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狂少在都市〕〔追婚1001次:总裁〕〔萌妻入怀:首长隐〕〔女友来自新世界〕〔恐怖江湖〕〔重生影后娇妻:江〕〔北地巫师〕〔总裁大人,限量宠〕〔隐婚甜宠:大财阀〕〔变身少女的日常〕〔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重生一九九六〕〔高调示爱,hello,〕〔万古武帝〕〔佳妻清婳〕〔我的23岁美女邻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6章 借酒装疯,一石二鸟
    :

    岑青禾匆匆忙忙打商绍城所在的包间里面出去,等到了门口,这才卸下紧张,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脑袋喝的迷迷糊糊,可她心里还是明镜儿似的,因此才会感慨为何商绍城能坐的到总监这么高的位置,果然人家还是心思通透。很多事情,换个角度想,马上就不会钻牛角尖儿了。

    道不道德,这是别人的选择,而怎么应对别人的不道德,这是她的选择。

    迈步走回自己的包间,站在门前,岑青禾深吸了几口气,这才推门进去。

    包间一角,蔡馨媛和吕双还在原位坐着,张鹏倚靠在沙发处,左边是方艺菲,右边是艾薇薇,他拿着话筒在唱歌,而两个女人,一个给他倒酒,一个坐在他旁边满脸的陶醉。

    岑青禾走过去,一屁股坐在蔡馨媛跟吕双中间,动作有些笨重。

    蔡馨媛跟吕双马上向她看来,眼带关心的询问。

    张鹏更是直接放下话筒,往前探身看向岑青禾的方向,出声问:“小岑是不是喝多了啊?”

    蔡馨媛替她回道:“是喝多了,估计玩不了了。”

    方艺菲说:“那就不玩儿了,过来唱会儿歌,醒醒酒。”

    艾薇薇也道:“是啊,张主管每次进ktv都是‘独孤求败’,一直没找着合适的女伴儿,青禾一看就知道是唱歌好听的。”

    说话间,她主动站起身,跟张鹏窜了个座位,张鹏坐在蔡馨媛身边,一探头就能看得到岑青禾。

    岑青禾背倚着沙发,已经一副喝醉酒的模样,张鹏隔着蔡馨媛问她:“小岑会唱歌吗?”

    如今这样的座位排列,瞎子都看得出张鹏是直奔岑青禾过去的,如果蔡馨媛有眼力见,她势必得挪个位置。可蔡馨媛一动没动,也没有要让位的意思。

    她得护着岑青禾,哪怕是得罪张鹏,刚想侧头跟张鹏周旋,忽然腰后被人伸手怼了一下,蔡馨媛暗自惊讶的看向岑青禾。

    岑青禾面儿上已经蒙了一层醉态,她没有看蔡馨媛,只是对张鹏点头回应:“我唱歌还行,不跑调儿,张主管想唱什么?我跟你合唱一首。”

    对于岑青禾的上道,蔡馨媛跟吕双一度以为她喝高了,所以暗中去拽她的衣服。岑青禾双手分别搭在她们的腿上,然后不着痕迹的捏了一把,两人立马明白过来,岑青禾是清醒的,她是装的。

    岑青禾甚至站起身,对蔡馨媛说:“让个座,我跟张主管坐一起。”

    岑青禾的主动,深得张鹏的心,他马上露出大大的笑脸,叫坐在最边上的方艺菲再递一个话筒过来。

    他问她:“小岑平时喜欢唱什么歌?”

    岑青禾故意装作一副喝high的样子,大咧咧的回道:“我什么都行,百搭。”

    张鹏笑说:“百搭好啊,我就喜欢百搭的人,那咱们唱一首《爱人》怎么样?”

    岑青禾说:“行啊,我百搭嘛。”

    方艺菲坐在点唱机前头,给张鹏和岑青禾点了一首《爱人》。

    在等前奏的时候,张鹏给岑青禾拿了一瓶果酒饮料,让她润润喉咙,岑青禾二话没说就喝了一口,朦胧又慵懒的双眸,看得张鹏心里痒痒。

    很快,前奏结束,正式进入主歌部分,张鹏拿着话筒唱道:“爱人,我们已久违,这些年一直有你陪,你受了很多罪,一路随我很累。”

    包间中马上响起一片掌声和口哨声。

    等到了岑青禾的部分,众人更是侧头朝她看来,毕竟她今天才到,对于她的一切,众人都是抱着探究和打量的态度,很有新鲜感。

    “爱人,爱人,我们俩说什么苦累,让每一种悲喜都过来吧,承受之后更相偎。”

    岑青禾的声音不是那种柔柔弱弱,或是娇滴滴的妩媚风,有着女人中很少的干脆和穿透力,加之酒精浸染过后的丝丝沙哑,端的是一鸣惊人。

    好些人身上都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可还来不及叫好,因为后面紧接着就到了张鹏跟她合唱的部分。

    实话实说,张鹏的歌也唱的蛮好,所以两个实力唱将一合,马上博了个满堂彩,掌声和欢呼声几乎一直伴随着前半部分的高潮结束。

    张鹏本就觊觎岑青禾的年轻漂亮,此时又突然发现她身上另一个闪光部分,激动之下,加之色胆包天,他直接张开双臂抱住她,拍着她的后背,笑着说:“小岑,我们两个太合拍了。”

    蔡馨媛跟吕双,皆是又气又没辙,总不能冲上前把俩人分开吧?

    正想招儿的时候,只见岑青禾动作自然的回抱了一下张鹏,然后顺势推开他,笑着道:“张主管,我们是不是得再喝一个?”

    张鹏笑的得意忘形,高兴的道:“必须再喝一个啊。”

    两人拿起酒杯,碰了一下,然后直接干了。

    岑青禾站起身,绕到茶几前面去唱,张鹏见状,马上也起身跟了过去。

    两人站在众人面前,张鹏也不好意思对岑青禾明目张胆的动手动脚,等到一曲唱罢,众人拍手叫好。

    岑青禾不给张鹏趁机揩油的机会,她直接转身走到茶几后面,艾薇薇端着酒杯凑过来,笑着说:“青禾你是真有本事,不仅人长得漂亮,业务水平高,歌也唱的这么好,我真是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不擅长的东西。”

    岑青禾笑着回道:“看你把我给夸的,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好?”

    艾薇薇顺势挽上岑青禾的手臂,满脸谄媚和并不真诚的笑容,一个劲儿的道:“打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觉得我们投缘,这一天相处下来,我更是喜欢你。来,我们喝一杯,以后互相照应着。”

    岑青禾敞亮的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跟艾薇薇碰了一下,然后仰起修长白皙的脖颈,一口干了。

    张鹏此时也从茶几外头绕到里面,艾薇薇想松开岑青禾的手臂,好给张鹏让个位置。可岑青禾却忽然揪着她的衣服,虽然是很快的偏开头去,可她一呕,还是有一部分吐到了艾薇薇的裙子和鞋上面。

    “啊!”艾薇薇失声尖叫,腾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激动地往旁边躲,混乱中还踩到了张鹏的脚。

    这一连串‘意外’发生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远处的人都还没发觉,这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蔡馨媛跟吕双忙起身过来照顾岑青禾,而艾薇薇则抓狂到不知如何是好,差点把张鹏给撞倒了。

    方艺菲拉着张鹏往后躲,还嫌弃的瞥着艾薇薇说:“你别抖了,抖得到处都是。”

    张鹏身上什么都没沾到,可她还是抽了几张纸,佯装有什么东西似的,在张鹏衣摆处擦了几下。

    艾薇薇手臂抬到半空中,低头看着自己的裙子和鞋,气得半晌没说出来话。

    方艺菲眼底闪过厌恶,看着身边的张鹏也没什么好脸色,这才趁机落井下石,“你快点儿去洗手间清理一下吧,在这儿戳着干嘛?”

    艾薇薇简直气到无语,转头看岑青禾还弯着腰,旁边蔡馨媛跟吕双在照顾着,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把一盒纸巾都拿起来,这才迈步往洗手间走去。

    蔡馨媛要给岑青禾擦嘴,一抬手发现纸巾不见了,她朝着艾薇薇的背影喊道:“你把纸都拿走干嘛?”

    艾薇薇头都没回,直接开门出去。

    吕双扶着岑青禾的一只胳膊,对蔡馨媛道:“她不行了,先把她送回去吧。”

    蔡馨媛跟吕双两人,合力把岑青禾从沙发上拖起来,岑青禾醉的快成了一滩烂泥,长发披散在脸颊两侧,头垂的很低,看不见脸上神情。

    蔡馨媛一脸为难的表情,看着张鹏道:“张主管,她都这样了,我们先送她回家,不然她明天早上都起不来。”

    醉成这德行,还吐得哪哪都是,张鹏心底也是挺扫兴的。

    脸上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他只点头道:“你们送她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儿。”

    蔡馨媛拿起岑青禾的包,跟吕双一起扶着她往外走。出了包间房门,岑青禾也没有抬起头来,蔡馨媛小声道:“欸,青禾,你真喝多了还是装的?”

    岑青禾脚步虚浮,眼睛也是半睁半闭,闻言,她低声回道:“做戏做全套,先出去再说。”

    听到这话,蔡馨媛跟吕双同时松了口气,可岑青禾明明没醉,却装作一副软脚虾的模样,端的让人发笑。

    三人都低着头,一路磕磕绊绊的往外走,乍一看还真是喝高了的样子,其实三人埋着的脸上,皆带着强忍的笑意。

    将岑青禾扶到蔡馨媛车上,吕双说:“你们两个能自己回去吗?”

    蔡馨媛道:“没事儿,我们叫个代驾就回去了,你自己一个人小心一点儿。”

    后座上的岑青禾也睁开眼睛,看着车边的吕双,说:“到家了给我们打个电话。”

    吕双低头看了眼岑青禾,见她语气中满是清明,不由得笑道:“知道了,到家联系。”

    三人在后宫门口兵分两路,蔡馨媛跟岑青禾坐在车子后面,告诉代驾地址,代驾开车送她们回去。

    路上,岑青禾浑身发软的靠在蔡馨媛肩头,蔡馨媛忍不住笑道:“我还以为你丫真喝高了呢,吓死我了。”

    岑青禾有气无力的回道:“我就算醉得要死,也不会往张色狼身上扑啊,这是我的底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渡鸭之宴〕〔嫁给反派小叔子(〕〔阴阳鬼帝〕〔总裁的贴身特助〕〔趁虚而入〕〔引凤决〕〔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师太霸道〕〔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少年张三丰之名剑〕〔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这个快穿有点甜〕〔(综武侠网游)没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