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萌宝送上门:〕〔40001〕〔我被僵尸咬了一口〕〔铸汉〕〔猎界传说〕〔阴阳赊刀人〕〔巴顿奇幻事件录〕〔溺爱100分:帝少,〕〔探龙〕〔官运红途〕〔女仙编号零九九〕〔棺闻鬼事〕〔亿万宠溺:腹黑老〕〔高冷女神聘上门〕〔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快穿:神秘计划〕〔英雄无敌之亡灵法〕〔道岳独尊〕〔老君传人〕〔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6章 幸好他信她
    :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毫无预兆可言,岑青禾也是看见洛克倒地,这才后知后觉,发现是身旁的薛凯扬将他给打倒。

    一时间,全饭店的人皆是朝着这边看来,有些坐在附近的,更是吓得起身躲得老远。

    薛凯扬这一拳打的不过瘾,还欲冲过去再打。白裙女人都懵了,还是岑青禾赶紧伸手拽住他的胳膊,急声说了句:“薛凯扬,不要打了。”

    洛克趁着这会儿,从地上站起身,他瞪着一双深棕色的眼睛,眼中有愤怒,也有不可思议。

    薛凯扬站在岑青禾身边,她紧拽着他的手臂,所以他没往前冲,只是伸手指着洛克,用中文骂道:“艹,你他妈什么东西?脚踩两条船是吧?!”

    洛克蹙着眉头,一脸不解的样子,只用西班牙语去跟白裙女人说:“神经病,我根本不认识他,宝贝,我们走。”

    他过来拉白裙女人的手,薛凯扬却眼睛一瞪,上前一把将白裙女人扯到自己身边,然后瞪着一双随时都要干架的眼睛,对洛克骂道:“你他妈把手给我拿开,恶不恶心?”

    洛克看着分站在薛凯扬两侧的岑青禾跟白裙女人,似是反应过来什么,他看着白裙女人,用西班牙语解释,“宝贝,你一定要相信我,真的是那个女人约我过来的,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白裙女人下意识的看向岑青禾,目光中带着意味不明的神情,有狐疑打量,也有隐忍的怒意。

    薛凯扬问岑青禾,“他逼逼什么呢?”

    岑青禾也是来气,这死鬼子,都到这功夫了,还想着拉她做垫背。他不仁,也别怪她不义了。

    唇瓣开启,她沉声回道:“他非说是我勾搭他。”

    薛凯扬一听这话,立马要作势冲过去,吓得洛克本能的往后一退,竖起防备。

    白裙女人一闪身,挡在薛凯扬身前,她看着他道:“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这个‘她’,指的当然是岑青禾。

    薛凯扬让洛克气得脸色不善,他蹙眉回道:“我朋友。”

    女人意外的笑了一下,这笑容中却带着不以为意和一丝不难察觉的鄙视。

    几秒之后,她出声说:“什么朋友?哪种关系的朋友?她说的话,你就一定信?”

    岑青禾明显感觉到女人话里话外的攻击性,正要出声说话,只听得身旁的薛凯扬道:“我昨天才跟她认识,但我也看得出她是什么样儿的人,倒是你,你什么眼光,看看你找的这玩意儿,都他么给他按这儿了,还跟我叨逼叨呢!”

    薛凯扬说话间,嫌恶的眼神瞥向洛克。

    洛克并听不懂中文,所以故作一脸茫然和无奈的表情,气得薛凯扬总想上去揍他。

    白裙女人叫薛凯扬说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尤其是身旁还一大堆看热闹的客人,她拉着脸道:“我跟洛克也认识一个多月了,你跟她才认识几小时?她说的话,你就这么信?”

    这一次,还不等薛凯扬回答,岑青禾先开口说话了,她看着白裙女人,面不改色,不急不缓的说:“我有我的本职工作,只要是工作之内的需要,我都会尽职职责,至于工作之外的其余‘外快’,我还真的没这个心,也没这个胆挣。我知道你不了解我,我说的话跟你男朋友说的话相比,你自然更偏向他,但大家都是女人,单冲这一点,不管咱俩认不认识,我都会好心提醒你这句,你身后这男的,绝对是渣男,他从来没想过要真心实意的跟你谈一场恋爱,就在这儿,十分钟之前,他把花送到我手上,还夸我漂亮能干。小姐,你就算不相信我的话,也该相信薛凯扬的话。”

    女人看了眼岑青禾,又看了眼站在她身旁的薛凯扬,一时间沉默不语。

    不多时,原本在包间中的一帮朋友都闻声赶过来,见状,七嘴八舌的问着怎么回事儿。

    店长也亲自带人过来劝阻,叫大家平平怒火,不要在店里动手打架。

    洛克被一帮人围着,脸上的忐忑很是明显,他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只有女朋友的信任,可却不敢当着岑青禾的面胡说,怕激怒她跟薛凯扬。

    薛凯扬身旁的男性朋友都站在他这头,看着洛克的神情中带着一触即发的火花;

    反之女性朋友们,则是打量着岑青禾的脸,跟白裙女人一样的表情,似是不信任。

    岑青禾终于知道薛凯扬之前提醒的那一句,我朋友脾气可不大好。这哪儿是脾气不好,简直就是好赖不分嘛。

    被这么多人围观看热闹,即便岑青禾没做什么亏心事儿,可也受不了众人的怪异目光。她主动出声说:“事情就是这样的,我该说的话也都说了,要是没有其他的事儿,我先走了。”

    白裙女人抱着双臂,站在一片散落的嫩粉色玫瑰花瓣上,她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眼睛一斜,尽显刁钻跟霸道,开口便说:“闹成这样,你说走就走?”

    现在是她的男朋友被怀疑劈腿,她的男朋友被打,而她的朋友,还都站在岑青禾那边。女人觉得没面子,下不来台。

    岑青禾闻言,不由得看向白裙女人,眼神也冷了几分。

    薛凯扬道:“你男朋友劈腿,你不去找他的麻烦,拖着岑青禾干嘛?”

    女人眼睛一瞪,仰着下巴回道:“你怎么知道不是她勾引洛克呢?你凭什么觉得她说的就是真的?”

    薛凯扬叫她问的眉头直蹙,一脸想发火却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的模样。

    一旁有男人劝道:“舒婷,扬子的话你还不信?“

    闫舒婷瞥了眼岑青禾,不满的嘀咕:“我是怕他让人给哄得五迷三道,不知道谁对谁错了!”

    她声音不小,最起码附近两米范围之内的人,都能听到。

    原本大家就对岑青禾的工作戴着有色眼镜,想着一个是女售楼,一个是高富帅,谁勾引谁,真的说不准。如今闫舒婷再跳出来这么一说,众人看着岑青禾的目光中,更是多了几分怀疑跟嫌弃。

    岑青禾面儿上一红,从小到大,她还从未被人当众羞辱过。就算之前跟李蕙梓吵架,也顶多算是拌口角,李蕙梓并未拿出她传闲话的证据,她也行的坦荡。

    可眼下是‘捉奸见双’,她跟洛克各执一词,闫舒婷这么一说,岂不是当众往她身上泼脏水?

    一口怒气涌上来,岑青禾蹙眉瞪着闫舒婷,不甘示弱的回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好赖不分吗?还是被你那所谓的爱情蒙蔽了双眼?你眼睛看不见,耳朵还听不见吗?我说的话你不信,薛凯扬的话你还不信,你要是这么信你身后那男的,你现在拉着他走就是,干嘛还回头往朋友身上泼脏水?“

    闫舒婷没想到岑青禾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当众被怼,她顿时眼睛一瞪,扬声回道:“我还没说你呢,你倒来劲儿了,你盛天的吧?叫岑什么?我倒要看看,你们盛天的职员都是什么水准,私下里还拉客户出来吃饭……”

    “我叫岑青禾,就在盛天上班,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的,随时可以来公司投诉,我等着你。”岑青禾背脊挺直,回的不卑不亢。

    薛凯扬则是一脸烦躁的表情,他蹙眉看着跋扈的闫舒婷,出声说了句:“你真是够了,为了那么个渣子,你不嫌难看,在这儿拖着所有人陪你丢人。行,今天就他么当我薛凯扬多管闲事儿,我乐意管你是不是找了个傻逼,你愿意装糊涂自己装去,我们没空陪你在这儿演。”

    说完,他一把拉过岑青禾的手腕,带着她往外走。

    “欸,扬子……“

    “凯扬!”

    几个男人想要拦着薛凯扬,都没拦住,只能看着他拉着岑青禾一起走出饭店,剩下的一帮人,面面相觑,神色各异。

    薛凯扬的跑车停在饭店外面,他拉着岑青禾走到副驾车边,亲自帮她拉开车门。

    这功夫岑青禾也说不了别的,只得跨步坐进去。

    薛凯扬绕过车头,上了驾驶席,油门一踩,车子很快驶离饭店门口。

    这场闹剧终是以薛凯扬跟岑青禾的提前离场而宣布结束。车上,薛凯扬一直沉着脸,也兴许是这样,他银白色的头发才更添冷漠气息。

    岑青禾这两天见惯了他的嬉皮笑脸跟不正经,突然看到他发怒的样子,一时间还有点儿陌生。

    她不说话,他就一直往前开。

    夜城的交通状况也够给人添堵的,薛凯扬在生闷气,所以脚下油门踩得很深,明明信号灯的黄灯还没有变红,但在他们之前的一辆车,却停在了斑马线之前,害的薛凯扬一个急刹,跟前车的车屁股只隔了不到二十公分。

    岑青禾始料未及,身体像是沙袋一样被甩出去,好在系了安全带,没有受伤,可饶是如此,她还是被拽的发疼,不由得蹙起眉头来。

    薛凯扬马上侧头看向她,眼带急色的问道:“没事儿吧?”

    岑青禾心跳很快,伸手扶着车门,她过了几秒才摇头回道:“没事儿。”

    薛凯扬气得连拍三下车笛,分分钟有种要跟前面车主撕逼的架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