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之无敌符咒〕〔婚然心动:总裁鲜〕〔我变成一只右手〕〔第一战神〕〔我家美女幽魂的搞〕〔魏武侯〕〔良善不自欺〕〔司礼监〕〔第九次灵气复苏〕〔舰娘侵入现实〕〔星际剑神〕〔枪与魔法的世界〕〔无敌咸鲲养成系统〕〔校花的无敌兵王〕〔重生之资本帝国〕〔转生仙途之追寻〕〔关于我的老婆要灭〕〔奶爸的肆意人生〕〔闪耀篮坛〕〔一卡在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六十二章
    红叶用锁链把王观方捆着牵出了桃花妖的洞天,准备随手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人放了自生自灭。王观方倒是想“理论”一二,但他法力被封,俨然已是一个凡人。就现在这个武力状态,别是跟红叶斗上一回,就是人高马大有薄肌的云涂,王观方都觉得打不过。

    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王观方自认还是个俊杰,所以十分识时务地一言不发老老实实地当个背景板给红叶牵着。

    红叶对王观方的态度,依旧是一如既往的不上心,不过王观方被拿住之后一直识相地安静如鸡,红叶乐得清净于是在半途就把人给放了。

    料理完王观方,红叶开始着手处理叶拂雪的事情。

    像这种已经把离婚放到台面上当做一个议题来较量的夫妻,哪怕出现了峰回路转重归于好的转机,按照红叶这种精神洁癖终极龟毛患者的心思去考量,她只能看到这段婚姻里的裂缝和疮痍。带着疤痕的美,也算美,但终归不算完好如初。

    其实叶拂雪的事情已经算是了结,但红叶很好奇,这样的女人能在一段破碎的婚姻里获得什么。并且,为了获得这个“获得”,她又会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她又肯付出到怎样的地步?

    这方方面面的未知和延展,让红叶很有读完叶拂雪这个人的兴趣。

    不过红叶对叶拂雪本人已经失望到了极点,她在意的是一个更大的议题:当代女性相较封建时期,在处于破碎且劣势的婚姻中,她们会否发生改变,又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红叶决定给叶拂雪开通一条绿色通道。

    一旦叶拂雪想再度寻求帮助,也不需要是那种人力无法解决的麻烦事,只要她有诉求,红叶就给她放行。而且她一路走来必然顺畅无比,打车招手即停,哪怕是高峰期也绝不堵车,公交地铁配合着她到站,过马路一路绿灯。

    红叶暗暗给叶拂雪加持了幸运光环,时效设置成一年。红叶自认也就一年的耐心,假如在这一年内叶拂雪都没来找她,那她就去叶拂雪家做个家访探望一下也行。

    然而,出乎红叶意料的是,别一年了,仅仅只过去两天,叶拂雪就再度找上了门。

    经历过丑陋人性的一波洗礼,叶拂雪不仅看到了婚姻里的诸多对峙和局限,她的心仿佛也坚硬了起来。

    红叶看着一脸淡漠甚至带着些微笑意的叶拂雪,暗自腹诽:这要是我,肯定做不到。

    先前叶拂雪什么都不解释,直接抛开红叶重新投入夫家怀抱的时候,她大概是没想过能走到那一步,靠的还是红叶这样她不想见的人吧。现在又有事求到人家头上了,就又能拿出言笑晏晏的样子。

    红叶最佩服人类这一点。

    叶拂雪:“之前你前三次都只需要用血染红枫叶,还算数吗?”

    红叶给她开通了绿色通道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帮助”叶拂雪更好地解决她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但眼下正主真的找上门了,红叶又觉得有些腻味。

    红叶对叶拂雪的兴趣又冷了一分,情绪上的转变直接带动了神色的变化。红叶又回归到了原始的清冷、华美、冷肃,精致得不近人情。她的嗓音像清泉压着瓷器的碎片缓缓流出,偏偏又干脆地像霜像雪,冷得没法辩驳,她只两个字:“作数。”

    叶拂雪暗暗送了口气,患得患失的心情也终于全幅转换成了踏实的安心。“作数就好,作数就好。”她的语气里带着某种尚未抚平心悸,劫后余生的欣喜。

    红叶又无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同情。

    她见过许多真正走投无路的人。这些人里,有的因为患病,有的是因为没钱,有的是因为爱人过世。众生百态,他们都把自己的苦楚摆在红叶面前,那个时候的他们也跟叶拂雪一样。

    红叶也不示意她提出诉求,只把她当做陌生人,自顾自地喝着茶。态度十分明确,你我就听,你不我也乐得清闲。开放且冷漠。

    叶拂雪似乎也感受到了一些莫名的尴尬,于是快速克制住心情,开始诉自己的来意。

    “这次的事情简单也简单,但处理起来可能也有些麻烦。我想请你帮我解决掉流言蜚语。”

    红叶心中闪过一丝诧异:叶拂雪既然知道只有三次免费的机会,那为什么还要把一次机会浪费在这样的事上?不过红叶转瞬就释然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和局限,a觉得难以忍受的事情,可能在b看来不值一哂。同样的,她觉得流言止于智者,但不代表叶拂雪也有类似的理解。

    红叶没有进入“思考”的状态,对于叶拂雪提出的请求,她也不过就是在心底过了一阵就放过了,并没有太过在意。

    “可以。”红叶的回答依旧清冷。

    叶拂雪面带喜意,正要跟红叶详细流言蜚语的内容,刚开了个头就被红叶截住了话头。

    “不必。”红叶着取出两叶空白的纸枫递给叶拂雪。

    叶拂雪以为红叶是要先“收费”,于是直接结果纸枫操作了起来。这次已经不需要红叶再做明,叶拂雪熟门熟路地染红了一张递还给了红叶。

    红叶取过血枫,抬起食指轻按在茶几上来回画了一个符箓,结尾时输入法力一激,这个简单的符文就散成了血色的轻烟。

    红叶:“不会再有人对你三道四。把第四张枫叶给我,我们就两清了。”

    叶拂雪还没回过神来。

    红叶补充道:“你大可致电亲朋好友问上两句,已经没人在你的闲话。”

    叶拂雪心中犹疑不定,但依旧还是拿起手机打了两个电话。

    叶拂雪致电的两个人,是她单位里出了名的长舌妇。但凡谁家有点风吹草动,这两人总是能第一时间获得第一手线报。然后再通过三寸不烂之舌和话本的诙谐语言散播出去。

    这两个人就是造成叶拂雪困扰的源头。

    但等叶拂雪一个电话打过去,这两人却半句奚落揶揄也无,仿佛根本不知道她被三挖了墙脚的事情。叶拂雪不死心地提示了下三的名字,电话那一头的两人还问这人是谁。

    叶拂雪不知道红叶是怎么做到的,但依旧老老实实地把第四张纸枫染红递给红叶,然后浑浑噩噩心事重重地离开了红叶寮。

    怪力乱神的东西,对习惯了唯物主义论的现代人来,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接受的东西。但红叶猜测,以叶拂雪这个的性子,估计还会再来寻求自己的帮助。不过她的世界观刚受到了冲击,一时半会儿大概不会再找上门来。

    然而,红叶就只清静了三天。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