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国航空〕〔末日崛起〕〔盛总,你老婆又闹〕〔崇祯窃听系统〕〔浮尘之外〕〔奶爸的娱乐人生〕〔重生九八:逆天国〕〔苏允〕〔雪狼出击〕〔权倾南北〕〔重生之都市魔尊〕〔镖师王妃有点彪〕〔清穿小萌后:霸道〕〔任女〕〔带着萌娃去种田〕〔八十年代的小媳妇〕〔修真之重登巅峰〕〔破天录〕〔史上最强炼气期〕〔颜控蜜恋史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情深:万千星辰不及你 第四十四章 寻觅
    我窘迫的看着他,不知该如何诠释“好有爱”这三个字。

    “要不要茶水。”沈轲装作没看到,继续同我说话。

    “不要……”我连忙摇头“我不喜欢,你还是送我回去吧。”

    我纠结着,自己出来一天,现在吃饱喝足,是该回去了。

    “不是吧,刚吃饱喝足就走,有你这样对待朋友的吗?”沈轲看着我,眸中星光点点。

    “那你还想怎样。”我继续软若无骨的趴在桌上,享受着酒足饭饱后的愉悦感。

    沈轲放在桌上的手轻轻扣了几下桌面,想了想说“我今晚有个聚会,你陪我去一趟,我就送你回去。”

    “先说地方。”

    “云阙宫。”

    “不去,”我断然拒绝“不送的话我自己回去,反正我就是不去那里。”

    “为什么。”沈轲不解的问。

    我漫不经心的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要去就自己去。”随后拍了拍圆滚的肚子,站起身“算了不用你送,我自己打车回去。”

    正准备踏门而去,沈轲低的没有温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说“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安堇年的真实身份吗?”

    “啪”

    手机落地的声音响起,我恍然若失的订在了原地,再也难踏出一步。

    沈轲的话,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几步上前拉住他的衣襟,声音颤抖的问“你说什么。”

    每一个字都问的那么小心翼翼,生怕会错漏掉关键问题的所在。

    沈轲目光直视我,毫不避讳的说“你不在的时间,我查过你,”他冰冷的眸子里迸发出寒冷的利刃,刺向我“我知道你和安堇年的过去,也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告诉你,关于安堇年的事。”

    “沈轲,你混蛋。”我下意识的出手,朝着沈轲的脸上,重重的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鲜红的五个手指印已然的印在了沈轲的左脸上,我愤怒的看着他,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友好,眼中剩下的只有怒意。

    “林夕,五年了,你爱了安堇年五年,可是你又知道他多少,了解他多少。我们认识六年多了,我自认为是最了解你的人,可是为什么,明明我才是那个先遇到你的人。”沈轲抚摸上自己的半张脸,同样恼怒的看着我,语气汹涌,像是奔腾而来的潮水,接踵着想要将我淹没。

    我定定的凝视着他,眼中怒意未消,“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沈轲别过头,不愿在看我,左脸上的五个手指印异常红肿明显,清晰映入我的眼帘,可见我刚才打他巴掌的时候用了多大力气。

    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争吵不休,像过往无数次演变的画面

    那样,还是为了安堇年。

    可原来,我这么爱他,在别人眼中,却成了个一折不扣的傻子。

    是啊,傻子,要有多可笑,才能在连一个人的身份,家室都不了解的情况下,还能爱了这么多年。

    “说啊。”我大声怒吼,手又不自觉的攀上他的衣襟,用力的揪着他白色衬衫的衣领,处在爆发的边缘。

    沈轲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用着这么多年都不曾对我用过的冰冷语气说“林夕,难道你的心里除了安堇年,就看不到别的人了吗?”

    他的话意有所指,纵使我再迟钝,也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我松开他的衣领,压低自己的声音问“说吧,去哪。”

    他冷冷回答“云阙宫。”

    在去往云阙宫的路上,我焦虑不安的坐在副驾驶上,如坐针毡,害怕的同时也在担心,担心接下来的局面会发展到我无法控制的局面。

    因为安堇年的身份,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探知的。

    可当年的我,对他一无所知,不知道他来自哪里,又去了哪里。所以才会这么多年,始终找不到有关他的半点消息。

    云阙宫十层,掷金厅,江州城里最大最豪华的宴会厅,它不仅象征了每个来这里人的身份,也代表了滔天的权势隐藏其中。

    掷金厅还有个很美的爱情故事,传说多年前云阙宫的主人曾为了心爱的人一掷千金,只为博她一笑。后来,更是将云阙宫建造成了他心上人想要的样子。

    这些时间久远到让人遗忘的绝美爱情,早已沉沦在远去的岁月长河中,让知晓的人不知不觉中渐渐淡忘。

    而我之所以会知晓,不过是徐妍曾在我面前吐槽过云阙宫的势力划分。

    “准备好了吗?林夕。”掷金厅的宴会门口,沈轲收起了之前外露的冷漠,拉着我的手,轻声问。

    “嗯”我点头,露出坚定的目光。

    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知道,安堇年到底是谁。

    掷金厅的大门被推开,沈轲拉着我,缓缓迈入厅中。

    掷金厅的装修富丽堂皇,成片成片的土黄色无一不在昭示着这座宫殿的主人,势力之强大,财力之雄厚。

    随着我们的到来,喧闹的大厅,一下变得安静,所有人都在好奇的打量着出现在沈轲身边的我,眼里除了探究,还有深深的鄙夷。

    心没来由的颤抖,我渐渐生出了一丝胆怯,甚至不敢想象,到底安堇年会和这些人有何区别,又和这些人有何联系。

    沈轲像是察觉到了我的不安,拉着我的手又紧了两分。

    在来这里之前,为了不被人落下话柄,我特意应了沈轲的要求,跟着他去了江州有名的形象设计大师夜柏那里,做了这么个小家碧玉的形象。

    今晚,我穿

    着一件白色的修身长款落地纱裙,纱上有万千繁星作为点缀,为这条看似平平无奇的礼裙增加了几分亮点,

    听夜柏说,这件礼服,还有个名字,叫“寻觅”。它唯一的特别之处,是外围的一层白纱,用暗金色的丝线绣满了星星点点,欲作繁星点点,所以取名“寻觅”,是以于万千人中,能让人一眼瞩目,让你所心爱之人第一眼就能注意到你。

    有人在我们经过时,低声细雨的议论着“哎,这个女人谁啊,怎么跟沈大少站在一起。”

    “是啊,我也没听说过沈大少身边有这号人物,你们有谁见过。”

    历时,又有女孩子低声尖叫的声音,“哎!你们看,她身上穿的是夜柏去年的新作“寻觅”,我上次为了买它,跟夜柏软磨硬泡了好久,她硬是不卖,怎么今天被这个女的穿上了。”

    也有不甘的声音“是啊,她凭什么站在沈大少的身边,还有,你们看,沈大少居然还牵她的手。”

    “真是气死了,气死了,沈大少怎么会看重这么丑的人。”

    我无奈的在心底吐槽。

    拜托,我这是丑吗?你们是嫉妒才好吧。

    厅内的气氛在短暂的沉默过后,又恢复到了它原有的样子。

    沈轲拉着我,走到大厅的中心,找了个位置坐下。

    我紧急忙慌的起身朝四周巡视,始终没有看到安堇年的身影,心又不安的跟着抖动。

    沈轲端起服务员递过来的一杯红酒,轻轻抿了一口,说“别担心,他等会就到了。”

    “你怎么确定……”我还想问,可掷金厅里的骚乱迫使我停下了即将要问出口的话。

    紧接着,就听见有人站在高台之上介绍“今日是我们江州四大家族之一的,安家回归江州的日子,接下来,安家大少将会以作家身份同沈氏集团进行影视合作,同时他也将会以安家执行总裁的身份正式接管安家所有在江州的生意,成为我们中的一分子。来让我们热烈欢迎安氏集团的继承人,安堇年,安先生。”

    台上的人话刚落地,我整个人像是着了魔般,怔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反应。

    江州四大家族之一的安家,安氏集团继承人,安堇年。

    “呵呵……”我痴笑着连退数步,从来没有想过,安堇年会是江州安家的人。又或许我早该想到,安堇年他就是安家的人。

    同一座城市,同一片天空,我们之间竟然错过了整整五年。

    真相被揭开,像是血淋淋的伤口上又被人划了一刀,疼痛不已。

    可这个真相,要我如何面对,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人竟然一直在我面前,离我不到寸许的地方,那么近,那么近……

    安堇年,为何,要对我如此残忍,一次又一次,揭开我心底愈

    合的伤疤。让我无所遁形,遍体鳞伤,你可知,那种疼痛,远比被人剜了心还要痛苦万分。

    “林夕,你没事吧。”沈轲扶住后退的我,目露焦急,一脸担心。

    我推开他,又退了几步,在嘈杂的人群声中质问他“你早知道对不对。”

    沈轲低下头,薄唇轻启“我……”他支唔了半天,也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

    安堇年在大厅内如潮声般的鼓掌声中华丽登场,犹如五年前,在我的世界登场那般,完美的让人咂舌,同时又耀眼的让人高不可攀。

    他一身白色西装,像极了逆光而来的白马王子,欣然玉立。眉如墨画,面如白玉,高贵而又淡漠的气质下,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

    台下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露出惊艳的目光,直盯着安堇年,连连称赞。

    “难怪这么多年,也没有哪个媒体能挖到安家这位继承人的照片,原来他本人这么惊艳。”

    “哇塞,这安少爷好帅,比沈大少还要帅耶。”

    “哇,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安堇年的气场之强大,就连一直在我身旁的沈轲,也在瞬间失了颜色。

    他还是那般不爱说话,在同众人露过脸后,便悄然退下,离开众人视线的焦点,离我的方向越来越远。

    我抬手抚上心口位置,那里,心脏极速跳动,急促而不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雷电秩序掌控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未两清〕〔紫苏求仙记〕〔重生商纣王〕〔虚空极变〕〔快穿之带猫嚯嚯钱〕〔我成了失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都市第一战王〕〔我居然成了反派〕〔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