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私房医生〕〔神级明星系统〕〔首长老公,上车吗〕〔天命武君〕〔重生之暮雨归来〕〔万界仙帝〕〔太古龙帝诀〕〔魔法骑士〕〔透视小神棍〕〔神医农夫〕〔绝色大明星的贴身〕〔乡村兵王〕〔黑化萌妻,套路深〕〔贴身狂医俏总裁〕〔美女总裁的神级侍〕〔重生八零:弃妇带〕〔修真医仙在都市〕〔诱爱成婚,腹黑老〕〔都市至强仙帝〕〔独家小甜心: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对象被盗号之后 9.第九章
    第二天吕佳佳正式上班,江米表现的比她这个当事人还紧张,从昨天晚上起就开始张罗着给吕佳佳搭配明天上班穿的衣服,用江米的话来说,第一印象很重要,毕竟绝大多数的人还是看脸的。

    可吕佳佳是个长期宅在家里的人,正儿八经能传出去的衣服没几件,江米搭配来搭配去愣是没搭配出一套来,气的江米牙痒痒。

    吕佳佳在一边舔着冰棍,闲闲的说:“我觉得我明天穿着短袖短裤踢着拖鞋去也不错,不拘一格。”

    江米气的不理她。

    最后实在没办法,江米找了两件自己的衣服给她穿。宽松款的休闲白衬衫,黑灰色的条纹九分裤,脚上一双黑色小高跟是吕佳佳自己的,江米把吕佳佳及肩长的头发散开来用卷发棒做了个一次性大波浪,卷过的头发正好盖到耳下,看起来妩媚又飒爽。

    吕佳佳踩着高跟鞋站在江米面前是比她整整高了大半个头,江米仰望着她,觉得能把一个女屌丝瞬间变成伪女神的自己也是厉害。

    吕佳佳扯了扯身上的衬衫,毫不避讳的说:“有点儿勒胸。”说着在自己胸口上拍了两下。

    还是个女流氓。

    江米啐了她一声,威胁道:“正好明天周六,咱们一起逛街买衣服去,不许说不去!不然以后不借你衣服穿!”

    吕佳佳漫不经心道:“行行行。”

    帮吕佳佳搭配了衣服又烫了个头发,江米出门的时候已经有点儿晚了,她火急火燎的去赶地铁,走在路上心里还在发宏愿,说等以后自己有钱了一定要买辆车!

    ……不要贷款的。

    在江米的身后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卡宴不远不近辍着,开的时快时慢的,但始终保持在江米身后三百米左右的地方,犹犹豫豫着要不要靠近。

    眼看着江米要过十字路口了,卡宴终于决定不能再犹豫下去,下定决心要制造一个偶遇。

    卡宴不紧不慢的接近前方那个姑娘,然后慢慢的在她身边停了下来,车窗降下来,周易坐在驾驶座上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表情:“江米?好巧啊,你去上班?”

    没想到晚出门还能碰见这么好的事情的江米强行把自己的表情控制在正常范围之内,露出了一个矜持礼貌的微笑,说:“对,正准备去上班呢。”

    周易就等着她这句话,江米话音刚落周易就顺势邀请她上车:“上车吧,我带你去。”

    江米这下真的惊讶了:“我记得你的公司不在这个方向啊,还是不麻烦你了。”

    周易:“……我正好要去子公司一趟,和你顺路,上车吧。”

    子公司?周易的子公司不就是吕佳佳今天上班的外贸公司嘛,吕佳佳刚和她在楼下分手是往南边赶另一班车了啊,怎么又和她顺路了?

    但仔细想想周氏这么大一个公司旗下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子公司,江米就释然了。

    挤地铁的话难受不说说不定改得迟到,江米只犹豫了这么一瞬,心中的天平就迅速倾斜了。

    她也不矫情,大大方方的冲他笑了一下:“行啊!那就麻烦周大大了!”

    周易被这个笑容晃了一下眼,绷着脸矜持的点了点头:“不客气,顺路而已。”

    江米绕到另一边,打开副驾驶门坐了进入。接触到车内的冷气的那一刻,她扎扎实实的呼出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又重新活了。

    进入九月,天气其实已经不那么热了,但江米这个不耐热体质就是这么坑爹,别人觉得可以接受的温度她还是觉得热的难受。

    周易看了一眼她露在外面的晒的发红的皮肤,手指动了动,从车内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喝一点吧。”

    江米受宠若惊,接过冰水拧开盖就灌了一大口,冰水下肚之后四肢百骸都透出从内而外的凉爽。江米又冲他灿烂一笑:“这次真谢谢你了,要不然我自己坐车过去真的要迟到了。”而且还要热死路上。

    周易被那个笑容冲击的差点儿神思不属,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再说出来的话又低又哑:“都说了顺路了,能遇见也是缘分,谢什么。”

    江米闻言有点儿窃喜,心说自己最近和周易可真有缘,出个门都能偶遇,简直是连老天都在帮她!

    不行了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她是真怕自己有朝一日控制不住自己内心蠢蠢欲动的野兽了。

    红灯变成绿灯,周易照顾着她晕车,把车缓缓启动,一路上都开的很平稳。

    两个人都没有再交谈什么,但彼此之间的气氛并不尴尬,反而有一种岁月静好般的平淡温馨。

    快到公司的时候,江米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看他想说些什么,嘴刚张开又闭上了,一脸纠结,欲言又止。如此反复几次,是个人都知道她有什么话说。

    周易在一旁看的都替她着急,见她实在开不了口,索性咳嗽了一声问道:“你想说什么直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

    江米闻言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没什么想让你帮的,我就是想问一下……”

    她说到这里又纠结了,最后索性打开手机点开企鹅界面给他看,咳嗽了一声,道:“那个,就是你被盗号那天,那个盗号狗给我发了信息……我没什么别的意思的!单纯就是好奇而已……”

    周易垂首看着她头顶的发旋,听见她问这个没什么惊讶,甚至有一种早该如此的宿命感。

    江米不是能藏得住事儿的人,周易从自己被盗号那天就知道肯定会等到她的质问,她能憋到现在就已经很让他佩服了。

    可他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他甚至有些感激那个盗号者给了自己知道出击的借口。

    在江米结结巴巴说话的时候,他的心思转了几圈。

    江米胆小但也果断,有些时候她能果断的让人心凉。在江米对他还没什么特殊心思的时候暴露自己对她的好感,只会让她当断则断的把自己推远而已。

    周易在心里迅速衡量了一下利弊,等江米的话说完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对策,点了点头之后面色不变道:“号被找回来时我就发现了,那个盗号者为了骗钱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还好你们都警醒,没有被他骗到。”

    他没有明说盗号狗那句“亲爱的”和自己的备注有什么关系,但看他这个习以为常的态度,仿佛那个盗号狗不止给自己一个人发过,而把盗号狗的话当真的只有自己而已。

    也对,骗子骗钱的一种方式而已,自己还真是魔怔了,被一个骗子的话折磨的茶不思饭不熟了好几天。心里有了野望,无意间落下的一颗火星也变成了野火。

    江米深呼了一口气,笑容灿烂的说:“我就说嘛!刚收到信息的时候真的是吓死我了,还好班长提醒我们你是被盗号了,不然我还以为你是被人魂穿了呢!”

    周易心里一突,下意识的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江米却已经转头笑着说:“到了到了,你还准备开到哪里啊?快停车吧大佬,你还准备开到哪里啊?”

    周易停了车,看着女孩笑着对他道谢之后朝写字楼走去,从背影上看没有任何不对劲。他甚至还看着她在半路上遇上了自己知道同事,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一起进了写字楼。

    但周易皱着的眉头并没有展开。

    江米刚才的情绪很不对劲,他察觉的到。

    难道是他说错了什么?还是说自己的言辞有些不当,让她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周易慢慢思索着这一路自己的言行,把刚刚和江米说过的话掰开来一字一句的斟酌,细细品味着有什么不对劲。

    思索半晌无果,他深深吐了口气,觉得自己可以策划下一次偶遇了。

    江米今天的工作效率格外的快,平时一个上午才能处理完的工作今天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处理完了。

    她是小组组长,组长工作那么拼效率那么高,小组成员自然也不能慢下来,两个小时下来,他们一个个都快累成了狗,终于有人忍不住从茶水间端了杯茶过来,放在江米的办公桌上小心翼翼地问:“组长,工作要劳逸结合,你喝口水歇一下。”

    江米愣了一下转过头看他们,就对上一双双幽怨的双眼。

    江米:“……”

    江米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转过头不看他们,但接下来的工作速度却正常了起来。

    手里面暂时没东西处理,她心里忍不住有点儿慌,左右看看老板不在这里,索性打开数位板开始画那个名为“先生”的网友给她发的,也就是自己的照片的q版小人。

    那位“先生”的要求是画到最好,她也就没什么顾及了,干脆彻彻底底的自恋了一把,怎么美怎么画,怎么可爱怎么画,怎么精致怎么来,奉旨自恋。

    对自己了解最深的还是自己,她自信能把她身上所有优点突出出来,把所有缺点弱化。

    还有……找个时间一定要打听打听这位“先生”是谁。

    毕竟是上班时间摸鱼,她不敢太放肆,偷偷摸摸画了二十几分钟的草图,看见小组的其他人赶上自己的进度了,这又开始重新工作。

    江米本来是个儿童玩具设计员,带的小组也是一起设计儿童玩具的,但是自从今年开辟了个人卡通玩具定制业务以来,他们小组的重点已经完全放在了这个上面,而且定制的利润比卡通玩具要多的多,老板看起来想让他们以后直接管这一块,又着手组建了一个儿童玩具设计组,把他们解放出来。

    江米觉得这样也不错,而且她确实在卡通定制当年比较有天分。

    就是有一点比较麻烦,老板想让她也担任新的儿童玩具设计组的组长。用老板的话来说,她虽然是个成年人,但颇具童心,很能揣摩小朋友们的心思和想法,每次设计出来的儿童玩具都很受小朋友欢迎,能者多劳,这样的人才不用可惜了。

    不过老板也体谅她担任两个组长的辛苦,说儿童玩具组那边她不需要参与设计,只要等他们把设计稿拿出来以后着手修改或者给他们一个思路方向就行。

    话是这么说,可江米自己是个立不起来的,彻彻底底一个社交废,本身有点儿社交障碍的倾向,当初担任一个组长的时候都废了好大劲才把自己融入小组里,勉勉强强管理着手下一群人。

    如今又来了一个小组,江米想起当初自己和一大群陌生人打交道的痛苦历程,觉得头皮又麻了起来。

    可毕竟已经经历过了一次,江米勉勉强强还能克服,真正让江米觉得头疼的是,新小组里有个研究生毕业的专业设计员,好像非常不满意她这个普通大学毕业而且还没系统学习过的组长。

    刚开始几天还仅仅是不满意,开会的时候爱和她唱两句反调,可这几天她估计是摸清楚江米的软脾气了,气焰越发嚣张了起来,有一次江米甚至在茶水间听到她说自己压根不懂设计,隐隐约约有取而代之的心思。

    如果让其他有管理经验的人面对这样初出茅庐又气焰嚣张丝毫不懂的掩饰的小喽啰,他们可能随手就解决了,但江米不一样。

    她的性格缺陷决定了她只能使用和大家融为一体以身作则式的领导模式,这样的模式领导一小队人还好,甚至还能让上下更齐心,但当面对的下属数量多或者中间有刺头的话,这样的领导模式就玩不来了。

    江米最近急的焦头烂额,她想改变自己的领导模式,但又不得其法,已经纠结了好多天了。

    她不想让老板失望,也不想她给自己收拾烂摊子。

    有时候她真的会忍不住怀疑吕佳佳的话,自己真的是有能力的吗?

    到了下午的时候又到了给新小组开会的时间,江米头疼的甚至连自己那点儿风花雪月的想起都不想纠结了。

    风花雪月也管不了她的茶米油盐啊!

    江米深吸一口气拿起设计稿进了办公室,背后的果子冲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加油?如果和汽油能解决这件事的话,她现在真的想去喝汽油了!

    她心里期望着那个刺头能消停点儿,但老天爷显然没有听到自己的祈祷,会开到一半的时候,那个叫蒋颖的刺头又开始发表自己的“见解”。

    “组长,我觉得你根本不了解我们设计这款玩具的设计理念,我知道你想让销量好一点儿,但你也不能以浅薄的……”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江米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她冷生道:“坐下!”

    蒋颖就当没听到,高谈阔论。

    江米不说话,冷眼看着她表演,大家都察觉到江米的怒气,一时间会议室里除了蒋颖的说话声落针可闻。

    蒋颖也渐渐察觉气氛不对劲,声音一点点低下来。

    江米冷笑了一声:“说完了?”

    蒋颖抿了抿唇:“我说完了。”

    江米:“那该我说了——”

    “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总裁太坏,娇妻要〕〔[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