉像是她在摆谱。

    还有一个关键的,如果能借着薛凯扬这条线顺理成章的早点儿离开,她待会儿就有更多的时间忙工作了,可谓是一举两得。

    如此想着,岑青禾也便答应跟薛凯扬一起离开。当然,临走之前,她花了五分钟把自己的肚子给填饱了。

    薛凯扬见状,笑的无奈:“你就这么怕请我吃饭?”

    岑青禾说:“你等我忙完这个月,拿到薪水我请你吃顿好的。”

    薛凯扬‘啧啧’两声,摇着头说:“瞧你这日子过的,我真心疼。”

    岑青禾习惯了他见缝插针似的腻歪,倒也麻木了。既然薛凯扬跟酒庄的少东是认识的,岑青禾走的也是放心。

    两人一起从宴会上离开,上了薛凯扬的车后,岑青禾看了眼时间,现在才十一点五十。

    她说:“跟你打两个小时的球,够了吧?”

    薛凯扬道:“你跟客户约了几点?”

    岑青禾避重就轻的回道:“两点左右,你能让我出门就行。”

    薛凯扬叹了口气,颇为感慨的说:“第一次约会还要赶时间的。”

    岑青禾拿着手机,想着要不要跟金佳彤联系一下,因此慢半拍才反应过来,她赶紧出声纠正,“不是约会,顶多算是聚会。”

    薛凯扬一边开车,一边侧头看着岑青禾,他饶有兴趣的问道:“欸,你有男朋友吗?”

    岑青禾心底猝不及防的咯噔一下,只是她没有表现在脸上。微垂着视线,她佯装在看手机的样子,声音不冷不热的回道:“有。”

    薛凯扬眸子一挑,似是有些意外,“你男朋友在哪儿上班?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岑青禾暗自吸了口气,随即收起手机,转头看着薛凯扬回道:“你在乎的重点,不应该是我有男朋友吗?”

    薛凯扬笑了,笑的肆无忌惮外加不以为意,他出声说:“有男朋友怎么了?又不是结了婚,喜欢可以撬过来啊。”

    岑青禾闻言,顿时黑了脸,低声骂了句:“没道德。”

    薛凯扬笑说:“跟你开玩笑的,一看就知道你没有男朋友。”

    岑青禾脸色并没有缓和,只是沉声问:“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薛凯扬坦然回道:“上次你朋友叫你去顶酒,你俩都喝的稀烂醉,但凡你有男朋友,他总不能不来接你吧?”

    说罢,不待岑青禾回答,他又径自补了句:“别说什么工作忙,女朋友喝多了都不来接的,纯属渣男;你也别告诉我,你俩是异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放着你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一个人在外地打拼,你也可以把他给踹了,你又不是自己养活不了自己。”

    薛凯扬的话,就像是一记软钉子,深深地戳进岑青禾的心脏里。即便她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会疼。

    酸涩如潮水般袭来,她赶紧别开视线看着另一面。

    薛凯扬见状,侧头看着她问:“欸,你怎么了?”

    岑青禾紧抿着唇瓣,好努力才把所有的委屈跟酸涩一股脑的咽回肚子里。

    十秒过后,她表情已恢复平静。慢慢转过头来,她似笑非笑的回了句:“看来你也不是个绣花枕头,心思还挺细密的。”

    薛凯扬看到岑青禾笑了,他也勾起唇角,笑着回道:“是不是越跟我接触,越发现我这人特有魅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穆少宠妻:国民妖〕〔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军妻鲜嫩:权少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靳少强宠小逃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