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小青梅:腹黑〕〔三国有君子〕〔玄天神帝〕〔萌宝好甜:总裁爹〕〔透视小保安〕〔错刃〕〔抢婚医少没羞没臊〕〔仙帝在都市〕〔穿越之农家傲娇女〕〔仙界科技〕〔六界商城〕〔重生之奶爸医圣〕〔掉落漫威世界当超〕〔战国魏武卒〕〔今夜为你醉〕〔九转神帝〕〔重生之完美千金〕〔九极战神〕〔重生八零小娇妻〕〔全球梦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八十四章
    人和神的差别在于,后者可以算无遗策,而人就总会百密一疏。红叶料算到突发横财的江露父母,会在花光钱财的未来过得凄凉。但没等这个未来先到,更叫人心寒的事情就发生了。

    江露的父母在兑到彩票的奖金之后,捎上了直接辍学的江峰环游世界去了,而江露对这场旅程一无所知。

    其实也不能是一无所知,毕竟江峰没有掩饰自己出国游玩的事实。江露能在朋友圈里直接看得到他发的那些足迹和照片。

    但江露没有细想的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都看不到弟弟动态的她,这一次怎么就能看到了呢?

    这是江峰的示威。红叶懂,云涂也懂,但两人都没忍心告诉江露,她的心上已经布满了足够多的疮痍,没必要再把冰冷的现实剖开给她看。

    江露很快调整好了心态,继续开始上班加学习的生活。但据云涂公司的员工汇报,江露曾多次在午休期间静静出神,有时候捧着杯子,有时候连杯子也不拿,就一个人静静地发呆。

    红叶知道后,觉得她其实还是伤心的。但是因为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还有必须要全力以赴去去完成的学业,所以她不得不内藏了这种,被家里人无视和抛弃的伤心寂寞。

    红叶问云涂:“你现在给江露一个月开多少工资?”

    云涂:“五千啊,她自己要求的。怎么了?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红叶:“没有,我就是觉得她未来可能需要看看心理医生。所以先了解下她的家底。”

    云涂:“心理问题?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她爸妈带着她那倒霉弟弟出国之后,我听人江露开朗大方了不少,好像在我们那栋写字楼都找到对象了。”

    红叶:“那她心里苦也不会四处嚷嚷啊。你真是不懂女人心。”两人关系愈近,红叶的谈吐也就越发带上了人间烟火的味道。

    云涂则笑笑:“我懂她们干什么,我懂你就好了。”

    这点粗浅的情话根本撩不动看惯了沧海桑田云卷云舒的红千年老妖叶。云涂撩拨不成反倒被红叶扣了个“油嘴滑舌”的帽子。

    云涂:“正经的,我们关系也到这个地步了,是不是该正式见见家长了?”

    人的心理建设跟阅历呈正相关的关系,换句话就是:年纪越大,脸皮越厚。红叶不会在这种事上扭捏作态,但有些事情,她觉得还是提早跟云涂一声比较好。

    红叶:“我可以去,但有一点你要明白。”

    云涂:“什么?”

    红叶:“构成于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婚姻,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它背后牵连着两个原生家庭的利益和人情,这一点不用我赘述你稍微想想就能明白。我要的是,虽然我们还没有走到婚姻这一步,但既然我们是在探索爱情,那么我希望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可以尽可能地做到纯粹。我的意思不是爱地纯粹,爱太复杂,三言两语不清。我希望的是不要因为别人的观点和动作,影响到我们的感情。你也许会觉得这并不困难,但我坐看人间百年,已经见过太多因为各方逼迫,而最终流离的爱侣。”

    云涂:“你是指我爷爷?”

    红叶点了点头,又补充道:“不止是他,是所有人,包括你的朋友,你的哥哥,你的父母,以及所有的其他人。你可能会觉得我的观念有些离经叛道,但我对爱的定义就是这样,除了彼此,所有其他人都是无关紧要也必须无关紧要的过路人。我甚至不需要谁的祝福,只要有爱就够了。”

    云涂听完一阵沉默。

    人情社会人情社会,只要想在这个社会生存,就绝对没办法完全避开人情世故。一分为二地看,人情包含“便利”和“掣肘”两个部分,一般人不会放弃“便利”的部分,也可以想见大多数人对“掣肘”和“麻烦”的嫌恶。但红叶风光霁月,无论是哪部分她都不想沾手。

    爱就是爱,跟所有无关的人和事都无关,只跟彼此的心意建立关联。

    红叶的话在云涂心底翻来覆去地涤荡。他一开始确实有些惊讶,但细细体会到红叶的感情之后,他又觉得爱情本该如此。没有什么主次矛盾,爱情就只有一个矛盾,那就是爱或者不爱。

    云涂忽然觉得,有着这样爱情观的红叶,她的质地应该是热情的才对。这跟她日常生活里表现出的高冷和淡泊相去甚远,但就是因为这样的反差,更让云涂觉得红叶是一个真实的,充满人性的个体。

    她不再是长在孤高危崖的花,她是一座孤岛,一座盛放着如火蔷薇的处女地。

    然而云涂到底是初坠爱河,他从没像喜欢红叶这样,热烈地喜欢过一个人。经验无从谈起,他本身又是个有些腼腆内敛的宅男,在听完红叶这一番近乎爱情宣言的辞后,他默然地……害羞了。

    适当的害羞可以是情人间的情趣,但云涂不可能真的因为自己的情绪而不回应红叶。

    云涂:“我也想十分感性地一口答应你。但是认真一想,我很难抛开我的父母和兄长,转而一心一意地跟你厮守。这样做太过冷血。我又想花言巧语讨好你,一些类似‘我虽然做不到,但我精神上会贴合你的想法’这样的辞,然而我又觉得太过轻浮不尊重。我只能跟你,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走下去。”

    红叶笑笑,她知道云涂的局限所在。或者,她其实也知道自己的观念太过理想。人是群居动物,再孤僻的人也无法完全脱离社会独自生活。也许有人可以做到,但这样做的过程中,这个人就已经渐渐丧失了“人”的本质。

    到底,这是红叶自己的矛盾。她之所以会跟云涂提起,也只是表明自己的终极在哪里,并不是以此作为他的要求令他奔赴。

    但理性能理解,感性却依旧会感到失落。无法达成一致的两股情绪一交杂,就会日积月累变成细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红叶寮》,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武道战神〕〔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