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名医〕〔驭美小农民〕〔99次逃婚:顾少,〕〔通天仕途〕〔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刺遍江湖〕〔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夫君,狐妻,来找〕〔神话之我是传奇〕〔我在漫威肝梦幻〕〔祖宗显灵啦〕〔我欲扬唐〕〔皇帝培养手册〕〔超忆大师〕〔星辰之蓝星崛起〕〔回到八零当女兵〕〔掌天龙帝〕〔英雄无声〕〔邪派掌门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叶寮 第五十六章
    洪澈其人,心思缜密,相较一般的少女,她心性的沉稳程度几乎可以媲美四十来岁的尼姑。

    洪澈没多少商业头脑,但好在她的父亲给她留下了一个高精尖的运营团队,所以洪家名下的产业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败落,但没有一个具有前瞻眼光的领头人,像洪家这样体量庞大的企业,就很难再有突破了。但退一步来,生意做到洪家这个程度,保守运作其实也足够了。

    洪家人口简单,甚至于过于简单。洪屈文过世后,洪家上下总共就剩了洪澈一个洪姓人。洪屈文丧偶后,也没有在外边儿折腾什么花花草草莺莺燕燕的,所以洪家连闹事来的私生子都没有。至于亲戚那边,不管关系远近,也是半个带血缘关系的都没有。

    这种情况的难听点儿,洪澈其人,很有可能是天煞孤星,镶金带钻的那种。

    没有糟心事,生意不用管,有大把时间大把钱财,你这样的少女她会去干什么?

    除了开情窦,不做他想。

    但洪澈到底是陪着她父亲亲眼看过名利场的人,她性子虽干净,但因为已经看过了足够的冷暖善恶,洪澈自然而然地就在心上构筑起了一层层筛网和防备。

    她的防备让她喜欢云泷却不会贸然宣之于口;她的防备让她虽然不喜欢云琼但顾着云芳的面子也能逢场作戏。

    大概是一直被辈敬畏着的缘故,云芳对上30岁以下的人,天然带着一股“此子极好掌握”的自信。他不认为洪澈是个例外,他甚至把洪澈身上眼中明晃晃的疏离敷衍,当成了心性淡漠。

    傲慢是多个概念的集成体,其中就包括自欺欺人这一项。

    云涂这边带着红叶一进餐馆,跟云芳一个照面的功夫,基本就猜到了他来这里的意图。

    云芳对云琼十分上心,这件事情表现在方方面面。云琼的生活学习,交友娱乐的各项事宜都是由云芳一把抓。其中当然就包括大张旗鼓地给云琼寻摸妻子这一项。

    洪澈跟自家老哥的那点事,云涂是知道的。偏巧,洪澈为了追求云泷,曾从云涂这里下过功夫。

    这情况就十分有意思了。

    洪澈喜欢云泷,但在云芳的撮合下,却特地来他跟红叶吃饭的地方相亲。这不是示威是什么?

    云涂也上道,他知道云芳示威的对象并不是他自己,他跟红叶只是附带的,正主是自家老爹老妈。于是云涂就在大厅里跟云芳冷眼对峙了一会儿,生生等到了“姗姗来迟”的云品漠夫妇。

    一行七人的寒暄,以“这人是谁”展开。云芳话里的这人,指的自然就是红叶。

    红叶从云芳的语气里听出了高高在上的鄙夷,再结合他严厉眉眼里的蔑视,红叶肯定这人对自己是有意见的。

    红叶知道云芳其人,但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红叶心中揣测,难道是我之前做过什么事情损害了他的利益?红叶想不出自己做过什么“明确以损害打击云芳利益为行动纲领”的事情,那么道义上她就是不曾亏欠他的。

    红叶被人无端敌视,自然不会上赶着送笑脸。

    红叶只当做没听见云芳的颐指气使,只问云涂:“什么时候开饭,我饿了。”

    云芳见没人搭理自己,顿时觉得面上挂不住,他冷声道:“真是没有礼貌。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你家长辈就是这么教你礼仪的吗。”

    红叶轻笑,以凡人的口吻和身份回答道:“你对我什么态度你自己清楚。我不图你什么,所以也不会奉承你。倚老卖老的架势,你大可收回。”指不定谁是谁长辈呢,就在这跟我摆谱。

    云品漠乐于看到自家霸道的老爹吃瘪,不过场面上他肯定还是要调解几句的。

    云品漠:“阿涂你先带红叶姐进去,我跟你祖父有点话要。”

    云涂乐呵呵地带着红叶进了包厢,临了关门还仔细看了一眼云芳的表情,而作为事件中心的红叶进了包间就直接找位子坐下,连个眼神都欠奉陪。

    云品漠看着暴怒边缘的自家老爹,宽慰道:“爸你消消气,现在的年轻人气性大。我们做长辈的,可不得关照一些么。”

    云芳心气略顺,声音却依旧很冷:“这人该不会是云涂的女朋友吧,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云品漠心中腻味,面上却依旧一副亲昵的样子:“嗨,瞧您的。这就是涂一朋友,帮了我点儿忙,我专程来谢谢人家的。这女朋友不女朋友的,爸您可千万别了,叫人听去了对人姑娘多不好啊。再了,现在都21世纪了,我们的家的孩子可不得自由恋爱自由婚姻的么,这不也是响应国家的号召嘛?”

    云芳有个弱点,那就是国家和党。但凡扯上这两个概念,他的态度就会软和不止三分。云品漠之所以这么,其实也是相看中了红叶的意思,他对这个未来媳妇十分满意,就等着自家的傻儿子快马加鞭把人追到手了。

    这时坐在包厢里的云涂红叶二人,正看着满桌的热菜干瞪眼。红叶倒是夹了几筷子,不过吃的都是凉菜。

    红叶看云涂傻愣愣地盯着自己,问到:“怎么?人不齐不能动筷?凉菜不就是等人的时候吃的嘛……”难道她记错习俗了?

    云涂倒不是因为她失仪才盯着她看,他已经十分习惯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她。只是以前在红叶寮里两人隔得远,红叶又是背对着云涂的关系,所以她一直没发现。

    这时云品漠跟江淙也走进了包厢,两人正好听到了红叶的问题。

    云品漠:“凉菜可不就是等人的时候吃的嘛。不过凉菜味道好,热菜也不差,红叶姐都吃吃看。”

    红叶点了点头,等云家夫妇坐下起了筷子,这才挑着自己喜欢的菜色吃了起来。

    菜色十分丰富,但红叶也就是尝个味道,为了避免被“怎么不吃啊”这样的话,所以红叶在尝了一遍所有的菜色后,就开始转变成慢悠悠地喝一口茶,然后再慢悠悠地吃一口菜的拖延模式。

    云家三人看着红叶进食虽慢,却一直在动筷子,只当是她的进食习惯使然,并不做他想。

    餐桌的作用不仅限于摆放食物,它更承载着流通话题的职能。

    云品漠已经愈渐睿智,江淙也是书香门第出身,两人对红叶都保有探寻,但询问起话来,都带着股谨慎的包容。

    因为对红叶满意,所以云品漠夫妇才这样谨慎;因为满意,所以患得患失。

    对于云家夫妇的问题,红叶逐一给出回答,无非就是家世年龄爱好之类的家常。红叶随口就答了,也没做什么隐瞒。

    不过得益于云品漠的高明话术和江淙的亲和力,三人之间这么东拉西扯地谈过一场后,就有些熟悉了起来。红叶也不自觉地放下了一些对待陌生人的疏离。

    云家夫妇问完了自己想知道的内容之后,就轮到红叶来提问了。

    红叶:“刚刚那人想刁难我,因为什么?”

    她没有对“云芳刁难我”这个事情表示怀疑,她直接询问的是“云芳为什么刁难她”。

    云品漠心叹,果然叫她察觉到了。其实云芳对红叶的敌意并没有诉诸于明确的话语和动作,这种情绪依旧还只是停留在情绪阶段,并未具现,但尽管如此,依旧还是被红叶所知悉。

    云品漠不想瞒她,于是和盘托出,给红叶分析起了云芳的心思。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成为首富〕〔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顾轻舟司行霈〕〔都市之造假天王〕〔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成精后,大佬们抢〕〔重生80之先赚一个〕〔诱妻入囚:霸宠重〕〔总裁的贴身特助〕〔重生六零俏媳妇〕〔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