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女王妹妹嫁〕〔武神海啸〕〔美艳的他〕〔七塔之上〕〔土拨鼠拨土〕〔你比论文好看[娱乐〕〔美女为姜〕〔魂穿二十年生存计〕〔我有奈何桥〕〔超星大导演〕〔第二世球王〕〔大魔头的重生〕〔神隐的大陆〕〔大仙官〕〔莫鼎神王〕〔美漫收藏代理人〕〔问月纪〕〔极品女上司〕〔天下第一剑道〕〔汉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1章 半夜里的两个电话
    :

    岑青禾没自己买过房,不过对于消费者的心理,她还是可以掌握个七八分。那感觉就像她自己看中了一个东西,要是没人跟她争抢,估计她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买,可但凡有人也看中了,那她必然要买,生怕自己看中的宝贝,让别人给抢走了似的。

    今晚来看房的两户人里,当场有人订了一套,问岑青禾什么时候可以签合同。

    岑青禾本想说周一,但是转念一想,未免夜长梦多,所以约了明天早上。

    现在这样的紧急时期,就别打算过什么周末了,一大早上就得起来跑业绩。

    送几个人出小区,岑青禾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小区九点之后就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出,她打了个电话给之前说要看房子的王小姐,结果对方电话关机。

    岑青禾有些意外,可还是发了条短讯,说明情况之后,自己也打车回去市中。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蔡馨媛还没回来,岑青禾一个人去浴室洗澡。中途怕有人打电话过来,所以她洗澡时也带着手机。

    洗头正洗到一半的时候,手机还真的响了。岑青禾垂着头,关掉花洒从下面走出来,忙用毛巾擦了手,然后拿起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商绍城’来电的字样。

    岑青禾盯着屏幕,愣了几秒,心想商绍城这么晚打给她干什么。

    电话已经响了快十秒钟,岑青禾来不及多想,赶紧接通,然后拿到距离耳边几厘米的地方,出声叫道:“商总监。”

    手机那头特别安静,商绍城的声音传过来,依旧的低沉悦耳,他先是‘嗯’了一声,然后道:“在干嘛?”

    岑青禾下意识的说:“在洗澡。”

    可话一出口,她就觉着不怎么对劲儿。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洗澡’这两个字眼,已经被‘魔化’,不再是单纯的洗澡。

    要是别人也就算了,关键商绍城还是她上司,不仅是上司,还是男上司,并不怎么熟的男上司。

    岑青禾在手机这头呲牙咧嘴,暗恨自己说话不过脑子。她低着头,头发还在滴水,为了缓和尴尬,所以她很快便主动问道:“有什么事儿吗?”

    商绍城那边依旧是诡异的安静,他出声回道:“没什么事儿,就是问问你在干嘛,要不要出来坐会儿?”

    岑青禾心底突的一跳,夜里九点多,虽然这个时间段在大城市正是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可她还是个保守的人,而且从小她妈就告诉她,晚上不许超过八点之后回家。

    这么晚了,商绍城突然给她打电话,叫她出去坐会儿?

    岑青禾怎么想怎么觉着不单纯。

    可她完全没有撕破脸的需要,她只是声音如常的回道:“不好意思商总监,我今天工作了一天,马上就要睡了。”

    不是试探的口吻,而是直白的拒绝。

    如果商绍城真的对她另有所图,大不了钱还给他,以后不联系就是了。

    岑青禾心里坦荡的不得了,所以话说的也是非常有底气。

    本以为商绍城还会再客气几句,结果他特别爽快的回道:“好,那你休息吧,不打扰你了。”

    听不出喜怒的声音,还不待岑青禾回些什么,他那边已经直接挂断了。

    岑青禾拿着手机,着实愣了一会儿,想着自己是不是就这么得罪了顶头上司?

    手机放在一边,她继续洗澡。洗完澡又吹了头发,她敷着面膜从浴室走出来。

    蔡馨媛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穿着职业套裙瘫倒在沙发上,长卷发几乎垂到地面,胳膊也是无力的下坠着,整个人跟被打晕了扔在那儿似的。

    岑青禾见状,美眸一挑,赶紧快步走过去,嘴里说着:“又喝多了?”

    来到沙发边,岑青禾将满身酒气的蔡馨媛抬起来,让她靠在沙发背上,又给她倒了一杯冰镇柠檬水。

    蔡馨媛半垂着视线,喝了几口之后,这才有气无力的回道:“累死了。”

    岑青禾穿着卡通图案的棉布睡裙,盘腿坐在蔡馨媛身旁,她出声问:“你今天怎么样?谈成了吗?”

    蔡馨媛无骨症患者一般的靠在沙发一角,低声回道:“妈的,我特么第二次跟他见面,他问我今晚要不要跟他出去住……”

    岑青禾一听这话,立马眼睛一瞪,惊讶的道:“那你怎么说的?”

    蔡馨媛也是来气,挑眉回道:“我还能怎么说?不能得罪,只能装傻充愣,陪喝陪笑呗。”

    岑青禾皱眉道:“谁这么不要脸啊?真当我们是小姐了?”

    蔡馨媛嗤笑着道:“可不是嘛,他跟我直说的,现在还有两家售楼中心的都在联系他,那意思我今晚跟他走,他就买我这边的房子。我真想问候他全家!”

    若是从前,岑青禾不做这行,她一定会怂恿蔡馨媛,骂,为什么不骂?干嘛要吃这个亏?

    可如今短短一个礼拜过去,这样的话,她就不能再说了,因为她们心里都再清楚不过,这就是她们以后长期要面对的‘职场潜规则’。

    岑青禾能做的,就是扶着蔡馨媛去浴室洗澡,然后承诺她待会儿出来,帮她敷个面膜。

    第二天是周六,蔡馨媛不用早起上班,关了手机闹钟,她倒头就睡,告诉岑青禾不用管她。

    岑青禾回到自己房间,定了个隔天早上六点半的闹钟,因为七点半要去公司走一趟合同。

    真是一入这行深似海,起得比鸡早,干的比驴多,比狗还勤快,结果还被人当‘鸡’,简直没天理。

    半夜睡得很沉的时候,岑青禾放在枕边的手机响起,她浑身发软,半晌才抬起手臂,因为眯缝着眼睛,看不清楚屏幕上的具体显示,所以她直接接通。

    “喂。”很低的声音,明显是睡着觉被人给吵醒的状态。

    手机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出声问:“你是卖楼的吗?”

    岑青禾一听这话,赶紧强迫自己清醒了几分,然后出声回道:“是的,请问您有什么想咨询的吗?”

    “多少钱?”

    “您是要看住宅还是写字楼?”

    “不都是你在卖吗?还有区别?”

    岑青禾一时间没有听懂,可还是出声回道:“住宅跟写字楼的价位都不一样,看您这边有什么具体需要,我好向您详细讲解。”

    男人声音自始至终都在一个频道,不高不低,不大不小,他说:“你有照片吗?”

    “嗯?”

    “我总得看照片才能跟你谈价钱吧?或者你出来一趟,我们面谈。”

    岑青禾睡得迷迷糊糊,脑子反应不过来,她微蹙着眉头,试探性的问道:“先生,您是什么意思?”

    男人波澜不惊的回道:“你不是小姐吗?住宅跟写字楼,是不是你们的行话?我要看你本人是什么样的,才能给你开具体价钱,你要是长的还行,活儿也特别好的话,我愿意出高价。”

    听到这儿,岑青禾都懵了,拿着手机,半夜三更,她坐在没开灯的房间里。气到极处,她几秒之后才嗤笑着回道:“你有毛病吧?你从哪儿看见我电话的?我是卖楼,我他么不卖身!”

    男人闻言,也是笑着回道:“跟我这儿装什么装啊?哪个卖楼的不卖身?你这是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岑青禾的火腾一下子就上来了,眼睛瞪得滴溜圆,她立马回骂道:“滚犊子,你想小姐想疯了吧?控制不住你嫖娼去,别特么在这儿恶心人!”

    男人很快骂了句脏话,岑青禾却不愿再听,立马挂断。男人又打过来,她又挂断。

    连续三次之后,岑青禾正想把他拉进黑名单,他紧随其后又发来一个彩信,岑青禾也是手欠加好信儿,所以点开一看。

    是一张极为色情的动图,她看了一眼之后,立马紧张的按下home键。

    半宿半夜,没开灯的房间里,她一个人坐在床上,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脸红心跳。

    男人就是个神经病,他又连续发来好几条的短讯,无一不语带羞辱,气得岑青禾好想打回去跟他对骂。

    可她也知道,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心理变态。

    利落的拉进黑名单,删除所有记录,她下床去了趟洗手间,等到再回来的时候,躺在床上却是怎么都睡不着觉。

    翻来覆去的,岑青禾不知为何会想到商绍城。

    他九点多打来的那个电话,说是要叫她出去坐会儿……之前她还想着,也许他对她一点儿意思都没有,除了叫她做事之外,都不会私下联系她。

    可这个电话,无疑是平静湖面上投下的一颗小石子,瞬间激起了层层涟漪。

    她开始有些弄不懂他,或者说,要重新提防着他。

    想着想着,岑青禾也就睡着了,可是梦里,他竟然梦见了商绍城。

    还是之前她在浴室中的场景,他约她出去见面,她答应了,还打扮的花枝招展,跟他约在酒店房间中见面。

    两人碰面之后,他直接拥着她,跟她接吻,然后往下的一切……顺理成章。

    只是在最后,他提上裤子的同时,扔了一张卡给她,告诉她,“钱已经打到卡里面了。”

    岑青禾猛地睁开眼睛,几秒之后,才听见耳畔的手机闹钟,一直在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