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老公,强势爱〕〔时少放肆宠:鲜妻〕〔娇妻撩人:军少别〕〔女神的最强兵王〕〔爱在长夜无尽时〕〔神级修炼系统〕〔顾少的心尖萌妻〕〔腹黑鬼夫赖上我〕〔乱世谋:江山为祸〕〔奇事心语〕〔美女日记之离歌〕〔神话血脉〕〔嫡女生存手札〕〔绝天武神〕〔蝶变:危险关系〕〔欢喜田园〕〔总裁的第一宠妻〕〔鱼不服〕〔妙手狂兵〕〔踏破星河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9章 失而复得,却未必欢喜
    :

    原本蔡馨媛也是要出去的,只是因为吴欣怡她们的厚脸皮,逼得蔡馨媛不得不提前出去。

    临走时,她嘱咐岑青禾,“我中午要在外面陪客户吃饭,你不用等我,可以跟吕双一起吃。”

    岑青禾点头,“行,你不用担心我了,忙你的去吧。”

    “你别忘了先弄一个手机卡,我好提前叫人放到网上去。”

    岑青禾比了个ok的手势。

    蔡馨媛走后,岑青禾一个人拿着资料开始研究。午休时间一到,吕双过来找她一起去吃饭,两人迈步往外走的时候,正赶上快递小哥来送东西,问门口的保安,“岑青禾在吗?”

    岑青禾听到自己的名字,还有些诧异,“我吗?”

    快递小哥看了她一眼,将手中的盒子递到她面前,问:“你是岑青禾吗?”

    岑青禾看了眼收件人那里,确实是她的名字。

    吕双问:“买了什么?”

    岑青禾自己还纳闷呢,一边签收一边道:“我没买什么啊。”

    拆开快件盒一看,岑青禾自己都震惊了,竟然是她的手机。

    吕双也是眼睛微瞪,诧异的说:“你手机不是丢了吗?”

    岑青禾将手机掏出来,确定是自己的无疑,手机是关机状态,她开了机之后不久,上面弹出一条未读短讯,发件人是:商绍城。

    点开短讯,里面很简单的三个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打给我。

    岑青禾不知道是谁把她的手机给寄回来的,短讯是半个小时之前发的,她第一反应就是先给商绍城回个话。

    身边有吕双在,岑青禾说话不方便,所以用短讯给他回了一条:商总监,有什么事吗?

    她跟着吕双一起出了售楼部,吕双有车,岑青禾刚走到副驾车门边的时候,商绍城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看了几秒,岑青禾不好挂断,只能接通。

    “喂?”岑青禾没有叫商总监三个字。

    手机里面传来商绍城低沉悦耳的声音,“手机这么快就收到了?”

    岑青禾闻言,不由得美眸微挑,诧异的道:“是你把我手机寄回来的?”

    商绍城说:“不然呢?你昨天来我这边坐了一会儿,手机落沙发上了。”

    岑青禾都没想过还能找得到,如果快递小哥再晚来一分钟,怕是她都要错过了。这算什么?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心底满是失而复得后的喜悦,岑青禾不由得勾起唇角,笑着道:“谢谢,太谢谢你帮我把手机寄回来了,不然我都要去重新买一个了。”

    商绍城没对她的感谢做出什么回应,只是语气如常的说道:“跟你说一声,昨天半夜有个陌生电话打进来,我还以为是你在找手机,所以接了。对方是个男的,一听我说话,立马跟警察审犯人似的询问我是谁,语气差到让人很不爽,我说你不在,他就一遍遍的打电话骚扰我,我最后只能告诉他,你在洗澡,不方便接电话。“

    商绍城通篇语气淡淡,还带着一丝小嫌恶,岑青禾听后也是一脸茫然,正想说话的时候,商绍城又补了一句,“哦,他好像说,他叫萧什么?萧睿是吧?你认识他吗?”

    岑青禾:

    乍一听到这两个字,岑青禾如遭当头棒喝,她刚想说不认识这个男人,她来夜城之后,是新换的手机号码,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少之又少。

    可商绍城说,他叫萧睿。

    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岑青禾坐在副驾上,如鲠在喉,就连旁边的吕双都察觉出不对,因为岑青禾拿着手机,忽然就不讲话了。

    商绍城也没有催她,两人俱是沉默,大概过了五秒钟的样子,他在手机另一头,了然的道:“是你认识的人,那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说罢,他话锋一转,“对了,这周六替我去云山酒庄参加一个聚会,邀请函我随后叫人送到你手上。”

    刚才那一瞬间,岑青禾就像是个心脏停跳的人,如今过了这么久,这才突然间跳动了一下。

    她终于回过神来,不自觉的攥紧了手机,轻声回道:“这个周六我可能要忙公事,云山酒庄距离市中很远吗?”

    岑青禾之所以会有这么一问,那自然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次被商绍城给诓去来回市区要六七个小时的地方,她一度以为自己要出夜城的地界了。

    商绍城闻言,出声回道:“不远,从你这儿坐车过去,也就一个多小时。我帮你把手机寄回去,你就不用口头感谢我了,我心领了。”

    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简直就是对岑青禾的道德绑架。

    不过就算他不说,岑青禾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毕竟跟商绍城私下签了合同的,他叫她双休去做任何事儿,都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心底说不出是酸还是累,岑青禾暗自叹了口气,轻声回道:“好,我知道了。”

    商绍城那头更快,什么都没说就给挂了,像是之前的所有话都是可有可无的,他就在等她的这句应承。

    岑青禾撂下手机,旁边的吕双侧头看了她一眼,语带关心的问道:“没什么事儿吧?”

    岑青禾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来,淡笑着回道:“没事儿,昨晚幸好在后宫碰见认识的人,我手机落在他那里了,他帮我寄回来的。”

    吕双无奈的说:“你看你这记性,还满哪儿找手机呢,手机落在谁那儿你都不知道。“

    岑青禾垂下视线,但笑不语,其实满心想的都是萧睿。

    他怎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他又是怎么知道她新号码的?

    心底翻江倒海似的绞痛,岑青禾好几次都喉咙泛酸,攥着拳头才能勉强压下这股想哭的冲动。

    她这功夫倒是有些后悔手机被商绍城给捡着了,还不如丢了的好,总好过让她再听到萧睿这个名字。

    工作上的压力,加之往事的涌现,岑青禾这顿饭注定吃不下什么,跟吕双一起回到销售部之后,她直接躲到洗手间里去,拿着手机,在不到十人的电话簿中找到一个,立马打了过去。

    不多时,电话打通,手机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高兴着叫道:“青禾,什么风把你吹得想起我来了?”

    岑青禾沉着一张好看的面孔,没有任何修饰,直接问道:“是你把我新号码告诉萧睿的?”

    男人闻言,顿时愣了几秒,随即无辜的回道:“没有啊,不是我说的,怎么,萧睿联系你了?”

    岑青禾气得脸色发红,她质问道:“知道我新号码的就你们几个,你跟萧睿最好,不是你说的是谁说的?”

    男人都快哭了,连声说:“姐姐,你可千万别冤枉我,我最近真心没跟萧睿联系,不是我说的,我发誓!”

    岑青禾沉声道:“那你就去跟他们几个说,谁要是再跟萧睿提我的事儿,就不是我朋友,以后也不用再跟我联系!”

    说完,岑青禾直接愤怒挂断。

    一个人躲在洗手间的单独隔间中,望着白色的隔板,她忽然鼻尖一酸,眼泪就冲上了眼眶。

    她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才会任性的将火气发在认识多年的朋友身上。

    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萧睿,只能将心底的愤懑,酸涩和疼痛,全都化作不想再见的决心。

    听到洗手间房门被人推开的声音,岑青禾下意识的秉了口气,没有出声。

    等到来人进了隔间里面,她这才推门出来,然后站在盥洗池处洗脸。

    她正弯着腰擦眼泪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青禾,是你啊。”

    岑青禾转头一看,是艾薇薇。

    她勾起唇角,礼貌的笑了一下,随即转过头,继续洗脸。

    艾薇薇站在岑青禾身边,一边洗手,一边侧头盯着她道:“你怎么了?哭了?”

    岑青禾淡淡道:“没有,眼睛有些不舒服。”

    艾薇薇眼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神情,随即道:“是昨晚喝太多了吧?你还吐了我一身呢,记不记得了?”

    岑青禾看都没看她一眼,还是淡淡的口吻,出声回道:“不好意思。”

    艾薇薇砸吧着嘴,有意无意的道:“你也真会吐,fendi的裙子是我去年买的,倒也算了,可我新买的一双prada,昨天才第二次穿。”

    岑青禾早上起晚了,本就没化妆,所以洗完脸之后,白皙的皮肤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更显得皮肤细嫩,吹弹可破。

    她直起腰,一双略红的眸子侧头看着洗完手还不走的艾薇薇,面无表情的道:“你的裙子和鞋要是自己打理不好,可以拿过来,我帮你送专卖店去清洗,如果他们那儿也洗不干净,我陪你一套一模一样的。”

    艾薇薇本来就是显摆一句,没料想岑青禾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她顿时就尴尬了,笑的别提多僵硬,抽着嘴角回道:“没事儿,我就是随口说说,这种东西我有的是。”

    洗手间里面就岑青禾跟艾薇薇两个人,原本岑青禾是不打算这么早就跟艾薇薇撕破脸的,可谁让她现在心情很差,而且艾薇薇还好死不死的往她身上撞。

    所以岑青禾只得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直看得艾薇薇头皮发麻,这才出声说:“你不提昨晚的事儿,我还差点儿忘了,昨晚多谢你替我跟张主管联络感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