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来袭:大叔别〕〔异妖典〕〔我变成一只右手〕〔重生八零狼夫勾勾〕〔我的万界穿越戒指〕〔蝉的成长日记〕〔超品兵王在都市〕〔将军娘子喜种田〕〔良善不自欺〕〔震关山〕〔至尊兵王都市行〕〔残存者游戏〕〔二次元解忧杂货店〕〔我家电器能成精〕〔海贼之黑暗之炎〕〔我有一座太虚观〕〔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是一个原始人〕〔规则战塔的秘密〕〔老婆乖乖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八十九章
    原先两边好,红叶替他们救下云飞鸿,然后由云飞鸿的母亲支付给红叶两纸血枫。

    然而因为红叶不肯无偿提供帮助的缘故,无论是云飞鸿的母亲齐胭还是云芳,都对红叶颇有微词。

    第一张血枫是不得不给,但眼见着云飞鸿的状况稳定了下来,齐胭就开始拿乔,决定不给红叶结清“尾款”了。

    齐胭:“我儿子还没醒呢,现在还不是结尾款的时候吧?再了,虽然她还没嫁进来,但既然都是一家人,干嘛还要这么斤斤计较的啊。”

    云涂好笑:“现在想起来是一家人了?我叫你一声堂祖母你就真以为当得起我的长辈了?就云飞鸿这个废物,你信不信他就算醒了我也能让他在这四九城混不下去?这‘尾款’你今天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

    血枫数量关乎红叶能否尽早离开京都,云涂对两人环球之旅十分上心。要是平时没有生意做也就算了,既然红叶已经完成了她的职责,那他就不允许赖账的情况发生。

    齐胭:“你……你……大伯家的,你听听你儿子是怎么跟长辈话的?他是要反了天了?!”

    在一边充当背景板的云品漠忽然被点名,立刻把面上的些许不屑收敛了起来,转而上前两步对着云涂训斥起来:“我之前怎么跟你的?有些话在家里也就是了,不要老是当人面儿就大放厥词,好在你堂祖母家是搞艺术的不能拿你怎么样,你跟那些混政界的大佬这么不分轻重试试?”

    云品漠这一番话听似训斥,实际上却是对云涂的维护和对齐胭一家的嘲讽。云品漠能做到云家家主这个位置上,话术上肯定没有问题,但他这一番话出来却叫人听着不爽,那就只能明他就是要让人不爽罢了。

    偏偏还没人能挑他的错处,即使辈分大如云芳,也只能以转移话题的方式来稍稍掣肘敲打一下云品漠。直言训斥什么的,几年前也许可以,现在绝对不行。

    云芳咳了一声,清了清嗓:“红叶是吧?飞鸿到底是怎么了?你详细给我们。”

    红叶不大喜欢云芳这股上位者的语气,虽然语气平平,但颐指气使的成分十分重,但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红叶秉持着良好的职业道德,甲方既然问了,她就会提供详细完整的回答。

    红叶:“我不知道你们对玄学了解多少,具体的原理我不多赘述。这人的情况,十有**就是中了谁的咒术,然后以燃尽血肉精气的办法,获得非人的攻击力。这种办法十分伤身,最严重的情况会导致力竭身亡。”

    云芳:“怎么我从来没听过这种事情呢?”

    云芳像是低语自问,但又带着股对红叶的不信任。红叶不愿跟他多费口舌,云涂却先不乐意了起来。

    云涂:“那你逢年过节香火是烧给谁?拜的又是什么佛?咱不能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吧,祖、父。”

    云品漠还在一边帮腔:“怎么跟你祖父话的呢?孩子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一句“孩子脾气”顿时把云涂从“不尊重长辈”的标签里摘了出来。

    要不怎么云涂在云家人厌鬼憎呢,就凭他这一张谁都敢喷敢怼的嘴,是个人都会被他气的肝疼。

    偏偏云芳在他手上栽过一回,后来他再要用长辈的身份教训云涂,云涂就是一副“我反正废柴宅男一个,你爱骂骂吧”的样子,云芳拿他根本没办法。

    甚至于,这么多年被云涂怼下来,云芳竟然还会在被怼后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哪里真的做的不对了。这情形也称得上是十分神奇。

    这回也不例外,云芳再遭云涂毫不留情地反诘,面上依旧气鼓鼓的样子,但心底暗搓搓地思考起了问题的根源——齐胭不肯结尾款。

    云芳的态度跟齐胭一致。在他看来,既然红叶打着嫁进云家的心思,那她就该恪守云家的各项规矩孝敬各方长辈。既然红叶有能力,那救下云飞鸿本就是她应该做的事情。分内的事情还讨要报偿,这种行为太过于家子气。

    无怪云芳和齐胭会这样想,云家知道红叶能为的人,也就云涂一人。再要算上接受过云涂些许透露的云品漠夫妇,满打满算也就三个。云涂一家是知道红叶超凡脱俗不假,但云芳在京都当了这么多年的“人上人”,自然就会端着一股“你们都是来抱我们云家大腿”的优越感。

    做为事件核心的红叶却觉得十分腻味,她拉了一下云涂,示意他不用再多分辩。

    红叶:“其实收不收红叶,收几张红叶,对我来都没什么影响。无所谓结不结这个尾款,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室内忽而掀起一层飞舞的枫叶,无端给这炎炎夏日里填了一股肃杀的清冷秋气。这时已经没人怀疑红叶所的“玄学”是真是假,三度亲眼目睹它的发生,再顽固的人也能完成三观的重塑。

    齐胭:“你别走!”

    红叶停住法术,偏头看她,静默地等待齐胭的下文。

    齐胭对上红叶冷肃而美绝的面庞,强撑起的气势猛地就萎缩了下去,但她惯会拿腔作势,只听她色厉内荏故作大方道:“你就是要红叶子嘛,把我儿子养回健康的身体,我多给你一张就是了。”

    云涂一句脏话就要喷出来,却被红叶先截了胡。

    红叶:“救下云飞鸿,你本该给我两纸血枫。先不尾款还没结清我不能二度结契这个事情,即使我愿意跟你第二次结契,那你前前后后总共应该给我四张血枫才对。明明想抵赖掉一张,偏还故作大方。呵,不愧是商贾之家,领教了。”

    原还沉浸在“自家儿媳妇也有一副伶牙俐齿”的自豪感中的云品漠,立刻就听出了不对。红叶齐胭是商贾之家,但就他所知,齐胭本人只是个美术专业的大学教师,而云飞鸿其父早年因癌去世,云飞鸿一家其实就剩下他跟齐胭这对孤儿寡母了。齐胭是教师,云飞鸿只出不进,这样两个人构成的家庭怎么称得上是“商贾”呢?

    云品漠可不信红叶是连带着整个云家一起骂的。

    “看来是得查一查这些亲戚和股东了。”云品漠暗下决断。

    这一边云品漠在思考着红叶的话里深意,那边齐胭就摆起了长辈的谱。红叶不欲跟他多费口舌,听了半句就掐起法诀独自走了。

    云涂心知红叶受制于他的关系,不好真的对齐胭等人发作,于是就把气变相地撒在了他身上。

    于是“踢猫效应”就形成了:云涂开始怼起了齐胭。

    祖孙两人,一个对方目无尊长市侩气,一个对方为老不尊痴长年岁。齐胭年纪不算大,但也到了对新事物接受速度变慢的五十岁,云涂连珠炮似地冲她吐着时兴的诙谐词汇,齐胭也就能哑口无言地“你”个半天不出话来,又气个半死。

    云品漠被云涂吵吵得烦的不行,拍板让他先回去。红叶走了,云涂也没了继续留在祖宅的心思,云品漠这么一提,他正好就坡下驴打道回红叶寮。

    临走前,还不忘拿走云芳起先要给他的三个红包。

    云芳愣是被气笑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红叶寮》,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