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铁血战士之最强系〕〔残王傻妃:代嫁神〕〔异能少女重生:帝〕〔大唐第一少〕〔神游诸天虚海〕〔高达之可能的未来〕〔太平客栈〕〔云凤归〕〔汉中王传〕〔首都是地球〕〔贴心萌宝荒唐爹〕〔抢个总裁当爹地〕〔总裁的第一宠妻〕〔极品全能医仙〕〔我在星际开花店〕〔甜心嫁一送一:总〕〔超级笔神系统〕〔无敌小刁民〕〔孽宠妖后:魔帝,〕〔黑化歧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七十六章
    江峰是个吸血鬼。

    云涂看完报告,只有这一个想法。

    三千块钱一个月的生活费,不算富,但绝对足够一个大学生维持住生活的必要所需。但江峰,拿着他姐姐辛苦打工挣来的钱,购置名牌、出入娱乐场所、给女友买花买礼物、摆阔请客吃饭。千把块的洋酒开就开,限量款的球鞋买就买,社会上不好的炫富风气沾了个遍,就是没做一个学生该做的事情:好好读书。

    “江峰曾以报名培训班为由,向其姐江露要求额外汇款三千元。该款项中的一部分,实际被用来上交挂科补考所需的费用,余下两千五百元则用来请客吃饭,所出款项有:……”

    云涂不知道江峰脑子里在想什么,但他现在很想见一见这个不知上进只知吸血的寄生虫,长得是不是人的样子。

    云涂草草看完报告,或者他怕再看下去要忍不住骂脏,所以强行关掉了报告,立刻开车杀回了红叶寮。

    然而他这股气势没能用在质询江露上,刚一进到红叶寮就被红叶拦了下来。

    红叶:“你找江露什么事?等她烤完蛋糕再来得及吗?”

    云涂新奇:“她还会烤蛋糕?”

    红叶:“不会,我在教她。”

    云涂摸不着头脑:“你没事教她烤蛋糕干嘛?你想让她学着做甜点?”

    红叶点了点头:“有一门手艺,总比打零工出卖体力来得强些。”

    云涂这才理解红叶这是“授人以渔”的心思。他觉得这很好。江露本身没有不良嗜好,只是命苦摊上了这么一个原生家庭。假如给她一个晋升的机会,凭她这样吃苦耐劳的心性,肯定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但云涂现在想要确认的是,她知不知道江峰在学校里的表现。

    第一种情况是江露并不知道。基于这种可能性,后续又有多种展开。其中有两种情况几率最大:一、云涂在告知江露江峰在学校的行止之后,江露并不在意;二、跟第一种情况相反,江露表现出或怀疑或愤怒或伤心的情绪。

    第二种情况就是假设江露知情。这种情况就没有太多后续的展开了,假如江露觉得即使弟弟是这样的人,也要供他混到一张文凭,那云涂这个外人也就不好多什么。

    不过云涂暂时还不知道会是这两种情况里的哪一种,所以他选择保守地试探,尽量在不暴露自己意图的情况下,让江露表态。

    红叶见到云涂回来,立刻就差遣傀儡仆从前去厨房通知江露。这时候,江露刚烤完了一轮蛋糕,手头正好没事绊着,于是在收到通知之后,赶忙带着新鲜出炉的蛋糕一路跑来了茶室。

    江露:“这是我刚烤好的蛋糕,还不大好,你们尝尝看?”

    云涂见此情景也知道试探江露的事宜要暂缓几分钟,他也不急,只娴熟地切开蛋糕,十分绅士地先给两位女性各盛了一块。

    红叶用勺刮起一块品尝,顺带给出了自己的意见:“糖少了20克,烤箱温度太低,还要再高10摄氏度,蛋糕在烤箱里的时间也短了三分钟。糖浆我不是很喜欢,可以考虑换成糖霜和奶霜,顶部可以用新鲜蓝莓来装饰。蓝莓的酸味正好可以中和甜味,让整体更有层次感。”

    江露连忙抽出随身携带的本本一一记录下来,完全没有被红叶连珠炮般的“挑刺”行径刺激得灰心丧气。

    江露收笔:“我现在再去烤一个,这次我会改正过来。”

    红叶:“不急,你先坐。有两件事情要跟你。”

    江露不明就里,但依言坐下。

    红叶:“第一件事情跟烘焙有关。学习一项技巧,通常是从基础学起。烘焙也是厨艺的一块,所以我们在学习的时候,通常是依照经典模板权威菜谱来练手。当然,我夹带了一些私货。这些私货对我来,是心得体会、是旧物升华。但对你来也同样如此吗?我觉得不用着急回答,不妨先在这里留一个问号。那么我们怎么打消这个疑问呢?很简答,品尝。你吃吃看你现在做的蛋糕,然后再用我的方法做出一个蛋糕来试吃比较。你觉得哪个好,哪个就是真的好。领悟力不够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不断地练习也能掌握。但决定你上限所在的,是你真正的思考和发散。你要去发现不好的地方,并为此做出改进,这才是最重要的。以上。”

    红叶:“还有一件事情,就让云涂来跟你吧。”

    江露听得如有所悟,她抓住了一些微妙的感想,但还无法真正深入进去。她现在能做的,只是把红叶的话记录下来,并期待在日后的不断翻看中获得新的领悟。

    云涂看她差不多忙完,问到:“你跟家里人多久联系一次?”

    江露不明白云涂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依旧老实回答:“家里人都挺忙的,我也挺忙的,所以就不常联系,一个月差不多两三次的样子。”

    家里要钱打一个电话,江峰要钱打一个电话,江峰有急事需要一笔额外的钱再打一个电话。可不就是两三次嘛。

    云涂心中这样冷嘲,但却没有诉诸于口,他又问到:“你跟你家里人,还有你弟弟关系怎么样?”

    江露犹豫了一瞬,略有些扭捏地回答道:“挺好的啊,都挺好的……”

    云涂开始“露出獠牙”,尝试逼问到:“你结合下你自己这两个回答想一想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一个月联系两三次的关系,你觉得就算挺好的了吗?”

    江露局促地不上来,只是重复第一条回答的内容:“他们都忙,没时间跟我打电话……”

    云涂忽然明白,江露不是有意在骗他,她是在骗她自己。她给自己营造了一段貌合神离的友好亲情,并甘愿为此劳苦为其牺牲。她可能也知道这场关系的内核只是压榨,但一旦伸手掀开浮于表面的这层“貌合”,一经显露“神离”的部分,她自知将会失去所有的动力和方向。

    而最最可悲的是,即使这是一段貌合神离的亲缘,其中“貌合”的部分,也只是江露的臆想和自我欺骗。

    但云涂还是要问。他想要拉一把江露,不为别的,就为人不该这么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红叶寮》,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魔尊奶爸〕〔最佳女婿〕〔蜜爱深婚:简少的〕〔小祖宗,到我怀里〕〔引凤决〕〔网游:BOSS设计师〕〔总裁的贴身特助〕〔我是大人物〕〔龙枭楚洛寒〕〔炮灰渣攻洗白手册〕〔(穿书)陛下心尖〕〔末日之魔种降临〕〔冷王溺宠:呵,兔〕〔顾轻舟司行霈〕〔人人都爱容氏子[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