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植神的悠闲日常〕〔遨游在无数位面世〕〔蜜爱逃妻:宝贝,〕〔逍遥小神农〕〔医妃天下:冥王,〕〔医妃乖乖就寝〕〔高冷总裁的抵债新〕〔独家宠婚:景少,〕〔异能小宠妃,神尊〕〔重生男神系统:楚〕〔超模娇妻:老公,〕〔都市超级全职系统〕〔击壤歌〕〔异能小萌妃:难耐〕〔源世界之天狼墟〕〔总裁是我的童养夫〕〔大婚晚成:独爱天〕〔娇宠甜心:男神,〕〔诱妻入怀:心机总〕〔兽世田园:夫君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2章 使绊子,防不胜防
    :

    岑青禾才来夜城不久,可以说对这边的娱乐休闲一无所知。但‘后宫’的名字,如雷贯耳,她以前在网上和新闻上都看见过。夜城最大也是最烧钱的顶尖娱乐场所之一,来这里消费,五位数起步,有钱人一掷千金也是常有的事儿。

    她上午帮张鹏随便看了份合同,签单就有五千万,主管的提成比她们下头的人还要高一些,照这个速度,张鹏现在妥妥的年入几百万,怪不得可以带一帮人来这里消费。

    有底气啊!

    一帮人开车到了之后,下车在门口等张鹏,待他来了之后,以方艺菲为首的几个年轻女人,笑着簇拥他往里面走。

    岑青禾跟蔡馨媛走在后头,见状,前者低声说了句:“‘玛莎拉蒂’是张主管眼前的红人儿?”吃饭的时候两人都坐在一起。

    蔡馨媛低声回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跟我们面前骂主管这么不好那么不好,主管一出现,她往上冲的速度比谁都快。张主管都让她哄的五迷三道的。”

    岑青禾忍不住‘啧啧’两声,“这也是人家的本事啊。”

    蔡馨媛‘呵’了一声,似笑非笑的说:“确实,张主管那样的人,咱俩是下不去手的。”

    边说边往里面走,张鹏已经在大堂开好了包间,侍应生带着众人来到电梯方向,帮忙按好楼层。

    一共两部电梯,有一部先下来的,张鹏跟方艺菲,李蕙梓还有艾薇微等人,率先迈步走进去。一些生怕被落下的,也赶紧跟了进去。

    岑青禾本就无意跟张鹏凑近乎,正好电梯坐不下,她跟蔡馨媛干脆去爬楼梯,反正去三楼,楼层又不高,饭后权当锻炼了。

    原本电梯里面还能进一个人,可吕双也不上了,跟着岑青禾和蔡馨媛一起爬楼梯。

    三人上楼的时候,蔡馨媛问吕双:“你不最烦爬楼梯的嘛,怎么不跟着一块儿上去?”

    吕双一张坦然脸,酷酷的说:“比起爬楼梯,我更烦那几头货。”

    岑青禾‘扑哧’一声笑出来,吕双侧头看了她一眼,说:“我看张主管对你有兴趣,待会儿你小心点儿,他这种人,逮着便宜就占。”

    蔡馨媛就说吕双性格直,果然如此,岑青禾闻言,心中感动的同时,对她的好感又上升了几分。

    迈步往楼上走,岑青禾边走边回:“我知道,一会儿我会见机行事的。”

    蔡馨媛说:“放心吧,我俩给你打掩护。”

    因为她们三个是爬楼梯上来的,所以进了包间之后,其他人都已经在环形沙发处坐好了。

    方艺菲无一例外的坐在张鹏身边,张鹏另一侧却不是李蕙梓,而是这一批新来的高级销售之一,叫金佳彤的。

    岑青禾第一天上班,很多人还没认全,对这个金佳彤的印象,也只是觉着她很温柔安静的样子,几乎不怎么开口说话,文文静静的。

    不知怎么她就坐在了张鹏身边。

    岑青禾正诧异之际,方艺菲看见她们三个走进来,忽然挥了下手,出声道:“青禾,来这边坐。”

    说着,她叫身边的一帮人窜了个位子出来,非让岑青禾挨着张鹏坐。

    岑青禾心底连惊带怒,她这躲还躲不及呢,方艺菲为了讨好张鹏,竟是把她当礼送了?

    心底如此想着,岑青禾淡笑着说:“不用不用,你们坐吧,这么多地方呢。”

    方艺菲不停的朝她招手,热情的道:“快来,都留了座位给你。”

    包间光线昏暗,岑青禾皮笑肉不笑,还是那句话:“不用窜了,客气什么?”

    蔡馨媛从旁低声骂了一句,随即笑起来,扬声说:“瞧你这热心肠,青禾才来第一天,你干嘛对她这么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巴结她呢。”

    蔡馨媛指桑骂槐,揶揄方艺菲讨好张鹏。

    方艺菲也能揣着明白装糊涂,笑着说:“我喜欢青禾呗,第一天上班就开门红,签的两笔单子都不小,这还没正式进入状态就这么大的本事,你说以后还得了?我这不是提前沾沾喜气嘛。”

    蔡馨媛笑道:“什么喜气能比挨着张主管坐更大?咱们张主管可是提前完成了业绩大关,最近人逢喜事精神爽。”

    方艺菲道:“正因为如此,我才得让青禾过来也沾沾张主管身上的喜气,让她以后越来越好,事业蒸蒸日上。”

    两边笑里藏刀,唇枪舌战了几番。方艺菲已经把位置给岑青禾空好了,如果岑青禾不过去坐,这明面上是挫了方艺菲的面子,实则暗地里是不给张鹏的脸。

    要不怎么说,方艺菲阴险呢。她这是做了个岑青禾不得不往里跳的陷阱。

    蔡馨媛偷着给岑青禾使了个眼色,拉着她的手往沙发处走,边走还边笑,“往那边挪挪,给我们窜两个位子。”

    既然方艺菲是打定主意要豁出岑青禾去,那蔡馨媛她们就将计就计,加上吕双一个,三人全都坐在了张鹏左手边,硬是把方艺菲给挤远了。

    岑青禾坐在张鹏身边,他马上侧身面对她,佯装不悦的说:“怎么?不乐意跟我坐一起?”

    岑青禾摆出一副特好爽的样子来,直接拿起旁边的空酒杯,倒满了一杯酒,敬张鹏,“张主管,以后在售楼部,还得你多多关照,我这人不怎么会说话,都在酒里面了。”

    说罢,她一仰头,直接干了。

    张鹏笑了,“东北女孩儿果然豪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以后工作和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咱们工作中是上下级,下来就是朋友嘛。”

    岑青禾陪着笑脸,点头回道:“是,我来之前馨媛就一直跟我夸你,说主管人有多好,对同事都特别照顾。”

    张鹏眸子微挑,笑道:“是么?我以为小蔡会在你面前讲我的坏话呢。”

    蔡馨媛闻言,马上探头道:“天地良心,张主管,我可一直都是说你的好话。”

    张鹏口吻油腻的回道:“可不许在小岑和新人面前将我的坏话哦,小心我扣你的年底分红。”

    这表情,这口气,简直让岑青禾不寒而栗,浑身上下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心底恶心,脸上偏得笑,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照这个环境熏陶下去,早晚有一天她能出战奥斯卡影后。

    岑青禾坐在张鹏身边,虽然他还没对她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接触,可她特别紧张,浑身都绷着,一直在警惕防备他的动作,简直就是如坐针毡。

    蔡馨媛为了转移张鹏的注意力,撺掇所有新职员向张鹏敬酒,想着先把他给灌醉再说。

    可艾薇微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突然说了句:“欸?蔡馨媛跟岑青禾不都是冬城人嘛,那应该很能喝吧?”

    这句话成功将蔡馨媛的灌酒大计给打破,因为张鹏马上便将视线落在了身边的岑青禾身上,笑着问:“小岑酒量怎么样?”

    岑青禾本能回道:“我酒量太一般了。”

    张鹏微微挑眉,“不是吧?我看你刚才喝酒那架势,应该很能喝才对。”

    岑青禾淡笑着说:“虚张声势,我也就几杯的量。”

    方艺菲也出声说:“那不应该啊,蔡馨媛很能喝的,我见过她一个人喝了十几瓶的啤酒都没事儿。”

    蔡馨媛脸上的笑容很淡,口吻也是明显的不愿搭理,她说:“那次是陪客户喝酒,喝不下也得喝,你见过我背地里躲洗手间吐?我又不是水娃,谁喝十几瓶啤酒还能没事儿?”

    方艺菲见蔡馨媛不怎么高兴,她撒娇道:“你看你,我夸你有酒量还不行吗?”

    张鹏出声打了个圆场,他笑着对岑青禾说:“搞咱们销售这一行,喝酒是必备技能,你现在酒量不行,就得提前练练。正好今天在这儿的也都没有外人,你可劲儿喝,我看看你什么酒量。”

    说完,他忽然凑到岑青禾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句;“不用怕喝醉,喝醉了我亲自送你回家。”

    他口中呼出的温热呼吸,尽数扑洒在岑青禾的耳边,她差点毛了。

    要不是身边的蔡馨媛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开玩笑似的将她往自己怀里拽,估计岑青禾很有可能一瞬间发飙,给张鹏推出去。

    蔡馨媛揽着浑身僵直的岑青禾,笑着对众人说:“咱们老规矩呗?”

    有人搭腔:“数7,007还是直接‘拆炸弹’?”

    方艺菲说:“先玩儿‘拆炸弹’,刺激。”

    拆炸弹也叫猜炸弹,炸弹就是骰子,事先大家定好一个数字,然后轮流投掷,谁投到那个数字,谁就喝一杯酒。

    蔡馨媛凑到岑青禾耳边,嘴唇不动,声音径自发出,“淡定,笑。”

    岑青禾想笑,可唇角都是僵的。这才多大会儿的功夫,张鹏已经开始对她不轨了。

    炸弹的数字是张鹏定的,他说:“6,咱们售楼部新来了六个美女,这数字吉利。”

    艾薇薇顺势溜须拍马,“6好啊,六六大顺嘛,跟张主管的事业一样,往后就是发发发。”

    张鹏笑着说:“行,那咱们开始吧。规则先说好了,谁要是待会儿投出6来,不管男女,必须得喝。要是实在不想喝或者喝不下也行,一杯一千,砸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