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魔妖道〕〔特种老公太火爆〕〔可惜爱情是场劫难〕〔间谍风波〕〔国民校草心尖宠:〕〔萌妻来袭:大叔心〕〔九零军婚有点甜〕〔重返灵气时代〕〔穿越反派之子〕〔超大容量〕〔晨光已熹微〕〔霸神一心〕〔三国之吾乃韩州牧〕〔海贼世界里的万事〕〔七塔之上〕〔崛起废土〕〔极道天帝〕〔名门眷宠:娇妻养〕〔重回八零撩夫忙〕〔凌霄武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3章 五行缺忍
    :

    在众人的笑闹声中,第一局从张鹏这里开始,顺时针依次往下。张鹏投了个3出来,安全。他右手边第一个人就是金佳彤,她一直都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没什么存在感,可是一抬手,竟然扔出个6来。

    众人下意识的出声起哄,金佳彤也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成了今晚第一个在游戏局上罚酒的人。

    喝了一杯酒,她要重新投掷,这次是个1,她舒了口气,换下面一个人。

    包间里统共二十几人,骰子到达岑青禾手里之前,已经有四个人罚过酒了,所以这个中标的几率并不小。

    所有人都看着岑青禾,岑青禾将骰子扔在桌上,投了个5。她心里没有多大的欢喜,但也暗自松了口气。

    张鹏拿起骰子,如今已经整一轮过去了,他又从旁边拿了个新的骰子出来,说:“还是6,两个骰子的数字加一起,比6大的喝。”

    一桌子的人皆是发出紧张又刺激的感叹声,别看只是多了一个骰子,可这几率却不知翻了多少倍。

    张鹏还是第一个投的,两个骰子,他扔了一个2,还有一个3,总数小于6,险胜一局。

    艾薇薇从旁拍着马屁,惊讶的口吻说:“张主管真棒,职场得意不说,赌场也得意,佩服佩服。”

    张鹏笑了笑,将两个骰子递到了右边的金佳彤手上,还声音轻柔的嘱咐:“上一局已经扔了个6出来,这一把小心了啊。”

    金佳彤话不多,伸手接过骰子,然后屏气凝神的投出去。

    岑青禾紧盯着两个骰子上面的数字,当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时,不免唇瓣微张,吓了一跳。

    有人惊讶的道:“我去,没搞错吧?”

    “是啊,两个6!”

    所有人都看着金佳彤,笑她一双手跟开过光似的。

    金佳彤自己也懵了,端坐在原位,直到张鹏亲自给她满了一杯酒,递到她面前来,“小金今天手气不错啊,早知道应该叫你去买彩票的。”

    金佳彤笑的略显尴尬,拿起酒杯,一口气只喝了三分之一。蹙起眉头,她缓了几秒,随即很是吃力的将剩下的酒全部喝完。

    将酒杯放在茶几上,金佳彤脸上的表情还没有恢复自然,摆明了不会喝酒。

    可身边的张鹏却又给她满上,她一脸大写的懵,方艺菲笑着出声说:“两个6,要罚双倍,你还得喝一杯。”

    金佳彤脸上已经露出为难之色,岑青禾以为她会说什么,结果她什么都没说,硬着头皮又把第二杯酒给喝了。

    张鹏带头拍手,笑着说:“小金酒量不错啊。”

    金佳彤僵硬的笑着,点头示意。

    游戏继续,因为难度加大,所以往后一连串的几个人,投出的数字加起来都比6要大,几乎每个人都会喝。

    岑青禾有时候不会去注意游戏进行到哪里,她只是余光扫着张鹏。金佳彤摆明了是个不怎么会喝酒的人,两局就喝了三杯酒,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张鹏一会儿给金佳彤递杯饮料,一会儿俯在她耳边说话,还时不时的伸手去拍她的肩膀,一副热络的样子。

    岑青禾看得出,金佳彤是想躲开的,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回避,只能眼睁睁的被张鹏占便宜。

    她好几次想要出声帮金佳彤解围,但是没找到合适的契机,或者说,没想好把张鹏这头色狼引来自己这边,她该怎么应付。

    身边的蔡馨媛偷着在下面提了她一脚,岑青禾看了眼蔡馨媛。蔡馨媛不动声色的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多管闲事儿,明哲保身。

    岑青禾知道蔡馨媛这么做是对的,她也心知肚明,今晚要不就是金佳彤被吃豆腐,要不然就是自己难逃咸猪手。

    正常人的逻辑,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真的没资格去可怜别人。可岑青禾心底偏偏藏着一个大侠,她见不惯这种欺负人的事儿。

    蔡馨媛以前也定是看不过的,可现在她选择沉默。岑青禾不确定一年之后的自己,会不会也变得这么善于自保,可眼下的她,此时此刻的她,只想做一件事儿……

    眼看着张鹏的手臂已经探到金佳彤的背后,随时都有环住她腰的可能。岑青禾没顾蔡馨媛的眼神阻拦,直接脑袋往右一偏,稍稍提高了几分声音,语气自然的道:“张主管,你们这边玩儿5,10,k吗?”

    张鹏正在跟金佳彤‘联络感情’,眼看着金佳彤再往后一靠,后背就会抵到他的手臂,偏偏这时候岑青禾出声叫他。

    他很自然的抽回手臂,转过头来看着岑青禾,面色无异的说:“是扑克的一种打法吗?我听说过。”

    岑青禾微笑着道:“是,我们老家那边都打5,10,k。咱们这儿这么多人,一起玩儿要等很久,不如咱们分小帮玩儿。愿意唱歌的唱歌,愿意打牌的打牌,这包间这么贵,不唱歌浪费了。”

    张鹏本就对岑青禾有意思,眼下听到她这么说,还以为她是想开了,看自己跟金佳彤说话,所以吃醋过来争宠的。

    看着她的目光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暧昧不明,他开口回道:“好,你教我怎么玩儿。”

    岑青禾跟张鹏说了规则,一旁的蔡馨媛搭腔道:“一副牌正好三个人玩儿,我给你们搭把手。”

    张鹏也不傻,知道岑青禾跟蔡馨媛是一起的,所以拉了方艺菲和艾薇薇一起加入。

    吕双主动说:“算我一个,正好我们六个人打两副牌。”

    撺好了人,几人从大部队里单独分出来,去到一旁打扑克,剩下的人则自由活动。

    虽说是个人战,可如今的局势特别明显,方艺菲跟艾薇薇自然是帮着张鹏的,而蔡馨媛跟吕双则站在岑青禾这一边。

    每一局都是抓最后两个人罚酒,第一局抓到了艾薇薇和蔡馨媛,两人都是一口干了一杯酒,然后迅速进入下一局。

    第二局开始,岑青禾就开始针对艾薇薇,因为上一把,要不是她死命保着张鹏,把蔡馨媛给拖下水,蔡馨媛根本就不用喝酒。

    岑青禾牌不错,恰好又坐艾薇薇的下家,所以艾薇薇但凡别出手,出手岑青禾势必把她给砸回去。

    对面的方艺菲见状,笑着说:“青禾牌真好,怪不得火气这么大呢。”

    岑青禾抬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回道:“牌好还不出,等着牌差出不去,让你们给抓到吗?”

    方艺菲笑着打哈哈,满桌子的人,都是心思各异。

    十赌九输这个道理,岑青禾早就知道,今天要不是看不惯张鹏欺负老实人,她也不会贸然出头逞这个能,可能她天生成不了什么大事,五行缺忍。

    打了一个小时的牌,六个人里面,张鹏输的最少,倒不是他牌技有多好,而是方艺菲跟艾薇薇俩人,十足的狗腿子,宁可自己输,也要先把他给拱出去。等到了岑青禾这边,到底是因为她,才把蔡馨媛跟吕双也给拉下水的,所以她不好意思让她们两个垫底儿,好几次她都是先抬着她们,等到她们出完牌之后,自己才出的。

    所以这一来二往,她也喝了七八瓶的啤酒。

    中途休息,岑青禾出门去洗手间。可能是太久没有一次性喝过这么多的酒,所以她走到隔间,人一弯腰,直接吐了。

    酸水腐蚀的她嗓子干哑,胃里面翻江倒海似的,她撅在洗手间里面,就差把胃也给呕出来。

    这一折腾,整个人更加迷糊。岑青禾扶着门板从隔间跨出来,脚下有些虚浮,她好不容易走出洗手间,站在外面的公共盥洗池前,弯下腰用冷水漱口。

    有那么个瞬间,她忽然心底泛酸,想起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那两个男人。他们都许诺会照顾她一辈子,不会让她受丁点儿的委屈。

    可是现在,他们在哪儿?

    岑青禾俯着身子,眼泪瞬间冲上眼眶,她机械的抬手往嘴里鞠水,好半晌才抬起头来。

    兴许是弯腰弯的太久,在抬起头的时候,她脑袋一阵晕眩,有那么五秒钟的时间,她眼前一片花白,什么都看不见。

    原地站着没动,慢慢的,一直等到眼前的白芒散开。岑青禾逐渐看清楚镜子中的自己,脸色煞白,衬着一双微红且湿润的大眼睛。

    酒精麻痹了她的大脑,因此她原地站着足有十几秒钟,这才偶然一个瞬间,发现镜子中还有一个男人。

    那人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此时正定睛瞧着她看。

    分外好看的一张脸,几乎是让人惊艳的程度。岑青禾没有回头,只是从镜子中打量男人的面孔。

    她先是觉着好看,然后是觉得面熟,似曾相识,好像在哪儿见过,但是一时间脑袋短路,又想不到。

    商绍城一袭白色亚麻衬衫,下身暗蓝色窄腿休闲西裤,露出一截脚腕,脚上是黑色的软皮鞋。

    双手随意插在裤袋中,他已经站在岑青禾身后半分钟了。他刚看她的背影,就觉着有些眼熟,没想到还真的是她。

    岑青禾眼睛红红的,还蒙着一层未退的水雾。商绍城见状,不由得眸子微挑,主动开口,出声说:“让谁给欺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