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世纪篮球狂潮〕〔红运当头〕〔总裁,夫人造反了〕〔婚姻游戏:总裁,〕〔小饭馆〕〔忘川归处:带上女〕〔原来我是玉皇大帝〕〔巫师亚伯〕〔诸天之主〕〔全职猎人之诺亚之〕〔位面宇宙〕〔禅修聊天群〕〔繁花落地终回眸〕〔晴雯的如梦令〕〔无上征服系统〕〔斗破苍穹之万界主〕〔随身空间好种田〕〔婚不择食〕〔重生女医暖军婚〕〔我不是小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对象被盗号之后 14.第十四章
    江米杠了蒋颖之后没几天又杠了李衣衣的事情没过一天就传遍了整个公司。

    李衣衣其人比蒋颖的战斗力高了不知道多少,江米杠了蒋颖大家还能解释为江米毕竟是她上司,天然的优势在哪里,大家虽然诧异却也不至于太过惊讶。

    可李衣衣就不一样了,她的战斗力放在那里,整个公司里敢触其锋芒的都没多少,何况是一向息事宁人的江米。大家想了想,都觉得李衣衣这次做的实在是过分了,江米这是被逼急了。

    多大仇多大怨啊,平白无故说一个男朋友都没有的小姑娘倒贴人家男的,说的还这么难听。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别说江米一个活生生的人。

    也是可怜江米了。

    所以这一天江米上班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发现公司的气氛更不对劲了。

    从她进门开始,前台小姐姐冲她笑得春花灿烂,在她进电梯之前还冲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到她进了电梯,公司里一个老前辈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说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让她什么事儿别往心里去。江米一片茫然,有心想问一下她到底说得什么事儿,这人已经在二楼下电梯了。

    江米:“???”

    到底什么事儿别往心里去了啊?合着你在二楼都坐电梯就是为了对我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她觉得这个公司有毒!

    她一路茫然的顶着他人或欣慰或鼓励的眼神走进了办公室,然后看到了今天她到公司以来最骚的操作——

    她的办公桌上被人摆了一杯热可可,江米上手摸上去还是烫的,纸杯外边贴了个浅色的便利贴,上面用马克笔刚劲有力的写了两个大字——“加油”!

    江米一脑门问号,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骚操作。

    外面还是三十度的高温,你们让我喝热可可?

    她无语的扫视了一眼那些暗中观察她的同事们,她的目光所到之处,所有的同事突然就忙碌了起来,开电脑的开电脑喝茶的喝茶,江米还看见果子非常造作的拿了一个空文件夹和另一个同事挥斥方遒,那个女孩子被她强行拉着看空文件夹听她叭叭叭,整个人比江米还懵逼。

    江米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想她大概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样了。

    这可真是误会大发了。

    毕竟她是真的对周易怀着不轨心思的女人。

    江米虽然被老板钦点了全程跟进和周氏集团的合作,但真正实际操作起来,江米发现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没她什么事儿,毕竟她只是一个玩具设计师,顶多也就是在他们提出关于玩具的事情时提两句建议。

    过了两天,江米也悟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在里面就起了一个吉祥物的作用,把她放在这里就相当于和周易拉了一层关系,也能让周易那边看到他们公司对周易老同学的重视,打感情牌。

    她迅速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安安稳稳的当个吉祥物,该说的时候说话,不该多说的时候绝对不张口。

    这几天周易倒是没再出现,不过想想也是,人家管理一个偌大的周氏,他们公司无比看中的投资商在他眼里可能也只是打开新市场的一个小合作,他可能会露个一两次面,但想让他全程跟进基本上不可能。

    不过江米也没有太失落,因为常年在企鹅上当死尸的周易现在开始偶尔会和她聊两句了。江米存着撩汉的不可言说的心思,怕自己聊天的时候太雀跃被对面看出来,所以说话的时候一直很克制,生怕自己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野兽崩了人设,聊的着实很辛苦。

    江米已经很知足了,毕竟任何事情都要徐徐图之。

    因为和周氏有合作的事情,江米今天加班加到了九点,出公司的时候早就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她站在路边一边等着出租一边发愁,心里合计着要不要暂时先买个小电驴凑活一下,要不然出行没有个交通工具实在是不方便。

    这个时间点人已经不较少了,整个写字楼里出了江米公司那几层亮着灯,江米站在路灯外面,不注意看几乎察觉不到她这个人。江米本来是下意识的选在这个位置好发呆,但下一刻就被扔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江米不过是楞个神的功夫,一辆红色敞篷跑车一个急速摆尾在她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驾驶座上下来一个冷着脸的黑色长裙的美人,车门一摔,砰地一声关上。另一边的副驾驶座跑下来一个染着奶奶灰的年轻男人,脸色难看的跑到路灯边,扶着路灯就吐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江米:“”画面引起强烈不适,能举报吗?

    那个黑裙美人就这么冷眼看着他吐,等他吐完了,凉凉的开口:“怎么样方少?刺激吧?好玩吧?还想玩吗?”

    那个名为方少的男人脸色难看的抬起头,低声怒吼道:“周茗,你特么是不是有病!我不就是和你朋友开个小玩笑,又没真把人怎么样,你特么至于这么耍我?玩不起别和我们出来啊!至于这么上纲上线?”

    周茗懒懒的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道:“我也不就是和方少开个小玩笑?方少至于这么上纲上线?”

    方少看了她半晌,冷笑道:“周茗,你一个上不得排面的私生子,我劝你做事还是低调点儿,等什么时候你那个便宜哥哥的耐性被你耗尽了,我还有谁给你撑腰。”

    周茗笑得更加懒散,不无恶意的低声道:“可惜我那个便宜哥哥现在对我还有耐性的很,我还是能狐假虎威仗势欺人,方少不如先担心担心自己,等下被警察抓进了局子里,看方老爷子会不会觉得你这个不孝子丢人。”

    方少脸色一变:“你做了什么?”

    周茗:“当然是报警了啊,闹市有人超速驾驶,非常危险。”

    方少怒吼:“你这个疯子!我进局子,你也得和我一起进去!”

    周茗:“毕竟我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比不得方少,等进了局子人家一查,哎呀,居然还是个瘾君子。”

    这一个炸弹砸下来实在太过刺激,江米手一哆嗦,手机“嘭”的一声就掉到了地上,一时间对峙的两个人都看了过来,江米浑身一僵。

    这时候已经能听到了远处的警笛声,江米不敢去赌一个瘾君子被抓之前会做些什么,一时间发挥出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把手机捡了起来,把手机放在耳边佯装在打电话,然后尽量保持正常速度往旁边走。

    周茗嗤笑一声,转过头闲闲的提醒正准备打开车门上车跑的方少:“钥匙都在我这里呢,你准备往哪儿跑?”

    方少闻言转过头,阴冷的看着她。周茗还没什么反应,江米心里却是猛地一跳,心说不好。

    警车声已经越来越近,江米纠结又犹豫,心里不敢赌那个万分之一的可能。虽然这个叫周茗的作死不停,但她要是真的看着这人在自己面前出事,她真的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啊!

    身体的反应速度快过脑子,江米的这个念头只是在脑子里一转,整个人已经快速跑向了周茗,抓着还站着不动的周茗的手就拉着她跑,怒吼道:“你是不是傻啊!他都过来了你还站着不动?让她锤吗?”

    周茗猝不及防的被人拉着跑,本来恼怒,听见她说的话之后不耐烦的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我穿着高跟鞋不好跑。”

    江米都快哭了:“高跟鞋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周茗:“高跟鞋重要。”

    江米想回头看看这么个奇葩到底长什么样,刚一转头就看见方少已经追的极近了,她尖叫一声,顺手就把手机砸了出去。那手机不偏不倚的正中脑门,方少顿时连哼都没哼,软软的就倒在了地上。

    周茗:“”

    江米颤抖着手指着他:“我、我、我,他、他死了?”

    周茗冷静的走近蹲下来用手指往他鼻子上探了探,冷静道:“没死,有气。”

    这时候警笛声已经响在了他们耳边,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推开门迅速把他们围住。江米第一次见这个阵仗,整个人已懵,然后她就看见刚刚还冷静的一匹的周茗这时候哭的梨花带雨的扑到她身上,冲她背后的警察伸出尔康手,“警察叔叔,快救救我们!”

    她搂在江米腰间的手用力拧了一下江米紧实的小腹,低声道:“快哭!”

    等江米反应过来的时候,腰间的疼痛已经顺着脊椎直冲脑门,疼的她整个人一哆嗦!

    江米:“嗷!”

    姜奇挂了电话,犹豫的看了一眼紧闭的办公室门,硬着头皮敲了敲门。

    周易:“进来。”

    姜奇推门进来,在周易探究的目光中,硬着头皮说:“先生,周小姐现在在公安局,打电话让您过去。”

    周易的手顿了一下,“她又闯出什么祸了?”

    姜奇:“她带着方家的小少爷在飙车,把人飚吐了。”

    周易了然道:“被交警逮到了?”

    姜奇:“不是,她自己报了警,举报方少吸毒和自己飙车,现在一起被抓了进去。”

    周易:“怎么不厉害死她!”

    姜奇低下了头,硬着头皮道:“还有江米小姐不知道为什么也掺和了进去,还、还一手机把方少砸晕了,现在人已经被送进了医院,已经清醒了过来,轻微脑震荡,但方少想告江米小姐的故意伤害罪。”

    周易猛地站了起来,冷声道:“去叫律师团和司机,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