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虐爱:冷情总〕〔小农民大明星〕〔盖世帅才〕〔逆天铁骑〕〔铁尺君侯〕〔妖女契约〕〔乡村小仙医〕〔暖婚蜜爱:天价老〕〔妙手圣医〕〔海贼之病态人生〕〔幽冥大帝〕〔拂尘烬〕〔修仙有属性〕〔都市桃花掌门人〕〔烽火佳人:少帅的〕〔缠绵隐婚:白少,〕〔良田喜事:腹黑夫〕〔九零后农民工〕〔霸道美女上司〕〔万域灵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1章 正面冲突
    :

    岑青禾看着面前的李蕙梓,心想两人从进公司到现在,还真的从来没有一对一的说过话。

    眼底闪过轻微的诧色,岑青禾问:“有什么事儿吗?”

    李蕙梓站在距离岑青禾两步远的距离,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红唇开启,不答反问道:“你很不满昨天法国客户那一单,跟我一起分了业绩吗?”

    岑青禾心底略微一颤,李蕙梓还真是直白。

    短暂的愣了一下,岑青禾面色淡然的回道:“怎么会?”

    李蕙梓说:“你觉得昨天那一单,应该完全算你的业绩,所以张主管分了一半给我,你很不爽是不是?”

    岑青禾不知道李蕙梓这是闹得哪一出,眼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打量和隐忍的不快,她不喜欢李蕙梓这种咄咄逼人的‘聊天’方式,她以为她是谁啊?

    原本岑青禾以为打个哈哈就过去的,但见李蕙梓一副认真的模样,她也就不客气了。

    勾起唇角,她淡笑着回问道:“那你觉得,昨天那一单应该算我的,还是算咱们两个的?”

    欲擒故纵谁不会啊?大家互相问呗。

    岑青禾知道李蕙梓的背景,可却并没有什么好怕的,大家都是一块儿进的公司,以后当然是各凭本事,现在就放低自己的姿态,以后还怎么混?

    李蕙梓脸上的妆容本就偏冷色系,很好的辉映了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眼底带着不明的衡量,李蕙梓看了岑青禾几眼,径自说道:“分业绩的事儿,是张主管做的决定,不是我的本意,你要是心里有什么不满,大可以直接说出来,不必背后说三道四的嚼人舌根,我真不差那万八千的小钱。”

    岑青禾一听这话,面不改色,脑子却在飞速的旋转着。她不满李蕙梓分业绩这事儿,只跟蔡馨媛跟吕双说过,蔡馨媛是绝对不会往外说的,至于吕双……应该也不会。

    所以只是沉默了两三秒的样子,岑青禾便眉头轻蹙,不解又不满的道:“谁在背后说三道四嚼人舌根了?”

    李蕙梓眼底带着嘲讽的冷意,红唇一张一合,冷傲又不屑的说:“我想要什么,从来都是凭我自己的本事拿,跟人分一杯羹这种事儿,我真的懒得做。你放心,回头我会跟张主管说清楚,昨天那一单,业绩全是你的,所以也麻烦你,别再到处讲究别人,有时候管好嘴巴比做好事情更重要。”

    岑青禾眉头一蹙,漂亮的眸子也忍不住微微眯起。她看着李蕙梓,哭笑不得的说:“原本分业绩这事儿,可大可小,既然张主管觉得昨天那一单,你理应分一半,那我ok,大家都是同事嘛,互相帮个忙也无所谓的。但是你跑来跟我说人品这事儿,那我就得跟你讲讲清楚,你是哪只耳朵听见我在背后说三道四嚼人舌根的?如果是有人跟你说的,那你叫她出来,咱们当面对质一下,把话说清楚。业绩不业绩的都是小事儿,你往我身上扣这种高帽子,不好意思,我脖子细,怕戴不动。”

    想用一半的业绩就往她头上扣个嚼舌根的高帽子,做梦!

    岑青禾也不是没见过钱,更不是那种眼皮下浅的人,李蕙梓不在乎那万八千,她更不在乎。

    她没有刻意压低说话的声音,这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串的话,虽说口气没有很差,可也引来不远处人的注意。

    一些销售侧头看来,见岑青禾跟李蕙梓站在门口处,不说剑拔弩张吧,可女人跟女人撕逼前的气场,还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

    李蕙梓也蹙起眉头,露出意外和不爽的表情来,岑青禾这是‘给脸不要’?

    一想到那些人在背后叨逼叨的,还有艾薇微说她有后台,李蕙梓总算想起在哪儿见过岑青禾了,在盛天面试的时候!

    当时她被面试官赶出去,房间里面最后剩下的一个,就是岑青禾。如果不是她在背后传了瞎话,怎么可能下面这些职员这么快就知道她的背景了?

    登时一股恶气涌上来,李蕙梓的声音不由得尖锐了几分,她说:“有些话还需要别人传吗?你自己说没说过,心里头没数?“

    岑青禾一听李蕙梓声音变大,她也不甘示弱,提高了几分声音,出声回道:“我说你这人真逗,抓贼还得见赃呢,你要是亲耳听见我在背后说你什么了,行,你说出来,我什么时候,在哪儿,跟谁说了你的坏话;要是别人传的,你立马把那人找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能无事生非!”

    岑青禾跟李蕙梓就这样当众杠上,一旁的人全都看傻了,一时间忘记该如何反应。

    李蕙梓瞪眼看着岑青禾,岑青禾也不甘示弱的回视她,一副‘你有招儿想去,没招儿死去’的架势。

    旁观的人后知后觉,赶紧围过来看热……不对,是劝架。

    方艺菲站在岑青禾跟李蕙梓中间,娇滴滴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怯意,轻声劝道:“哎呀,好好地吵什么啊?大家都是同事,有话好好说。”

    话虽如此,可她眼底闪过的,明明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精光,巴不得两人能动手就尽量少吵吵。

    李蕙梓眼睛一翻,咄咄逼人的道:“能进盛天的最起码也是个一本学历,这才刚上班才两天,就在背后传瞎话,什么素质啊?”

    众人面色各异的看向岑青禾,岑青禾也是一脸的怒气,挑眉回道:“是我传瞎话还是你血口喷人?我叫你拿证据,这屋里面有一个算一个,谁听见我说过李蕙梓半个字儿的坏话,站出来!”

    大家大眼瞪小眼,谁都不吭声。

    李蕙梓嗤笑一声,看着岑青禾道:“你这么说,谁会傻的站出来?演戏也演的太假了点儿吧?”

    岑青禾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一整天就没一件事儿舒坦的。本想着李蕙梓分业绩那事儿已经过去了,可她偏偏要自己送上门来触霉头,连带着泼了自己一身的臭水,既然李蕙梓不想低调处理,那就怪不得她嘴下不饶人了。

    怒极,岑青禾一口气顶到嘴边,反倒淡定了。她一边点着头,一边道:“我不知道你在谁那儿听见什么难听话了,但是归根到底,就是昨天那单业绩惹的祸呗。我现在不跟你讨论别的,我就问问你,昨天那一单,你扪心自问,你有没有资格拿走一半?!”

    岑青禾冷眼瞪着李蕙梓,这话问的极其犀利且敏感,一时间,所有人都紧张又惊讶的表情望着李蕙梓跟岑青禾,没想到刚来第二天,两人就闹的这么大。

    李蕙梓眼睛瞪得老大,同样没想到岑青禾竟然当众给她难堪。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走马灯似的跑了一圈,最终定格在黑上面。

    心底的怒气几乎浓重到恨的地步。李蕙梓更加笃定,就是岑青禾在背地里捣鬼,不然她哪儿来的胆子,敢当众让她下不来台?

    众人皆知,李蕙梓那一半的业绩,是张鹏硬从岑青禾那里抢过来的。这也是李蕙梓本身最为尴尬的地方。

    如今岑青禾当着所有人的面,问李蕙梓这样的问题,岂不是当众打她的脸?

    刹那间,偌大的一层楼里,好似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只有眼神跟眼神的暗自交流。

    李蕙梓跟岑青禾对面而站,身上皆散发出强大的气场,逼的人连出声劝慰都不敢。

    “怎么回事儿?”

    随着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众人闻声望去,只见章语出现在售楼部门口。她一手拿着一个文件夹,另一手拿着刚摘下来的墨镜,看着面前一群人围站在一起,中间簇拥着岑青禾跟李蕙梓,两人脸上都带着未平的怒意。

    迈步下了两个台阶,章语走进人群中间,眼睛先是扫过岑青禾跟李蕙梓,随即对众人道:“这么多人围在门口,都不用上班了吗?客人没等进门先看见这架势,还以为我们都是闲的没事儿做了呢。”

    众人闻言,赶紧四散而去。

    章语看着剩下的两人,声音不冷不热的道:“你们两个,跟我过来一趟。”

    岑青禾跟李蕙梓随着章语往单独的办公室走,路经艾薇薇身边,她吓得恨不得把头埋在沙盘里面。刚刚她们吵得那么凶,她愣是没敢上前凑热闹,还有一起八卦李蕙梓的那几个职员,她们都蔫儿了,生怕殃及池鱼。

    待人走远之后,其中一个职员小声说:“李蕙梓之前听见我们在背后议论她,待会儿会不会在组长面前把我们说出来?”

    艾薇薇蹙着眉头不吭声,因为李蕙梓有背景这件事儿,她是从方艺菲那儿听来的,可是身边这几个人之所以知道,都是她传的,所以归根到底,问题出在她这里。

    万一章语待会儿叫她进去问话,她要不要把方艺菲也给供出来?

    可方艺菲是张主管那边的人,得罪了方艺菲,就等于间接得罪了张主管……

    嗐,都怪她今天说话没注意看身后,要是没让李蕙梓听见,这把火也不会烧到自己身上,她得好好权衡一下了。

    ……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