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工狂妃:残王逆〕〔最强兵王归来〕〔古代美食评论家〕〔我有系统当助攻〕〔至高神秘〕〔我的五个绝色姐姐〕〔至尊〕〔穿成反派大佬的心〕〔万域独尊〕〔魔帝归来〕〔诸天演道〕〔灵魂冠冕〕〔神祖纪〕〔魔王不必被打倒〕〔秦烟陆时寒〕〔原来地球是个小千〕〔厉凌轩〕〔猎户农妻致富忙〕〔掉马后我A翻全世界〕〔九转霸神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竟然成了圣僧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既有佛缘,自当度之
    ‘如今和县,包括广元郡府,都已落入小僧手中。是否可以就在此地,建寺庙,收僧侣……”

    小院中,周逸结束了半日的术法修行后,把玩着榆钱叶子,陷入思索。

    一个多月前,在城隍庙夜审百鬼时,曾有外来鬼怪试图煽动哗变。

    周逸自然知道,它们来自周边县城,也是广元郡其余几名幽冥县主派来的耳目。

    他以榆钱叶施追影术,追踪这些鬼怪回返各自县城阴间,所见所闻,十分满意。

    那些幽冥县主得知广元郡府城隍竟然亲自前往刑场,并且与隐居和县的大大王关系密切后,一个个全都收敛了爪牙与野心,夹紧尾巴,不敢再有所妄动。

    至此,广元郡的阴间,已算是尘埃落定。

    周逸也不由动起了小心思。

    毕竟他目的只是为了培养出一名高僧。

    批准自己还俗而已。

    县城小庙之中,未必不能有高僧。

    https://

    可一名真正高僧的诞生,却很难仅仅依靠一座小庙。

    他需要通晓佛法,知悉佛经,游历世间,看破红尘,普度苍生。

    现如今的大环境,依旧还是不允许啊,自己的身外化身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一郡之府城隍。

    剑南道上,与广元郡并列的郡府共有十七个,中土大唐总有共二十三道,这还不连海外属国、西域都护府等地。

    因而府城隍上面,还有道城隍,都城隍……更别说还有乱道盟等妖鬼两界的杀僧令执行者。

    “所以,答案是……还不能啊。”

    长风下,周逸对着高天,轻轻叹息。

    他内心虽迫切,可也明白,自己还不够强大,化身所控地盘也不广阔牢固。

    他虽不想苟到天荒地老,可区区一郡之地的阴间大大王,实在远未成气候。

    或许,只有等到有朝一日,自己目光所及的幽冥阴间,地府亡魂,亿万鬼怪,皆朝南拜,高呼大大王。

    到那时,才是自己开始建立寺庙,培养高僧的最佳时机。

    “打住打住,几个菜啊,狂成这样。”

    周逸低下头,自嘲一笑。

    可心里却已然有了计较。

    一来,游历人间,寻找佛门有缘之物,想法子提升自己的佛法境界。

    二来,整顿幽冥,发展城隍,尝试着利用分身在阴间佛系搞下一片稍大点的地盘呗。

    这两手都得抓,并且还都要硬。

    远处传来阵阵脚步声。

    两道人影,伴随着步伐韵律,凭空浮现在周逸眼前。

    下一瞬间,周逸微微一怔。

    “徐昆和……那个是孔东流?

    阿弥陀佛,这小公爷搞什么,居然真把头发给剃光了??”

    ……

    小院中,徐昆和孔东流并肩而立。

    身前放着一担子手信,既有冬日里的吃食用品,也有诸如口脂、蜡脂等防寒冻燥裂的护肤品。

    小公爷出手,那铁定都是来自长安的奢侈大牌,周逸无感,却看得一旁的侍女心花怒放,暗暗窃喜。

    孔东流之父早已完成宣旨的任务,病好之后,whhryl.便打道回府,返回长安述职。

    孔东流却想方设法,硬是留了下来。

    对周逸依旧是早请安,晚问候,三日一小礼,五日一zyxta.大礼,坚持打卡。

    周逸原本估摸着,再过些时日,天气再寒些,怕是要开始程门立雪的戏码。

    可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孔公子这个磨人精。

    “师父,您不要怪徐兄,都是弟子逼他前来拜见的!

    那一夜过后,弟子痛定思痛,决定远离女色,告别红尘,皈依我佛!

    弟子知道,师父这一个月来的冷漠无情,都是在考验弟子的决心!

    所以弟子决定,削发明志,以绝尘根!

    还望师父收留!”

    ……

    小院中,孔东流昂然而跪,光秃秃的脑袋显然剃得匆忙,青一块黑一块,还留着些许肉眼可见的杂毛。

    在他身旁,徐昆面红耳赤,满脸尴尬。

    他虽曾为和县公认的小霸王,从前也没少做些浑事,可遇到孔东流后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当今天一大早,孔东流一身白衣,光着脑袋,赤着脚,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简直佛了。

    院里树下,香珠难得安静地扫着落叶,目不斜视,盯着脚下,面颊抽搐,强忍捧腹大笑的冲动。

    而在院门口读书的陈池,也不时用眼角去勾望那个半秃的年轻人,心里充满惊讶。

    孔东流等了许久,见僧人闭目养神,就是不说话。

    他心一横,跳起身来,小跑到香珠身旁,拿过扫帚,横持于胸前。

    “今日弟子便开始端茶送水、洗衣扫地,侍奉于师父老人家膝下!”

    回过神来的香珠翻了个白眼,一把抢过扫帚:“喂,这是我的活。秃子,你一边去。”

    孔东流神色略jsshcxx.显尴尬,讪笑两下,目光落向门口的陈池,连忙跑了过去。

    向来略微迟钝的陈池这回反应倒快,弯下腰死死捂住书卷:“这位公子,某也不需要你帮我看书。”

    孔东流再度挠了挠头,在院中左顾右盼。

    还没等他找好下一目标。

    周逸冷淡的声音响起,“够了,孔公子。小僧这区区小院,容不下你这尊大神,还请回吧。再者,小僧素来不喜那种嬉皮笑脸,爱乱开玩笑之人。”

    孔东流身躯轻颤,朝向周逸,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弟子是认真的!弟子已然决定戒除女色……”

    周逸淡淡打断:“那是你自己的事,小僧可不背锅。还有,你想当终极贤者,可以进宫啊。”

    孔东流怔了怔,咬紧牙关,不顾一切,连连磕头:“弟子是诚心皈依佛门,为此已经削尽头发,自断退路,还请师父收留!”

    说完,他也不再多言,以头抢地砰砰作响,没几下便已经头破血流。

    周逸看着眼前倔强的长安公子,脸上的冷漠之色稍减几分。

    饶是他再心硬如铁,心狠手辣,心如磐石,看到孔东流如此坚持,也终于动容。

    都已经过去一个多月。

    以徐府的条件,该补的也都补回来了吧。

    所以说,这位孔公子应当不再是处于“贤者模式”。

    他是真心向佛啊。

    可惜了,自己才刚刚有了第一片小根据地,而且还不是人间的。

    佛门的重建,尚处于起步阶段,必须低调再低调!

    这种时候,似孔东流这等,整个长安城王子以下,都能排进前五的贵胄公子,去了一趟和县,回来以后就突然在家烧起香,拜起佛来,这目标也太明显了啵。

    总而言之……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不是没佛缘,而是未到时。

    可既然有佛缘,那就该度之。

    “阿弥陀佛。”

    周逸低喧佛号,轻叹口气。

    “罢了,别再磕头了,让你那遭罪的脑袋瓜歇一歇。小僧有话对你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