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闪婚:神秘总〕〔被雄英开除之后[综〕〔玄学大师的养老生〕〔我的男友是帝少〕〔一婚成瘾:晚安,〕〔跗骨之毒〕〔寻她千百度〕〔妖仙之群妖乱世〕〔神武天帝〕〔白莲花男友不想分〕〔高跟鞋的秘密〕〔顾少的闪婚新妻〕〔超维术士〕〔与妖怪擦肩〕〔六零俏军媳〕〔六界战纪〕〔丹武帝尊〕〔带条锦鲤打篮球〕〔骑马砍杀之战鼓长〕〔买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六十四章
    在红叶手底下办差的都是些临时工。一般红叶在忙不开身的场合或者不好亲自下场的时候,她就会发布一些兼职的任务。酬劳也很简单,就是一些红叶自制的符箓、护符之类的。更多的时候,这些妖很乐意给红叶干白工,就为能在红叶跟前卖个好。

    其实这世道不算太平,尤其是随着科技发展,很多深山老林都遭到了破坏,原住民妖怪们只能混入人类社会生存。

    但是,妖类虽然有异于普通人的特殊能力,很多能力在普通人看来甚至强得逆天,但他们并不是没有天敌。学习玄学的修士就是他们的克星。

    大多的妖怪都安分守己,但基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指导思想,一般两般的修士对妖类秉持的都是“杀无赦”的行动纲领。

    偏巧人口基数大,催生的修道者甚至比妖类还多。这就使得妖怪们的生存空间被无限挤压,连最基本的安定都保持不了。

    就在寄居人间的妖怪们,即将大面积罹患忧郁症的时候,红叶出现了。

    红叶的到来有很多种法,有人她是割破恐怖黑夜的黎明之光;有人她是狂风暴雨中突然立起的铁壁铜墙;有人杜甫的愿景终于实现,她一个人就是万间广厦庇得京都十万妖类安身立命……

    风言风语传得像是红叶立了个邪教似的……

    然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初来乍到的红叶,还不知道京都里妖类和修士之间的动态平衡。红叶刚从地府进到人间的时候,因为刚跟地府一群人打了一架,一身妖气阴气还没散干净,这两股气一接触到人间的驳杂气息瞬间冲天而起,铺满了整个京都不,临近的省市也被突如其来的乌云浇了三天三夜的特大暴雨,还是带雷暴的那种。

    这天气放在夏天都已经足够诡异,偏偏又是在冬天,简直打眼得不行。

    红叶也不知道收敛,一下子就被好事的修士找上了门。

    一开始红叶还会好言相劝,但人家只想捉了她炼丹,欲加之罪一顶顶地往她头上扣帽子。红叶烦的不行,就一招一个一招一个,活捉了千把个送经验的得道高人……

    红叶的凶名也就是那个时候传出来的。直到现在,这名声还能罩着京都里的十万妖类过着安宁太平的日子。

    这些妖们也知恩图报,但凡红叶要做点什么,多得是人鞍前马后为她效劳。偏偏红叶秉持“两清”,从来没让人白干过,这些妖帮着红叶跑腿一趟,得来的符箓护符几乎抵得上百来年的修行。这就让红叶的威名更加亲切了起来。

    接了打探尚元夜,也就是叶拂雪丈夫人品能力的,是只渡鸦。这渡鸦常来红叶寮串门,也算是云涂的半个熟识。

    红叶吩咐下去这个事情不过一天,渡鸦就带着全套消息上了门。

    云涂见到熟人,特地拿了个细颈玻璃瓶来盛水,端给渡鸦时,还贴心地附赠了一把鹅卵石。

    渡鸦瞥了他一眼,到:“又犯傻?”

    云涂被戳破心思也不尴尬,只嘿嘿笑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渡鸦喝完水,开始跟红叶汇报工作:“您交待的事情,我已经初步完成,这里先简明扼要地跟您汇报几个重要的点。完整的汇报文本和ppt我已经发送到您的邮箱,记得查阅。”

    渡鸦是红叶的迷妹,每次有活都特别积极,工作完成起来又快又好。尤其是那一副干练劲儿,不仅让人感觉特别值得信赖,也让人感觉值得特别信赖。

    “尚元夜,男,三十三岁,于向云集团京都分部销售部任职部门主管。在职期间,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给向云集团分部造成了预估12的销售额负增长。尚元夜其人,风评堪忧。经相关当事人举证,尚元夜曾多次利用职务之便,对下属女同事行口头骚扰、不正当身体接触之事。造成影响,十分恶劣。据可靠消息称,向云集团销售部的本次职务变动,尚元夜赫然在列,但不是晋升,而是降级成高级销售顾问。”

    红叶:“他的竞争对手怎么样?”

    渡鸦:“都十分优秀,但多少都有一些短板。我个人比较看好姜羽,她的业务能力很强,接人待物也十分有条理,无论是对上还是对下都能做到不亢不卑。生活作风良好,酷爱户外运动和,时常参加读书会,是个很有思想和执行力的年轻姑娘。不过,她有一个短板……”

    渡鸦难得在汇报的时候,露出这样一幅迟疑踯躅的语气。红叶觉着新奇:“怎么?有什么为难的地方。”

    渡鸦快速收拾好心情,回答道:“没。只是这个理由有点微妙。”

    红叶只当这个叫姜羽的姑娘有什么难言之隐,不以为然地追问道:“你直吧。”

    渡鸦:“她……是女性。”

    红叶“咦?”了一声,一时没反应过来。而等她意识到渡鸦的意思后,心中就烧起了一团无名火。

    红叶:“你去帮这个叫姜羽的一把吧。”

    渡鸦点了点头,显化出原形飞了出去。

    过了良久,云涂问她:“你为什么会想着帮助女性。”云涂知道红叶的性格,她本身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甚至不是平权主义,红叶看待“人”这一概念的态度,大体上是冷漠的,只对少数个别尚存热络。基于这个认知,云涂同样也不认为红叶是对这种不公平的社会现象有所不满。

    红叶:“我不是帮谁,我只是不喜欢权力。”

    云涂暗暗叹了口气。平等是理想主义者的诉求,云涂觉得把目光放远往身后一百年看,这个愿景……也依旧只能停留在愿景阶段。

    红叶没察觉到云涂的沉默,换了个话题到:“你帮我联系下叶拂雪,不用在电话里跟她太多,让她本人过来详谈。”

    云涂应了一声,拿起手机去到隔间开始联系叶拂雪。

    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